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在身邊的幸福〉

第6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作者-劉喆

前情提要:

嚴常憲無法壓制北台的炮火轟擊,投不滿三局就失五分退場,接替的王崑基表現也不佳,投三局左右就掉三分,終於換上小朱來逆轉頹勢了!

 

在身邊的幸福(BANNER).jpg  

七局上半 北台進攻

 

熱身完畢,我自覺手沒有問題,戴好手套準備迎戰。

 

學姊特地走到我的身邊幫我打氣,「加油!讓他們知道我們沒這麼弱!」

 

其實,我很謝謝學姊,感謝她在心情低落的時候,還跑來給我能量。

 

在北台的休息室,陳祐承陳威承看見接著上場的投手是我,紛紛嘲笑著,「連延長線都被我打下場了,我就不相信你們隊上會有人比他強。」

 

該說幸運還是不幸呢?我面對的第一個人次正巧是陳祐承。

 

就連社長都被打的這麼慘,我一定要小心應戰!先丟顆偏低的壞球吸引他。」我擬定好作戰策略後投出第一球。

 

陳祐承像是識破一般,並不揮棒。

 

深吸一口氣,我決定賭了,丟出必殺圈指變速球;陳祐承看起來有點驚訝,大概是沒料到我會這種冷門球種。

 

不過他還是選擇出棒揮擊!沒想到卻揮棒落空。

 

陳祐承一下沒反應過來,等到第二顆球進到捕手手套裡時,陳祐承才知道已經兩好球了,心裡暗罵:「渾蛋!竟敢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偷襲。

 

我當然不能放過這好機會,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兩好球了,要幫大家報仇!

 

我再投了一顆圈指變速球,雖然這次陳祐承看得很清楚,可是出棒後卻只削到球的下緣,球無力的滾向投手丘,我輕鬆地傳向一壘,順利解決陳祐承!

 

雖然只有一人出局,但仍是讓大家欣喜不已,陳祐承恨恨的退回休息室,嘴巴盡是不乾淨的言語。

 

意外的不只是他,我也感到意外,沒想到自己居然辦到了。

 

場邊的王崑基像看到希望般,高興地對學姊說:「就照這樣下去吧!讓他們知道,我們沒這麼好欺負!」

 

學姊勉強擠出一絲微笑,「多虧了小朱,才不至於輸的太難看……」

 

嚴常憲蓋在頭上的的毛巾沒有移動過的跡象,場上的情況跟他似乎沒關係,不過當他聽到學姊說這句話時,卻激動的把毛巾摔到地上,對著學姊大聲嚷著,「什麼多虧了他?多虧誰?難不成我讓妳們丟臉?」

 

學姊一句無心之言竟然被曲解這樣,雖然難過,但是知道他在氣頭上,就沒多做爭辯,只有頭低低的不說話。

 

嚴常憲自知理虧,但嘴上不肯認輸,「妳要朱俊祺幫忙爭面子,那妳應該讓他今天先發!而不是我這個社長!」

 

他說完後便轉頭坐更遠的位置。

 

大家從沒看過嚴常憲發這麼大的脾氣,當下都不知所措,學姊也不好受,只是靠在休息室的牆邊。

 

王崑基安慰著說:「社長今天的狀況不如預期,難免比較暴躁,說的都是氣話,學姊千萬別在意。」

 

「嗯…我不會放心上的,只是…這是他第一次兇我,難免還是會…」學姊撥撥頭髮,不打算再說下去的樣子。

 

一人出局 一壘有人

 

在嚴常憲發脾氣的同時,北台的第五棒從我的手中打出安打,還好之後情勢便得到控制,我連著以必殺球和速球搭配使用,順利結束這半局。

 

王崑基拿著毛巾走了過來,悄悄的說:「剛剛學姊和社長為了你有點不愉快,說話要小心啊。」

 

隨即話頭一轉:「你還真不簡單,這局輕鬆吃下,等等打擊也要加油啊!」

 

這時我才想起來,大叫了一聲,「對吼!我是第三棒,等等要打擊……」

 

我拿著球棒到旁邊多揮幾下,免得等等只是上去當搧風的,當然就沒機會跟學姊聊天了。

 

在抱佛腳時,李富洋好心的指點我,賊賊的說:「這陳祐承仗著球速快,才能讓我們個個揮空,你就握球棒上面一點,這樣出棒速度比較快,我剛剛就是這樣拼安打的,你試試看。」

 

葉茂昌打個高飛被三壘手接殺,總算逃過三振的命運……

 

接著換我打擊,剛剛臨時惡補,期待可以發揮;陳祐承看到我,眼中好像要噴出火來,連丟兩顆差點都要打到人的近身球,警告意味頗為濃厚。

 

這人也太不講理了吧?不過就是出局而已,有必要發這麼大的火?」我只好離打擊區遠一點,免得他又投近身球……

 

我握短球棒,看他丟出在正中的快速直球,想都沒想就攻擊了,結果球形成一道拋物線,越過游擊手頭頂,成功擊出安打!

