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不要錯過愛情〉

第2集

第1集

 作者-鍾愛

前情提要:

  澤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和天晴有什麼關係?

  天晴努力地適應新生活,因為國強和國昌的出現,天晴的生活又會起了什麼變化?

  BANNER-不要錯過愛情.jpg  

晚上,家裡

 

澤成?他發生了什麼事嗎?」國強緊張地問。

媽媽闔上眼睛,努力地整理悲傷的情緒,同時思索著接下來要說的話。

「你們去美國一星期後,澤成有一天突然在街上昏倒,醫生說他患了急性心臟病。」媽媽顫抖地說,她強忍著眼淚。

國強和國昌露出極度驚訝的表情。

「後來經過手術,情況也沒有改善,我跟美芬簡直像進了地獄。幸好上天對澤成不薄,在他最難過的時候,給他一個天使,一個很好的護士,細心地照顧他。讓他最後能在最心愛的家人陪伴中離開。」媽媽雙眼凝聚著我旁邊的座位,那是澤成生前吃飯時,最喜歡坐的座位。

「怎麼會這樣?我們去美國的前一天,還跟澤成一起吃飯……」國強不可置信地說。

而旁邊的國昌,哭了。

我走到國昌旁邊,輕輕地擁著他。我想代替澤成,安慰他最好的朋友。

「伯母,我們可以看一下澤成的房間嗎?我們以前常在他的房間一起玩、一起讀書。」國強眼泛淚光說。

「嗯,你們等一下,我整理一下。」媽媽說完,便帶著沉重的心情慢慢走到澤成的房間,也是我現在的房間。

雖然我跟媽媽約定已經約定好了不要再因澤成而哭,可是當媽媽離開客廳的那一刻,我的身體早就不受控制地抖了起來,我沒有力氣再擁著國昌,跌坐在地上,眼淚掉了出來。

「妳怎麼了?」國強疑惑地問,他和國昌看見我的反應,好像被嚇著了。

他們趕緊把我攙扶到沙發上,我大口呼吸,努力地讓自己冷靜下來。

「你們可以進來了。」媽媽在房間叫著。

「請不要讓媽媽知道我哭了。」我抹著眼淚,請求著國昌和國強。

 

晚上,天晴房間

 

到了澤成的房間,我發現媽媽把我和澤成的合照收起來,或許媽媽不想讓國強和國昌看到澤成生病時候的樣子。

我跟澤成的合照,背景全都是在病房裡。

「這裡現在是天晴的房間。」媽媽低聲解釋著。

「跟以前已經完全不同了。」國強感嘆地說。

國昌和國強兩人坐在床上,什麼話也沒有說,低著頭,好像在回憶跟澤成一起嘻鬧、成長的時光。

我跟媽媽走到客廳,讓他倆可以靜靜地懷念澤成。

 

晚上,客廳

 

「伯母,妳要好好保重。」國強握著媽媽的手說。

「伯母,以後有什麼要幫忙,一定要跟我和哥說。還有,我們會常常來探望妳,妳要給我們煮好吃的哦!」國昌的話,是要支持媽媽。

「這封信,是澤成離開前,由我代筆,他說這是要寫給你們的信。」我把這封信收藏了一年,終於可以交到澤成的好朋友,國強和國昌手中。

國強和國昌接過我的信,悲傷地離開。

「他們一定很難過。」媽媽在國昌和國強離開後跟我說。

「但也會從悲傷中走出來。」我摟著媽媽說。

「其實在澤成的朋友之中,要讓國昌和國強知道澤成的事,是讓我最難受的。」媽媽無奈地說。

「現在最擔心和最難過的事情都過去了,媽媽,妳還有我啊!就不要再悲傷了。」我安慰著媽媽。

澤成,國昌和國強是你最好的朋友,希望他們快些從悲痛中走出來。我在心裡跟澤成說話,同時抬頭,彷彿看見澤成的笑臉。

 

早上,早餐店

 

「伯母,妳好。」國昌和國強來了早餐店。

他們差不多隔幾天,便會來早餐店吃早餐。等媽媽有空,就跟她喝茶聊天,逗她笑、逗她玩。我知道他們是特意這樣做,只是為了能夠讓媽媽開心。

謝謝。我在心裡很感激。

 

晚上,超商

 

