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一起來做H遊戲吧〉

第9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作者-無尾熊

前集提要

我名叫陳奕遙,本來是一個只喜歡繪畫二次元美少女的普通宅男。某天,變態美少女發光熊邀請我一起做遊戲,而我的人生也從此徹底逆轉。

因為競爭對手Strawberry White的強勢宣傳,發光熊一意孤行要做個試玩版來對抗。

等一下!對手已經那麼強了,而我們的進度也很趕,現在再多弄一個什麼試玩版,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難道,這是在預告我們即將通向bad end之路?

BANNER-一起來玩H遊戲- 0921(72).jpg   

 

201512月中,凌晨,日本京都,凌亂堆滿大量草稿的日式小房間

美少女這種生物,實在太莫名其妙了!

自從那天發表了虐待宣言之後,發光熊這個變態就一直肆意地奴役我。

小哈!起來哦!別再裝睡了!」

躺在地板上的我苦著臉,不情願地張開雙眼。「怎、怎麼了……我才剛睡著啊……」

「程序哦!程序還沒完成呢,你睡什麼嘛?」

「求妳了……放過我吧……天亮再做吧……」

「不行哦!是小哈說沒時間的哦!而且原畫也還沒畫完吧?快起床工作哦!」

她像是在處理屍體那樣,毫無人性地把我從地上拉起來,再塞到矮桌前。

我只能忍住眼淚,開始機械式地工作。

「這個背景圖片用錯了哦!」

「這個背景音樂的轉換點不對哦!」

「這隻手怎麼畫得扭過來?你給人家認真一點啊,kuma!」

什麼純情少女啊?這根本就是蠻不講理的變態上司!

託她的福,我已經不知道多少天沒去上學了!

唉~我本來成績就不太好……再這樣逃課下去,實在很有留級的危機。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試探性地問︰「那個,Hikari啊……我覺得……明天我應該回去學校看看比較好……」

發光熊不以為然地瞄了我一眼。

「想回去上學哦?那就快點把試玩版做出來吧!」

混蛋!如果真的那麼在意試玩版,為什麼妳還要我燒飯、洗碗、拖地板啊?你當我是灰姑娘還是千手觀音?

我當然想過反抗,但就算不說出我已經變成了體力完全透支的奴隸的事實,身為美少女恐懼症患者的我,只要被發光熊瞪一眼,就像看見屍體一樣地想轉身逃命了!

我只有以當年被送去金山開礦的祖先格言來鼓勵自己——

這樣的折磨歷時半個月,經過不知幾百次debug,那該死的試玩版終於做出來了。

 

20161月初,清晨,日本京都,凌亂堆滿大量草稿的日式小房間

「這個……的確很不錯哦!」

一直以來諸多挑剔的發光熊這次雙手托著面頰,靜靜地瀏覽遊戲運行的效果。

當然啊!你知道我為這東西付出多少努力了嗎?

「好!發佈吧!讓他們見識見識什麼叫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她高高舉起纖細的雙手,手掌向天彷彿要吸收日月精華。

 

發光熊勢如破竹地在上次Strawberry White做宣傳的糟○島(註一)版塊上發了一個宣傳帖子,內含簡介和試玩版的下載網址。

「我們就等著看〈戀妹~悲傷戀物語~〉成為人氣話題哦!」

她這樣說著,雙眼放出直線雷射死光般地瞪著手提電腦螢幕。

試玩版終於完成,我的內心也有種難以言喻的滿足感。

製作這個遊戲差不多有八個月了,這還是我們第一次讓遊戲直接面對群眾。他們會怎麼想?會有什麼反應?此刻我的心,比大學放榜時還要緊張,簡直就好像回到高中時代,當校花突然在教室叫住我的那一剎那……

 

回憶

清脆如銀鈴般的女聲,毫無預兆地在我耳邊響起︰「陳奕遙學弟,你來一下。」

 

20161月初,清晨,日本京都,凌亂堆滿大量草稿的日式小房間

我心中突然湧現不好的預感,不知自己在害怕什麼、恐懼什麼?

