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色男人》連載專區

金色男人連載試閱 (2)

作者-妍情

金色男人封面.jpg  

第二章

倪筱優面無表情地看著站在她身旁的男子,那人正專注地研究著陳列在架上的各式電腦,這讓她原本就不怎麼愉悅的心情跌落谷底。

今天她約會的對象,其實是父親好友的兒子。聽說是一表人才,又是竹科科技新貴,年收入破百萬,只可惜因為工作繁忙,沒時間交女朋友,適巧又逢三十而立之年,才讓他的父母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

而她那個熱心助人的老爸,一聽到好友的困擾,二話不說,馬上將自己的女兒給引薦出去,硬是要將他們兩人湊成雙,這也是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只是第一次約會的地點,居然選在光華商場?這男人有沒有搞錯啊?

「……筱優,妳幫我看看,這台比較好,還是那台比較好?」魏國光擰著眉頭,一臉苦惱地問著她。

總算想起他旁邊還有個人了吧?光是陪他在這裡挑電腦,就耗掉她二個小時的時間!這個二愣子,也不想想她晚飯還沒吃,就拖著她來這裡逛,稍早被封霽耀那傢伙找麻煩也就算了,現在她還得來這裡找罪受,到底是倒了什麼楣?

「我對電腦沒研究。」肚子餓到她都想殺人了,偏偏這個白痴一點意識也沒有。

「這樣啊……這個品牌和那個品牌都不錯,讓我好為難……」他再次陷入自己的思緒中,完全無視於她的存在。

饒是倪筱優容忍力再好,此時也不得不爆發出來,選個電腦選個老半天,隨便買一台不就好了嗎?什麼年薪百萬的工程師,瞧他錙銖必較的個性,難怪會交不到女朋友。

「魏國光,你要買就快點買,我肚子很餓。」她老大不客氣的直接開口。

「妳還沒吃嗎?」他怔愣地轉頭凝視她,平凡的臉上有著一絲訝然。

「我一下班就直接陪你過來了,你認為我會先吃過飯才過來嗎?」她揚起笑容,眼底裡卻蘊藏著濃烈的怒火。

「那好,妳等我。」他恍然大悟,和一旁的店員交代了下,只見店員手腳俐落地忙著打包他要的東西。

早知道直截了當地說出她的需求,就能輕易地解決這件事,她故作什麼矜持啊?面對這種呆頭鵝,和他客氣他只會不當一回事。一想到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她只差沒感激零涕。

「等等,你這堆東西要怎麼拿回去?」她看著店員將大大小小的箱子放在他腳邊,心中隨即升起不好的預感。

「我今天只有騎機車過來,的確有點麻煩……」他有些苦惱地搔搔頭。

這個呆子!

她受夠了!明知道要來買電腦硬體,還騎那台機車來幹麼啊?腳踏板的空間,連放一台主機都有問題,更別說其他的周邊設備了。

「簡單,叫計程車。」她替他想了個方法。

「不行,那我的機車要怎麼辦?」他嚴肅地望著她。

「先放著,明天再騎回去。」這麼簡單還要問她,他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不行不行,我絕對無法忍受我的車停在這裡一天!」那是他的愛車,他說什麼也不會拋下它的。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他究竟想怎樣?

「那你想怎樣?」她也火了,一臉不悅地雙手環胸回視他。

只見魏國光一手抱著主機,上頭還疊著大大小小的東西,吃力的走向停車的地方,而後仔細萬分地將所有的東西都安置好,甚至連後座都擺滿了,最誇張的是,他還用繩子綁著箱子,再纏在自己的腰上。

「這樣不就好了?雖然有點危險,不過至少不用把車子停在這裡了。」他為自己的小聰明沾沾自喜。

「……那我呢?」她寒著臉,冷冷的問。

「妳?」魏國光睜大眼,這才意識到她的存在。

他不用說話,她也知道自己從頭到尾都被他當成透明人,這樣木訥又不懂得體貼的男人,鬼才會喜歡他啦!

「你該不會想叫我一個人搭車回家吧?」她陰狠的表情,看來格外駭人。

可惜魏國光沒察覺出她的怒氣,他憨厚一笑,這讓那張平凡的臉看來更呆了。

「筱優,抱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買這麼多東西,只好麻煩妳自己搭車回去了。」他歉然地搔頭。

「……」這輩子還沒遇過這種事,這比封霽耀還讓她更生氣!

