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卜漢河〉

第10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作者-三娃

前情提要:

月祭司,荻因為的一句話昏倒了,為了這句話,卜月相也對他生起氣來,使得的心情忐忑不安,這時又有兩個自稱是卜月官的人出現,雖然他們沒對露出生氣的態度,但他們說的話卻讓糊塗了起來。

 

BANNER.jpg

 

 

〈卜漢河〉世界觀概略:

中央大陸主要有兩個國家,一個是以「人力、技術」為傲的漢和民族,一個是以科技見長的北之聯邦。兩個國家為了爭奪「精源」(由特殊礦物提煉出來的能源),三百年來戰爭不斷。

故事前導:

男主角曜是漢和葛官(武官的統稱),為了保護重要的精源以及提煉精源的技術,和一群武人同袍前往環境險惡的「鬼域」。在攜帶精源返回漢和的路上,與北之聯邦的機艇陷入混戰,的戰友一一犧牲了自己,而自己則是和朋技士一起摔進了深谷,來到神祕的卜月之地……

角色簡介:

男主角漢和人,為葛官編制中最低階的葛人,武技高超、對祖國忠心耿耿。

朋技士- 漢和資深的技士,在與北之聯邦交戰中,跟一同失足跌落深谷。

卜月族的祭司,擁有強大的「自然之力」,獨來獨往。

 

鬼域  卜月森林  荻家  白日 

「啊!好啦!好啦!孰輕孰重,吾亦有分寸,月官至上。」男的卜月求饒地說,說話的語調突然變回卜月了。

「重於前,輕於後。卜官切記!」女卜月正經地強調。

月官至上!」男卜月官又說了一次。

「這個……你們……」被他們搞得傻眼。「這兩個人說話的方式真像夫妻在吵架,雖然他們本來就是,但比起其他卜月人來說更像。」他想著,忍住笑。

「你們一個叫卜官,一個叫月官嗎?」試著分辨他們的稱呼。

「對!也不全對!在卜月族裡,是男,是女,我是卜官者,而她是月官者。」卜官,致興奮地解釋道:「而你是葛人,是漢和葛官裡最低階的官職,對吧?」他興致勃勃地問。

直接看向朋技士,心裡認定這一定是他說的。

只見朋技士搔搔頭,還害羞靦腆地傻笑,和卜月互換了個互懂的眼神。

無力地嘆了口氣,終於明白為什麼朋技士能在卜月族裡這麼自在了。

「致者,重於前!」嚴厲地提醒。

「是!是!我們說到哪兒了?對了!說到血誓的背叛。」重拾話題,認真地說:「被背叛,早就應該死了才對,可她的血珠卻沒有化作血刀穿透她的心臟,要了她的命。」

「血珠?血刀?」完全聽不懂。

「就是立誓時,彼此交換的信物,放在心裡面,這樣血誓才有約束力啊!」朋技士悄聲地向說明。

這豈不是拿命逼迫人嗎?無法苟同地想。

不過卜月人似乎都不介意,反而都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想在自然之力下生存這是必然的。」看著說,她的觀察力也很強。

