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樂樂〉

第4集

第1集 第2集 弟3集

 

作者-睦月 弘

點點滴滴,絲絲縷縷。只為那,道不盡的緣,理不清的愛戀。

 

前情提要:

來到中國天津的Joy,巧遇一位自稱馬婆婆的老太太。

這位老者似乎明白那只銀鐲子的來歷,以及Joy與容樂格格之間的關係。

 

BANNER-樂樂.jpg  

◎人物简介:

JOY TANG: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個性原屬活潑開朗,而且喜愛學習。 

可是由於某些的因素,讓她成為冷漠,對周遭的一切失去興趣。

Andrew :40 歲,台灣富二代,為人風趣、口才好,是一位有名的花花公子

Sara   :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Joy的青梅竹馬兼好友同事。

 

  

2011.07.06.  6:00 馬婆婆家

 

頭部額頭裹著團團紗布的Joy,站在馬婆婆家的佛堂外慎重地再問一次:「您是說,您知道容樂格格跟我的關係?」

馬婆婆嘴角往上一提,神秘地點點頭。

這時的Joy想起好友Sara,「uncle跟aunt好像也懂得些神通,難道馬婆婆跟他們是同一種人?

「那……是什麼關係?」Joy輕聲地問。

「我可以告訴妳,不過妳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妳必須跟著我誦念《八大人覺經》。」

「這個……我從小就受洗成為基督教徒,這個……恐怕……」Joy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沒關係的,因緣未到,勉強無益。我扶妳下樓休息吧!」

Joy知道馬婆婆不是在逗她,趕緊說:「那……拜佛不行,只有讀經可以嗎?」

馬婆婆眼神銳利地看著Joy,好像在質疑著。

Joy雖然很緊張,仍鼓起勇氣誠懇地說:「我會很認真讀的。」

「好吧!就先這樣試試。」

「馬婆婆,為什麼要念《八大人覺經》?」

「這是天機,無法奉告。」馬婆婆微微一笑,兀自的往前走。

 

2011.07.06.  6:30 馬婆婆家的書房

 

馬婆婆帶著Joy來到位於一樓的書房。

書房一打開,四面八方都是書櫃,裡頭擺滿各式各樣的書。

馬婆婆從書櫃上,取下一本《八大人覺經》,翻了一遍後,遞給Joy,「這本送給妳。」

Joy打開發現,這是一本講義,上頭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字跡,應該說曾經是某人的筆記。

「妳相不相信三世因緣?」馬婆婆開口問道。

「什麼?」Joy真的是不太了解。

「前世?今生?輪迴之說?」馬婆婆繼續問。

「這個……老實說,我沒想過。」Joy搖搖頭。

「不急,不急。」馬婆婆意味深長地看向Joy,「這本書,是妳的。我一直收藏得很好,現在物歸原主。」

「我的?您在跟我開玩笑吧?憑我的中文程度能看懂一半的意思就要偷笑了!」Joy瞪大眼,一附不可置信的樣子。

「不是現在的妳,是上輩子的妳抄寫整理的。」馬婆婆轉過身去,一字一句清楚的唸道。

「上輩子的我?是……誰?」難道我就是容樂格格?Joy在心裡想,不過不敢開口。

「妳想知道嗎?」

Joy肯定地點點頭。

「好吧!那妳跟我念,一定要念出聲。」馬婆婆叮嚀著,「等妳要回來的時候,記得摸摸妳手上的鐲子,然後默念這幾句話,千萬不要忘記了。」

馬婆婆準備開口誦經時,Joy卻搶先問了一句:「要是我忘了,那該怎麼辦?」

「那只好閉目專心念誦『八大人覺』這四個字,只要心無雜念,自然能得天助。」

馬婆婆讓Joy盤起腿,兩人坐在地板上。

馬婆婆表情自然,態度恭敬地吟唱:「佛說八大人覺經; 為佛弟子,常於晝夜,至心誦念,八大人覺。

反覆念了三次後,學習能力一向不錯的Joy,立即跟了上來,自己也念了一次。

 

