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樂樂〉

 

第14集

第1集 第2集 弟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第11集 第12集 第13集

作者-睦月 弘

 

愛上一個人,不需要任何的理由;但,守護她(),卻是一生的承諾。

 

 

前情提要:

董飛對Joy說出自己過去曾在美國擔任會計師,而為了方便照料生病的馬婆婆,也希望自己能過更有意義的生活,所以辭去工作來中國。

Joy在睡夢中再次回到滿州國,小狗子一家人在豫碩的安排下,離開王府,前往俄國,開始新的生活。

BANNER-樂樂.jpg  

 ◎人物简介:

JOY TANG: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個性原屬活潑開朗,而且喜愛學習。 

可是由於某些的因素,讓她成為冷漠,對周遭的一切失去興趣。

Andrew :40 歲,台灣富二代,為人風趣、口才好,是一位有名的花花公子

Sara   :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Joy的青梅竹馬兼好友同事。

馬婆婆 :在中國陪伴在JOY身邊的慈祥老人,和容樂格格不知道有什麼樣的關係。

董飛   :馬婆婆的孫姪兒,在馬婆婆身邊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對於JOY似乎有種不

尋常的情感。

 

西元1933 滿州國 六月初 豫王府

 

Joy在一旁著急地大呼小叫,眼看著小狗子一家人的馬車愈行愈遠,容樂卻遲遲未來告別。

 

這容樂格格是怎麼了?難道她忘了,今天是小狗子一家人離開的日子嗎?Joy極度地不高興。

 

五貝勒豫碩走出王府大門,一直與小狗子揮手道別,直到馬車的蹤影消失在街角的末端。

 

豫碩緩緩地走進王府後,自言自語道:「得去樂兒房裡告訴她一聲。」

 

豫碩滿心歡喜地踏著大步來到容樂的屋前,Joy也尾隨著他而來。

 

他站在容樂的屋前,還未敲門,就聽見裡頭傳來陣陣的嘻笑聲。

 

豫碩從房門旁邊開著的小窗子看見四貝勒豫敏與容樂正拿著書本,一會兒打打鬧鬧,一會兒開懷大笑。

 

「原來是跟四貝勒在這打情罵俏,難怪忘了幫小狗子一家送行!」Joy不屑地說了一句。

 

Joy看著身旁的豫碩有些失落,也怪起自己不該亂說話,不過還好她在「前世」所說的話,其他人是聽不到的。

 

樂兒與四哥在一起的時候真得很開心。」豫碩心裡默默地想著。

 

只要樂兒快快樂樂就好,這不就是我所希望的!?」豫碩在窗前待了幾分鐘,靜靜地離開,立即趕往總店鋪工作。

 

Joy看著豫碩孤單離去的背影,轉頭望著豫敏和容樂和樂的神情,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2011. 07.12. 7:00 馬婆婆家

 

昨夜晚歸的Joy,仍然一大早起來打掃佛堂,與馬婆婆一同作早課。

 

作完早課的兩人,正在用餐之時,董飛來訪。

 

「大飛,吃過早餐了嗎?我讓廚房阿姨給你盛碗粥。」馬婆婆親切地問著。

 

董飛點點頭,咧著嘴笑著。

 

馬婆婆吩咐幫傭的歐巴桑,端一碗十穀粥給董飛,董飛只好乖乖坐下來陪兩位女士用餐。

 

「今天又有啥事?來得這麼早。」

 

「我一早起來,發現今天的天氣特別舒暢,想帶您們去北京走走。」

 

「北京?」馬婆婆顯得有些訝異。

 

「是啊,姑奶奶也很久沒上京去了吧?再說,Joy小姐再過幾天,就要回美國了,我想趁這個機會,帶她去觀光。」

 

「我這老太婆也就免了。你跟Joy兩個年輕人,好好去玩吧。」

 

「馬婆婆……我……我有話想對您說。」Joy有些吞吞吐吐。

 

「Joy,要是不想跟這小夥子出去,直說沒關係的。」

 

「不,不是的。我是想,想繼續留在中國。我打算辭去美國的工作,留在中國生活。」Joy鼓起勇氣說出醞釀在心中已久的想法。

 

「留在這兒不回去?我是沒意見,不過,妳跟家裡的人商量過了嗎?」 意外的,馬婆婆並沒有任何意見。

 

Joy搖搖頭。

 

「這件事可不是件小事,要好好跟家人說明白才行。」馬婆婆語重心長地說。

 

「姑奶奶,如果Joy小姐能繼續留在中國,簽證的事情,您能幫幫她嗎?」董飛的眼神藏不住期盼。

 

