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卜漢河〉

第7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作者-三娃

前情提要:

一行人帶著六只合盒和兩名技人,雖然在進入地下水道之後順利避開了北之邦聯的艦艇,也及時在約定好的中午時分抵達鬼灣,但應該等待在那裡的葵星船卻拋棄了他們,使得緊追在後的艦艇有機會對他們發動了攻擊。

在保護合盒力戰機挺的過程中,葛士大人引爆了精源球,用他的生命替其他人爭取了逃跑的時間……

BANNER.jpg

  

  

〈卜漢河〉世界觀概略:

中央大陸主要有兩個國家,一個是以「人力、技術」為傲的漢和民族,一個是以科技見長的北之聯邦。兩個國家為了爭奪「精源」(由特殊礦物提煉出來的能源),三百年來戰爭不斷。

 

故事前導:

男主角曜是漢和葛官(武官的統稱),為了保護重要的精源以及提煉精源的技術,和一群武人同袍前往環境險惡的「鬼域」。

 

角色簡介:

主角漢和葛官編制中最低階的葛人,武技高超、對祖國忠心耿耿。

葛士大人-的長官,帶領一行人,進行困難的鬼域任務。

武人同期進入葛練所的武人,也是鬼域任務成員之一。

 

技統大人-技統,官階名。漢和的官制分文武,武官皆領有「葛」字頭銜,而文官官職皆以「技」字開頭。漢和王秘密在地形險惡的鬼域設置提煉精源精煉所,技統大人則是鬼域精煉所的首領。

 

管技人-技人,官階名。鬼域精煉所的其中一名技官,年輕、皮膚黝黑。

黃技人-技人,官階名。鬼域精煉所的其中一名技官,福態、身形臃腫。

朋技士-技士,官階名。資深的老技官,知識豐富,深受技統大人信任。

 

  

  

鬼灣  中午

「葛人大人!」一名武人靠向,將身上的合盒丟給他,「請您多保重!」說完,他便把往前推,義無反顧地轉身,往機艇躍去。

「不可以!快回來!」大喊著,卻已經來不及了。

機艇的槍炮緊追在他們的身後,藍色的漣漪再次出現在他們眼前,那武人也引爆了精源,為大家爭取了時間。

「可惡!」另一名武人喊著,也將身上的合盒拋給,然後兩腳相碰,衝向艦艇。

「回來!」再次大喊,但依然來不及阻止。

艦艇上的機艇一架接一架地飛出來,瞬間就將那名武人包圍住;不過等人,卻一直沒看到武人引爆精源

是來不及引爆就死了嗎?在心裡猜測著。

有幾艘機艇繞過那武人,朝他們飛了過來。

見狀,與捲髮武人趕緊拉著,往前飛奔。

 

鬼灣  海岸、海角  中午

在他們奔向海岸、衝向海角的同時,藍色漣漪的影像終於出現在他們的視線範圍。

「該死的傢伙!」捲髮武人忿恨地喊:「就這麼想要精源嗎?我偏偏死都不會給你們!」他喊著,也將合盒拋給,轉身取出精源,躍向機艇。

「不要啊!」無力地喊著。

撇過臉,一把拉著,硬拖著他繼續往前。

任憑拉著他,掙扎著回頭,直盯著捲髮武人。

捲髮武人往機艇直衝,一連砍了兩架機艇,越過第三、第四架機艇,最後在第五、第六架間,引爆了精源

茫然地看著藍色的漣漪,直到藍光消失在兩座角山之間。

 

鬼灣  山澗  中午

拖著六只合盒回到小山澗,在凹地找到了朋技士黃技人

「其他人呢?」黃技人問。

都沒回答,他們拉起了朋技士黃技人,急忙地離開山澗,躍向空中。

 

鬼域  白日 

在空中躍步移動之時,的臉上不自覺地流下淚來。

黃技人,還有讓拉在手中的朋技士,都沒說話。

 

鬼域  角山群  白日

他們在角山間,穿梭奔逃。

沒多久,就又隱約聽到機艇的機械聲尾隨他們而來。

拖著六只合盒跟兩個技人,就算想躍步移動,速度也根本快不起來。

「只要越過山就好!只要越過山就好!」不斷地祈念著。

可是他的步伐卻越來越不聽使喚,不但合盒壓得他快喘不過氣來,就連朋技士的重量也讓他快負荷不了了。

 