西元1933年滿州國 豫王府

Joy摔了一大跤,她爬起來後,心疼自己的擦破皮的膝蓋,「看來我得好好練練,怎麼從西元2011年落地到西元1933不會摔破皮……

Joy一抬頭,便看見容樂格格正坐在書桌前,翻動著手裡的書本。Joy躡手躡腳地走近一看,跟剛才馬婆婆交給她的是同一本書。

「四哥哥真是的,每次都趁我不注意,拿走我的書。」容樂的表情溢出滿滿的笑意。

Joy仔細地觀察著容樂格格,「原來我的前世,就是她,我是容樂格格。

這時,一張小紙條從書本裡滑落下來,掉到Joy的腳邊,她正想彎下腰去撿時,才想起自己無法碰觸這裡的任何事物,便把手抽了回來。

容樂優雅地把紙張撿起來,認真地讀著:「樂兒,四哥打獵去,勿掛念!天寒多添衣,勿出門!」

Joy探頭看了一下:「哇!好工整的字跡,跟以前在中文學校練毛筆的習字帖一樣。不過這位四哥也真疼妹妹,連出門去哪裡都交代這麼清楚。

這時那個奇特的聲音再次出現,「豫王府四貝勒豫敏,年二十二。氣宇軒昂、能文能武、善於心計、處事謹慎,但總給人一種孤獨冷漠的感覺。」

「五貝勒豫碩,體型外表雖與四貝勒相似,然而個性卻是南轅北轍。五貝勒個性爽朗,為人耿直,做事說話一向直來直往,但是十分重感情講道義,於是結交了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不論是黑白兩道都有他知心換帖的兄弟。」

「外面的人常說四貝勒豫敏像媽媽,是玩政治的人才。而五貝勒豫碩隨父親的個性,是個做生意的能手。」

「豫王爺夫婦雖有七位貝勒,但是真能幫忙管事的就是這兩個兒子。大貝勒跟二貝勒年幼就隨外祖父到英國去求學,留在英國定居。」

「大貝勒豫文一直在外祖父身邊伺候他老人家,而性格開放的二貝勒豫風在大學時代就跟年輕的外國助教結婚。還好豫王府的家長們都非常開明,所以對於兩位貝勒的選擇都給予尊重,也接受他們的作法。」

「三貝勒豫良因為小時候發燒傷了腦子,雖然不是很嚴重,然而以他現在的能力確實無法勝任掌家的職責。」

「雙胞胎的六貝勒及七貝勒跟容樂格格同齡,才十六歲的他們在大家的眼裡還是個孩子,所以只要認真學習,其餘的事也就不麻煩他們了。」

「倒是這剛滿十六歲的容樂格格是位滿州國家喻戶曉的美才女。」

 

容樂格格小心翼翼地把紙條放在書桌上,取回自己的書本,慢慢走回閨房。

容樂的房間與貝勒爺們的房間有些距離,走了約莫五六分鐘,繞過個涼亭才到達。

 

西元1933 滿州國 豫王府 容樂格格的房間

 

「格格,今天特別冷,您得披上這披風,千萬別著涼了。」見到容樂推開房門,丫鬟小紅體貼地幫容樂換下外衣,順便把粉紅色的披風蓋在容樂的肩上。

「謝謝你,小紅。」

「格格,今天董老師不會來府裡上課,因為貝勒爺們去打獵了。」

「外頭雪這麼大,打獵肯定不容易」容樂顯得有些憂心。

「是啊,不過聽說是和川島小姐跟其他的軍官約好的,排場挺大的。一大早就看到六貝勒與七貝勒在後院練功。兩位貝勒爺,第一次跟外人去打獵,瞧他們緊張的。」小紅笑著說。

「頭一回,肯定會緊張的!」容樂笑了又接著說:「真希望我也能一起去。」

容樂跟小紅隨意聊了幾句後,便從書本裡抽起四貝勒所留下的紙條發呆。容樂把字條的內容反覆讀了兩遍,獨自笑了起來。

自從年初的元宵節燈會,她發生了走失事件後,她感覺到四貝勒對她格外的關心。

打小就仰慕四貝勒的容樂,對於這種似乎超出親人之間的情愫,感到困惑但又嚮往。

她還記得剛到府裡時,她只有七歲,對於新的人、事、物充滿了恐懼,雖然她不哭不鬧,但是卻常常一整天都說不上三句話,只是對著窗外發呆。

年僅十三歲的豫敏察覺了容樂的不安,所以時常帶著十一歲的豫碩來房裡找她玩耍,還會想盡各種辦法逗她笑,在學校裡拿到好吃好玩的,他們倆總是原封不動地拿回府裡跟她一起分享。

在她那幼小的心靈,四貝勒與五貝勒是最可以依靠的人。

一直以來,與這兩位哥哥單獨相處的時光總是那樣的自然舒適。

然而最近,她卻發現當只有四貝勒豫敏與她獨處時,豫敏看著她的眼神像灼灼的火焰一樣,散發出的熱情讓她有點怯步,她都會刻意地避開豫敏的眼睛,然而有時不小心四目相交時,她的心跳砰砰跳像頭小鹿在亂撞,她不知道這是不是書裡所寫的愛情,如果是,那又會如何呢?