「那今天謝謝妳了,晚安。」沒等她回應,他發動機車,揚長而去。

看著那抹逐漸遠去又滑稽至極的身影,倪筱優忍不住用力跺著地。都怪她爸出的什麼爛主意,這個二愣子根本是個白痴,若是真的嫁給這種人,哪天她被他丟在深山野嶺可是一點也不奇怪。

正當她還在兀自生著悶氣時,一台拉風的紅色跑車停在她面前,她揚起眉,一臉狐疑地打量著這台罕見的跑車。

「怎麼?被男朋友放鴿子了?」車窗一降下,出現了那張熟悉的俊容。

又是這個自戀狂!

在停車場被他纏了好一陣子,好不容易她才趁機落跑,居然會在這種地方遇到他。是不是因為她今天出門沒拜拜,才會引來這些倒楣事啊?

「你怎麼會在這裡?」她沒好氣地瞪著他。

封霽耀露出一抹顛倒眾生的笑容,從停車場跟丟了她之後,他不信邪的開著車在附近四處繞,就這麼巧,讓他在這裡遇到她,尤其是他還看了一場有趣的戲碼,當然要過來消遣她一番。

「剛好經過,就看見有個悲慘的女人在路邊被男友拋下,當然要過來關心一下囉!」他不改毒舌本性,繼續嘲諷著她。

「用不著你多事。」人衰真是什麼衰事都會遇上,連這尊最大的瘟神都出現了,她今天鐵定是諸事不宜。

「現在時候也不早了,需要我載妳一程嗎?」他語氣和緩,眸底卻閃著濃濃的笑意。

「不必了,我可不想弄髒封大少爺的車子。」她冷哼了聲,隨即轉身離開。

看著她離去的身影,他忙不迭地踩下油門,以緩慢的速度跟在她身旁。

「別客氣,反正我們都這麼熟了,上車吧!」雖然他們兩人互看對方不順眼,但這點風度他還是有的。

倪筱優充耳不聞,繼續往前走,封霽耀此時出現在這裡,肯定是故意來對她冷嘲熱諷的。早知道就不該答應要和魏國光出來,這麼丟臉的事,居然還給她的死對頭看到,簡直是讓她無地自容。

見她無視於他的存在,自顧自地走著,甚至還停在路邊準備招計程車,他不悅地沉下臉,難得他主動開口要載她一程,她居然還不識好歹,再怎麼說他也是個大名鼎鼎的國際名模。

「喂!妳別不識好歹,我可是不隨便載女人的。」他惡聲惡氣地朝她吆喝著。

「我沒有要你送。」最好是離她遠遠的。

「叫妳上車就上車,哪來那麼多廢話?」她的拒絕,讓他一時拉不下臉。

「我不隨便搭陌生人的車。」更何況是一個惹人厭的人。

「說什麼陌生人,再怎麼說我們也是同家公司的,同事有難,當然得伸出援手,別跟我見外了。」他揚起唇角,饒富興味地望著她。

倪筱優冷冷地睇向他,據她了解,這位萬人迷對待女人一向是冷淡疏離,曾幾何時變得這麼死纏爛打,甚至還硬要她搭他便車,這簡直是莫名其妙!

若要她搭他的車,她寧可花錢搭計程車,至少不用聽他的冷嘲熱諷,也不用看他那張討人厭的臉了。只見她視若無睹地伸手攔車,一台計程車俐落的停靠在她面前。

她從容地打開車門,正準備入座時,感覺有人用力拉扯她的右臂,將她硬生生地給拖了出來。

封霽耀沉著一張俊臉,陰狠的表情看來有些駭人,他也不知道著了什麼魔,看著她就要搭計程車離開,他想也不想地,衝下車一把拉住她,儘管他只是隨口說要送她回去,但她拒絕他提議的舉動,讓他一時失了面子,說什麼他也不能讓她如願。

「有便車搭妳不要,非要花錢搭計程車,妳是腦子有問題還是怎樣?」他不悅地說道。

「要你管!你才腦子有問題,我要搭什麼車回家都不關你的事吧?」看他緊握著她的右手臂,她眉頭一皺,用力揮開他的手。

她生氣的模樣,看來竟有幾分嬌俏,以一般人的眼光,她是長得還算清秀可人,若以封霽耀的眼光來看,她不過是長相平庸,壓根構不上他的標準。但他居然會花這麼多時間在她身上,甚至還強迫她一定要搭他的便車。

