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卜漢河〉

第6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作者-三娃

前情提要:

新的精源技術漢和的戰局帶來一線曙光,但在寸步難行的鬼域裡,一行人不但要帶著六只合盒和兩名技人,而且還必須在隔日中午前趕回鬼灣、搭上葵星船,這對他們來說,無疑是一項重大考驗。

 

BANNER.jpg

 

〈卜漢河〉世界觀概略:

中央大陸主要有兩個國家,一個是以「人力、技術」為傲的漢和民族,一個是以科技見長的北之聯邦。兩個國家為了爭奪「精源」(由特殊礦物提煉出來的能源),三百年來戰爭不斷。

 

故事前導:

男主角曜是漢和葛官(武官的統稱),為了保護重要的精源以及提煉精源的技術,和一群武人同袍前往環境險惡的「鬼域」。

 

角色簡介:

男主角漢和人,為葛官編制中最低階的葛人,武技高超、對祖國忠心耿耿。

葛士大人-葛士,官階名。的長官,帶領一行人,進行困難的鬼域任務。

武人同期進入葛練所的武人,與交情深厚,也是鬼域任務成員之一。

 

技統大人-技統,官階名。漢和的官制分文武,武官皆領有「葛」字頭銜,而文官官職皆以「技」字開頭。漢和王秘密在地形險惡的鬼域設置提煉精源精煉所,技統大人則是鬼域精煉所的首領。

管技人-  技人,官階名。鬼域精煉所的其中一名技官,年輕、皮膚黝黑。

黃技人-  技人,官階名。鬼域精煉所的其中一名技官,福態、身形臃腫。

朋技士-  技士,官階名。資深的老技官,知識豐富,深受技統大人信任。

 

 

 

鬼域  白日

領頭在鬼域裡躍步前進,一路上他忽左忽右,閃過噴發的水柱,也閃過不知名的東西,一有風吹草動,他就立刻帶領大家閃躲或繞道。

 

鬼域  夜晚

所有人在精源的防護下休息;才剛喝口水、喘口氣,就急著請葛士大人上路。

風向計磁針雖然清楚地指引著船的方向,不過他們摸黑行軍,速度相當緩慢,以為前進了,卻又繞回了原點。

 

鬼域  隔日近中午

所有人都顯出了疲態,可還是繼續以高度警戒的狀態前進,左拐右彎。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前方仍是一望無際的鬼域。

 

鬼域  巨藤叢  近中午

「葛人大人,您再這樣下去,我們絕對會趕不及上船的。」疲憊地大喊著。

聞聲,大家都靠向一棵巨型藤蔓,在藤蔓陰影下的大石上,停下腳步。

無力地放開他所架著的黃技人,黃技人馬上癱軟倒坐在地上。

朋技士更是整個人趴在捲髮的武人身上,一副快斷氣了的樣子。

「葛士大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請您想想辦法吧!」無奈地說。

葛士大人的視線掃過疲憊的眾人,「換人!」不多說,他直接下達命令。

葛士大人要將風向計交給他,再將背上的合盒交給捲髮的武人,換揹著朋技士走。

,你也是!把合盒交給其他人,換你揹著黃技人走。」

說完,葛士大人懸起風向計,研判著目前的狀態。

揹起朋技士,靠到他身邊。「風針從天亮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掃向我們後方,只是掃過不會停,然後就轉向前方,指著異常的位置。不但如此,它掃向後方的頻率已越來越密集了。」不安地解釋著。

「你的意思是,這有可能表示艦艇就在我們後面,而且越來越接近了?」葛士大人凝重地問。

「有可能。」繃著一張臉點點頭。

葛士大人沈著臉,努力地在思考任何可行的解決辦法。

「這也許是表示,我們該進入水洞了。」一個聲音說。

葛士大人抬頭看著,只見搖搖頭表示不是他,突然葛士大人反應過來,看向背上的朋技士。

「前面就有一個。」朋技士再度開口說話,並伸手指著前方。

他們順著朋技士指的方向望去,清楚地看到一道水柱向上噴發,水柱力道不但強大,同時還發出巨大的呼嚕聲。

「您是指那裡嗎?」不太有把握地問:「正在噴發的水柱?」

「對啊!」朋技士淡淡地表示,反而奇怪地看著,「從它的力道和水量來看,等我們走到後,它應該早就停了,不是嗎?我們正好可從它噴發的水洞進入水道。」

和葛士大人相覷著。

「葛士大人,我並不是不相信朋技士大人所說的話,而是進入水道就意味著我們可能必須再繞上一段遠路。可是現在時間緊迫,這個決定關係著大家的安全……」倚向前小聲地說。

「進去吧!」葛士大人一臉肅然地說:「我們現在的狀態別說是艦艇了,恐怕連一架機艇都對付不了,所以,進去吧!」

沈重地點點頭,「是!葛士大人。」他大聲地應和。

葛士大人再次將視線掃向眾人,鼓舞大家地點了一下頭,率先躍步,向水柱方向躍去。

 

