「戲劇小說」之〈卜漢河〉

第11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作者-三娃

前情提要:

卜月人討厭漢和人,卻又有求於,既要殺他也要他幫忙救,不服氣的知道了卜月人討厭漢和人的理由後,內心很是掙扎,但掙扎過後他還是決定先救人再說。

 

BANNER.jpg

 

 

鬼域   卜月森林   荻家院中   白日 

默默地忙著,將處理好的魚串上細樹枝,依序插在火灶的四周圍成一圈,打算烤熟那些魚。

「你們還好吧?」忙完後,起身問卜月──

「這樣就行了嗎?」卜官直盯著火焰問。「太好了!太好了!這樣一來就有救了。」他慶幸著喊,然後拉著月官走到魚四周小心翼翼地看著。一會兒靠近,一會兒退一步,一副既怕火,又深怕魚會不見的樣子。

一切就緒後,連那對卜月的小男孩、小女孩──也跑出來湊熱鬧,他們看到火也跟同個模樣。

看見他們的樣子不自覺地笑了出來。

徘徊在火堆邊,就算害怕還是不肯離開。

 

    

卜漢河11(阿毛).jpg


目不轉睛地看著,突然收起了笑容。

「這就是有心嗎?」自問著,視線離不開的身上。

同胞間的友愛之情,關懷的心意,還有擔心的心意,這就是卜月人說的有心嗎?這種心意強烈到即使冒著被火威脅的危險也不怕!?忽然覺得自己是個傻子,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看不出來,卻在笑話別人。

「剛才還覺得卜月人天真,看來真正天真的人是我自己,天真到連這麼簡單的心意都無法察覺,真是太自以為是了!」低聲說,發現了自己內心的感動。「若說卜月有什麼值得學習的,那第一個就是『有心』這件事情了吧!」

無預警地站到了兩邊,兩人仰著頭對露出了笑容。

者,意外之人!」同聲說,看著的眼神有著不同於之前的喜歡。

的心小小地雀躍了一下,覺得自己似乎有那麼一點點得到他們的認同了。

者,者!」開心地說,直繞著曜與火堆跳來跳去。「者,者!」他們連聲喊著,像是在起鬨似的。

「你們這是很高興有救了的意思嗎?」跟著開心地問,對於這反差還不太習慣。「不過,我不敢保證魚會好吃就是了!」他趕緊提醒到,有點心虛。

者!者!」完全不理會的擔心,口裡仍重複著他與的名字。

直覺得心裡暖暖地,很有踏實感,也不多想,就當是了!

 