白痴!在想什麼啊我?

我甩開令人不爽的回憶,只見發光熊正在死命按著F5刷新網頁。

9-一起來H遊戲吧1109.jpg  

「太奇怪了kuma!怎麼還沒有回應哦……」

「這件事我們已經完成了,之後的發展由不得我們控制啊!再刷新也沒用,不如繼續製作剩餘的部份吧。」我覺得在這時候,身為男主角就應該要說這種瀟灑的話,然後讓犯傻的女主角清醒過來。

唉~我只能嘆了一口氣,趕緊避開那隻發光熊,自己去畫原畫了。

 

畫著畫著,我不由得陷入深思。

「H遊戲基本上是由劇本CG音樂程序四部份組成。

按照本來的時間表,現在應該已經完成全部原畫劇本進入最後的組裝階段。這階段需要把全部原畫上色成CG,然後把劇本CG和網上同人音樂家授權的背景音樂這三種東西用程序結合成為一個遊戲。

由於我做CG後期潤色的速度相當快,所以本來計畫好我一邊做程序組裝、一邊讓發光熊幫忙CG的前期上色,等我做完程序之後,我再去完成CG製作,而她則進行測試debug。」

對啊!那才是最完美的分工合作方法啊!

想到這裡,我只覺得腦內傳來陣陣刺痛,畫畫的手也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

問題就在於那個該死的試玩版啊!由於製作試玩版遠比我想的還要花時間,結果現在製作進度比當初的計畫整整慢了一個多月。結果,不光是我的原畫,甚至連發光熊的劇本都還沒完成。除了交付給社長和小釀的主題曲之外,所有進度都大幅落後。

這樣的話,除非突然有天使來幫我們半夜趕工,否則根本沒辦法趕上一個多月後舉行華人ACG聯合展啊!

怎麼辦啊……要砍掉部份路線,還是放棄這次的華人ACG聯合展?

可惡!我不行了!

這難題都是發光熊搞出來的,為什麼要由我去解決?

對,我要把這包袱拋回去給她!

 

20161月初,早上,日本京都,凌亂堆滿大量草稿的日式小房間

「發光……Hikari!……咦?」

氣勢滿滿地回過頭去,矮桌上的情況卻令我嚇了一跳。

身形嬌小的少女像是被人用鐵錘在後腦狠狠敲了一下似的,半身癱軟在矮桌上,一動也不動

我馬上衝上前摸摸她的頭髮……咦,沒有啊?難道這不是謀殺案?

別搞錯了,我才沒有鬆了一口氣,我是在失望呢!

「ku……kuma……」癱軟的少女屍體……不,少女身體傳來古怪的悲嗚。

「妳……妳沒……沒事吧?」

發光熊依然伏在矮桌上,發抖的指尖有氣無力地指著電腦螢幕。

原來如此,把她害成這樣的真兇就在電腦裡!

我連忙把視線移過去,只見瀏覽器上正顯示著討論區的回應。

「什麼?……設定無愛……鄙人還是更期待〈萌萌女僕學園☆〉……」

「ku……嗯哇kumakumakumakuma!」一秒鐘前還像死魚一樣的發光熊突然原地復活,把我推倒在地,然後壓在我的腰上狂敲我的背。

「痛……痛痛……」

「怎、怎怎怎麼會這樣啊kuma?」

她的拳頭代替了眼淚,紛紛揚揚地落在我身上。

「好了!痛啊……有……有人喜……喜歡……有人不喜……」

「才不是那樣,kuma!」

發光熊把我扯起來,按住我的頭壓在電腦螢幕前。

「你看哦!從我們發佈到現在這麼久了,只有兩個回應而己!兩個哦!」

我看著熟悉的糟○島版面。

的確只有兩個回應,第一個是剛才我不小心唸出聲,結果遭來一頓打的那個;而第二個是……路過

「嗯嗚啊kuma!你還說、你還說,kuma!」

站在我身後的發狂熊帶著哭腔猛搖我的頭

——各位沒看錯,就是發狂熊。我覺得這名字遠比發光熊更適合她,所以決定送她這個新的愛稱。

 

