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卜漢河〉

第12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第11集

作者-三娃

前情提要:

好心烤魚救人卻遭到白眼,這讓既氣又懊悔,但又心疼著的不安,帶著這樣複雜的心情竟又發生了著火事件,雖然有驚無險地逃過一劫,可在失火的意外之後,卜月人對全都另眼相看,讓他意外地得到了個審判的機會。

 BANNER.jpg  

〈卜漢河〉世界觀概略:

中央大陸主要有兩個國家,一個是以「人力、技術」為傲的漢和民族,一個是以科技見長的北之聯邦。兩個國家為了爭奪「精源」(由特殊礦物提煉出來的能源),三百年來戰爭不斷。

故事前導:

男主角曜是漢和葛官(武官的統稱),為了保護重要的精源以及提煉精源的技術,和一群武人同袍前往環境險惡的「鬼域」。在攜帶精源返回漢和的路上,與北之聯邦的機艇陷入混戰,的戰友一一犧牲了自己,而自己則是和朋技士一起摔進了深谷,來到神祕的卜月之地……

角色簡介:

男主角漢和人,為葛官編制中最低階的葛人,武技高超、對祖國忠心耿耿。

朋技士- 漢和資深的技士,在與北之聯邦交戰中,跟一同失足跌落深谷。

卜月族的祭司,擁有強大的「自然之力」,獨來獨往。

 

鬼域  卜月森林  草皮廣場  白日 

「無心者已有心,背叛者卻捨命,者,以漢和之身,違背自然之人,你已驅動『樹藤機制』而不自知嗎?」月長像看透的心思似地問,想確認些什麼。

瞪大眼看著說話的人,他真心地相信卜月長絕對會讀心術,儘管害怕仍試著鼓起勇氣。

「如您所知,卜月大人。」敬畏地說:「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您說我驅動了樹藤機制?您確定是我嗎?我只是個毫無自然之力漢和人啊!這是不可能的!」他也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樹藤卜月之守衛,必回應任何真心請求之人。」月長說,視線直看進的雙眼,「者,曾請求乎?如卜月般?」她猜測地問。

「請求?對樹藤嗎?我不知道,但我確實有呼救,請人幫忙。」努力地回想著問:「您的意思是說,樹藤聽到了我的請求,才出現救我們的嗎?」他確認地問。

可兩位卜月只交頭接耳地討論著,沒回答。

卜月卜月也都避開,低聲說著話。

連高臺下也出現騷動的聲音。

直覺地想,「這該不會是件從來沒發生過的事吧!?樹藤居然會回應卜月以外的人的請求,他們想弄清楚的就是這件事吧!

者,心為何而開?」月長結束談話,再次轉向問,這次她的眼神變得很溫和,甚至好像在可憐似的。

面對月長的轉變反而沈默了起來,深怕讓人看穿他心裡的祕密似的,露出了害怕的神情。

月長站了起來,引起全場一聲嘩然,她走到面前,伸手放上他的頭頂,然後閉眼聆聽起來。

原本還抗拒地瑟縮了一下,但當月長將手放上他的頭頂,他感到有一陣暖流通過他的身體,那力量讓人不想抗拒。

「有亡者。」月長睜開眼溫柔地說,「你的哀傷如同卜月。」說著,她將放在頭上的手摸向他的臉,「死亡已全然佔據你。」說完,她轉身回到原本的位置上。

者,懼怕死亡乎?」卜長冷冷地問。

哽著一口氣,努力維持面無表情,心裡的感受卻在翻攪著,暗恨著卜月這樣突然地窺探他人的心思,讓他完全沒有機會可以防備。

卜月人全看著,他們的的眼神中充滿了憐憫與哀傷,完全沒有掩飾,直接刺傷的痛處。

回看著,忍不住流下他忍耐許久的的淚水,腦中反覆出現的是葛士大人的死,和同袍的死。

卜月仍盯著他看,卻沒任何取笑或批判的神情。

害怕了起來,雖然他一直壓抑著心裡的恐懼,但隨著的瀕臨死亡,的歷經火險,在在喚醒他內心深處的死亡記憶,讓他毫無掩飾地任自己的傷痕被人血淋淋地扒了開來。

「唯有懼怕,才有珍惜,生命之脆弱如瞬息,知曉死亡,為勇者。」卜長似有所感地說。

明白卜月很清楚他在想什麼。

沒想到死亡竟會讓樹藤和卜月人對我另眼相看。」他自嘲地想。

漢和人,者,卜月人。」月長站起身,突然向眾人宣佈。

高臺下立刻鬧哄哄地議論起來。

疑惑地看著卜月,不明白他們刺探完別人的心事後又想幹什麼?

