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色男人》連載專區

金色男人連載試閱 (1)

作者-妍情

金色男人封面.jpg  

第一章

星鑽大樓的樓梯間裡,一對男女正在交談著。

「……耀,你怎麼能背著我和別的女人出雙入對的?」邱菲菲咬著紅豔的唇瓣,那雙用黑色眼影煙醺出來的眼眸,此時正含嗔帶怨地看著他。

封霽耀俊雅的臉上噙著一抹嘲諷的笑容,他知道自己的異性緣一向很好,不過還沒遇過這麼自以為是的女人,敢情她以為他對她好,就是認可她的身分,讓她以他的女朋友自居?這未免太可笑了!

他斜睨著她,懶懶地倚在牆上。他肯定是腦子有問題,才會浪費自己的寶貴時間在這裡和她談論這種不切實際的問題。女性至上的理論壓根不適用於她身上,那只會讓她越來越煩人。

「邱小姐,妳以為妳是誰?」他嘲弄地笑問。

「我是你的女朋友啊!當然有權利過問你的事。」他們都一起出去吃過飯了,甚至還一同參加過各大時尚派對,而且他看起來也不像是討厭她的樣子,她當然會把自己定位成他的女朋友啊!

「女朋友?我怎麼不知道我有個女朋友?」他忍俊不禁地放聲大笑。

他爽朗的笑聲,在樓梯間迴盪著,邱菲菲漲紅了臉,那張秀氣的臉蛋上,有著一抹難堪。她知道封霽耀就像個浪子般的難以捉摸,可是他這樣不留餘地地嘲笑她,未免太過分了!

「耀,你怎麼能這麼說?」她惱羞成怒地咆哮。

「不過是吃過幾頓飯,出席過幾次派對,就讓妳以我的女朋友自居;若每個人像你一樣,那麼我的女朋友人數,大概可以從忠孝東路一段排到七段去了。」他自負地說道。

一陣細微的嗤笑,令他眉頭微攢。他分神地抬眸望著上層的樓梯,邱菲菲沒留意到他的舉動,只是板著張俏臉,一臉委屈地瞪著他。

「封霽耀,你未免太過分了,如果你對我沒有意思,就請你不要做出會讓我誤會的事情來!」儘管她真的很喜歡他,但他的所作所為,讓她不免怒火中燒。

「我不認為找個女伴的舉動,會讓妳有這種誤解。」他不置可否的撇撇唇。

「你……」簡直是氣死人了!

「行了,我很忙,如果妳只是要跟我說這些無聊的事,我沒興趣聽,失陪了。」他決定結束談話。

「封霽耀──」可惡!他居然想拍拍屁股走人?她的抱怨都還沒結束耶!再怎麼說也得聽她發完牢騷吧?

正當她想繼續抱怨之際,一陣轟然巨響,伴隨著一道尖叫聲,迴盪在整個樓梯間。只見一個不明物體,從樓梯上一路往下滾,封霽耀濃眉一挑,還來不及反應,就讓那個不明物體給狠狠撞上。

「該死的……」他低咒出聲,感覺像被一頭山豬猛力撞擊個正著,全身骨頭像快散了般。

「好痛……」女性的痛呼聲,從他身上傳來。

他睜眸,看著趴在他身上的那個「不明物體」,一張俊臉鐵青著,他今天是跟女人有仇嗎?一個是來和他吵著莫名其妙的「女友話題」,一個是把自己當球一樣地滾來撞他,他是倒了什麼血楣啦?

「妳這顆球是從哪裡滾來的?」他火氣甚大地咆哮出聲。

感覺耳邊傳來轟然巨響,讓倪筱優忍不住皺起眉頭,她抬起小臉,迎向他充滿怒火的俊容,不免有了一絲怔然。

只要在「星鑽經紀公司」工作的人,誰會不知道封霽耀的大名?這位走在時尚尖端的上流公子哥兒,除了是「星鑽」董事長的小兒子之外,更是個揚名國際的知名模特兒,也是公司的搖錢樹。

像她這種內勤人員,平時壓根沒機會一睹這位名模的廬山真面目,沒想到居然會在這種地方遇到他,這算是幸還是不幸?