鬼域  角山群,崖邊  白日

突然,一陣急促的聲響經過了一行人的身邊。

他們嚇得立刻躲到一座角山背後,他們從角山後試著探頭望向那聲音。

但,角山前什麼都沒有。

就在他們稍稍鬆口氣、回過頭想繼續前進時,那陣聲音「噠噠噠」地出現在他們面前。

「啊――」驚呼。

有隻長著鹿角、不像馬、卻長著男人臉的奇怪動物,正在他們面前踱著蹄,同時看著他們。

嚇了一大跳,但等他定神細看,那隻怪物的背後是一處險峻的斷崖,就在牠腳邊,離他們不到五步距離的地方。

牠是故意引我們來這兒的?還是要提醒我們危險?吃驚地想著。

他起身,試著靠向那動物。

「小心!」緊張地喊。

靠近牠,牠卻沒動。

探頭往崖下望去,崖下是一片無盡沼澤,幽黑不見底,他驚險地吐了口氣。

「這裡過不去了,我們得繞路走。」走向朋技士伸手,扶起他。

此時,又有一串巨大的聲音響起。

本能地拉著朋技士,往旁邊撲倒。

空中沒有機艇的影子,槍炮卻先射了過來。

拉著朋技士狼狽地在地上滾動,閃躲著連連發射而來的槍炮;黃技人同樣也閃著,只是槍炮離他們越來越遠。

那隻怪物急急地在身邊踱蹄,像在警告或說些什麼,然後一連幾個跳躍,就不見了。

牠消失的瞬間,機艇立刻出現在角山上方,一艘,兩艘,越來越多艘聚集過來。

又一陣槍炮掃射過來,腳一滑,和朋技士滾到了崖邊,合盒從他身上甩了出去,直往崖下落去。

「不可以!」沒多想,縱身跟著跳了下去,他拼命伸長手,只想撿回合盒。

!」喊著,衝了過來。

黃技人跟著一起飛奔而至。

朋技士在崖邊讓槍炮追著跑,很快的,他也被逼得跌落崖邊。

「技士大人!」黃技人奮不顧身衝向斷崖,他的手在崖邊和朋技士的腳擦身而過,而他自己也煞不住腳地從崖邊滾了下去。

這一刻,及時撲向崖邊,抓住了黃技人的手,可他身上的合盒卻滾了出去。

黃技人兩人眼睜睜地看著合盒、朋技士還有,往崖下幽黑的沼澤墜落。

 

鬼域  角山群,崖下沼澤上  白日

在墜落中,沒能及時抓住合盒,他懊惱著,想先躍回崖上再說;但此時他看到了更多機艇在的頭上集結,而且還抓著黃技人,懸在崖邊。

一眨眼,身上的合盒和朋技士也往下墜落,重重地落在身上,將他往沼澤裡壓。

沒多久,黑色的水花就遮住了的視線。

 

鬼域  卜月森林,草皮廣場  白日

「嘻嘻!嘻嘻!」

「界外之人,如此這般。」

「奉行之言不可輕忽,若不遵,則此樣。」

半夢半醒著,不斷聽到如此怪異的言論,讓他無法確定自己是已經死去?或是仍在夢裡?此時,他的頭傳來陣陣疼痛,於是他動了動四肢,並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頭,他的頭髮竟被一些摸起來像樹藤之類的東西纏住了。

試著回想,想起自己掉入了沼澤中,「莫非沼澤中有樹叢?

動了動身子,想撥開頭上的樹藤,以減輕頭上的疼痛。

突然間,毫無預警的,有人把他拉了起來,而樹藤也毫不客氣地纏上了他的脖子,緊緊勒住他。

難過得立刻張開雙眼,現在,他確定自己還活著,同時拉他的,不是人,而是頭上的樹藤,他被它勒得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了。

難道沒被沼澤淹死,反而要被一條莫名其妙的樹藤給害死嗎?絕望地想著。「好吧!算了,早死也好、晚死也好,死了就能去見葛士大人,向他賠罪了。放棄了掙扎。

奇怪的是,當一心想死,樹藤卻解開了他的脖子,將他丟回地上。

「嘻嘻嘻嘻!」一陣竊笑傳進了的耳裡。

趴在地上換了口氣,抬頭就看到一男一女站在他面前,用稀奇古怪的眼神看著他,但覺得他們看起來才奇怪。

他們身上穿的衣服不像布,上頭只染著淡淡的色彩,也沒有繡花珠翠之類的裝飾品,遠看就像兩朵會動的蘑菇;而在他們及膝的衣襬底下露出了兩條腿,腳上則穿著與及膝裙同色的鞋子;男女的分別只在女人胸線下會多繫上一條腰帶而已。

竊笑的兩人一下子就走開了;沒多久,又來了一男一女,只是年紀小了點,這兩個孩子用手掩著鼻子,厭惡地看著

這時才注意到自己身上沾著沼澤裡的汙泥,半乾著,還發臭。

「無視自然之愚蠢者,此為大地之懲罰。」那兩個孩子毫不客氣地說。

愣了愣,懷疑自己的耳朵有沒有聽錯。「漢和,可沒有年紀小或階級低的人敢這樣跟上位長輩說話。驚訝地想著,一時反應不過來。

不一會兒,那對小男女讓人給叫走了。

的目光跟著他們移動,放眼望去,看到了其他的人。

人還不少,嚴然是座村子。

這兒沒有像漢和人住的那種合屋、或其他像房子的建築,四周只是座森林。這裡的森林不雜亂,井然有序,植物像鬼域裡的一樣巨大卻不詭異,看起來還是能住人的地方;那些人就在這些植物裡進進出出,忙著日常生活般的瑣碎小事。

