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樂樂〉

第3集

第1集 第2集

 

作者-睦月 弘

 

虛虛實實,夢裡看戲,巧遇高人,再續情緣

 

前情提要:

Joy發現自己心愛又信任的男友,竟然趁著出差與其他的女人做出背叛她的事,甚至還懷了孩子結了婚……

傷心之下的Joy,企圖吞安眠藥結束自己的傷心,自殺獲救的她,決定到中國流浪,順便找尋銀鐲子的歷史。

BANNER-樂樂.jpg  

◎人物简介:  

JOY TANG: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個性原屬活潑開朗,而且喜愛學習。 

可是由於某些的因素,讓她成為冷漠,對周遭的一切失去興趣。

Andrew :40 歲,台灣富二代,為人風趣、口才好,是一位有名的花花公子

Sara   :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Joy的青梅竹馬兼好友同事。

 

Sara得知Joy請了長假,要去中國的消息是在送Joy去機場的路上。

「Jo~妳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大老遠的跑去中國只是為了查銀鐲子的祕密?」

「不是查什麼祕密啦!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容樂格格』的生平事蹟。」

「Jo!妳還好吧?怎麼跟以前不太一樣?我失戀那麼多次,討厭喝牛奶這點倒是一點也沒變!」

Sara捏了捏Joy的臉,然後疑惑地問道,「不過,我很好奇,妳怎麼從一個完全對骨董與歷史完全不感興趣的人,變成一位追鐲人?難道這銀鐲子有魔力?」

Joy什麼都沒有說,一個人拉著行李,默默地走進入境大廳。

 

2011.07.04.  14:00天津機場

不知道是天氣炙熱還是北方人講話聲量大的關係,讓中文不是很好的Joy心情更加煩躁緊張。

經過轉機才到天津機場,加上時差讓Joy感到非常疲憊,恨不得趕緊到旅館休息。

「妳講這地方,我沒去過,妳還是搭別的車。」這是Joy第三次被拒絕,早知道她應該列印出下榻旅館的中文住址。

滿臉灰心的她,拉著皮箱走回出境大廳,她心想:「服務台!總會找到有人會說英文吧?

沒想到服務台被一群法國來的背包客團團圍住,Joy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這時,有兩位彪形大漢走向Joy,一直纏著她,「打車?打車不?上哪兒?我拉妳去。」

「車就在外頭,不用等。」兩個人一人一句,嗓門又大,讓Joy嚇得不知所措。

「這包我幫妳拎著,走吧!」其中一個穿著襯衫的大漢,伸出手扣住Joy的行李箱。

「不用,不用,NO!」Joy一邊拉回自己的行李,一邊聲嘶力竭地喊著。

當時機場的人不多,並沒有人注意到Joy緊張無助的吶喊。

語言不通,力氣也沒有比較大,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Joy含著眼淚,想起若是Andrew在身邊該有多好。

就在這個時候,Joy的耳邊傳來了一道慈祥的嗓音。

「對不起,奶奶來晚了。」一位白髮蒼蒼,頭梳著包髻,手拄著拐杖,穿著一襲黑色鑲著綠珠的老太太,笑著朝Joy走過來。

 