在場的卜月人好像都知道在想什麼,全都看著他。

還沒死的原因,據我們推想大概有兩種。」繼續說,仍看著,「一種是她的自然之力還能獨自維持平衡,另一種是背叛者心裡仍有。」

「背叛者?你是指的伴侶還愛著她?」驚訝地問。「那這還算背叛嗎?」

!?你們漢和是這麼說的嗎?」又興奮地問,直覺得新鮮。

者!」制止了,她受不了,決定自己來說:「用我們的說法是『有心』,這並不單指男女之間,換句話說就是心意,對待萬物的心意。」

「啊!」喊了聲,突然想到,「原來荻剛才喊『無心者』是這個意思。

其他人聞聲,全一臉奇怪地看著

「沒事,請繼續。」笑著賠禮,不好意思打斷了談話。

「可是如你所見,已經無法維持平衡了,這也許是因為她的力量已用盡,或是,背叛者已無心。」黯淡地說。

「所以那個人不愛她了!?」低聲說著,打從心裡同情起。「原來她看似強大力量的背後是這麼悲傷。」他想著嘆了口氣。

「所以她就要因為失去愛而死去了嗎?」他問。

「看似絕望,卻也非唯死一途。」原本在一旁的卜相開口說。他現在沒在生氣了,反而又用之前評估的眼神看著

「你的意思是,她還有救?」有點被弄糊塗了,「那就趕快救她啊!你們沒看到她快死了嗎?」

問得這麼直接,那些卜月人反而沈默了起來,猶豫地互相看來看去,無法決定下一步要怎麼做。奇怪的是,他們時不時就會偷瞄兩眼。

朋技士站在旁邊也跟著動來動去,他比那些卜月人還緊張,結果他終於耐不住性子大步走向,直接站在他面前。

「葛人,請你幫幫忙,救救吧!」朋技士說著,將的手緊緊握住。

「我!?我又不懂自然之力,怎麼救?」喊著,思緒完全抓不到重點地看著眼前的這些卜月人。

「這不需要自然之力,反而需要漢和之力。」趕緊說。

漢和之力,你是說精源嗎?」開始有點理解他們了。

需要吃東西,葛人。」朋技士說著,又認真地緊握了一下的手。

「她有吃東西啊!瞧!她都自己摘果子來吃,而且果子都會自動掉下來給她吃啊!」用頭點了一下放在角落的盛籃。

「只有那些東西是不夠的,要吃才行,要像我們漢和人那樣吃肉才行。」朋技士接手了解釋的工作,「吃了肉才會有力氣。」

「那就吃啊!需要我幫忙抓些動物回來嗎?」說著,皺起眉頭,不懂這些卜月人為何搞得很凝重似的。

「這倒不需要,自己就『求』了些魚回來。」連忙插嘴,「她知道自己必須吃肉,可是一直沒辦法吃。」

「沒辦法吃?她不敢殺魚嗎?」又問,心裡忍不住唸叨著,「這些卜月人真是夠了,說話怎麼老是不直接講重點。

「這也是一個原因啦!不過最主要的是……我們不用火。」怯怯地說。

「不用火?你意思是說你們不會生火!?」愣了一下。

「也不會……那句話該怎麼說?嗯~嗯~作?佐?煮?對!煮東西!」大叫了出來。

「煮東西!?」的聲音比還大,「你們要我幫的忙,就是煮東西?煮東西給吃?」他喊著,努力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

「其實更正確的要求是,請你用精源生火,然後煮東西給吃。」朋技士熱情地重新描述一次。

「是嗎?用精源?哼,精源和我的護甲、劍都在他們那兒!」曜得意地抽回手,走向那些卜月人。「你們現在是在求我對吧!求我這個莫名其妙被判了死刑的人對吧?求我這個該死的漢和人救那個女人,那個卜月人?」不甘心地說。

「此一事,彼一事。」卜相冷漠地說,好像在怪把兩件事混為一談。

「你們要我救人,我救了人後還是要被殺,你覺得這樣合理嗎?」爭辯著。

漢和人,殺人者,卜月不相欠。」執拗地說。

「我們殺了你們的人嗎?什麼時候?有多少人?」快氣瘋了。

漢和,背叛者,殺人者,放火殺人,卜月消失於世,眾人之眼已無卜月。」月相一臉凝重地向解釋,樣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在說謊或推托。

「什麼!?這是什麼意思?」急躁地看向,要他翻譯。其實他多少聽懂了,心也動搖了。

漢和背叛了卜月,甚至趕盡殺絕!」冷冷地說。

「這是真的?」無法置信地說,「怎麼可能?你們有自然之力啊!像那棵怪樹藤的那種東西,你們應該有很多啊?」

「話雖如此,唯有血誓,唯有火,得之遭之,卜月亦亡。」愠怒地表示,頗不甘願地看著

「這是什麼意思?跟血誓和火有什麼關係?」這次真的聽不懂了,他不解地看向

「當年,就是千年前的漢和背叛了當時卜月族卜月,違反結盟,害得卜長死於血誓的血刀之下。」解釋道。

「血誓!?不同的力量也能結合嗎?漢和人和卜月人?」從沒想過這個。

「當然可以,在以信任為基礎的前提下就可以,漢和和當年的卜長就是。」肯定地說,「可是,後來的漢和卻背叛了卜長,不只如此,還放火燒死了不少卜月人,害得卜月族差點滅亡。」他說著,聲音還微微地在顫抖。

「別忘了,他們不用火,不是不會用火,而是不能。」朋技士用著沈靜的聲音說,「火能燒毀一切生命,包括所有的自然之力,甚至連水都會因此乾涸,即使擁有自然之力,在火面前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他說著,難得表現出正經的樣子。