鬼域  水洞  近中午

他們一接近噴發的水柱,水柱倏地就被吸回地底下,發出轟隆隆的聲音,所有人全站在水洞邊發愣。

「您確定嗎?葛士大人?」捲髮的武人問。

葛士大人看了一眼和朋技士,深吸一口氣後,帶頭跳入水洞中,所有人依序地也跟著跳入水洞。

水洞的大小有如一間合屋,裡頭全是溼答答的岩壁,每一腳都能踩踏出水花。

巨大的水柱在所有人腳邊成了一涓細流,流向四周的水道,水道不只一條,而是四方交錯得如同一座地底迷宮。

「現在我們只要注意在水道裡奔流的水波就行了。」朋技士提醒地說。

 

鬼域  地下水道  近中午

在水道中所有人都緊張得說不出話來,他們全盯著風向計和朋技士,然後隨著葛士大人依著風向計的指示,步入水道。

才沒走幾步,就聽到隆隆的機械聲,他們本能地靠向岩壁尋找掩護,水道裡雖看不見外面,但卻可清楚地看到有道巨大的陰影從水洞上方掠過。

「有三十架嗎?」直盯著陰影問。

「我看最少有五十架吧!」一樣緊盯著移動的陰影說。

「我想他們開來的艦艇至少能裝載五十架機艇,看來技統大人的猜測八九不離十了。」葛士大人說完,又繼續帶頭前進。

「不知道技統大人他們有沒有事?那艦艇是直接追著我們過來?還是已經先去過樹穴了?」黃技人哀戚地說,同時整個人縮在背上,偷偷掉眼淚。

大家都沒有回應他,都只沈著一張臉,將眼神避開。

「葛士大人,這樣我們還要上葵星船嗎?」追上葛士大人的腳步問。

「我想,這是目前我們所能選擇的最好的回國方式。再說,我們現在和葵星還是結盟的狀態。」葛士大人邊說,邊往前加快腳步。

他們持續地前進,水道裡順暢無阻,只是曲折迂迴。

他們在水道裡往前走,一直走一直走,一直拼命往前走。

水道裡不見天日,風向計上的磁針緩緩在動。

「技士大人,您確定水道真能通到鬼灣嗎?」葛士大人頻頻看著風向計問。

「理論上來說,能!」朋技士慢條斯理地說,完全不著急。「您在這鬼域裡,曾見過沒噴發水柱的地方嗎?」

「是啊!確實是沒有。」葛士大人重拾信心,繼續往前快走,他的速度快得幾乎要跑起來了。

沒多久,葛士大人突然收住腳步,猛然回頭;這個舉動讓緊跟在他後面的人嚇了一跳,差點都撞在一起。

「怎麼了?葛士大人?」急忙問。

只見葛士大人伸長手,將風向計拿到的眼下讓他看。

「你見過磁針這個樣子嗎?」葛士大人一臉慘白地問。

低下眼,仔細地看著風向計。

風向計上的磁針不再穩定地指著唯一的一個方向,而是飄移地在抖動著。

「葛士大人!」驚怯地喊,抬頭看著葛士大人。

他們兩個不顧一切地在水道裡躍起步來,這讓後面的人莫名其妙地拼命追趕。

慶幸的是,在約五六十步遠的地方,他們找到了一處水洞洞口。

 

鬼灣  水洞  中午

躍出水洞,在地面上四下搜尋、並確認著四周狀態;葛士大人隨後也躍出,來到他身邊。

「日頭在正上方,剛好是正午。我想我們已經到鬼灣了,但是沒有船……」憂心地報告。

其他人也紛紛躍上地面,馬上就發現了目前的處境。

「那些該死的葵星人!」捲髮的武人惡狠狠地大叫了聲。「只會開船,一丁點兒武技也不會的傢伙!」

「我們趕上了啊!日頭是在正上方沒錯啊!」另一名武人淒淒地說。

「葛士大人,他們該不會根本就沒打算等我們吧?」氣憤地表示。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葛士大人。」擔憂地問。

葛士大人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困惑神情,「難道要我們翻越北之山嗎?」他喃喃地說,回身望向背後的重山稜線。