這兩位大漢趕忙放開行李箱,試著全力夾攻這位操著天津口音的老太婆。

兩位大漢嘰哩呱啦講個不停,老太太只回了一句:「不用了。」便轉身示意Joy一起離開。

沒想到,這大漢又老套重施,抓住Joy的行李,Joy露出了求救的眼神。

這時,老太太不疾不徐地走過去:「這包沉,奶奶幫妳拉。」

沒想到老太太佈滿皺紋的手才伸過去,不消一分鐘,大漢的汗水直流,忍不住馬上把手抽離,轉身想逃跑,沒想到又被老太太的拐杖給絆了一跤,跌得四腳朝天。

Joy看到這兩個惡人被整,心情舒坦許多;可是她也理解到,眼前這位老太太,是位深不可測的高手。

「妳好,我姓馬。大家都稱我為馬婆婆。如果妳不介意,我的司機可以送妳去想去的地方。」老太太為了得到Joy的信任,還用英文做了簡短的自我介紹。

「如果不麻煩的話,可以請您送我去XX飯店嗎?」Joy疲累地問著。

「沒問題,請跟我來。」馬婆婆笑著點頭。

Joy跟在馬婆婆的身後,她發現馬婆婆的腳步輕快,如果她不走快一點,肯定會追不上。

出了大廳,一輛黑色的BMW大車停在前頭,西裝畢挺的男士幫馬婆婆與Joy開了車門,一切就緒後,緩緩地將車子開到Joy下榻的飯店。

 

在Joy下車前,馬婆婆交給了她一張便條,「上頭有我家的住址和電話,如果在天津這幾天有什麼問題,儘管來找我。」

馬婆婆輕輕地握住Joy的手,掌溫所傳出的暖流,帶給Joy難以忘懷的溫情。

 

2011.07.05.  13:30 天津五大道

Joy自從離開美國後一直無法安心睡眠,即使睡著也是惡夢連連,始終擺脫不了Andrew的身影。

我不是該配合Andrew,讓他把小孩生下來後,等他跟離婚,這樣我和Andrew又可以再一起了。」Joy在被惡夢驚醒後總是這樣想著。

不過,Andrew真的會離婚嗎?我為什麼要委曲求全當個「擺在檯面上」的第三者呢?Andrew……

可是,在Joy的人生字典裡,『愛情』是神聖、專一的,只能屬於兩個人。

 

Joy來到中國,或許是水土不服,語言溝通也是個問題,讓她總是待在旅館不願出去。

雖然Joy也想儘早找到有關「銀鐲子」的過去,可是疲憊的身心,讓她總是怯步。

 

不過,『有恩必報』是我的人生哲學。昨天受了馬婆婆的幫助,應當到她家拜訪道謝。」Joy心想。

Joy特意挑選了盒禮品,按著地址到馬婆婆家附近。

「天津五大道」的指標四處可見,還被列為古蹟,沿途的景色讓喜愛攝影的Joy,忍不住拍起了照。

烈日高照,忘了戴頂帽子的Joy感到些許不適。

眼花的Joy,看見對街正走過來一位與Andrew神似的男子,她便像失心瘋般,一手握著相機、一手提著禮物,便直直追了過去。

Joy一心一意只想確定剛才那位並不是Andrew。

這時,一台卡車,迎面衝過來,Joy感到一陣熱風席捲而來,「砰!」一聲,就倒在人行道上。

 

西元1933年三月滿州國  Joy 夢境

 

「若佛弟子,誦此八事,於念念終,滅無量罪;進趣菩提,速登正覺;永斷生死,常住快樂。」

Joy站在上次的佛堂外頭,伸長脖子探頭看那半掩著門,仍然是一位老婦人在前,與一位年輕的女子背對著Joy,跪在佛前誦經。

老太太手上的木魚聲緩緩地停下來,年輕女子與老太太一前一後,手按在蒲團上,恭敬地彎下腰,叩首禮拜。

禮佛儀式結束後,年輕女子走向前與之前陪跪在一旁的丫鬟,一同扶起前頭的老太太。

一行人回到西側的廂房,Joy也默默地跟在後頭。

嗯?他們好像看不到我的樣子?」Joy發現,就算她與夢裡的人四目相交,對方也不會發現她的存在。

老太太坐在上廳的雕花大黑木椅上,握起那位穿著亮麗、略施薄妝的年輕女子的小手,溫柔細聲地說道:「樂兒,今個天兒多冷啊!不是跟妳說了,下雪就別過來誦經,好生在房裡待著。」

老福晉格格,請用茶。」小丫鬟端上兩杯熱蔘茶。

原來是老福晉,那麼~那位就是骨董店老闆所說的樂格格囉!」Joy站在她們眼前五百公尺處,思量著。

 

