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試閱8

作者-不帶劍

 

他快速翻動書頁,停在一頁反折處,我慢慢閱讀著。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為胡蝶也。自喻適至與,不知周也。俄而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

莊周夢蝶?好像真的是這麼回事。

午後的陽光映照,照在我所處的其中一個世界,分不清楚夢與真實的世界。

 

                   

 

我發現,我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大概就是睡覺了。

一吃完梅雪阿姨煮的晚餐,我就立刻熄燈,準備要睡了──這跟迷上網路遊戲的情形還蠻像的。這時,還不到晚上九點。

醒來後,果然也不負我望地躺在李九家的客房裡。

 

「咦,天行你醒啦?昨晚睡得好嗎?」

「很好啊!」

 當然很好啊!難道我要告訴你,我還順便上了國國數數英英地歷八節課,放學打場籃球,外加回家看了王建民的重播嗎?

「好,那我們吃過早飯就到曉風樓去。」

換過李九給我的黑色長袍,我們前往曉風樓。

紅欄木雕,白帘花景,整棟建築顯得十分雅緻;裡頭更是高朋滿座,沒剩下多少位子。

我們叫了一盤花生、一壺玉井茶,邊嗑邊等著包打聽先生的出現。

 這一等,可真是等到花生都成了花生殼,等到我屁股都隱隱作癢起來,看來李九自己也凍未條了。

「奇怪,怎麼都這時候了還沒來?」

他招了個店小二,「小二啊,你們那位包打聽先生怎麼還沒來?」

  「客倌真是貴人多忘事!今兒個二十八日,是一個月一次的二八鬥詩啊!」那小二笑了笑,他指向我們右前方的那桌青衣老人,「您瞧,咱們包打聽先生就在那兒等著看鬥詩呢!」

李九拍了拍自己額頭,「哎呀~對呀!我才想說怎麼這麼多人呢!二八鬥詩,我都給忘了!是午時開始沒錯吧?」

「是的,客倌。需要什麼再吩咐!」

李九露出愉快神色,「天行啊,今天是沒有包打聽了!但你可真幸運,一來就看到咱們天京最出名的鬥詩賽。曉風樓的二八鬥詩,可是全國聞名的!」

「二八鬥詩?」

「對啊,每個月的二十八日,在曉風樓,由當朝沈大學士主持,翰林院官紳列席評審,點選出狀元、榜眼和探花。榜眼賞銀二百兩,探花百兩,狀元郎則除了五百兩外,更可擔任一個月的曉風樓主,享受免費的食宿招待。」

「哇塞,好優渥喔!」

寫個幾首詩就有幾百兩入帳,這可比什麼超級星光大道都要好賺多了。

 「可不是嘛!天京愛舞文弄墨、附庸風雅的富商們不惜出此重賞,果然吸引了全國最頂尖的文人聚集於此,連『詩聖』元凱、『詩王』高義等名家,都曾前來與會。」

我皺眉,詩聖不是杜甫嗎?而高義這個雜碎怎麼又成了什麼詩王了?

「當今樓主,更是一連五次奪魁的『詩仙』包緣情。聽說明州的『詩神』游子慶看得眼紅,這次特來挑戰,誓要拿下狀元。」

李九臉上的興奮神色完全掩蓋不住,「還好今兒個起得早,給我們看到這場精采絕倫的好戲。」

經他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四周竟然不知何時已湧進大批觀眾,整個樓內頓時人山人海,好像什麼大明星在小巨蛋的演唱會一般,看來古代人真的都是悶得發慌啊!

 

                   

 

樓內搭了個舞台,舞台前方安了一座白玉長案、五把黑太師椅,上面坐了幾個老頭,看來是評審之類的;舞台上的座位分成左右兩邊,右邊只有一席座位,應該是給樓主坐的,左邊則有四席。

「午時已到!」

 一名身著紅旗袍的妙齡女子站在台上朗聲道:「天下第一詩,曉風樓二八鬥詩,正式開始!」她向台下欠欠身子,「讓我們歡迎今日的評審長,沈秋漢沈大學士,以及諸位翰林評審……」

全場響起掌聲,身穿官服的五名老頭則都站起,拱拱手回禮。

「再來,有請曉風樓的樓主,五屆狀元,『詩仙』包緣情。」旗袍正妹的纖手指向樓梯。

這時,一名中年書生翩翩走了下來――白面素領,留著小八字鬍。如雷的掌聲自他坐上台上右座後從未停過,那著實是一片崇拜傾服的歡呼浪潮。

 等掌聲稍歇後,紅旗正妹宣布:「好,現在開始爭席!有請本次的八位挑戰者來到台上!」

「爭席?」我問李九。

 他微微一笑,「就是要爭台上左側的那四席。爭得席位後,包括樓主在內,五人再一同鬥詩,以分出本屆的前三名來。」

 說著說著,台上已站著八名文士,而其中有一名白衣俊秀男子拱手時,台下更是爆起轟天掌聲。

「他就是『詩神』遊子慶。神拼仙!精采!精采!」李九開心叫著。

「爭席開始!有請沈大學士出題!」旗袍正妹向沈大學士躬身行禮。

沈大學士緩緩站了起來,沉吟道:「月,月亮之『月』,七言五言不拘。」

這時全場肅靜下來,安靜到沈大學士頭皮屑掉到肩膀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

「我先來。」

台下觀眾默默抽了一口涼氣,心想著,「好傢伙,一開始就來最刺激的。」

他不是別人,正是本屆鬥詩血滴子,「詩神」游子慶。

旁邊的小二點起了一柱香,看來是有限時的。

游子慶把玩著手中扇子,開始在台上繞圈子。

底下觀眾緊張兮兮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這觀眾素質只怕比兩廳院都還高。而我則是事不關己地吃著我的花生,還納悶著這顆裡頭怎麼有三粒。

 天寒月影冷,這位大詩人總算擠了出來。

人家幾飄零;

我聽見附近幾個觀眾忍不住低聲喊了聲「好」。

游子慶此刻閉上了眼睛,似乎深怕靈感隨風逝去。

我又剝了顆花生,裡頭竟然只有一粒,還好是粒大的。

早春凋梅枝,

游子慶的眼睛還是緊閉,眉頭縮成一個囧臉,和所有的便秘患者一個模樣――沉吟,再沉吟。

我把那粒大花生米拿在手中欣賞,也閉起眼睛,將它放進……放進……等等,我怎麼把它放到了鼻孔裡?更糟糕的是,它明明這麼大粒,我還硬把它吸進了鼻腔。

歸鄉路難行。說完,游子慶睜開眼,享受著他的榮耀。

半柱香還剩一小段,台下的掌聲歡呼「嘩──」地一聲湧出,滔滔不絕,一發不可收拾。

台下的評審也個個點頭表示讚賞,台上樓主則是微微笑著,叫人猜不透喜怒。

「哼!哼哼!哼哼哼!」

沒錯,用鼻子大力呼氣,這是一個被小指頭大小的花生攻進鼻腔的正常反應,可是在當下這個場合,顯然是對游子慶嚴重的挑釁。

游子慶的目光瞪了過來,全場觀眾的目光也一同掃了過來。

而我的鼻子也很爭氣地讓全場觀眾欣賞到,我從鼻子噴射出超大花生的英姿。

「天行,你怎麼了?」

看得出來李九被眾人的眼神看得有點發慌,但,已經來不及了。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雙命夢俠』免費試閱連載,每週日晚間9點公開!!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