「我剛說過,我這兒沒問題,只是Joy應該先告訴她父母一聲,這跟是否已成年或者走美式風格,完全沒關係。」馬婆婆看了Joy一眼,她心虛地縮了一下身體。

 

聽到馬婆婆這麼一說,Joy剛才在腦子裡想到的反駁藉口,一下子全部被打垮。

 

「看來只好跟爸媽說一聲了。」百般不情願的Joy,腦子最終還是呈現這個結局。

 

馬婆婆在離開餐桌前,特別告誡Joy,「生命中許多問題的解答,並不是離現實點愈遠就會看得愈清楚。生活中的課題,還是需要靠智慧時間來處理的。」

 

Joy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安靜地幫忙收拾碗筷。

 

「Joy小姐,這兒我來就行了,您還是跟飛少爺一起出去玩唄。」

 

Joy這才想起,董飛特地前來邀約出遊一事,匆忙換了套衣服,隨董飛駕車上北京。

 

2011. 07.12. 12:00 天安門

 

「今天是好天氣,卻不是出遊的好日子。」好不容易來到北京,足足在車裡坐了四個小時半的Joy下了車伸展筋骨。

 

「對不起,我以為今天是週二,這高速公路應該不塞車的,沒想到竟然遇上車禍,早知道還是搭高速鐵路。不好意思,讓妳活受罪了。」董飛抱歉地抓抓頭。

 

「小事啦!我爸媽現在住在LA,有一次我從SF開車下去,整整開了十二個小時,半途還被迫在休息站小睡一下。而且這次開車的人也不是我,受罪的應該是你。」Joy對董飛眨了眨眼睛,壞壞地笑著。

 

「只要Joy小姐不覺得累就好,我怎樣都無所謂的。」

 

Joy發現自己知道董飛的來歷後,跟他對話更輕鬆而且也愈來愈自然。

 

「小飛,不要一直叫我小姐,我叫作 Joy Tang,朋友都叫我Jo,我希望你也可以這樣稱呼我。」

 

「Jo。」董飛細細地咀嚼著。

 

Joy舉起大拇指,點點頭給予董飛一個肯定的眼神。

 

「對了,你沒有英文名字嗎?」

 

「F、A、E,FAE。」

 

「飛?」

 

「嗯,對。」董飛點點頭。

 

「FAE、飛、小飛,我還是喜歡叫你『小飛』。」Joy非常專心地研究以後,下了這個定論。

 

Joy發現董飛不發一語,只是一直對著自己微笑。

 

「為什麼一直笑?我可是很認真的。」

 

「是,妳真的好認真,而且我發現,其實妳……妳還蠻……」

 

「蠻什麼?」Joy蹙著眉盯著董飛。

 

「蠻可愛的。」

 

其實董飛心裡想說的是「Bossy」,不過,董飛也沒有撒謊。

 

剛開始認識Joy時,感覺她是個冷豔不苟言笑的女人;漸漸地與Joy接觸後,發現她原來是個天真的女孩;而當下,她則是個逗趣的小朋友。

 

性格這樣變化多端的Joy,確實使董飛著迷。

 

Joy聽董飛這麼一誇,趕緊往天安門的正門快步走去,臉上感覺熱烘烘的。

 

「天安門原來是中國古代的明、清兩朝皇城的正門,在西元1420年,也就是明朝永樂十八年建成,當時叫作承天門。」

 

「而在清朝順治八年,也就是西元1651年,改名為天安門。」董飛追上Joy,與她並肩而行,在一旁解說著天安門的歷史。

 

「那紫禁城指的也是這裡?」Joy好奇地問著。

 

「當然這是中國政府重新翻修過的城牆,不過天安門就是當時紫禁城的正門。」

 

「咕……咕嚕……咕嚕……」Joy還沒開口說話,肚子卻先發出聲音。

 

「肚子餓了吧?我帶妳去吃正宗的北平菜。」

 

「可是,那邊還沒看呢?」Joy看著遠方還有一大半沒欣賞,疑惑地問著。

 

「不要緊的,咱們先吃飯,吃飽了還可以再來。」

 

2011.07.12. 13:00 北京市區 餐館

 

董飛一大早就打電話到這家有名的餐館,預訂了三個位子,所以早已餓昏頭的Joy不需要跟著大排長龍的隊伍,在外頭等待。

 

「董先生您來了。馬老夫人今天沒過來?」餐館的總經理客氣地拿著菜單,過來跟董飛打招呼。

 