老福晉摸摸樂格格的額頭,眼光充滿慈祥地看著她唯一的外孫女。

3-樂樂-1110.jpg  

老福晉看著眼前的小女孩已經長得亭亭玉立,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眉清目秀的五官、玲瓏有緻的身材,再加上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難怪見過容樂格格的都誇她是滿州第一美人。

 

Joy把祖孫兩人的互動看在眼裡。

Joy是個華裔第二代,優秀的父母親是領著獎學金赴美留學的台灣人,對Joy從小就管教嚴厲,在她的心中,母親是位上天下地的女強人,從來沒對她笑過,更沒有對她誇獎過。

樂格格真是個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幸運兒呢!」Joy心裡有著一絲羨慕。

 

樂格格退出老福晉房間後,立刻來到福晉房裡請安。

剛到門口就聽當差的嬤嬤説福晉在練琴,所以她馬上轉身到福晉的書房。樂格格墊起腳尖走,小心翼翼地坐在福晉身後的圓凳子上,靜靜地聆聽從福晉手裡彈出來的美妙琴聲。

當樂曲結束,樂格格還站起來鼓掌,福晉微笑地轉過身,「樂兒,妳不是在笑話舅媽吧?舅媽這個程度跟妳比差遠了呢!」

 

站在後頭的Joy自言自語,「咦?樂格格不是福晉的親生女兒,是外甥女?

 

樂格格勾著福晉的手,頭倚著福晉撒嬌,「我就是跟老天借膽也不敢跟您比啊,人人皆知您是我崇拜的對象呢!」

 

「妳這個小妮子,什麼都好,就是嘴太甜,膩死人了。」福晉摟著她笑著說。

 

這時有個聲音從Joy的手鐲發出來,感覺好像在解釋給Joy聽:「豫王府的福晉是位大人物,身為光緒帝的小表妹,她從小就接受宮廷及西方教育。」

「清帝國的接近尾聲時,就跟隨父親從商,走過許多國家增廣見識,她天生聰穎且勤奮好學,一邊學做生意,也了解不少外國語言及文化,所以不論在政治界或商界都是十分受歡迎的。」

「不論是日系政府或中國政黨都會尊敬她的意見。正因為如此,豫王府一向門庭若市,訪客絡繹不絕。豫王府的七位貝勒在她的調教之下,個個飽讀詩書,風度翩翩。」

「福晉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生個跟自己一樣機伶的格格,自從容樂格格來到府中後,第一次見到她倆的人都以為她們是對母女。容樂格格剛到府中的前幾年,福晉總是把她帶在身邊親自教導她禮儀,還特別請了位外國女教師指導容樂格格的外語及音樂,有時福晉還會親自幫容樂梳頭紮辮子。」

「豫福晉對容樂格格的細心照顧,也得到老福晉跟豫王爺的信任及疼愛,他們也一直認為豫王府有這麼一位才德兼備的媳婦,是他們的福氣、上天的恩賜。

 

Joy好像已經慢慢習慣這樣的情景,還回了那個「聲音」一句:「是啊,我剛才也把他們當作是母女,神情確實有幾分神似呢!」

 

「今天可真是安靜啊!」福晉把開著的窗關上

「樂兒,這披風會不會薄了點,三月雪可是凍得厲害,身子舒坦些了嗎?」福晉整了整容樂的衣領,喃喃自語的念叨。

「聽說今天貝勒爺們上山打獵,家裡一下少了好幾個人,挺不習慣的。」容樂的臉上堆著笑。

「是挺不習慣的。樂兒啊,前幾天我去參加滿洲國婦聯會時,聽到川島芳子要擴充勢力,看來日本政府內部的鬥爭也不少啊……想必這次請你四哥哥他們去打獵,也是想藉機說這件事的。」