看著朋技士,就快被他說服了。

「原來卜月人怕火。」他轉望向其他人。

「所以你們才躲起來,為了躲避漢和的追殺,逃到這鬼域裡……」說不下去了,心裡已經相信他們說的話了,垂眼慚愧起來。

「怎麼會是這樣?」怨恨地低聲喊,雙拳握得死緊,「漢和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卜月人得罪他了嗎?」

「應為自然之力,畏懼能使人瘋狂。」推測地說,「但,細節為何,已不可考。」

「不會吧!」掙扎地喊,這理由讓他很難接受,「這豈不是在說漢和因為怕卜月的自然之力,所以就放火殺人?若這是真的,那這理由未免太無恥了,不是都結盟了嗎?還這麼做,真是漢和人對不起卜月人了。」的臉色更加凝重。

「那你現在願意救了嗎?」朋技士試探地問。

考慮了一下,看了眼,然後乾脆地點點頭。

這一點頭,讓那些卜月人鬆了一口氣。

「不對!等等!」喊著,朝向朋技士指著,「你也是漢和人啊!你也能救的不是嗎?」他突然想到這一點問。

「嘿嘿!」朋技士又傻笑著,不好意思了起來。「我不會用精源,我只會精煉、不會使用,只懂理論、沒實際操作過。再說,我從來沒自己煮過東西吃,都是女人在煮給我吃。」

「那我是女人嗎?為什麼會找我煮?」這不是在生氣,而是腦羞遷怒。

「你會的不是嗎?」朋技士油嘴地說,「你們葛官行軍的時候,不都會自己煮些軍糧或雜燴粥之類的東西嗎?又不是要你煮什麼豐盛大餐宴客,只要能吃就行了。總不能叫像個野人一樣,生吃那些魚吧!」

無言以對,看著朋技士愣了一下,不自覺地嘆了口氣,服了他了。「那精源呢?還要我的劍才行,那樣才能生火。」說著,他認命地走出的住所。

「就當作臨死之前做好事好了!」邊走邊試著說服自己,免得後悔。

 

鬼域  卜月森林  荻家院中  白日

走到的院子。

院子裡有一池淺水,水裡有幾隻魚在裡面游來游去。

這就是那些自動送上門的魚吧!看著池中的魚想著。

很快的,卜月官開心地跑去拿來了精源和劍交還給,然後站在他後面,好奇地看著。

蹲在淺池旁,邊弄魚邊頻頻嘆氣,他拿起劍忍不住苦笑,嘀咕著:「漢和沒事幹麼要背叛人家啊!害得漢和人現在不僅得替他償命,連精源都變成殺魚的菜刀了。」

越想越不甘心,一劍用力地剁在殺好的魚身上。

「喔~~」在身後的發出了讚嘆聲。

這讓只覺得欲哭無淚、不知該笑該哭。

接著,走到院子另一邊,也跟過去。

搬撿著石頭,也緊跟在後頭看著。

用石塊圍出一圈簡易火灶,並在裡面堆疊好木塊。

「接下來呢?你要生火了吧!」興奮地問。

沒回答,自顧著拿起精源和劍舉在木塊上方準備生火。

「小心!要是引爆精源就慘了。」不曉得什麼時候冒出來的朋技士提醒地喊。

聞言,整個人停了下來,他僵硬地發愣。

的腦海中閃過葛士大人引爆的藍色漣漪,還有其他武人引爆的藍色漣漪。

忍住了想將劍砍向精源引爆的衝動,他深吸了口氣,望向的門口換了個念頭。

「怎麼了嗎?」好奇地問。「還少了什麼東西嗎?」

「不!沒有!」重新振作,舉起手輕輕將劍滑過精源的表面。

精源上冒出了絢爛的火,吱吱地落在木塊上,瞬間,木塊就被吞噬在火焰中。

「哇~啊!啊!啊!」拉著在火燃燒的瞬間尖聲亂叫著,退到離有十步遠的地方。「者,火力依然在你掌握之中嗎?大乎?小乎?」

看了他們一眼,完全不想搭理他們,他看著火,再想著他們害怕的樣子。

真搞不懂這些卜月人是天真還是怎樣,既然這麼害怕火,幹麼還拜託我做這種事?就不怕我放火燒了他們逃走嗎?」曜倔著想,心裡有些不高興。

 

下集預告:

對於卜月人怕火這件事,知道真相後的會有甚麼改變?而卜月人對的態度也會因此改變嗎?對出手相救的會另眼相看嗎?

朋技士--

卜漢河0829 (阿毛).jpg  

(插圖-代班小天使 阿毛)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卜漢河〉於每週一晚間十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