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試閱8

我們靜靜地看著遠方,誰也沒說話。

許久,他才開口。

「你知道嗎,黑黑。」他的口氣充滿遺憾,「其實,剛剛你看到的不是我真正的爸爸。」

我大概能明白。不過這對我來說,並不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我還不知道我爸是誰咧。

「我媽……你剛也看到了,她剛剛那慌張失措的模樣,就是怕我爸發現。」

他的眼神越來越絕望,我很想說點什麼安慰他,可是我辦不到。

「從小,她私底下就是喚我雜種……可是,要不是因為我,她也不能嫁給我爸,從酒家女搖身一變,成了富豪的妻子……」

我發出同情的鳴聲,舔舔他握到快滲出血的拳頭。

「反正,都過去了。」他鬆了一口氣,露出有點無奈的笑容。

是呀,都過去了。

「要不要去買東西吃?」他摸摸我的頭,「我身上還有一點錢。」

我對他汪了一聲。

我們從公園走出來,往便利商店的方向前進,在班馬線前等待綠燈,準備穿越馬路。

我突然感覺不大對勁,那是我們動物有別於人類的一種敏銳直覺,我覺得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了。

綠燈一亮,流浪漢沒理會我停下的動作,逕自向前走。

遠遠的,我看到一台大卡車,速度很快,想闖過去。

原來是這個!我狂吠,可是他沒有聽見。

我邊吠邊跑,希望能引起他的注意。他終於發現我沒在他旁邊,往後一看。

那卡車越來越近了。

他的眼神驚恐,拔腿往我這邊跑來。

他一把抓住我,把我拽入懷中,我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感到一陣天旋地轉……

我們一起倒下,我隨後滾出他的懷抱,在不遠處吃力地站起來。可是流浪漢卻一直躺在那裡,無法動彈。我走向他,也慢慢搞懂發生了什麼事──不是大卡車,是那台本來要撞到我的車,流浪漢用他的身體替我阻擋了危險。

我完全沒料到會發生這種事。

都是我不好。

如果我是人類的話恐怕已經放聲大哭。事實上,我的確流出幾滴淚,也止不住悲鳴,彷彿被撞到的是我而不是流浪漢。我舔著他臉上的血,心想著也許把他的血舔完,他的身體就會恢復。可是他的血越流越多、越流越多……

他慢慢睜開眼睛,因為骨折變形的手想抬卻抬不起來,我把鼻子抵到他臉上,讓他親親我。

「黑黑……」他吃力地說,表情略顯痛苦,「你……是我這世界上最親的親人……我們來世……當兄弟好嗎?」

好!當然好!可是我只能發出悲傷的鳴聲,完全克制不了地悲鳴。

他笑了,嘴角不斷流著血,繼續說:「……現在我比你早死了……我比你早投胎……到時候……你當我弟弟……好不好……」

我很想回答他,可是我沒辦法說話,只能不斷舔著他的臉。

他慢慢閉上眼睛。

轎車車主本想靠近安撫我,卻被我吠得不敢亂動。

遠遠地,我聽見上一次救流浪漢的車鳴聲。

那台白色廂型車到了(後來我才知道那叫救護車),我知道他們是來救流浪漢的,所以退到一旁,默默看著流浪漢被抬到救護車裡。

我一度想跳上車陪流浪漢,可是立刻被趕到一旁去。

救護車的門被關起來,馬上開走。我狂奔追著它,可惜它速度太快,經過一兩個街口,我就看不到它了。

這彷彿宣告流浪漢在我的生命當中,先走一步。而我,一如當時他因病被送入救護車被送走後,始終留在原地。

之後,我不知道我到底活了幾年,我常常徘徊在那些我們曾經待過的地方,幻想著也許哪一天他會回來,笑著跟我說他又被治好了;但我明白這不可能,因為他已經和我做了那樣的約定。

我不太懂死亡的意義,我只曉得,我的心裡有很大一部分,從他被擔架送走的那時起,也跟著消失了。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飄飄委託事務所』第1集+第2集

暑假與你飄飄相見

每週六晚上要來看『飄飄』哦!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