「不可以!葛士大人,山的背後是北之邦聯啊!」堅決地反對。

「可是山後也是最接近國境的啊!要是我們能穿越國境、到達國境部隊的駐守地,也許還有一線希望。」葛士大人努力地想做出正確的判斷。

「您是要循著之前葛官走過的路線嗎?」也努力地想跟上葛士大人的想法。

「除此之外,你有更好的方法嗎?」葛士大人沈重地問,同時放棄似地嘆了口氣。

「要不然……沿著海岸往南走,如何?」朋技士又冷不防地冒出一句話。

葛士大人和驚訝地看著他。

「當年我們就是從那兒進入鬼域的。」朋技士又說。

「什麼!真的嗎?」吃驚地大喊。

不過葛士大人才張口、還沒來得及搭話時,隆隆的機械聲又傳入他們耳中。他們尋聲望去,艦艇越過不遠處的角山,快速地朝他們飛了過來。

「進水洞!」葛士大人急忙大喊。

但艦艇已率先發動了攻擊,槍炮直接就打在水洞邊;他們頻頻發射,逼得一行人趕緊往反方向逃竄,遠離水洞。

你們先走,照技士大人說的去做!」葛士大人邊跑邊命令,並立即畫出防護盾,為他們阻擋槍炮。

得令,分別揹著朋技士和黃技人踏步躍入空中,其他人則在他們身後紛紛也畫出防護盾,加入葛士大人的行列。

 

鬼灣  海岸  中午

兩腳相碰,加快速度直往海岸狂奔,緊跟在他旁邊。

他們飛躍越過一個海角,在離海角不遠處,有座小山澗,他們在山澗的凹地放下朋技士和黃技人。

一放下朋技士就立刻轉身,再度躍向空中,趕著回去支援同伴。

!」擔心地喊了聲,隨後也連忙對著朋技士說:「技士大人,請你們先待在這兒,千萬別出聲。」交代完他也迅速躍向空中,追著離去。

繞過海角回來,躍步狂奔。

 

鬼灣  水洞  中午

空中停著一架艦艇,艦艇上的機艇傾巢而出,一架接著一架,在空中集結盤旋。

葛士大人和另外三名武人就在機艇正下方,張開了防護球,拼命保護著那六只精源合盒

機艇集中火力朝底下的防護球猛攻。

急忙往防護球趕來,還沒到,他手中就已握好了防護盾精源

「葛士大人!」喊著,同時一劍砍向離他最近的機艇,接著再往前跳上另一架機艇,連著揮劍砍向機翼。

砍下機翼的機艇墜落地面,炸出火花,這讓四周的機艇注意到他,將槍炮全轉向他。

,小心!」從另一架機艇上飛撲到的身上,他一手高舉防護盾擋住來自其他機艇的槍炮,一手扯著的護甲拉著他往下跳。

他們連跳了幾架機艇,每跳一架就砍一架,引得所有槍炮都朝著他們射過來。

縮著身子,將自己藏在防護盾底下,直直地往防護球墜落,一個躍步,他們雙雙摔進防護球裡。

!」葛士大人把從地上拉了起來,拽著他的護甲,氣呼呼地瞪著他,「你怎麼會在這裡?你幹麼回頭?技士大人他們呢?你應該護著他們先離開才對啊!」

「我把他們藏起來了。」用力地拽開葛士大人的手,連連喘著氣,「我不可能、不可能丟下夥伴自己逃走!」

「你這個瘋子!那現在怎麼辦?我們全被困在這裡了,技士大人他們怎麼辦?你搞不清楚什麼比較重要嗎!」葛士大人大聲吼。

「我們一起殺出去,再去接他們就好了啊!」忿忿地說:「要死一起死、要逃一起逃!我們一起殺出去,一起回漢和,這樣才對啊!」

葛士大人忍著一口氣,說不出話來反駁,反倒挺身一凜,望了一遍眼前的部下。

「對!你說得對!那就讓我們一起殺出去吧!」說完,葛士大人立刻卸下身上的合盒,從中拿出一顆精源,然後將合盒轉丟給,「這是我的任務,要殺也是我先殺出去!等一下我一引爆精源,你們就要趁機一起殺出去,知道嗎?」

「引爆精源?葛士大人,你不可以……」

還沒說完,葛士大人就躍步向上,以防護盾作為掩護,衝出防護球。

「剩下的就交給你了,葛人。」葛士大人轉身交代,語畢,立即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引爆了精源

精源在他們頭上綻出了藍色漣漪,漣漪吞沒了盤旋在他們上方的機艇,也吞沒了葛士大人。

「葛士大人!」淒喊著,睜大眼,無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這一幕。

!快走啊!!」搖著,急忙拉著他踏步躍入空中,跟在其他人後面。

所有人在空中的步伐都顯得異常沈重。

一臉慘然地被拖著走,好一會兒不能言語;等他回神往回望時,他身後的艦艇上已飛出更多機艇,組成了另一波攻勢,朝他們湧過來。

 

下集預告:

被機艇圍攻的一行人,能平安躲過攻擊嗎?勢在必得的艦艇,還會帶給他們什麼意想不到的災難呢?

 

 葛士大人--

 

卜漢河-6-72.jpg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卜漢河〉於每週一晚間十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