正想著,卜官靠了過來。

者,你是個有心人了你知道嗎?」欣喜地湊向說,似乎沒看到臉上的淚水似的。

「啊?」不懂的意思,不懂這喜悅是從哪來的。

「你曾失去對吧!」溫婉地問,「失去過重要的人!」

沒作聲,沒有那愉悅的心情附和他。

「你因為見過死亡所以學會了珍惜生命,就是珍惜自然之道,這可不是人人都能辦得到的事,當然這是指你們漢和人來說。」驕傲地說。

「所以因為這樣樹藤才會回應我的請求嗎?」邊抹掉臉上的淚水邊問。

「對!所以我們現在要用樹藤測試你,看你是否有可能成為卜月人。」用相當期待的眼神看著說。

「測試?你是說你們想接受我成為卜月人嗎?」忽然領悟過來。

肯定地連點著頭。

念頭一轉,睜大了雙眼,「這麼說來,我不用執行死刑了嗎?我可以離開這裡回漢和去了嗎?」他急著問。

者,你在說什麼啊?」月官也湊過來,「成為卜月人當然就不會殺你了,但是你為何要回漢和卜月之地以後就是你的棲身之所了。」她很理所當然地說。

卻聽得直搖頭,「不行!我必須回漢和,我有任務在身!」他斷然地表示。

「噓!你瘋了嗎?」嚇壞了,「不成為卜月人你會死的,死刑還是會執行。」他激動地說。

「如果無法完成任務,我寧願一死。」堅決地說。

者,真心之言?」卜相從對面大聲地問。

「糟!」發出一聲低嚎。

其他人都聽到了說的話。

「是!是真心之言。」大聲地回應,毫不迴避。

「如此抉擇,有何斟酌?」月相接著問,他們不懂在想什麼。

「這三百年來,你們所不知道的三百年,其實漢和一直遭受北之邦聯的襲擊,長年的戰爭讓漢和疲於抵抗,目前戰況吃緊,已經快到生死存亡的邊緣了。」沈重地說,「我的任務致關重要,足以扭轉戰局,所以我必須回去。」

北之邦聯?是何者?」思索著,他們沒聽過這名字。

「是約在三百年前,由北方的遊牧民族合併建立的新國家。」解釋,「這期間他們不斷地盜取漢和精源,自創精煉技術,國力之強盛已超越漢和,近年來漢和屢屢敗在他們的手下,處境堪憂。」他說著,心痛地垂下眼。「所以現在的漢和早已不是你們所認識的漢和了。」

漢和漢和精源之力已示弱,背叛者遭背叛!?」說著,看向卜月,這個消息對他們來說相當令人難以想像。

「我的任務就是要帶回精源與新的精煉技術,這對漢和很重要,若是連自保都做不到,那漢和只有滅亡一途了,所以請你們讓我回去吧!。」懇求地說。

這項消息讓台上台下又低聲討論了起來。

漢和者,已非卜月之友,漢和之存亡與卜月無關。」月長搖搖頭說,作出結論。

「我知道!那就請你們殺了我吧!如果無法完成任務,亡國的責任就在我身上,我只能以死謝罪了。」堅決地表示。

漢和亡,卜月無關,但者,為吾友。」月長親切地說。

這讓感到莫名的感動。

「吾願助吾友,非漢和。」月長又意有所指地說。

「這是什麼意思?」不確定是否該高興。

「意思是說,只要你成為卜月認定的朋友,我們就會幫你,是幫你,不是漢和,而且也不會殺你了。」高興地表示。

「要怎麼做?怎麼做才能成為卜月之友?」積極地問。

「要成為卜月之友歷來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找個卜月人互立血誓,血誓一旦成立,卜月族上下皆會視你如卜月人。」說著,表情變得很奇怪,「不過,有史以來卜月人和卜月之外的人的立誓記錄只有一個,而且結果不太……」

 「你就直接說很慘就行了。」應和著說,這才明白要立血誓有多不可能。

 點點頭。

 者,先別氣餒,你還得先『取得資格』,通過了樹藤的考驗再來煩惱吧!」笑著鼓勵

 「樹藤?我還是先得成為卜月人才行嗎?」擔心地問。

 「不是啦!最主要是要確定你的心意,就是畏懼自然之力的心,就像你畏懼死亡而感到生命之珍貴那樣,是否成為卜月人或立血誓是之後的事了。」說著,向前把拉了起來,讓他站在高臺前所有人都看得見的地方,然後留下他一個人。