「姑奶奶今天有點事兒,所以派我替她帶朋友過來吃飯。這是Joy小姐,從美國來的朋友。」董飛有禮地寒暄著。

 

「您好,很高興您蒞臨本店。」總經理專業的微笑始終掛在臉上。

 

「總經理,這菜單我們就不看了,讓你負責吧。還是老樣子,八菜一湯,兩主食一甜點。至於白酒,今兒就甭上了。」

 

「明白了,就給您來點普菊花茶,消消暑氣。」

 

總經理離開以後,Joy才開口問董飛:「點那麼多菜,怎麼吃得完?」

 

「沒關係,吃不完可以帶走的。我會讓他們幫忙打理,妳就別擔心。」

 

看著這家餐廳裡頭的擺設裝飾,還有進出餐廳的客戶群,Joy明白這一餐吃下來可不便宜。

 

「小飛,馬婆婆是個很厲害的人物吧?」

 

「妳都知道了,怎麼還問我呢?」董飛不解地看著Joy。

 

「那,馬婆婆會不會通靈啊?」

 

「通靈?」這個可把董飛給搞糊塗了。

 

「就是算命看相,還是能預知未來那種的?」

 

董飛搖搖頭:「沒聽說。怎麼了?」

 

「那你知道馬婆婆與容樂格格的關係嗎?」

 

「應該是親戚吧?但是詳細的不知道。」

 

「親戚?」Joy的音量因為興奮而大了起來。

 

「因為我好像跟容樂格格有親戚關係,那姑奶奶肯定也是囉。」

 

「呵呵,也對。」

 

「Jo,妳怎麼總是問到容樂格格?」

 

「嗯……因為這只手鐲。」Joy指著自己手上的銀鐲子。

 

「因為賣給我的古董店老闆說,這只手鐲好像是容樂格格的遺物。」

 

「是嗎?」董飛睜大眼,盯著Joy手上的鐲子。

 

「嗯。這也是我來中國的原因,想知道有關容樂格格的事情。」

 

「那妳找到了嗎?」

 

當下,Joy突然不想把自己能回到滿州國的事情告訴董飛,因為她覺得那是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秘密。

 

「對不起,我想上洗手間。」

 

Joy趕緊走出餐廳的包廂。

 

過沒多久,Joy從洗手間回來以後,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發生了什麼事嗎?」董飛關心地詢問著。

 

低著頭喝湯的Joy,始終沒有開口。

 

「不舒服嗎?」

 

Joy仍然繼續喝著湯。

 

「Jo?」

 

Joy抬起頭,帶著勉強的笑容說:「沒事,這湯好好喝,我還要再喝一碗。」

 

飯席間,Joy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緒,儘量地配合與董飛談天說地。

 

不過,偶爾她還是會想起剛才的情景。

 

2011. 07.12. 13:30 餐館的廊道

 

「Joy!」

 

Uncle!」

 

「沒想到會在這兒遇到妳,妳還好吧?」這位被Joy稱為Uncle的老人,雖然擺著張笑臉但是帶著揶揄的口氣。

 

「嗯。」Joy尷尬地點著頭。

 

「來這兒旅遊?」

 

「嗯。」

 

「Joy,給妳看樣東西。」

 

老先生從皮夾裡拿出張照片:「這是我的小孫子,長得跟Andrew小時候一模一樣。」老先生得意地炫耀著。

 8a5bb84435552677bd67f51fabac9c56.jpg    

Joy壓根兒沒注意照片裡,被媽媽抱著的小嬰孩長得什麼樣子,因為她眼裡全都是Andrew摟著妻子,臉上所洋溢出幸福美滿的表情。

 

「Joy,妳是個聰明的女孩,相信應該能明白我的意思。」

 

Joy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自己是怎麼走進化妝室,然後回到餐廳包廂的。

 

Joy心裡當然清楚年屆四十的Andrew初為人父的喜悅,只是,她竟然不是孩子的母親,這幾年與Andrew的交往,到底算什麼?