只是他長得還真令人賞心悅目呢!

「我不是球,我是個人。」她替自己辯駁。

聞言,封霽耀火氣更大,這女人是腦子有問題還是怎樣?不知道他只是在打個比方嗎?他大掌再自然不過地扣住她的腰,兩人親暱的姿勢,讓站在一旁的邱菲菲顯得很不是滋味。

「喂!你們兩個馬上給我分開!」這女人是打哪來的啊?居然敢霸佔她的心上人!

意識到自己還趴在人家身上,倪筱優清麗的面容上有絲羞窘。忙不迭地用雙手撐起身子,手掌還平放在他的胸膛上,感覺到掌下結實的身材,她羞紅著臉,有些倉皇地坐在一旁的樓梯上。

封霽耀冷著一張臉,動作俐落地坐起身,他緊盯著眼前這個平凡的女人,莫非剛才他所聽到的嗤笑聲,也是她發出來的?

「偷聽別人說話是不道德的。」他冷冷的說。

「我沒有偷聽你們說話。」她矢口否認。

「剛才的笑聲也是妳發出來的?」他瞇起眼,面無表情的問。

他聽到了?

霎時,倪筱優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她絕對沒興趣偷聽別人說話,只是──誰知道他們會挑在樓梯間談情說愛?而且他還講出那麼自負的話來,讓她忍俊不住才會爆出笑聲,沒想到會讓他聽到。

平時她鮮少走樓梯,若不是電梯正巧故障,她也不會選擇走樓梯,誰知道她就是這麼好運,恰巧聽到這兩人的對話。她承認她是一時好奇才會留下來繼續聽,沒想到她聽得太入迷,一個不慎,從樓梯上滾了下去,害她全身痛得要命,還讓人當場抓包,簡直是丟臉丟大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她認真的搖著頭,死都要維護自己的清白。

「有那麼好笑嗎?」他不認為他剛才說的話有什麼值得笑的地方。

「呃?」沒料到他會有此一問,她登時錯愕。

看她流露出痴呆的表情,封霽耀沉下臉,這女人是怎樣?瞧她穿著公司制服,很顯然就是星鑽裡的員工,他記得當初公司的錄取標準嚴格,沒理由雇用一個腦袋不靈光的員工吧?

「我問妳,妳剛剛在笑什麼。」他不厭其煩地再度重申。

「沒什麼,我沒有在笑,我剛剛只是在清喉嚨。」她決定裝傻。

騙鬼!他才不信,那麼明顯的嗤笑聲,除非他耳朵聾了才會沒聽到。而且他耳力一向過人,她剛才肯定有笑。

「這種話妳拿去騙別人,騙我沒用。」他直接戳破她的謊言。

被冷落的邱菲菲,看著兩人針鋒相對的模樣,不免有些埋怨。封霽耀連對一個陌生女子的關注都比對她多,這口氣要她怎麼吞得下去?

「耀,她不過是個路人甲,你何必和她說這麼多?」她不滿地抱怨。

「沒錯沒錯,我只不過是一個路人甲,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兩位,請繼續。」倪筱優乾笑兩聲,做了個手勢後,不等他有所反應,隨即逃之夭夭。

「喂!妳給我站住!」撞了人就落跑,未免太不道德了吧?

只見她三步併做二步,一溜煙地不見人影。他低咒了聲,感覺後腦勺有些微疼痛,肯定是方才被她撞到的後遺症,若讓他查出她的身分,他鐵定不會放過她!

