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在身邊的幸福〉

第7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作者-劉喆

前情提要:

小朱的好表現讓人感到驚豔,也打破了難看的比數,更讓北台無法再繼續攻佔城池,比賽只剩下最後半局了!

 

在身邊的幸福(BANNER).jpg    

九局下半 

 

李富洋老早就在內心暗自計畫:「最少要幫小朱打一支安打。

 

他耐心地等了兩球都沒出棒,看陳祐承的第三球有些失準,是顆沒球速的直球,李富洋看準後把球打向左外野,是支漂亮的安打

 

球落地後直滾向牆邊,李富洋跑過一壘後向二壘狂奔,外野手來不及回傳,李富洋早安穩的站在壘包上了!

 

第二棒葉茂昌像是打蒼蠅般亂揮,結果打個沖天炮,慘遭出局的命運。

 

該第三棒,我帶著球棒站上打擊區看著陳祐承,他咬牙切齒,看的出來不只生氣,還帶著恨意在怒視著我。

 

陳祐承弓起腿,手臂一拉轉,怒氣填腦的想:「讓你站上壘包也沒關係,這球直接給你死!

 

看著球衝著我身體飛來,我閃過的第一個念頭是「糟糕!一定閃不開。

 

我反射性的向後縮,但還是躲不掉,左手的手臂還是被打中。我咬緊牙關硬撐著,不過還是痛到跪地。

 

很明顯的,這是報復觸身球……

 

火鍋幫的另外三人看到場上發生狀況,當下用光速衝上球場找陳祐承理論,只差沒罵出污言穢語。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喊:「你到底還有沒有一點人格?比數都拉的這麼大,你還搞這種下三濫的行為?你媽怎麼教你打球的?」

火爆狀況一觸即發。

 

學姊和一些社員也紛紛前來,趕忙把我扶下場。

 

學姊拿了冰袋和彈繃馬上幫我裹上;學姊的動作迅速且溫柔,我望著學姊的臉龐,看她眼神中充滿了『關愛』,我無法用言語來表達這份喜悅之情。

 

我只能不斷地對自己說:「朱俊祺,你知道嗎?你已經很幸福了,再要求更多可是會遭天譴的啊!

 

手沒想像中的痛,只有腫包和瘀青而已。「應該沒有傷到骨頭,冰敷消消腫就好了。」學姊溫柔地語氣讓人覺得十分安心。

 

幸好還有郭旭能上場代跑。

 

「咦?學姊,社長呢?」這才想到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沒看到嚴常憲?

 

一問之下,學姊才勉為其難地開口,「他沒交代就先走了,我想……他一定是受到太大的打擊,才會走吧?」

 

這時學姊撥撥頭髮,又往後甩了一下。

 2f2bf93c5199a06b6603fd781e14aaed.jpg  

 

學姊…妳知道嗎?受到打擊的人是妳啊!妳幫社長設想、在他被打下場的時候關心他,但他怎麼回應妳的?」

 

「我早發現了,妳有不愉快的事情,就會撥撥頭髮,像是讓那些煩惱隨著髮絲的飄動而離去……

 

「每次都是妳給別人能量,可不可以給我一次機會?我不會再讓你不開心而撥頭髮,我也會盡力把能量分享給妳!」我想這麼說……但我沒有勇氣……

 

球場上的吵雜在判定下結束了,陳祐承直接被判下場。

 

不過他似乎不服,還摔手套和作勢打人,幸好他的社員即時把他架開,才沒有釀成更大的意外。

 

我們很滿意這判決,上場助拳的社員們紛紛退回休息室。

 

北台換上來的投手叫謝兆恩,從他充滿書生氣息的厚片眼鏡,配上極度不協調的壯碩身材,無從得知他到底是強是弱……

 

九局下半 一人出局 一、二壘有人

 

總算再度踏上得點圈,我們輪到第四棒牛宗翰

 

在他上場前我們幾個好友還故意嗆嗆他:「別上去搧風哪!哈哈。」不然就是多叮嚀:「不要想著要早點休息,多看幾球啊。」

 

但最狠的莫過於李富洋說的:「你假如打出雙殺打,你晚餐就等著吃我們的拳頭吧!」

 

牛宗翰聽到比賽有可能在他這棒次就結束了,不禁打了哆嗦,吞口口水,看著大家說:「怎……怎麼可能打雙殺呢?我一定會建功的!好啦,我先上了。」

 

謝兆恩投第一球,臉上的表情清楚寫著:「唉唷!失投了。」

 

一顆無力的直球,緩緩飛進打擊區。牛宗翰還算會掌握,沒有過於興奮而猛揮,所有人首次看到這麼標準的出棒,他身體就像鐘擺一般規律的擺盪,一棒擊沉了謝兆恩……

 

球發出異常響亮的「鏘!」聲,越飛越高越飛越高!飛過了左外野的全壘打牆!