鬼域   卜月森林   荻家   白日

卜月還有的簇擁下,拿著烤好的魚進來。

將魚遞給

瞪了魚串一眼,撇過頭。

   「拿開!我不想吃!」用她氣若游絲的聲音說。

「妳說什麼?妳知道他們是怎麼求我救妳的嗎?」生氣地說,甩著烤好的魚串,把魚拿到面前晃著。「就為了這種東西,他們連火都不怕。」

「無心之人,憑何論心?」不屑地說,整個人縮在床上,勉強靠著牆壁坐著。

「我無心?」咆哮著,的一句話把他剛才小小的成就感全都抹去了。「那妳就有心嗎?有心卻看不見別人的關心和用心,妳這樣又多有心了?」他氣得傾向前。

其他人趕緊快步拉住

者,無須氣憤,者,有所懼!」卜月中的月相在一旁安撫著。

「有所懼!?她在怕什麼?吃這種東西嗎?」氣得一口咬掉手中魚串上的魚頭。

其他人全深吸了口氣,佩服地看著吃魚。

「怎麼?怎麼啦!」執拗地問。

漢和人,漢和之作為。」卜相睜大眼讚嘆地說。

「怎麼?漢和人都是這樣吃東西的啊!」理直氣壯地說。

「卜相說的不是吃東西這件事,而是你吃的東西。」說著,眼睛一直看著被咬掉頭的魚。

「你是說魚?」又晃著手中的魚串。「我知道你們不吃啊!那又怎樣?現在是挑東西吃的時候嗎?」他說著,看向

「無心者,漢和之徒。」仍沒好臉色給看。

「什麼?妳再說一次,小心我把魚塞進妳嘴裡,看妳還能不能說話。」威脅地說。

瞬間,的臉色當場由白轉青。

葛人,先等等,先讓作好心理準備再吃。」朋技士拉著說。

「心理準備?吃個東西還要心理準備?就算難吃、吃不慣也要吞下去,不吃不是就會死嗎?還挑剔!」毫不顧忌地說。

「不是這種心理準備啦!」朋技士小聲地說,看了眼

正狠狠地瞪著

「是『成為漢和人』的心理準備。」朋技士小心地說。

「什麼?漢和人?吃個東西就會變成漢和人了?」吃驚地問,只覺得太誇張。

「這只是比喻啦!應該說,吃了之後會變成像我們一樣,無法使用自然之力,因為力量來源不再是自然之力,所以必須作好失去自然之力的心理準備。」朋技士試著解釋清楚,讓搞懂。

「吃了,就不能再讓果子自動送上門了?是這樣嗎?」轉向其他人問,這才跟著擔心起來。

「有所失,有所得。」溫和地說,看向勸著。

卜月卜月,安能自稱卜月?」表情哀戚地說。

在場的卜月人被問得啞口無言。

「如果無法再當卜月人,那當漢和人有什麼不好?妳看看我,至少身強體壯。」比著自己說。

但其他人卻用種半無奈半指責的眼神看他。

「至少能活著吧!」修正上一個說法。

「葛人,你要體諒,一但失去自然之力,就像你失去精源之力,你能想像自己身為葛官,卻無法身穿護甲,手持精源,上場殺敵的模樣嗎?一定也會很難過才對。」朋技士感慨地說。

無言以對,朋技士的話比他的還有說服力。

者,已無力為命,且偷生再尋後路否?」也加入了勸說。

很掙扎,她緊咬著下唇,蒼白發青的臉上流下了兩行淚珠。

其他人看到她這個樣子也不忍心再多說什麼。

看著這樣倔強的,除了不該存在的心疼外,反而越想救她。

「好了!夠了!妳先作好心理準備吧!不管妳願不願意,必要時我會把魚塞進妳嘴裡的,我說到做到。」冷不防地撂下話,轉頭就走了出去。

屋裡人全驚訝地看著離去的背影。

 

鬼域   卜月森林   荻家院中   白日

「管他們會怎麼想,無心者、無禮者……還是什麼都好!」在院子裡煩躁地徘徊著,他揹著手,手上的魚串在他身後晃著。

「不過,到時真的要把魚塞進那女人的嘴裡嗎?」猶豫了起來,「對方是女人,這樣會不會太粗魯了?要是她使出自然之力怎麼辦?那樣會更糟!」他越想越不對。

「真是的!」暗悔著喊了聲。「這樣還不如上戰場去殺人比較痛快,女人還真難搞,到哪兒都一樣。」喊著,開始後悔自己撂下狠話,他的思緒越想越亂。

「什麼漢和卜月啊!恩怨情仇,自然之力,精源之力,我都不想管了!」他喊著,一個頭兩個大,只想學女人一樣尖叫,但一個聲音阻止了他這個念頭。

「啊!!搭救!!」急切地喊著。

一轉過身,就看到一腳踩進了他那仍烤著魚的灶火裡,衣襬開始冒出鮮紅火苗。

「喂!你們快離開那裡!」焦急地喊,什麼煩惱全拋到腦後了。

著急的也跟著踩了進去想拉出來,結果也陷進了火堆中。

「來人啊!有誰快來幫忙!」喊著,趕緊衝了過去撲向兩個孩子,把他們從火裡拉了出來。

孩子們身上的火還在燒。

無懼炙熱的燒灼感,忙手拍著孩子們身上的火焰。

很快地,火也在的雙手上燒了起來。

急忙轉身找水,可下一個瞬間,他感到自己雙腳離地,整個身體的重心都不見了。

難道是被燒到沒了知覺了嗎?」正當這麼想時,他發現自己在天空飛,包括兩個孩子,他們被人或是某種東西抓了起來,用力地朝空中甩了出去。

 

鬼域   卜月森林   水池   白日

「撲通!」一聲,他們三個紛紛掉進了遠在果樹林邊的水池中。

 