今天夜班的樂兒又請假,超商老闆拜託我兼上夜班。

「妳又只吃半個便當,會不會不夠飽?」小強問坐在旁邊吃便當的我。

「還可以吧。」我笑著說。

「先生,一共是200元。」小強對客人說。

「抱歉抱歉!我剛才發現我忘了帶錢包,可以取消嗎?」客人問。

這聲音好熟悉呀!我抬頭一看,這客人竟然是國強。

「沒辦法唷!」小強無奈地說。

「我來幫你付吧。」我從口袋裡掏出200元。

國強驚訝地看了我一眼。

「原來是妳!妳不是上下午班的嗎?我還以為晚上來就不會看見妳,真倒楣。」國強不友善的態度又來了。

現在的他跟在早餐店看見的他差別很大,但看在他為了逗媽媽開心而常常到早餐店的心意上,我決定無視他的不友善。

我強笑著以點頭回應國強。

「這個好像很好吃。」國強邊說,邊從我的便當裡拿起蛋捲來吃。

「先生,你不要吃天晴姐的便當,她的晚餐只有半份啊!」小強替我抱不平。

「半份?為什麼?」國強好奇地問。

「天晴姐今天要兼兩班,所以中午吃半份便當,晚上吃半份便當。」小強開口幫我解釋著。

我瞪著小強,因為我覺得這些事不需要向這個壞蛋說明。

國強走到貨架上拿了兩個泡麵和兩瓶果汁。

「這個給妳,但請妳先付錢,我明天還給妳。」國強把一個泡麵和一瓶果汁遞給我。

「我不用了,不過你的份我先幫你付。」我拒絕國強,但我還是先替他把他那份的帳結清。

可是國強假裝沒聽見我的話,把兩瓶果汁打開後,還把兩碗泡麵拿去沖了熱開水。

小強求救似的看了我一眼,我微微一笑,無奈地付錢。

國強坐在我身邊吃著泡麵。

我記得澤成曾對我說過,國昌和國強家裡滿有錢的,而且國強是醫生,怎麼會來超商吃泡麵?

「不要這樣看著我,我會認為妳喜歡我的。」國強無賴地說。

即使國強有多無賴,多不友善,但他對媽媽很好,是澤成的好朋友,所以我決定要忍住脾氣,跟他和平相處。

「謝謝你。」我說。

「謝什麼?」國強疑惑地問。

「謝謝你對媽媽的關心。」我說。

國強喝著果汁,又裝作聽不到我說的話。

「還有,對不起。」我說。

「又對不起什麼?」國強看著我。

「對不起上次你來超商的時候,我讓你幫忙搬飲料,而且對你的態度不是很好。」我解釋著。

「哈、哈。」國強看著我,乾笑了兩聲,然後便離開了。

 

晚上,天晴房間

 

回家後,我趟在床上。

「澤成,你那個無賴的朋友國強,我今天跟他竟然可以和平地說話,雖然我對他沒有好感,但也不討厭他了,我希望可以跟他好好相處,因為他是你的好朋友。」我看著澤成的照片說。

 

早上,早餐店

 

光叔叔,麻煩你把貨放在廚房。」我大叫著。

待光叔叔離開後,我走到媽媽旁邊,她正在跟國昌和國強聊天。

「為什麼會買光叔叔的貨?他的貨比其他人貴啊。」國昌奇怪地問。

「是天晴決定的,她說因為光叔叔家裡有四個孩子要養。不只光叔叔,還有鍾大媽,因為鍾大媽一個人生活,所以天晴說想給他們多一點生意。」媽媽開口替我解釋。

「雖然我明白天晴的好意,但做生意,不可以只想這些。」國昌說。

「不,不只這個原因,他們的貨雖然貴一點,但品質很好,而且每次我們趕著要貨,他們總是第一時間送過來。」我解釋說。

「妳昨天才說鍾大媽的雞蛋有些是壞的。」媽媽竟然把這件事也說出來。

「其實只是貴一點,對我們影響也不大。而且大家做生意都是為了生活,何必計較太多。」我說。

「真的嗎?如果是這樣,妳也不用去超商兼職。」國強又來了。

「天晴說兼職的錢就是來補貼早餐店賺少了的錢。」媽媽笑著說。

「只要家裡的收入不會因為這樣而有影響就好了。」我被媽媽的話弄得有點尷尬。

「那麼我的酒吧也考慮叫鍾大媽和光叔叔的貨吧。」國昌笑著說。

「真的嗎?」我開心地說,一邊翻找著身上的紙筆,把電話號碼超寫下來。「這是鍾大媽和光叔叔的電話號碼,你可以找他們談談看。」

「國昌,你瘋了嗎?」國強激動地說。

「對了,我的酒吧這個星期天開張,伯母和天晴,還有美芬,也一起來吧。」國昌故意把話題拉開。

「嗯,我會轉告她的。」媽媽說。

 

星期天中午,家裡

 

「天晴,酒吧這種地方不適合我這種老人家,所以我不去了。美芬也說沒有空,所以麻煩妳代替我們,去住浮一下國昌吧。」媽媽對我說。

只要有我的地方,美芬從來就不願意出現。我習慣了,卻也無力改變這樣的窘境。

 

黃昏,酒吧

 