樂兒點點頭說道:「雖然說川島芳子是個厲害的角色,但是四哥哥心思縝密,一定有辦法應付的。」

 

手鐲好像又說話了:「容樂雖然身子骨弱,又是個女兒家,然而對於裡裡外外、大大小小的事都瞭若指掌。

不僅是王爺、福晉、貝勒會找她商量事情,連家裡的僕人偶而也會詢問她的意見。

容樂一向腦子轉得快、點子多,再加上善解人意,對事情的判斷很有一番見解,私底下大家還會開玩笑稱呼她女諸葛

 

「川島芳子這次的對手應該來頭不小,感覺起來她特別擔心。」福晉一邊收拾琴譜,一邊與容樂格格討論。

容樂點點頭說:「日本政府的野心太大,若是我們豫王府這邊出太多力,引來他們的關注,將來我們恐怕也很難抽身。」

  「好,今晚我會跟大家商量一下此後我們的對外方針。」掌家的福晉總是很科學化的管理家業,為了避免家裡的人出去亂惹事、說是非,她每隔一段時間召開一次家庭會議,讓大家相互交流,互換資訊,並且把她的指令傳達下去。

  「樂兒,中午我跟王爺得去參加大衛公爵的派對,今天天兒特別冷,妳就在屋裡待著,別亂跑了。」福晉滿是擔憂地看著容樂。

容樂親暱地挽著福晉的手,「是!」

 

待容樂退出琴房後,只見她一邊欣賞著花園裡的雪景,一邊悠悠地走到大府的東側。

「啊!好痛!」緊跟在後方的Joy,竟然一腳打滑撲倒在地,只能眼睜睜看著容樂格格漸漸走遠的身影。

 

2011.07.06.  5:00 馬婆婆家

 

Joy微微睜開眼睛,感覺頭痛欲裂,想伸手撐起身子,手也重得提不起來。

過了一段時間,Joy的意識與體力漸漸恢復,她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充滿南洋風味的房間裡,感覺像是普吉島的度假小屋。

可是當她慢慢站起來朝窗外一看,才發現這是間民房,而且她還在中國天津。

拖著虛弱的身子,她一跛一跛走去打開房門,想確認自己到底是身在何處。

這時從樓上,卻傳來熟悉的聲音:「為佛弟子,常於晝夜,至心誦念,八大人覺……」

「是『八大人覺經』?難道我還在作夢?」Joy用力捏自己稍腫的臉頰,「好痛!那就應該不是夢。」

為了上樓一探究竟,Joy用盡力氣爬上樓。

印入Joy眼簾的,一樣半掩著門、一樣的菩薩、一樣的裝潢,還有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婆婆跪在蒲團上,敲著木魚。

這是……我剛剛在夢中看到的?」Joy雖然感到害怕,可是不容否認的,現在好奇心勝過一切。

當老太太誦經禮佛完畢後,慢慢轉過身,溫柔地問:「妳醒了,頭還痛嗎?」

「馬婆婆!」Joy熱情地打了招呼。

「看起來,確實傷得不算重,老天保祐,阿彌陀佛。」

Joy站在門外,直盯著佛堂內的菩薩。

「要不要進來看看?」

「不……」Joy慌張地搖著手,隨後開口解釋:「嗯,不是……我是基督教徒。」

馬婆婆報以微笑,表示不勉強,但Joy好奇地研究起佛堂內的一切。

馬婆婆走出佛堂,站在Joy身邊問了一句:「是不是覺得很眼熟?好像在哪裡看過?」

「啊?嗯……」Joy撇過頭,不否認。

「妳不是想知道這只銀鐲子的祕密?」馬婆婆指著Joy手腕上的鐲子。

「您,您怎麼會……」

「妳不想知道,容樂格格跟妳的關係嗎?」

「跟我?」Joy驚訝地瞪大眼。

 

下集預告:

Joy跟容樂格格到底是什麼關係?看透一切的馬婆婆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樂樂〉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SL1]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