「耀,你別理她了,有沒有摔疼啊?」眼見電燈泡消失,邱菲菲趕緊獻殷勤,試圖挽回這位大帥哥的心。

封霽耀嫌惡地瞪了她一眼,女人簡直是個麻煩,害他此刻的心情惡劣到極點。不理會她的關懷,他雙手插在口袋裡,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再度被冷落的邱菲菲,不禁生著悶氣,好歹她也是個人見人愛的美少女,這樣低聲下氣的討好他,已經是她的底限了,沒想到他居然不領情。若不是看在他英俊又多金的份上,她才懶得理會他!

她抬起下巴,驕傲地往另一頭的安全門離去,天涯何處無芳草,她就不相信她會找不到比他更好的!

###

「哎唷,我的媽呀!這帳是誰做的?怎麼亂七八糟的啊?」蔡蕓霞扁著嘴,看著手中的帳冊,忍不住哀嚎。

「怎麼回事?」倪筱優匆匆忙忙的回到辦公室,就看見好友瀕臨崩潰的表情。

「筱優,妳來得正好!妳看,這帳怎麼會這樣?明明這筆支出的金額就不是這樣啊!」一見到倪筱優,她忙不迭地將帳冊拿到她眼前。

只見上頭登記的帳目不明,令她眉頭微蹙。原本負責這些帳務的會計小姐因故離職,沒想到還留了一堆爛帳下來,偏不巧接替她職位的人,就是蔡蕓霞,也難怪她會這麼惱火。

「看來妳只好一筆筆地核對了。」她朝好友遞了個無奈的笑容,步履蹣跚地走回座位。

方才逃難似的離開案發現場,就擔心被封霽耀給逮個正著,幸好平時他不常進辦公室,而她又是個內勤人員,兩人打照面的機會並不多,就算他看清她的長相,也對她無可奈何。

只是儘管有他當墊背,她現在還是全身痠痛,還好沒受什麼傷,不過免不了會有些瘀青。

「妳說得容易,這麼一堆發票,妳要我對到死啊?」蔡蕓霞火大地拍著桌子。

「好好好,我幫妳總行了吧!」她輕嘆了口氣,不想讓好友的怒氣蔓延到別的部門。

「真的?太好了!筱優,我就知道妳最好了!」一聽到她自告奮勇的要幫忙,蔡蕓霞只差沒感動到痛哭流涕了。

「少囉唆,快把東西分一分,我可不想因為妳這堆爛帳,耽誤到我下班時間。」她催促著。

「這麼急做啥?難不成妳有約會?」

「嗯。」她點了點頭,漫不經心地接過她手中的一疊發票,決定自力更生。

一聽她這麼說,蔡蕓霞瞪大雙眸,難以置信地倒抽了口氣。倪筱優可是個純樸又單純的女孩子,平時除了上班之外,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家裡,壓根沒聽她說過有男朋友,什麼時候偷偷交了沒跟她說?

「筱優,妳很不夠意思耶!交了男朋友也不跟我說!我們到底是不是好朋友啊?」

倪筱優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這女人不是剛才還在嚷嚷著帳做不完要她幫忙嗎?怎麼現在還有閒情逸致在這裡和她聊八卦?

「小姐,妳如果還有時間聊八卦,我想我也沒必要幫妳了。」她索性將桌上的發票全部遞給她。

一見到她的舉動,儘管蔡蕓霞有滿腹疑問,此時也只能藏在心裡,一句話也不敢吭。開玩笑,若是她一個人要核對這些帳目,只怕做到明天也做不完,況且倪筱優的數字概念一向比她強,不找她幫忙還能找誰?

「好啦好啦,我不過問就是了,不過如果妳真的交了男朋友,記得一定要告訴我喔!」她不死心地再次叮嚀。

倪筱優充耳不聞地逕自核對著手邊的帳目,直到下班時間已到,她才將做完的帳冊遞給蔡蕓霞。

「我這邊弄完了,剩下的就交給妳了,我先走囉。」

「喂!妳就這樣丟下我要去約會?真沒良心!」

「我記得這好像是妳的工作?」她眉頭微挑,語氣不佳的說。

聽出她語氣中的警告意味,蔡蕓霞乾笑兩聲,有些狗腿地朝她揮手。

「沒關係,剩下的交給我就可以了,妳慢走啊!」蔡蕓霞明白倪筱優在柔弱的外表下,有著火爆的脾氣,她也不想頻頻地去踩她的底限,那只會讓自己被炸得粉身碎骨。

「這還差不多。」輕哼了聲,她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走到電梯門前,在等待電梯上樓的時間,她看著手臂上淡淡的瘀青,這才感受到疼痛。全怪她一時八卦,沒事杵在樓梯間聽別人談情說愛,才會落得如此下場,這算是老天爺給她的懲罰吧?