發狂熊搖我搖了好一會兒還覺得不夠過癮,乾脆扳過我的肩膀,「砰」的一下,把我推到牆上,學著武俠小說那樣以神行百步欺近身來,鼻尖幾乎要貼上我的下巴。

「小哈……怎……怎麼會這樣哦……」

她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各位千萬不要被她的哭腔和這副軟弱的表情所欺騙,事實上,我才是現在最應該要哭的人。

早就跟你說過了吧?這種半成品做成試玩版是沒有好結果的。你看,害我們浪費了半個月!」我真的非常非常想這樣說。

不過生命誠可貴,我還是不要揭穿這件國王的新衣比較好。

「難道……難道我們的〈戀妹~悲傷戀物語~〉就那麼……差勁?為……為什麼連看的人都沒有,kuma!」

「也……也不是……啦……」

平心而論,她的劇本其實寫得還可以,而我的原畫當然更是不錯;只不過整個故事的題材和構成比較特別而已。

可惜的是,「特別」這個詞往往與古怪同義,也就是大部份的人都不能接受的意思

 

「ku……kuma!這年代的人真是太庸俗了!一點都不會欣賞H遊戲的內涵哦!他們只會看膚淺、低俗、無聊的遊戲,不知所云的廢萌(註二)!」

發狂熊陷入偏執狂mode,拳頭密集地落在我的手臂上。

「怎麼辦?kuma……這樣的話……就算我們的遊戲完成了……也得不到……人家想要的……」

我想起當初在鴨川河邊,她說製作遊戲是想要他人認同她的存在

免費在網上發布的試玩版只得到這種結果,連我都開始擔心〈戀妹~悲傷戀物語~〉能在華人ACG聯合展賣出什麼成績。

再加上製作進度嚴重落後的煩惱,我真的……想要放棄了……

 

不不不!我不能受這隻發狂熊影響!現在才半天而已,要下定論還太早了。

畢竟我們發佈的是試玩版,要下載、要玩還需要不少時間啊!說到底,目前回應的都是些沒玩過試玩版的路人而已,還是多等幾天,看看真正玩家的評語再說吧。

說不定到時還會出現非常喜歡〈戀妹~悲傷戀物語~〉的fans呢!

 

我以反常的行動力,拔掉發光熊的usb網卡。

「你……你幹什麼,kuma!」

發狂熊跳起來想從我手上搶回網卡,搶不到,轉而開始攻擊我的腳。

「停……停!妳太容易被影響了……現在妳就專心寫劇本……評價的事,由我去看……就好了。」

發狂熊扁嘴以示不滿,但終歸還是同意了我的做法。

這一天,我們兩個都沒有上網,只是默默地繼續自己的工作。

 

 

三天後,清晨,日本京都,凌亂堆滿大量草稿的日式小房間

熟睡的我,突然感到一陣古怪的騷動。

但是,為了製作試玩版而一直沒好好休息過的我並沒多加理會,只是翻翻身又重新入睡。

結果,當我醒來的時候,發光熊已經從我的口袋中偷回那張usb網卡,而〈戀妹~悲傷戀物語~〉的宣傳已經被顯示出來。

我靠近一看,的確比之前多了幾張回應。

 

——「這個……還是pass了吧」

——「80年代的H遊戲?」

——「喲,我是Strawberry White的主催VSOP,製作遊戲不容易,很高興看到又一個原創遊戲的誕生!一起努力吧☆」

——「啊啊,VSOP大大,〈萌萌女僕學園☆〉幾時能放出試玩版呢?」

——「大愛〈萌萌女僕學園☆〉!加油!」

 

夠了!都是這些什麼跟什麼啊?

Strawberry White的人居然來踩場,也太不厚道了!

還叫什麼VSOP!你也太自命不凡了吧!

