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卜漢河〉

第5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作者-三娃

前情提要:

在機艇的攻擊下,舊式精源顯現了致命的弱點,讓一行人一度陷入苦戰;好在在新式精源的幫助下,他們暫時安然渡過危機。不過新式精源,卻又為他們帶來了新的挑戰……

 

BANNER.jpg

 

鬼域  石穴  白日

「我什麼也沒做。」技統大人微笑著說;「這精源原來就是這樣。」

「這怎麼可能?難道您的意思是,我們的精源原本就這麼脆弱不堪嗎?」葛士大人不相信地問。

「先別生氣!這是事實,不過這可是我這十幾年來的大發現喔!」技統大人笑著安撫大家,「這些精源的狀態並未如我們所知道的那般穩定,我們發現,精源的結構會隨著使用的過程而改變,也就是密度會時厚時薄,但並不是整顆球會同時產生變化,而只是會在表面某些小如針尖的地方產生。這種地方,我稱之為『損點』。」

「損點?您是說,您剛剛就是把刀刺入了精源的損點,所以才會碎裂嗎?所有的精源都會這樣嗎?」葛士大人試著去理解。

「對!不過正確來說,是所有的精源都會,並不是只有在球型的狀態下才會。」技統大人努力解釋,「例如你們的護盾、防護球,還有北之邦聯的機艇。」

北之邦聯的機艇?機艇也會嗎?」恍然地問。

「沒錯!機艇也是精源做的!尤其是它上半部的透明機身,應該就是他們用從我們漢和搶走的那批精源打造出來的,他們用此作為動力。」技統大人肯定地說。

「就像我們把精源鑲入劍與腕甲一樣嗎?」理解地應和。

「沒錯!所以我才會說,你是我所見過最幸運的人。」技統大人捶了一下的肩膀。「因為機艇的槍炮火力猛烈,隨便打,總能打中護盾和防護球上的損點,造成裂痕損傷,但你居然能一劍就刺中你根本不曉得的損點,而且還是兩次!這簡直就像你的劍長了眼睛似的。」

「原來如此!所以一開始我的箭就是射中了第一艘機艇的損點,後來第二艘的那一劍也是。」突然明白地說。

「第一艘的那一箭,除了幸運,應該還加了那麼一點機運。你不只射中了損點,而且還射中它的動力軸,這才會引爆出漣漪效應。」黃技人在旁邊補充說明。

「但那是應該的,不是嗎?我是說,我們以前所做的攻擊都會有『那種效果』。而且以前,我們的防護罩也從未因為砲彈攻擊而出現裂痕啊!」葛士大人追問著。

「這些都跟精煉程度有關。」技統大人繼續解釋,「我想你說的『效果』,應該是指葛人他們後來對待第三艘機艇的方式吧!」

方才一人一劍,將機艇砍成三段的震撼畫面,還深刻地印在每個人的腦海裡。

技統大人喘了口氣,「以前你們的攻擊就像那樣輕而易舉,但那是用劍攻擊機身,不是攻擊機身的精源精源吸引精源,這原理你們都經歷過,也就是說,同性質的精源會相容,就好比只要你們身上攜帶著精源球就可以自由進出防護球,這道理,你們知道吧?」

 他們面面相覷,傻笑了一下。

「我們還以為只要穿著裝備,就能自由進出防護球。」愣笑著說。

「那你們要慶幸北之邦聯不曉得這個原理,否則他們早就攻破你們的防護球了。」技統大人笑著說。

「可是,他們現在也快攻破了啊……」站在一旁壓低聲音說。

「這就是精煉程度的差異!不同的精煉方式,會煉出不同層次的精源。」技統大人說著說著,開始興奮起來,「若你們拿著『先前的』精源砍向機艇精源,絕不會造成任何傷害,這是因為劍中鑲入的精源精煉程度不如機艇精源可是砍不了精源的劍卻能砍斷機身,為什麼呢?這也是精煉的關係!北之邦聯的精煉技術比不上我們,我們的劍比他們的機身好。」