 

2011.07.12. 14:10 北京餐館的包廂

 

Joy手裡握著勺子發呆。

 

「這裡的甜品非常有名,嚐一口試試?」

 

「喔。」Joy聽到董飛的話,才回過神喝了口碗裡的湯。

 

「看來,這北平菜果真不合美國人的味口。妳還記得胖子他們吧?胖子是個什麼都愛吃的人,但是就是吃不慣這家餐館的菜,說什麼官味太重。他這小子從小在美國長大,哪懂得什麼大官生活?對了,傍晚,我帶妳去王府井逛逛,讓妳開開眼界。」

 

Joy放下手裡的勺子淡淡地露出一抹微笑,她由衷地感激董飛的善體人意。

 

董飛付了帳後,與Joy一同走出包廂,緩緩地下樓。

 

2011. 07.12. 14:30 北京餐廳的大廳

 

董飛準備踏出大門,轉身才發現,Joy並未跟上來,一個人站在樓梯底下。

 

「怎麼回事?」

 

「沒……沒事。」Joy嘴裡這麼說,可是雙腳仍在原地,沒有移動。

 

董飛注意到Joy一直看著大門前的一群人,聽他們說話的口音,好像是台灣人

 

「妳認識他們?」

 

Joy沒有回答,故意把頭壓低,隨著董飛朝大門快步前進。

 

「這不是Joy嗎?」一個女人的聲音從Joy的身後傳來。

 

「老爺子,那個人是Joy,沒錯吧?」

 

「Jo,好像有人在叫妳。」董飛拉了拉Joy的手臂,輕聲地說。

 

Joy並沒有停下腳步的想法,可是,去路就被一位濃妝豔抹、渾身珠光寶氣的中年婦人給擋住。

 

「Joy,果然是妳!怎麼,我們家Andrew娶了別的女人,妳就不用來打招呼了?」

 

「不是,Auntie您好。」

 

Joy謙卑地叫著眼前的中年婦人,這位太太得意地點點頭,眼角掃了Joy身旁的董飛。

 

「這位是妳的朋友?」

 

「嗯。」

 

「沒想到妳這麼快就交到新朋友了,我還在擔心,我們家Andrew娶了老婆,升格當爸爸,妳怎麼受得了。看來,是我白操心!現在的女人,比起我們那個年代,真的是聰明許多。」

 

「老爺子,你看,現在Joy也交了新朋友,不用擔心啦!」中年婦人勾著剛才Joy在餐廳廊道遇到的老先生的手,親暱地說道。

 

老爺子站在諸位親朋好友的面前,或許是為了做足面子,竟然冷冷地回了一句:「那就好。Andrew現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也不希望有人一直纏著他不放。Joy,請妳就此放過我們家Andrew,也希望妳能得到幸福。」

 

Joy面對著一群年紀大的可以做她爸媽的大人們,有的盯著她看,有的指指點點,她就算再有本事,可是臉色卻沒有薄到那個程度。

 

她,整個人定格了。

 

董飛靠過去,把Joy摟在懷裡,堂堂正正地說:「這位大爺,您說錯話了吧?應該是讓那個叫Andrew的男人,不要再來纏著Joy,否則我們可是要報警處理的。還有Joy的事,就不勞您老費心,我會給她幸福的。」

 

董飛一口氣說完這整串話,轉身就帶著Joy離開。

 

「老爺,你剛才說得是太過分了,你也知道Joy不是這樣的女孩。」

 

「妳這個笨女人,懂什麼,誰讓妳叫住她的?就說不是親生的,才會偏心。」

 

中年婦女突然大哭起來:「你們給我評評理,我二十歲嫁給老爺子後,辛苦帶大Andrew,自己連一個孩子都沒生,我是給誰偏了心?」

 

Andrew歇斯底里的繼母在餐廳的大廳哭鬧起來,還好在場的都是Andrew家的至親好友,大家也都習以為常,不會把這事兒放在心上。

 

2011. 07.12. 17:30 馬婆婆家門口

 

離開餐廳以後,心情低落的Joy根本沒有心思繼續待在北京玩樂,看出這一點的董飛,立刻把車子開出北京市區,駛上高速公路。

 

一路上,Joy沒有說半句話,只是默默地落淚。

 

Joy與Andrew交往明明就是在Andrew結婚以前,怎麼好像被說得像介入的第三者般,而且還是在那麼多人的面前。

 

但是,不可否認的,她的心裡果真產生了罪惡感,全都是因為之前在天津與Andrew度過的那一天一夜

 

車子停在馬婆婆家對街的馬路上。

 

「要進去嗎?還是先去喝點東西?」董飛拉起手煞車。

 

「今天謝謝你,我想回去,一個人靜一靜。」

 

「好。」

 

Joy關上車門,準備過街。

 

董飛趕緊下車,打開車門,站起來大喊:「Jo!我今天說的,都不是場面話。我會好好照顧妳的,妳留下來,好不好?」

 

Joy沒有回答,微微地回頭瞟看了董飛一眼,隨後就消失在車陣之中。

 

下集預告:

Joy能接受董飛的表白嗎?另一方面,滿州國的故事又將如何發展?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樂樂〉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