媽的!他是被這個女人給撞傻了嗎?想起後腦勺上的腫痛,他就忍不住皺起眉頭。

「反正妳男朋友都敢拋下妳不管了,搭我便車總比搭計程車來得安全吧?」他二話不說地扣住她的手腕,硬是將她拉向他的車。

「搭你的車才更危險!」光是被他的毒舌攻擊就足以讓她氣出心臟病來了,就這點來看,她搭計程車也比搭他的車安全。

「妳放心,我對妳沒有半點非分之想。」他率先表明自己沒有任何不良企圖。

聞言,倪筱優抿著唇,臉上覆上一層寒冰。她知道自己長得是貌不驚人,也知道圍繞在他周遭的全是一堆大美人,不過他也用不著如此誠實地說出來吧?讓她僅存的女性尊嚴蕩然無存。

「我可不想和你扯上任何關係,到時若被八卦記者拍到,名譽被破壞的人可是我。」她一臉嫌惡地看著他。

封霽耀停下腳步,俊眉微挑,狐疑地望向她。她在鬼扯什麼?被八卦記者拍到,名譽被破壞的人該是他吧?品味和格調降低足以打擊他的人氣,但是對她來說分明是有利無害。

「女人,妳搞清楚,到時上報的話,受到衝擊的人絕對是我,妳要不要跟我打賭?」他瞇著眸,湊近她的臉。

他乍然欺近的俊臉,讓她心頭一震,儘管早就知道他長得有多俊帥,但這麼近距離的看他,那強烈的衝擊感,更讓人屏氣凝神,連動也不敢動。

只是,一個外表如此完美的男人,骨子裡卻是惡劣到極點,只能怪她沒事為什麼要在那個時間去爬樓梯,又為什麼要停下腳步偷聽他們的對話,最重要的,她為什麼會一時失足滾下樓梯,還撞在他身上呢?

如果時光可以重來,她絕對不會在那個時間出現在那裡,可惜為時已晚啊!

刻意忽略內心的震撼,她眨了眨眼,故作無事地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免得她還來不及上戰場,就因為窒息而死。

「打賭?你想怎麼打賭?」她挑眉問道。

封霽耀唇角一勾,俊臉上有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就讓八卦記者來拍,看看結果是不是如同我所說的那樣。」他極有自信地說。

「你瘋了嗎?我不會拿自己的名譽開玩笑。」再說他可是他們公司的搖錢樹,就算她再討厭他,也不會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反正演藝圈總是撲朔迷離,誰是誰非就像霧裡看花,說不得準。」他早已見識過大風大浪,絲毫不以為意。

「先生,那是針對你個人而言,對我來說,能避免就盡量避免,還有,我不想跟話題人物太接近,麻煩你放開我的手,我要搭計程車回家了,謝謝。」她抬高被他緊握的手腕,涼涼地開口。

她的態度徹底激怒了他,對女人一向淡漠的他,難得肯浪費自己寶貴的時間在她身上,偏偏她將他視為洪水猛獸,認真說起來,他才是那個該向她討回公道的人。

「妳到底叫什麼名字?」他非要問出她的名字。

「無可奉告。」不想和他有所牽扯,打死她也不可能會說出自己的名字。

「妳說是不說?」他揚眉,警告意味濃厚。

「無可奉告。」她望著他,澄澈的黑眸中有著堅持。

「不說是嗎?沒關係,我會查到的。」只要她還沒離職,他總會查出她的身分。

「你是變態嗎?」她火大地咆哮,倪筱優一點都不想和這位話題人物有過多的接觸,但是顯然事與願違。

「我必須向妳追討今天下午撞傷我的醫藥費,還有剛才在停車場對我人身攻擊的侮辱費……」他如數家珍地說著。

侮辱費?那是什麼鬼東西?