 

她放下了手中的書,提起筆畫起畫來了。

貼身丫鬟小紅一邊幫忙磨墨,一邊觀察容樂作畫的神情,小紅對容樂的用心可不是一般。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小紅把門打開後就看到四貝勒的書僮小藍端著一盅湯,微笑著說:「小紅姐,這是貝勒爺吩咐小的送來的。」

「小紅,讓小藍先進屋裡再說吧!外頭多冷啊!」

「小的給格格請安。」小藍恭恭敬敬地鞠了一個躬

「格格這盅是黃耆枸杞紅棗湯,還加了點蔘。是四貝勒爺要廚房嬤嬤照著方子熬的。貝勒爺說這可以增加免疫力,請格格一定要喝。」

容樂放下畫筆,把盅蓋掀開來,聞起來不苦,還有點清香,「謝謝你,小藍。先擱著吧,等涼一些我會喝的。回去替我跟四哥哥說聲謝謝。」

「小藍,你主子打獵去,怎麼沒跟著去伺候?」容樂年紀雖輕,言談之間,不自覺地流露出威儀。

「小的,小的留下來熬湯藥。」小藍低著頭斜著眼,絲毫不敢怠惰,仔細地回話。

容樂知道小藍是怕自己不高興,所以才支支吾吾的。

院子裡大大小小都了解容樂格格並不想因為她先天上的疾病給別人帶來麻煩,周圍的人們也都害怕過多的照顧反而會傷了她的自尊心。

「小藍,你今天就留下來跟小紅聊聊天吧。貝勒爺們不在,你應該不忙才是,要是有人來喚你了,你就說在我這當差吧!」容樂貼心的說著。

「這……」小藍心裡頭雖然樂意,可是卻擔心會讓其他的下人說話。

「怎麼?不願意?」容樂蹙著眉問。

「不,不是,謝謝格格,謝謝格格!」

「小紅,妳跟小藍去聊聊天,不用留在屋裡了。等到用晚膳時間再回來就好。」

容樂把兩人打發走後,獨自一個人作畫、看書。

容樂很早就察覺小藍對小紅有意思,然而小紅對什麼事都細心,但是對自己的感情好像沒那麼敏感。容樂了解小藍雖然木訥,但是心地好又勤奮,如果小紅願意跟他過下半輩子,總比被納為妾來得好。

 

陪老福晉用完午膳後,容樂格格回到屋裡織手套。

4-樂樂-1117.jpg  

「格格,我回來了。您怎麼又在當織女了,是在給誰織手套?」小紅心疼地看著努力編織的容樂。

「四哥哥。」其實小紅不問也知道是四貝勒。每天跟著格格過日子,當然清楚格格對四貝勒的情意。

「就給四貝勒一個人?那您可要小心了,要是被其他貝勒爺們知道了,他們肯定要吃味的。

「那也幫他們織唄!」

「格格啊?您忘了嗎?上次您一口氣繡了十幾個錢囊,手都起繭了!」

容樂當然沒忘。

一年前她幫四貝勒繡了個小錢兜,結果搞到最後,全家人都向她要一個,連在國外的兩位貝勒也沒漏掉。

為了趕工,她的纖纖玉指可沒少受罪,可是看到大家拿到她繡的錢袋那種興奮的神情,她覺得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沒關係的,只要他們不嫌棄我的手藝就行了。」

「格格,有誰會嫌棄您那雙巧手?我是怕把您累壞了。這織手套可不比繡錢囊,可多費工夫呢!」

「瞧妳緊張的模樣,現在又沒人請我織,我就連手上這副多久能完工都還不確定呢?妳別窮擔心了。」

 

躲在房間角落觀察容樂格格的Joy,漸漸明白,「原來容樂格格與四貝勒是情同意合?

看著容樂格格帶著笑容,一邊織著手套,一邊微笑的表情。

讓她想起前年冬天,她幫Andrew織圍巾的情景,還有她把親手編織好的圍巾掛在Andrew脖子上時,那時他臉上的笑容充滿了愛意。

Joy忍不住哭了起來,放聲大哭,完全不能自己,對Andrew的愛、恨、情,還有百般的無奈、不捨和擔憂,一時如泉湧般地滾滾而來。

Joy哭夠了,睜開紅腫的雙眼一看,「咦?怎麼會這樣?」

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容樂格格也早不在眼前。

Joy開始緊張起來,她努力回想馬婆婆告訴她的那句話。

「是什麼?到底是什麼?我怎麼一點也想不起來了?」孤獨的Joy在黑暗中吶喊。

 

下集預告:

 Joy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她能順利回到2011年嗎?

而容樂格格與四貝勒豫敏間的愛情能被大家接受嗎?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樂樂〉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