注意到這些人不管做什麼事,都是一男一女一起行動、一起搬東西、一起洗東西、一起走動、一起收集東西、一起做東西。

不禁開始懷疑自己看到的不是人,而是神祉之類的仙靈。

「我們是人,不會心靈話語,亦無法窺視你的內心。」有個聲音在跟說話。

又讓樹藤給拉了起來,次還轉了個身。

這一轉,讓清楚地看到森林中有一塊翠綠的草皮廣場,而他就是被綁在廣場中的一座高臺上。

幾乎同時,原本在森林中忙碌的人全都轉頭,看向高臺。

高臺上除了,還有一對一男一女的老人家,他們坐在比高一點的位置上,低頭看著他。

「陌生人,說出你的稱呼和歸屬,是什麼引領你到這兒來的?」男老者開口問,跟剛才的聲音一樣。

「稱呼和歸屬?」頓想了一下,從來沒有人這樣問過他的名字和來歷。

「稱呼!」那男老者再次問,兩眼直盯著的眼睛。

!我的名字,稱呼,叫!」

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這老人家相當有威嚴,歲數老到讓人猜不出。

,很好。那者,你的歸屬何從?為何來此?」旁邊的女老者接著問,她的聲音溫和許多,比較不讓人感到害怕。

「我是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不慎跌落沼澤,醒來就在此地了。」簡單地解釋。

「你會來此是鹿男者所為。沼澤之前,是何者賦予重任?」男老者問,他似乎不打算讓簡單交代過去。

「鹿男?那是誰?是什麼人?」慌亂地想著,卻不敢多問。

這時,他想起了和他一同掉進沼澤的朋技士

「請問,有位老人家和我一起掉入了沼澤,有人……鹿男者有把他一起帶過來嗎?」著急地問。

此舉好像讓男老者很不高興,他偏過頭,和女老者嚴肅地交換了幾句話。

者,有自然之氣,亦歸屬於此。」男老者嚴肅地說:「但者,你是何居心?自然於你如無物,真誠於你如刀刃,你的內心究竟是何景象?」

「我?」支吾著。

他猶豫著想,到底該不該對外人全盤托出自己任務;他聽得出來他們很喜歡朋技士,還把他當作是自己人,不過對自己卻很生氣,甚至還懷疑他心懷不軌。

「開口若難,目的亦難。」男老者已經氣得站了起來。

「不是的!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急忙解釋,「我來自漢和,到鬼域是為了執行精源任務。」

精源!」男老者氣得大叫,連女老者也站了起來。「精源漢和之力,漢和者,唯死而已。」

「什麼!?請等一下,為什麼這樣就判我死刑,就因為我是漢和人?」錯愕地問,完全被搞糊塗了。

難道朋技士沒跟他們說他是漢和人嗎?猜測地想著,「當然,他也不會傻到提醒這些人,除了他之外,還有另一個漢和人。

漢和,背信之國,背叛者,殺人者,唯死而已,毋庸置疑。」男老者氣憤地說,死刑似乎已成定局。

「怎麼可能?您弄錯了吧!漢和是技之國,人人皆是誠信仁義之人才對!」忿忿然地解釋,並下意識地伸手摸向腰間,這才發現他的劍和護甲都不見了,只剩風向計還掛在脖子上。

精源在此無用武之地。」女老者看出了的意圖,「漢和人,者,死亡會在月圓之夜來臨。息魂之前,卜月之地將是你的禁錮之所,吾以卜月長之名宣告。」說完,女老者和男老者相偕離開高臺。

其他原本盯著他們看的男男女女也各自散開,忙著自己手邊的瑣事去。

一人在高臺,無言以對。

「現在是什麼情況?他們是說真的假的?」呆愣地自問著,努力想搞清楚狀況和自己到底身在何處。

四周來來往往的人都沒人搭理他,甚至連正眼都沒瞧上他一眼。

許久,一個熟悉的身影朝高臺走來,看一眼,就知道那人是誰。

朋技士兩手拿著果子邊走邊啃,悠然地朝晃過來。

 

下集預告:

掉入沼澤的莫名其妙地讓人給判了死刑,這對剛剛失去同伴的他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那些抓住他的人到底是誰?為什麼會這麼痛恨漢和人?置身事外的朋技士為何會沒事?他會解救瀕死的嗎?

 

鹿男--

 

卜漢河-7-72.jpg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卜漢河〉於每週一晚間十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