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試閱8 試閱9

作者-不帶劍

 

游子慶的目光瞪了過來,全場觀眾的目光也一同掃了過來。

而我的鼻子也很爭氣地讓全場觀眾欣賞到,噴射出超大花生的英姿。

「天行,你怎麼了?」

看得出來李九被眾人的眼神看得有點發慌,但,已經來不及了。

 

游子慶高傲地用扇子指著我,「兄台對在下的詩有何指教?儘管上來比劃比劃!」

  語畢,他把扇子甩開,上頭一字行草「神」寫得龍飛鳳舞,而且也不知哪來的風把他的白袍吹得飄逸,真恍若天神下凡。

「對啊!上台!」

「上台!上台!」吵死人的鄉民開始鼓噪。

「有什麼本事拿出來啊!不要躲在台下搞鬼!」

你們除了瞎起鬨外,能不能做些有建設性的事啊?

「各位,不好意思……」李九連忙站了起來要替我道歉,不過被我一把攔住了。

我搖搖頭向他示意。

游子慶看出我的意思,順水推舟說道:「好,那就有請了!」

我切割開眾人鄙夷的眼神,自信地走上台。

事實上,我的嘴角早已不經意地上揚了,因為,我發現了一個太有趣的BUG6

「小弟古天行,請了。」

我拱拱手,游子慶回以微微冷笑,台下觀眾則是吵鬧哄笑。

旁邊的小二正要幫我點起一炷香,我向他揮揮手,「不用了,我很快的。」

台下又是一陣笑得亂七八糟。

懶得理他們,我吸了一口氣,朗聲吟著。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這兩句詩像是靜音咒語一樣,台下頓時沒了聲響。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還是沒有聲響,全場安靜得連蒼蠅打嗝都聽得見。

我笑了笑,笑了笑。

  ──不可思議的叫好聲與掌聲,瞬間像核彈試爆一樣炸了開來,連屋頂都快被掀了,李九更是興奮得站在椅子上,振臂歡呼。

我看見沈大學士也站了起來,邊鼓掌邊對著我說:「好工整,好意境。」

我欠身回禮,也對臉部肌肉抽筋的游子慶抱抱拳,「獻醜獻醜。」

我偷瞄了樓主一下,他總算也沒在假仙,額頭很誠實地在冒著汗珠。

此時,我內心已經笑到在地上打滾了。

算命仙說得一點也沒錯,這裡是個完全獨立的時空,沒有什麼秦漢魏晉南北朝、外加唐宋元明清的,這個世界有自己的歷史朝代,有自己的文化素養,跟我們所認知的完全不同,所以「詩仙」李白才會變成了包緣情,就連高義這個雜碎也都當了「詩王」,而我這首幼稚園大班的小朋友都能朗朗上口的李白千古名作【靜夜思】,在他們這個時空裡可是前所未聞。他們還以為是我當場想出來的詩篇,當然會被我這個不起眼的小子給活活嚇到閃尿。

呵,比賽才剛剛開始耶。

我有李白跟杜甫兩大Ace先發,王維、白居易和陶淵明的強力中繼,加上李商隱、杜牧兩位王牌終結者,牛棚裡還有蘇東坡、劉禹錫、曹植、元稹、孟浩然,以及柳宗元等族繁不及備載的選手在熱身。總而言之,中國幾千年來有名的詩人,他們嘔心瀝血的千古傑作,從現在起,都要掛在我古天行的名下了。

想跟我鬥?我看還是投降輸一半吧!

毫無意外的,我在眾人的喝采聲中坐上左邊四席,進入了決賽。

「曉風樓二八鬥詩決選,有請沈大學士出題。」

沈大學士又站了起來,明亮的眼神竟是向我這邊瞧來,「月,仍舊是月亮之『月』。同樣七言五言不拘。」

這一出題,全場譁然,底下看戲的鄉民議論紛紛。

「哇,怎麼回事?怎麼出一樣的題目呢?」

「對啊,我看鬥詩看這麼多年了,這是頭一次遇到耶!」

「莫說你,我可是每次的二八都來這兒報到,這也是我第一次聽到爭席和決選的題目竟然相同!」

  我看著沈大學士,因為他還在看著我,眼裡帶著我說不上來的微笑;要認真描述的話,那是充滿試探性的冷笑。

試探我?要看看我剛剛那首詩從哪裡抄襲來的?很抱歉,中國幾千年來的幾萬首詩,只怕我抄幾輩子也抄不完

我也向他笑了笑,滿是自信。

「好,哪一位參賽者要先試試?」

旗袍正妹話才說完,我就已經站了起來,順便向點香的小二揮揮手,「不用點了,我七步就成詩。」

觀眾早已對我另眼相看,但聽我這麼一說,台下全體還是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對台上的我而言,卻是十分悅耳的讚美聲響。

乘著快意,一步踏出,像在拂面的春風裡揮了一把快刀,切開了俐落爽人的序章。

獨坐幽篁裡,彈琴復長嘯;

二三步落下。

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步停,成詩,全場啞聲,因為我用手勢止住了差點爆炸的掌聲。

我還有四步。

第四步,我只是微笑,欣賞著沈大學士驚詫的動容、包緣情和游子慶的一臉大便,李九的興奮雀躍,以及旗袍正妹秋波裡的滿滿崇拜。

第五步、第六步,我的第二首詩竟然又來了。來了,來了,從全場觀眾發麻的心裡爬了上來。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全場再也按耐不住沸騰的驚訝,一個響亮的叫好聲衝出,其餘的讚嘆聲也就如漲潮般波滔洶湧地源源而出。

我欣然迎向這個時空裡最大的禮讚,因為在我背後是中華文化最瑰麗的精粹。

  我只不過是個卑微的朗誦者,恰好在這個許多巧合的美麗誤會裡,將悠遠的幾千年集一瞬間之大成,這注定是空前絕後,任何時空世代中都不復存在的璀璨絢爛。

日狩城外少林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我知道這裡沒有姑蘇城和寒山寺,撿撿現學現賣的地名來用。

七步,詩畢。

我無法確切形容眼前讚嘆歡呼的盛況;只見台下的李九扯著喉嚨嘶吼,而我卻聽不到他在喊些什麼;視覺和聽覺所傳來的訊息都一股腦地填塞了我飽滿的心房。

我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麼一天,這麼榮耀的此刻。在天京的曉風樓,在二八的鬥詩中,我莫名奇妙地寫下了這個時代的傳奇。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雙命夢俠』免費試閱連載,每週日晚間九點公開!!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