「不過現在,他們的精煉技術也升級了!」葛士大人明白了過來。

「所以我才砍不了他們的機身,可他們的槍炮卻能打穿了我們的防護。」難以置信地說。    

「但我們也升級了,對吧!技統大人,您後來給我們的這些精源球。」 說著,伸出手指著鑲在腕甲上面的精源,「這是您提升技術後所精煉出來的吧?」

「你是說,這些東西嗎?」技統大人回頭端起放在工作台上的木碗,把碗裡的精源交給葛士大人。「把這些鑲到你們的裝備上吧!這對你們執行此次鬼域的任務,會有很大的幫助。」

「技統大人,這就是這次您要讓我們帶回漢和的精源嗎?」葛士大人佩服地說,然後將木碗遞給

他們忙著將新的精源全換到裝備上。

「新式精源精煉的程度,足以對付任何機艇與艦艇,甚至是舊式精煉的精源球。」技統大人胸有成竹地說。

「就是被北之邦聯搶走的那種?」一邊順著技統大人的話說,還一邊忙著替葛士大人的裝備換鑲精源

「沒錯!但是,新式精源必須用舊式精源來精煉。」技統大人說著,語氣沈重了起來。「這鬼域裡雖有原礦,卻沒有人!若要把原礦煉成精源,需要時間!再想把精源煉成新式的,一樣需要時間,所以必須投入更多的人力才能大量生產。而唯一能解決這個問題的方式,就是漢和精煉。你們的任務除了帶回精源外,還要帶回精煉的技術。」

「精煉的技術!怎麼帶?這是技人的專長,葛官不能碰,也不能過問。」葛士大人不敢越權,而慎重地提醒道。

「對!所以你們必須帶技人漢和。」技統大人神情堅定地說。

「技人!誰?」詫異地問。

「就是黃技人朋技士。」技統大人說著,然後拍了拍身邊的黃技人,又伸手揮著,叫了在石穴邊工作的另一名技人過來。

 大家看了眼熟悉的黃技人,再望向技統大人揮手的方向。

 一名白髮蒼蒼、看起來比技統大人還要老上許多的技人走了過來,恭敬地向技統大人屈膝、行了個禮。

 認真地回想著在大屋裡看過朋技士的印象──那時,朋技士和兩個武人以及幾個技人一起醉倒在桌邊,手裡晃著酒瓶,嘴裡說著胡話。

「這不可能!技統大人。」葛士大人直盯著朋技士蒼老的外表看,搖著頭,「先別說他們能不能跟上我們,現下最重要的,還是技統大人你們的安全。我相信再過不久,艦艇就會開到這裡!其實在擊落三架機艇的時候,就該做撤退的準備了。」

「我明白你的擔心,葛士。」技統大人溫和地點點頭,「但這鬼域的地底比地面還要安全。」

「您是想利用這石穴躲避攻擊嗎?這是沒有用的。」葛士大人擔心地說:「北之邦聯的艦艇絕對會先燒毀地面上的樹穴,再進入地下殺光你們,搶走所有的精源!就算石穴再複雜也沒用。」

「別擔心!在那之前,你們就已經把所有精源都帶走了。」技統大人肯定地表示,然後向旁邊點了一下頭。

 一旁的其他技人們搬來六只大合盒,裡頭裝滿了精源

「技統大人,您不能這樣!請跟我們離開、回漢和去!或是撤離精煉所到安全的地方!要不就讓我們留下來保護您。」葛士大人看著技統大人說。

「放心,我們會得到保護的!不過不是你們的力量,是鬼域的。」技統大人抬手阻止了葛士大人的抗議,繼續說:「我知道這鬼域相當險峻,也明白艦艇很強大,但我認為艦艇追著你們而去的機率,比來這樹穴的機率大!別忘了,北之邦聯不懂原礦的提煉方式,這三百年來,他們都以為原礦必須現採現煉,否則就會失去精源的效能。況且也沒有技人會活著幫他們煉礦,因此對他們來說,直接搶精源會比搶原礦有用得多。再說,要我放棄這處原礦,我實在捨不得。這裡的藏量多到令人無法想像……不過以防萬一,在這樹穴的地底下,還是有能提供我們保護的水道。」

「水道?您是說,地底下的水道嗎?」突然想起酒席上技統大人說過的話。

「你除了幸運,記憶力也不錯喔!葛人。」技統大人笑了笑,繼續說:「水道錯綜複雜,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入其中而不迷失方向的。等你們走後,就算艦艇來了,我們也會先毀了這處石穴,然後躲進水道。水道裡有水,我們會得到保護,也會活下去。」

「可是水道裡的水不安全,它們會噴發。」葛士大人仍然不放棄地勸說。

「所以它們能保護我們,也能保護你們。」技統大人突然得意了起來。「在這兒待了十五年,我自認有足夠的能力可以判讀水的流向與速度,躲開噴發對我來說,輕而易舉。至於你們,你們有風向計。」他說著,看向