一想到今天下午的戲劇性一刻,她忍俊不住輕笑出聲,雖然很衰,不過想到還真的有點好笑,因為她可是順便把那位超級自戀的封霽耀一併給撞倒在地呢!

不過也難怪人家自負啦,因為他長得還真不是普通的帥,再加上全身散發出一股冷酷的氣質,讓人不免想多看他幾眼。

當她想得正入神時,此時電梯門打開了,她匆忙地走了進去,沒留意到電梯裡頭還站著一個人,信手按了一樓的按鈕,而後繼續陷入自己的思緒中。

「撞了人,妳的心裡不會有罪惡感嗎?」涼涼的語調忽然從她背後傳來。

她心一驚,有些怯懦地轉過頭,本以為是別人在交談,沒想到整座電梯裡,只有她和另一個人,而那個人,正是今天下午被她撞個正著的封霽耀!

「你怎麼會在這裡?!」她杏眸圓睜,整個人面對著他。

封霽耀倚在牆上,俊眉微挑,臉上散發出一股冷冽的氣息,雙手環繞在胸前,用著打量的眼光看著她。

原本他還在思考著要如何找到她這個罪魁禍首,沒想到天助他也,就讓他在電梯裡給逮個正著,省去他不少功夫。別看她一副嬌弱的模樣,被她撞上還真不是普通的痛。

「因為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妳的所作所為,所以讓妳這個罪魁禍首自動出現在我面前。」他薄唇微勾,眼底跳動著怒火。

要命!所謂的狹路相逢就是這麼一回事吧?她揚起一抹笑,極度狗腿諂媚地朝他行個九十度的鞠躬大禮,她可不希望被這號人物給盯上,因為那意味著麻煩的開端。要想過平凡的日子,閃遠點準沒錯。

「封先生,真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撞上你的,只是因為我腳沒踩穩,才會從樓梯上跌下來,請您大人有大量,就別和我計較了吧?」

瞧她卑躬屈膝的狗腿樣,他眉頭愈挑愈高,在樓梯間時,她可沒這麼逢迎拍馬,逃跑的速度倒是令他印象深刻。他這人一向是有仇必報,怎會因為她區區幾句話就原諒她?

「是嗎?不是因為偷聽聽到入神,才從樓梯上滾下來?」他嘲諷地睨向她,一點也不留情。

被他這麼說,她難掩羞愧地漲紅了臉,早有耳聞這位封大少嘴上功夫了得,再惡毒的話都說得出口。若不是因為他夠大牌,以他這種得理不饒人的說話方式,肯定會被人拖出去圍毆的。

她現在身在這狹隘的空間裡,除了極力的安撫他之外,別無他法,畢竟她是很珍惜自己生命的。

「封先生,這一切純粹巧合,我真的不知道你們在樓梯間談事情,更對你自負的話語一點興趣也沒有。」她一臉認真地重申自己的立場。

「自負的話語?」他黑眸微瞇,面色不佳地欺身向前。

感覺到他的逼近,倪筱優不禁寒毛直立。這麼近距離的看他,她才知道他有多高大,身材的比例極度完美,莫怪乎會成為眾家女子追隨的對象,只是現在可不是欣賞俊男的好時機。

「沒有沒有,我什麼都沒說……一樓到了,下次有機會再聊囉!」聽到電梯門開啟的聲音,她心中的大石瞬間放下,清麗的面容上有著如釋重負的神情。

「我有說妳可以走嗎?」若不把事情給講清楚,休想他會放她走!