鬼域   卜月森林   水池中   白日

在水中,緊抓著兩個孩子的手,他掙扎著想從水裡冒出頭,卻被那兩個孩子拖住,往下拉。

低頭看著,心裡卻不確定了起來,不知道他們是被嚇壞了,還故意這麼做的。

鎮定地在水中沉浮著。

沒那麼鎮定,他覺得自己再不上去就快窒息了,可就在此時,奇怪的事發生了,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能在水裡呼吸,而且一點也沒有不適。等他冷靜下來,開始感到身上的灼熱感也慢慢地在消退。

這是怎麼回事?還沒想通,只看到兩個孩子直拉著他,對著他笑。

然後有個綠色的東西穿進水裡,環腰纏住了和兩個孩子,這次那個東西移動得相當緩慢,慢到可以仔細看清它到底是什麼。

樹藤!」在水中咕嚕地叫出聲。

 

鬼域   卜月森林   水池邊   白日

樹藤把他們三人拉出水面,沒再把他們甩向空中,而是輕輕地把他們放在水池邊。

一到地就迅速爬起身,急著拉起兩個孩子上下檢視著。

「你們還好嗎?哪裡會痛?」關切地問。

但兩個孩子看起來不但沒事,還好得不能再好了,反而對的舉動感到很困惑。

「葛人,你沒事吧?」朋技士急步站到的面前,低頭擔憂地問。

回過神,鎮定了下來,往四周看去,這才注意到他們引起了多大的騷動──

朋技士身後聚集了許多卜月人,全往他們這邊看。

而水池邊有幾張認識的臉孔──卜月卜月,甚至還有奄奄一息的,他們圍在水池邊伸出手,手心朝下懸在水面上。

這跟之前求魚時的動作一樣!難道,剛才在水裡發生的那些奇怪的事是他們做的?想著,低頭檢視著自己手上燒傷的地方──衣服被燒出了幾個洞,但卻沒有任何燒傷的痕跡。

明白過來,這是他第一次真實地感受到卜月的自然之力,好……卻令人畏懼。

漢和人,者。」有人叫了聲。

兩個老人家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所有人都自動讓開,使他們能直直地朝走過來。

聽到聲音就認出他們是誰了,是那兩個判他死刑的老人。

他起身回望,就看到卜月走向他。

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再次見到他們,他們應該會很生氣吧!?想著,不禁全身發冷、背脊發涼,連牙齒都開始在微微打顫。

漢和人,背叛者。」卜長一臉肅然地看著

卻有心。」月長接著說,意味深長地看著

 

鬼域   卜月森林   草皮廣場   白日

再次回到在草皮廣場的高臺上,他盤腿坐在第一眼看見卜月村的那個地方。

卜月長同樣坐在比高一點的位置上低頭看著他。

他們身邊坐了卜月相和卜月官四個人。

其他族裡的人也都盤腿坐在高臺下,專注地看著高臺上的發展,氣氛比被判死刑的時候還要凝重。

者,無心者,何以改變?」卜長用他低沈的聲音平穩地問。

只要聽見卜月長的聲音就會不自覺地不寒而慄,根本無法思考。

漢和人,背叛者,者,何以捨命?」月長再問。

不敢開口回答,直害怕著,不想說錯什麼讓他的死期提前到來。他戒慎恐懼地直盯著卜月長,動都不敢動一下,心裡七上八下的。

者!」坐得比較靠近卜官輕聲叫著,「你怎麼都不說話啊?」他緊張地偷瞄著卜月

「我……我要說什麼?我現在腦子一片空白。」幾乎是用不張嘴的方式說完這句話。

「不行啦!你這樣會被當作無視於卜月,是種輕蔑的行為。」趕緊提醒道。

「可是我不知道啊!我不懂他們到底想問我什麼?」身體微微頃向問,「他們是想問我關於生火的事嗎?」他問著,可不想激怒卜月

「不是啦!生火的事、的事,卜月都知道,他們想知道的是你的『心』!」急著說,替捏了一把冷汗。

心!?什麼心?愛嗎?還是心意?想著,完全搞不懂這些卜月人在說什麼。

 

下集預告:

多災多難的為了救人沒想到卻又為自己惹上了麻煩,再次驚動卜月長的他,這次會遭遇到比死還糟糕的事情嗎?他到底要怎麼做才能逃過一劫呢?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