所有人也不由自主地看向

不自覺地摸了摸胸前的風向計。

「雖然朋技士也會判讀,但你們也知道,他年紀大了,風向計會比他快得多。」技統大人笑了笑,然後一本正經地說:「從樹穴到鬼灣,靠你們的精源從地面上走會比較快,但若是遇到了艦艇,水道裡絕對比地面安全!只是水道錯綜複雜,會帶你們繞遠路。以你們的情況來說,越快搭上葵星船越安全,所以要從地面走、還是要走水道,你們必須自己臨機判斷,這點,我就幫不上忙了。」

「六只合盒,和兩名技人……就算我們全領有『葛』字,也無法全數平安通過鬼域,更別說還有不知何時會冒出來的艦艇了。」葛士大人深感壓力地重重吐了口氣,「而且還得在明天中午前,趕回鬼灣。」

「我無意增加你們的負擔,但這是危急中的良策,因為漢和需要新技術!」技統大人也跟著嘆了口氣,「再說,王開闢水路、採礦的事,勢必會公開。一旦公開了,這樣的攻擊只會增加不會減少。王必須要有因應對策,而利用水道,就是我獻上的因應之道。」

葛士大人沈痛地看著技統大人說:「您放心吧!採礦的事,只有執行的葛官葵星船知道。我們會替你們引開艦艇,不會有人知道這裡的樹穴。」他保證地說。

「葛士,我要是你,就不會那麼信任葵星人。你認為那三艘機艇為何會出現在這裡?」技統大人瞇起雙眼懷疑地問:「巡邏?偵查?在這無人之地?甚至能平安無事地出現在這樹穴?難道北之邦聯也精煉出風向計了嗎?」

「您是說,葵星將採礦的訊息告訴了北之邦聯?」葛士大人驚訝地增加了音量,「不可能啊!我們結盟了,而且他們還平安地把我們送到鬼域了。」

「這是這樣,你就無條件信任他們?」技統大人搖搖頭,「如果今天的對象是漢和人,你當然可以完全信任!但對葵星,我勸你最好還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比較好!同時也不要告訴他們任何關於水道的事,因為風向計是他們的東西……還有在船上,千萬也別讓我們的技人落單,這是以防萬一。」

 一聽見船,他們不禁臉色一凜,出現怯色。

「我明白了,技統大人。」葛士大人慎重地說;「我會的,您放心。再難,我也會把朋技士黃技人平安送回漢和的。」說完,葛士大人技統大人屈膝行了個禮,正式答應這麼做。

他們在一旁,也跟著慎重行禮道別。

「我知道要你做這樣的決定,很為難。但你這麼做,是對的。」說完,技統大人向前擁抱了一下葛士大人

葛士大人受寵若驚。

接著技統大人又走向朋技士黃技人,也分別給了他們一個擁抱。「保重了,我的好兄弟,好夥伴。」

語畢,他幫著把裝滿精源的合盒揹上葛士大人的肩膀。

他們也背起了合盒,任務沈重的重量也壓在了肩上。

 

鬼域  石穴地道  白日

一行人揹著合盒,跟著技統大人,重新穿過石穴地道。

 

鬼域  樹穴外石屋  白日

等人,依序從地上冒出來,再從石屋離開樹穴。

 

樹穴示意圖:

樹穴-72(加字).jpg  

 

 

鬼域  樹穴外  白日

樹穴前,機艇爆炸所炸出來的凹洞,仍在冒著零星的火煙。

看著煙霧,他們不禁又開始擔心,並擔憂地看著送行的技統大人和其他技人。

「快走吧!天快黑了,時間會來不及的。」技統大人催促著。

「出發了!」葛士大人把心一橫,命令道。

他與捲髮武人一人一邊,從腋下架起了朋技士,躍向空中。

則與另一名武人用同樣的方法幫助黃技人,最後一名武人殿後。

再次向技統大人行禮告別,轉身躍向空中,趕到隊伍的最前面,懸起胸前的風向計,領著眾人向前飛奔。

 

下集預告:

加重負擔的他們,是否能順利抵達鬼灣?北之邦聯的艦艇會繼續追擊著他們呢?還是會直接攻擊樹穴裡手無寸鐵的技人們呢?他們能順利完成任務嗎?

 

北之聯邦機艇--

 

卜漢河-5-72.jpg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卜漢河〉於每週一晚間十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