 顫慄不安地等著,尷尬地回望著底下的卜月人,一點也不想在這種情況下備受矚目。

 所有人都專注地看著,表情不一,有人樂見於此,也有人厭惡地看著他。

 這讓不知所措了起來。「樹藤的考驗是什麼東西?我現在到底又該做什麼?」他看向問。

 回看著,只露出鼓勵的眼神,沒解釋。

 無預警的,樹藤像以前一樣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了來,纏上,可怕的是這次不只是抓住他,而是將他整個人團團繞住。

樹藤遍佈的全身,繞得連一絲縫隙也沒有,樹藤時緊時鬆地勒著,像在試探著什麼似的。

 

卜漢河0912(阿毛).jpg   


有好幾次都覺得自己死定了,可是最後樹藤放開了他,讓他重見光明。

「太好了!者。」在樹藤退去的同時,興奮地跳過來喊著,直抓著尚未適應光線的。「者!你通過考驗了,看!樹藤賜予你印記了。」說著,拉起的左手給他看。

 清楚地看見自己左手上有塊葉形的印記

「這是認同的意思嗎?樹藤認同了我,那卜月人也認同嗎?」他想著,轉身看向高臺下的人。

 他們現在全都站起身,頻頻對他露出微笑。

 心一鬆,不自覺地也露出了一樣的微笑。

 卜月族卜月使,卜使者。」卜長站在高臺上鎮重地宣佈。

 卜月使?」知道這是在介紹自己,他的新身分。「怎麼會直接就用卜月的稱謂稱呼我了?」他驚疑地問。

 「是的,卜月使,卜使,者,當你擁有樹藤給的印記時,你就是卜月人了,『卜月使』是卜月人成年後的統稱,所以你也是卜月使了。」恭喜地說。

 「那我還能回漢和嗎?」緊張地問。

 「若你想回去。」無關緊要地說。

 「但你們不怕我回去之後,把卜月族的事說出去嗎?」替他們感到不安地問。

 「樹藤信任你,我們也信任你,只要你覺得有必要就說吧!卜月族上下都會支持你的。」保證地說,信心十足。

 讓人這樣信任著,感到光榮無比,可說是欣然接受。

 ,如果你要回漢和,光是成為卜月人是不行的,你得趕緊找人互立血誓,這樣你才可以離開卜月。」好心地提醒到,然後曖昧地笑起來。

 「怎麼了?幹嘛這樣笑?」不太喜歡這笑容。

 卜月使,有就有,你不懂嗎?」跟著笑了起來,「因為你已經有了卜月的稱謂了,即使你現在還不會使用自然之力,你還是得要有『月使』的,跟你互立血誓的人就是你的月使,知道了嗎?」說著,她和笑了開來。

 「等等,你們是要我在卜月娶老婆?然後再帶著老婆回漢和?」被這消息搞到差點昏倒。

 「老婆!?你們漢和是這麼稱呼『月使』的嗎?」又擺出副好奇的表情。

 「可是!可是!」幾乎無言以對,他迅速地看了遍高臺下。

 台下所有卜月人都成雙成對,而且現在他們正零零散散地相偕離去。

 「可是卜月人都是從小就立下誓約的。」洩氣地說,很想哭。「你告訴我這裡哪還有未曾立誓的卜月人?尤其是要已成年的女人,這不是叫我永遠也別想回去的意思嗎?」

「非也!有人為選,者,願乎?」走過來插上嘴,在他身旁點頭幫襯。

「誰!?還有人沒立過血誓嗎?」驚喜地問,他已經不在乎娶老婆的問題了,他現在一心只想回漢和

「亦非無血誓,僅失去而已。」迂迴地說。

「失去!?妳說的該不會是那個女人吧!」無法接受地大喊,「我死都不想和那個固執又瞧不起我的女人在一起,更何況她之前還是別人的老婆。」他抗議地說。

「嗯~可惜!僅一人而已,無它選。」說著,幸災樂禍地和相偕離開。

「你們兩個!真是夠了!」被激怒地喊:「你們根本是故意的,明知道我別無選擇!」

 

下集預告:

死裡逃生的原本該慶幸的,但萬萬想不到卜月人卻要求他必須娶完老婆才能回漢和,而且指定的人選還是那個既神氣又瞧不起他的,這叫他該如何是好?真的會娶嗎?他的命運將如何發展?

下週起,月曜十點檔〈卜漢河〉將遷移時段至8點播出

喜愛〈卜漢河〉的粉絲們,千萬不要錯過首播時間唷!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卜漢河〉於每週一晚間8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