 

我被這些回應氣得直想噴火,轉頭一看,只見發光熊像是乾掉了的水母一樣,全身癱在牆角面壁,似乎無法面對江東父老。

我看著失去美少女光采的她,良久,終於說出那句無比艱難的話。

「Hikari……放棄這次的華人ACG聯合展,我們……砍掉重練吧!」

 

發光熊原作的變態H遊戲〈戀妹~悲傷戀物語~〉,我們已經全力製作了半年,雖然離完工還有漫漫長路,但是完成度也已經有70%。

在這個時候要砍掉重練,就好像把泡了二分半鐘的杯麵全部倒進廁所沖走……這對工作大半年只得一個杯麵的窮人來說,實在是萬分捨不得。

當然現在的問題是,我懷疑這杯麵吃下去之後是否會拉肚子。所以,在還沒泡好的時候就把它倒掉,應該可以把傷害減到最低。

 

「ku……砍掉……重練kuma……?」

背影布滿黑線的發光熊,像牙牙學語的嬰兒那樣不斷重覆我的說話。當然,我一點都不覺得這隻正在面壁的乾水母有哪裡可愛。

「嗯……妳的目標不是『這個H遊戲真厲害』嗎?現在得到這些回應,砍掉重練是最理性的選擇啦……」

「kuma……但是……這是那些人沒有眼光而已,『這個H遊戲真厲害』是專業的評選,所以應該沒問題的,kuma!」發光熊突然回過頭來,兩眼就像冤死鬼那樣向我發射怨氣。

我別過臉躲開這個可怕的目光。

「妳每天都在唸著『這個H遊戲真厲害』,所以我也稍稍調查過……這個排行榜50%是由業內人士評分,但另外50%卻是進場群眾投票的……依現在的情況看,就算沒有其他H遊戲跟我們爭,那50%我們也肯定會輸給〈萌萌女僕學園☆〉幾條街了……」

發光熊迅即變回脫水水母,軟軟地癱在木板地上滾來滾去。

「ku……kuma!人家……人家討厭死那什麼草莓白色了!做的遊戲明明那麼膚淺……這種有病的變種草莓DNA早點出問題自焚了就好了,kuma!砰砰砰……」她一邊詛咒,一邊用拳頭毆打木地板。

喂喂喂,這地板是我家的,不是Strawberry White家的,你再這樣敲下去,萬一敲出個洞來,也只能坑到我們自己啊!

 

我深深地嘆氣,卻始終呼不出心中那股苦悶。

「好了……無論Strawberry White的作品怎樣,那是他們的事……現在真正的問題不是出在他們身上,而是……我們自己的作品似乎不太受歡迎……而且,以我們現在的製作進度,也肯定趕不上這次的華人ACG聯合展……妳覺得呢?」

「kuma……人家……人家不知道哦,kuma!」她用盡全身力氣緊緊捂住雙耳逃避現實。

「那麼……我說砍掉重練,妳反對嗎?」

靜默……她整個人趴在地上,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床底,似乎在深思。

「怎樣呢?」

「ku……kuma……」她匍匐爬向床底。

「喂喂喂!不要逃避啦妳!」我強抑下心底的恐懼感,百感交集地抓住她纖細的腳踝。

平時那麼強悍的發光熊,在關鍵時候居然這樣軟弱,真令人不知所措。

我需要她的意見。我們是兩人的團隊,我自己實在無法下決定啊!!!

 

下集預告:

我就說,急就章的試玩版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啊!

妳看,這不正如我所料嗎?

如今可怎麼辦呢?難道,我們真的要放棄製作這個變態遊戲?這遊戲雖然變態,但製作這麼久了,總有感情了吧!不過現在若死抱著它,也不過是一起沉沒在汪洋大海吧……

可惡啊!該死的美少女發光熊,把我寶貴的青春還給我……還給我……(迴音)

 

名詞解釋︰

(註一)糟○島︰著名網上討論區

(註二)廢萌︰貶義詞,指沒有實質內容,單純賣弄可愛美少女的動漫作品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一起來做H遊戲吧〉於每週三晚間11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