明明就是他先對她無禮,她才會反唇相譏,他居然還有臉跟他追討侮辱費?這男人怎麼這麼沒品啊?虧他還是個公眾人物,若讓他的粉絲知道他還有這一面,對他的評價八成會跌落谷底。

「停停停,這件事我必須作出澄清。」她舉起手,阻止他滔滔不絕的言論。

「哦?莫非還有我沒算到的?」他饒富興味地看著她。

她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決定盡早擺脫這號人物。

「第一,你四肢健全,嘴上功夫依然了得,腦子沒被撞壞是顯而易見的事實,所以不會有醫藥費的問題;第二,是你先對我做人身攻擊,我才會反唇相譏,若真要論起侮辱是否成立,我想你大概也必須賠償我。」她有條不紊地逐一說明,令封霽耀大開眼界。

沒想到這小妮子倒是挺能言善道的嘛!有意思,比起邱菲菲那空有美貌,又沒腦袋的女人,她的確有趣多了,能和他這般唇槍舌戰的人可是不多見了呢!

「不,妳說錯了,如果妳不是躲在樓梯偷聽,這一切也不會發生,認真說起來,妳的責任還是無法規避的。」要講道理,他也不輸人。

「歪理,我懶得和你多費唇舌。」再和他扯下去,她也用不著回家了。

「也好,上車吧!我送妳回去。」他打開車門,做了個「請」的手勢。

「我就說我不要搭你的車……」她話未竟,只見一台銀色轎車歪斜行駛而來,就這麼硬生生的撞上他的紅色跑車。

猛烈的撞擊聲,讓封霽耀整個人震了一下,他穩住身子,一臉鐵青地瞪著那個肇事者。

「你是怎麼開車的?!」看著自己愛車被撞凹了一大片,封霽耀忍不住怒火中燒。

男子睜著一雙迷濛醉眼,酒味濃郁得連站在一旁的倪筱優也聞得到。她擰起了眉頭。

「嘿!小子,你口氣很差喔!」男子咧開嘴,黝黑的臉上有著明顯的紅潮。

「媽的,你給我下車!」撞了人還敢這麼對他說話,他是不想活了嗎?

「下車就下車,我怕你不成?」男子隨即打開車門,身體搖搖晃晃,顯然是喝了不少酒。

「你把我的車撞成這樣,打算怎麼賠?」封霽耀指著被撞凹的車身,老大不高興地說。

「這條馬路我家開的,我幹嘛要賠?」藉酒裝瘋的人最無理取鬧,幾乎無法溝通,不過顯然被撞的那一方此時正在氣頭上,也無法溝通。

眼見兩人劍拔弩張的,隨時有一觸即發的趨勢,原本倪筱優是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讓他們兩個人去廝殺,不過基於封霽耀是她公司的搖錢樹,再加上那個醉漢不對在先,她說什麼也不能丟下他不管。

她果然是個正義感十足的人哪!

「這位先生,你酒駕不對在先,撞壞人家的車本來就該賠償,再說這條馬路是國有土地,也不是你的。」她走向兩人,將封霽耀拉往身後,悄悄地隔開兩人的距離。

開玩笑,如果真的動起手來,到時倒楣的可是這位封大少,能避免衝突就盡量避免,她可不想上警局。

「哪裡來的臭娘兒們,男人說話妳來攪什麼局?」醉漢瞇起眼,看著眼前突然冒出來的嬌弱女子。

「現在已經是兩性平等的社會,你這樣是性別歧視。」女人的腦袋也不比男人差。

她有條不紊地分析,讓醉漢更加惱火,只見他揚起手,一個巴掌就要朝她臉上揮下。封霽耀見狀,眼明手快地一把擒住他的手腕,俊容上有著寒意。

「你想做什麼?」居然還敢對女人動手?

「媽的,你想打架嗎?我奉陪!」醉漢掄起拳頭,正要朝封霽耀臉上揮下……忽地,只聽見醉漢一陣悶哼,隨即捂著肚子倒地不起。

封霽耀還沒意會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見倪筱優窄裙撩高,露出她修長白皙的大腿,一張嬌容有著怒氣。

「敬酒不吃吃罰酒。你還發什麼呆?快點報警啊!」她不忘朝一旁的封霽耀叮囑著,一邊用腳踢了踢倒在地上的醉漢。

「妳有學過防身術?」瞧那名醉漢倒在地上呻吟,她方才肯定用了很大的力氣。

「這哪需要學?剛好他靠得近,不過是用膝蓋朝他的肚子用力一頂,這沒什麼吧?」她聳聳肩,絲毫不以為意。

  看著她一派輕鬆,他隨即拿出手機報警,幸好他方才沒惹得她大動肝火,否則現在倒在地上哀嚎的人大概會是他了。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