我特意提早在酒吧開張前的時間到達。老實說我也不太喜歡去酒吧這些熱鬧地方,所以打算早一點送花籃過去,坐個一會兒便可以離開。

「天晴,怎麼這麼早來?酒吧還沒開張啊!」國昌看見我,高興地說。

「我等一下就要回去了。」我說。

「好的,那妳先坐一下,我還有事情要準備。」國昌說著,便繼續忙碌地準備開張的事。

酒吧佈置簡潔,感覺跟別的酒吧很不同。我想是因為國昌開這間酒吧的出發點,是讓朋友靜靜聚會和聊天的地方。

我還看見酒吧中間,放了一座鋼琴。

這座鋼琴,讓我想起小時候,我媽教我彈鋼琴的回憶。不知不覺,我走到鋼琴前的椅子坐了下來。

「這鋼琴昨天才送來,鋼琴師說沒有空來看,希望沒有問題。不然今天晚上開張時就要出糗了。」國昌拿著果汁,出現我身邊。

「我,可以試彈一下嗎?」我忽然有彈琴的念頭。

國昌有點愕然,微微地點點頭,示意我可以試一下。

不要錯過愛情-2-0906.jpg  

當我把雙手放在琴鍵上,我的情緒一發不可收拾,手指不受控制地彈奏了一首我最喜愛的歌,一首唯一澤成聽過我彈奏的歌。

自己彈奏的琴聲,讓我整個人沉醉於樂聲中,我跟澤成短短的相愛過程,一一浮現在腦海。

我的眼淚,隨著最後一個音符,掉了出來。

國昌的掌聲,讓我清醒過來。

「天晴,很厲害啊。」國昌讚賞著我。

「但是,為什麼會哭?」國強忽然出現在旁邊。

「對不……」我話還未說完,已經忍不住跑到洗手間。

「天晴,妳很差勁。」我對著鏡中的自己說。我很討厭自己,為什麼叫媽媽不要哭,自己卻總是忍不住眼淚。

「還好嗎?」國昌問從洗手間出來的我。

「很抱歉,總是讓你們看見我丟臉的樣子。」我苦笑著。

「不要緊。」國昌說。

「對了,還沒有恭喜你,我代表媽媽、美芬,還有澤成恭喜你,祝你生意興隆。」我說。

「謝謝。」國昌笑著。

「那我先走了。」我說。

「好的,妳以後有空多點來坐坐吧。對了!因為酒吧開張後,我要很晚才下班,所以這陣子可能會少去早餐店,伯母就麻煩妳這個乾女兒了。」國昌親切地說。

國昌說乾女兒這三個字的時候,我有點內疚,畢竟這是媽媽編出來的謊話,可是現在並不適合解釋,日後有機會再說吧。

「好的,媽媽那邊你不用擔心,我會好好照顧她的,你要加油啊!」我打氣地說。

「嗯,我一定會加油。哥,麻煩你送天晴回家吧。」國昌說。

「不用了,家裡跟這邊很近,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我尷尬地拒絕。

「那不送了,再見。」國強看我一下說。

「哥,你不是說要來幫忙嗎?那麻煩你送天晴回家,可以嗎?」總覺得國昌更像哥哥。

「真的不用了。」要讓這個無賴送我回去,我還寧願去外頭招台計程車。

「走吧,不然國昌又會對我說教。」不知道為什麼,國強突然改變了主意。

看著國昌的笑臉,我實在不好意思拒絕。

 

夜晚,路上

 

走回家雖然只需要二十分鐘,可是才走了五分鐘,我已經很想逃離。

國強原本一直默默走在我後面,突然他加快腳步走到我的旁邊,把我嚇了一跳。

「妳在澤成家住了多久?我去美國前,也沒聽過澤成提起妳,伯母說妳是她的乾女兒,那妳應該是澤成的乾妹妹,可是他從來沒告訴我和國昌!」國強在猜疑我的身份。

「澤成離開後,我才搬到他家裡的。」我回答。

「那妳認識他有多久?為什麼妳要搬到他家裡?我看你跟澤成好像很熟。」國強一臉疑惑,他的態度讓我感到為難。

「你是澤成的好朋友,我想關於澤成的事,讓你知道也是應該的。可是有些事情,我希望得到媽媽的同意和支持才說,希望你可以諒解。」我這樣說,是因為媽媽一直把我當作乾女兒般看待,好像不想承認我的身份。

「我希望妳真的是一個好女生,是真心待在伯母身邊,孝順她,而不是有別的目的。」國強自言自語,但音量又剛好大到可以讓我聽見這番話。

「張國強先生,請問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氣憤地瞪著國強。

 

 

下集預告:

  國強和國昌的出現,讓天晴的生活熱鬧起來。尤其是跟國強從誤會裡認識,造就了特殊相處方式。

  天晴突然出現在澤成家,讓國強更懷疑天晴的身份和目的,他們的關係會不會更惡劣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不要錯過愛情〉於每週二晚間8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