「腳長在我身上,你管我要走不走?」反正已經到一樓了,她不怕他會對她怎樣,因為只要她一喊,全部的人都會來幫她,看看最後是誰丟臉。

看她趾高氣昂地邁出電梯,封霽耀火大地一把扣住她的腰,將她往電梯裡頭拉。倪筱優沒料到他真的敢動手,一時怔愣,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電梯門在她眼前緩緩關上,忘了呼救。

「封霽耀!你要幹麼?」他該不會想非禮她吧?

似乎洞悉了她內心的想法,只聽見他冷嗤了聲,等通往地下二樓的電梯門一開,他依舊扣住她的腰,將她往門外帶,不讓她有機會逃離。

「我只是想單純和妳聊聊,不用那麼緊張,我不會飢不擇食到這種程度的。」他似笑非笑地側首望著她。

倪筱優僵直著身子,看著他笑得詭譎,卻仍然俊逸的面孔,只感覺到一股怒氣直衝腦門。她也不想再和他客氣了,就順從他的意見,兩個人把話說清楚。

「那好,我也認為我們兩個該好好談談,不只是你不會飢不擇食,我也不會那麼沒品味。」看他俊容愀然變色,倪筱優心情大好,右手拍打掉他緊扣在她腰上的大掌,不讓他繼續吃她豆腐。

「妳說我達不到妳的標準?」她的話,徹底擊垮了他最引以為傲的男性自尊。

「封先生,我只是不想排到忠孝東路七段去,光是從一段走到七段就夠累人的了,像你這種萬人迷,我可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她輕笑出聲,眸中閃爍著一絲揶揄。

倪筱優那張平凡無奇的臉上,竟因為那抹笑容顯得光采奪目,讓他一時看傻了眼,只是一股腦的盯著她看。感受到他過於專注的目光,倪筱優忙不迭地斂起笑容,一抹紅暈悄悄地爬上她的臉頰。

雖然他們兩人現在是處於「談判」的情況下,但面對一個帥哥如此灼熱的注視,只要是正常的女人都會小鹿亂撞的。

「封先生,麻煩你有話快說,我可是急著要去赴約。」看著手腕上的錶,她忍不住催促著。

「怎麼?和男朋友有約?」他輕哼了聲。

「是呀!所以麻煩你別耽誤我們的兩人時光。」她隨口應了聲,懶得和他多費唇舌。

「像妳這樣的女人,居然也會有男朋友?我還挺好奇他長什麼模樣的。」他冷嘲熱諷地挖苦她。

「你這人怎麼那麼沒口德?」她火大地扠腰怒視他。

「我雖然沒口德,但也好過妳沒道德吧?」他反唇相譏。

「你……」她一時語塞,找不出話來反駁他。

正當他自豪於能抵擋住她的伶牙俐齒時,一台車子驀地急駛而來,站在車道上的倪筱優渾然未覺,封霽耀眼明手快的一把拉住她,將她整個人牢牢的護在懷中,只見那台車從兩人身旁呼嘯而過,令人捏一把冷汗。

「沒事吧?」他關懷的問候,令她心頭一震。

「我沒事,謝謝。」她抬眸,有些不自在的朝他道謝。

「下回小心一點,可不是每次都那麼好運的。」他不改毒舌本色,涼涼的追加了一句。

原本對他興起的些許好感,因為他的這句話再度降到谷底,果然狗改不了吃屎,她憑什麼認為他會突然改性了呢?

「封霽耀,別跟我說話,我不想跟一個有口臭的人說話!」她惱火地瞪了他一眼,而後轉身就走。

她說什麼?他有口臭?!

他聞言用力呼了口氣──明明就沒有異味,這女人在胡說八道個什麼勁啊?看著她離去的背影,他眉頭一挑,想用這種方式打發他?門都沒有!這回他說什麼也不會讓她再溜掉的!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