 

這是一支帶有三分打點的全壘打

 

 

雖然不是從陳祐承手中敲出,但也夠了。

 

李富洋、郭旭、牛宗翰三人回休息室,跟其他社員擊掌致意,牛宗翰還特別跑來我面前敲我左胸,滿臉堆笑地說:「這支全壘打不錯吧?有沒有覺得我們幫你出氣了?」

 

看到他這麼開心,我也是一樣,回拍他:「不管今天結果如何,我都感謝你的『大力』支援!」說著我自己也笑出來。

 

比賽幾乎在這就算結束了,之後我們的五、六棒,無法產出任何安打,最終比數停留在八比四。

 

我們以四分的落差輸給北台……

 

陳祐承帶著北台的人草草收拾,感覺抱著滿足的勝利心情離開球場;我們大夥臉上都寫著『心有不甘』,我瞄到學姊在休息室的角落默默收拾球具,手不時的撥著頭髮。

 

我顧不得還在冰敷,主動過去安慰著說:「學姊別難過了,還不就是『友誼賽』嗎?對了,需要幫忙嗎?」

 

學姐看到我右手拿冰袋在幫自己冰敷,左手又有傷,噗哧一聲笑出來,「看看你自己,根本沒手可以幫我拿球具吧?」

 

看見學姊笑顏逐開,我心情也輕鬆了許多。

 

傍晚610分 在溫暖的家

 

一到家,老爸坐在客廳看著晚間新聞,看到我的第一句話是,「啊!小朱,你們今天比賽如何,有贏嗎?沒贏別回來唷。」

 

我愣了一下,放下球具後說:「沒贏不能回來唷?那我出去好了。」

 

老媽馬上打了老爸一下,邊罵:「兒子都輸球了,還有心情開玩笑!」

 

我笑了兩下,其實我沒很在意結果,重點是比賽過程到底得到了什麼?

 

跟家人隨意說了一下比賽過程;手交替著冰熱敷,腫包也消了不少,便早早洗澡上床睡了。

 

20071126。早上10點出頭 棒球社辦

 

早上的社辦氣氛通常蠻活絡的,不過今天是怎了?只有我們火鍋幫到齊而已。

 

我疑問地問著李富洋:「這怎麼回事?人這麼少,不用開會了嗎?社長不是有規定,凡是友誼賽結束後的上課日,要開檢討會的?」

 

李富洋懶懶的回答:「嚴常憲還沒來,打電話也不接,不知道在幹嘛?」

 

倒是牛宗翰氣呼呼的說:「這社長怎麼當的!還不就是輸場比賽,又不是世界末日!有必要放大家鴿子嗎?」

 

王崑基這時接著說:「不對啊,怎麼可能這麼巧?就只有我們到而已,難不成其他人也這麼禁不起打擊?這樣的話,以後都不用比賽啦。」

 

大家在猜測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時,學姊從門口進來,「你們別瞎猜了,是我通知大家不用來開會的。」

 

「什麼?」我們四人詫異不已,不了解學姊為何會這樣做。

 

學姊臉上閃過一絲落寞,「因為我太了解小嚴了,他今天一定不會來的;而且社長不在,也就失去開檢討會的意義了,對嗎?」學姊說完,還是硬擠出微笑。

 

「況且,除了小嚴,就屬你們四個在社團裡跟我最好了。想說聊聊天,可以排解排解不好的情緒啊。」

 

我們從不知道自己有這種功能,當下又恢復了以往打鬧的相處模式,希望能讓學姊開心。

 

學姊拿椅子坐下,邊拿出在比賽時記錄的表格歸檔整理;我用著學姊的筆電幫忙整理照片,幫眾們在一旁打牌聊天。

 

這樣也好,我喜歡這種輕鬆悠閒的氛圍。

 

這時王捷背著書包,行色匆匆的進門說:「小……小朱,北……台棒壘社的人找你。」

 

此時大家都停下手邊的事,視線紛紛投射到門口,只看到陳氏雙胞胎和一名中年男子正站在那。

 

我起身走到門外,幫友們也都站起來陪我充充場面。

 

「找我幹嘛?為了上次的觸身球來道歉嗎?」除了這個原因外,我找不到其它可以讓他們來找我的理由。

 

可是他們卻沒有回應我的質疑,陳祐承直接開口:「來我們的棒壘社吧!」

 

「啊?」這下換我呆住了。

 

「你現在待的社團只有三流水準,還不如來北台。我們有打過中職的業餘教練,學校還有許多專業的器材供你使用,最重要的是──還有我這個賞識你的社長,比那個延長線只能說好太多了吧?別考慮了,加入我們吧!」

 

我們四人耐心聽他說完,我正要回答,牛宗翰忍不住搶先大罵:「靠!我們小朱愛在三流的棒壘社不行啊?干北台啥事?」

 

最慘的狀況莫過於現在了,嚴常憲正巧從轉角走出來,還正巧聽到牛宗翰說的這句話!

 

嚴常憲疾言厲色的吼著:「那真是太抱歉了!讓你們四個跟到無能的社長!真是太屈就了。」

 

下集預告:

好死不死!牛宗翰氣急之下說的話全被嚴常憲聽了進去,加上北台的人也在一旁,這一切嚴常憲看在眼裡,火鍋幫到底該如何化解誤會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在身邊的幸福〉於每週二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