 

陳祐承只顧著大罵,完全不認為是自己太輕敵的緣故。「你這游擊手怎麼這麼蠢,你怎樣守備的?想害我掉分啊!」

 

接著打擊的是牛宗翰,他前幾次的上場都苦吞三振,希望這次能有些建樹。

 

牛宗翰上場前還特別跑到王崑基旁報備:「這傢伙三振我兩次了,俗語說:『凡事不過三。』你就看我的!」說完便氣沖沖的上場打擊了。

 

此時陳祐承把球壓低,期待打個雙殺打趕快結束;牛宗翰連看兩顆球都偏低,也知道對方玩什麼把戲,第三顆又是一樣低,不管三七二十一,大棒一撈,一下就把球打的遠遠的!

 

球飛到中、右外野手接不到的地方,很明顯是支長打!

 

這支長打無疑振奮了大家,我也顧不得那麼多,反正就是一直猛力跑!

 

6-在身邊的幸福0117.jpg  

 

我頭也不回的繞過三壘,場邊的大家聲嘶力竭地喊著:「小朱快啊!快衝回來!」

 

這時游擊手已經把球回傳本壘了。

 

我奮力一撲,手正好壓在壘包上,捕手的手套也放我肩上,我完全不敢抬頭,深怕聽到不想聽的。

 

這時裁判大喊:「SAFE!安全上壘!」

 

我馬上爬起歡呼,跑回休息室接受掌聲!

 

總算打破鴨蛋,連學姊都跑來跟我擊掌,只有嚴常憲紋風不動,彷彿這一切都跟他沒關係似的。

 

學姊笑容滿面的說:「從沒看過你跑這麼快;而且阿牛打的真準,差一點就全壘打了!」

 

我拍拍胸,充滿信心的說:「總要給北台一點顏色看看!我們可不能一直處於挨打的局面啊!」

 

這時的陳祐承在忙著問候自己隊友的祖宗,中外野手比較可憐,他媽媽被關心了好幾次。

 

接著我們的五、六兩棒皆以出局收場,無法延續攻勢,留下殘壘。

 

八局上半 北台打擊

 

北台從第八棒開始進攻,結果八、九兩棒,都硬生生吞下了我送出的三振,第一棒直接把球打進李富洋的手套裡,結束這個半局。

 

在要退回休息室時,李富洋跑到我旁邊稱讚我的表現,還比出大拇指:「你這局可以當代表作了!不但用球數少,還有兩個三振,讓他們連壘包都站不上,真的很完美!」

 

在我印象裡,李富洋是很少說場面話的人,不過從眼神看來,知道他是非常認真的!

 

我用手套拍拍他的背,邊說:「你現在才知道還不算太晚,今天的我可是沒有極限呢!」

 

李富洋笑笑的回我:「那輪到你要多打點分數啊,既然能破蛋,就代表著再得分不是夢了!」

 

八局下半 輪到我方攻擊

 

很遺憾……我們的七、八、九這三棒,都是含淚吞下陳祐承的三振…直接結束這半局……

 

九局上半 朱俊祺續任投手 北台進攻

 

北台第二棒打個小滾球,李富洋接起後傳到一壘刺殺了他。

 

該第三棒王威豪打擊,這下換我開始緊張了,「到中心棒次了,得小心面對,乾脆投閃一點……

 

我試著引誘對方出棒拿好球數,哪知道陳祐承早下過指令:「威豪,你等等多等幾顆球,這傢伙絕對不敢正面對決!」

 

我連著幾球都被判壞球,保送了打者。

 

輪到北台隊長陳祐承上場,他又把球棒筆直指向外野,挑釁的意圖表露無遺。

 

我不想理會他,滿腦子只想著,「要怎麼解決這狂妄的傢伙?

 

這時捕手要一顆偏低的直球,我照著要求投出;陳祐承彷彿猜到一般,並沒有揮棒。

 

我接著都因失準被判壞球,球數來到零好三壞。

 

我真的開始急了,「才投不過三十多球……怎麼偏差到這種程度……該不會只能直接對決吧?

 

陳祐承也是很急躁的模樣,「假如這傢伙太膽小,要故意保送我,那我報仇的機會不就飛了?不行!不能再等了!

 

此我乾脆豁出去了!一顆催滿球速的內角直球筆直射向捕手手套,這球絕對是顆好球!

 

陳祐承反射動作一看是快速直球,本能地揮棒,可是一出手就知道完蛋了:「慘了!打到棒尾……死定了……

 

果不其然,球輕輕「叩」一聲,打到靠近手握球棒的地方,再度疲弱的落在投手丘前。

 

我盡力壓抑住內心的興奮,把球拋給李富洋,接著再傳給牛宗翰,完成漂亮的雙殺刺殺驕傲自大的陳祐承!

 

下集預告:

比賽來到最緊張刺激的九局下半,小朱會不會發揮極限,帶著大家逆轉劣勢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在身邊的幸福〉於每週二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