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血之坎〉

第6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作者-睦月 弘

爻辭: 六三,來之坎坎,險且枕。入於坎窞;勿用。(註1)

 

前情提要:

  火龍會關東堂堂主陳大生成為連續殺人命案的第三名死者,初步推斷兇手很有可能是其他與之結怨的黑幫份子。

  不過命案現場疑點重重,令刑事部長栗原徹百思不解。

  回到橫濱市的安田健一與本間純巧遇包打聽的搜查一課課長大島一,他特意送了一本中國的<易經>給安田健一,並且告知他渡邊正男與火龍會交情匪淺……

  BANNER-血之坎.jpg   

第六章: <坎>,六三

◎人物簡介:

安田健一:橫濱市搜查一課刑警,偵破去年的連續命案,才能備受肯定。

藤田YUI:律師助手,和安田健一在去年的連續命案中認識,但現在卻變為敵對的立場。

渡邊正男:本案最大嫌疑犯,以前是日本警界赫赫有名的刑警。

Lucy Chen:渡邊正男的管家

本間純:橫濱市搜查一課刑警,安田健一的新搭檔。

大島一:橫濱市搜查一課課長,安田健一的上司。

 

2011.02.22 03:30 日本 橫濱市 安田健一的公寓

 

  安田健一本間純決定熬夜,把與命案現場所遺留下來三個所組成相同的上卦找出來,列舉在白紙上。

 

  「寫好了!可是怎麼看不出來,到底是哪一個啊?」負責抄寫的本間純把紙張遞給安田健一。

 

 

(1) 卦第四

卦形:                  ─── 

- - 

─── 

- -
───
- -

辭義:蒙卦,亨通。並不是要我去求蒙昧的人來占問,反倒是無知之人來求救於我。初來時誠懇求教,便告訴他吉兇,若是不相信,接二連三來占問,就是褻瀆神靈,如此則不告訴他吉兇。這個卦利於守持正固。

 

(2) 卦第六

卦形:                  ───

───

───

- -
───
- -

辭意:誠信被窒碍,在警惕中求生存會吉祥,但終究還是會有兇險。有利於拜見大人物,但是不利於跋涉大川險阻。

 

(3) 卦第七

卦形:                  - -

- -

- -

- -
───
- -

辭意:象徵軍隊。堅守正固,老成持重的長者統兵可獲得吉祥。

 

(4) 卦第二十九

卦形:                  - -

───

- -

- -
───
- -

辭意:此卦象徵重重險阻;胸懷誠信,心中便豁然貫通,意志堅定而剛毅的行為將被崇尚。

 

(5) 卦第四十

卦形:                  - -

- -

───

- -
───
- -

  

辭意:往西南方走有利。沒有事情,不必去;回到原地安居可獲得吉祥。若是遇到危難當迅速前往,及早行動吉祥。

 

(6) 卦第四十七

卦形:                  - -

───

───

- -
───
- -

辭義:困卦,亨通,守正道,大人物可獲吉祥,沒有災難;但此時的說話沒人相信。

 

(7) 卦第五十九

卦形:                  ───

───

- -

- -
───
- -

辭義:渙卦象徵渙散;亨通順利,君王以至誠之心到宗廟祈禱保有廟祭,利於涉越江河巨流,利於堅守正固。

 

(8) 未濟卦第六十四

卦形:                  ───

- -

───

- -
───
- -

 

辭義:未濟就是沒有渡過河的意思。引申義為未完成,還沒有終止。

◎編案:爻辭的順序是由下往上畫,最下位的爻辭又稱初爻

 

  安田健一看了許久,勉強地回答一句:「我覺得困卦……嗯,應該不是!」

 

  「怎麼說?」本間純拿著筆在手上轉。

 

  「因為卦象的辭義昰亨通。可是我們事情還沒處理好,連兇手都抓不到,哪裡來的吉祥?」安田健一指著書上的文字,要本間純閱讀。

 

  本間純笑著說:「如果這命案現場遺留下來的血跡符號,昰犯人的心聲,那困卦不是剛合他的意?人都被他殺了三個!」

 

  「你說得有道理!光憑這一本《易經》,根本搞不清楚命案現場的血跡符號昰代表我們警方的處境,還是兇手的立場,這該怎麼辦才好?」安田健一抓著頭,煩躁地在房內踱步。

 

  本間純張大雙眼,好像想到了什麼:「不過這三個命案現場除了線條符號外,還有OOXX的,那又是代表什麼意思?」

 

  「如果我想得沒錯,應該是書上所說的陽爻陰爻,就好像正負兩極一樣。」

 

  「難道真的如成瀨警官所說的,是黑白兩道的一種劃分?這麼說,兇手早已計畫好,哪些人該被殺,以及死亡的順序排列?」本間純陷入了沉思。

 

  安田健一嘆了口氣:「如果這樣的猜測是正確的,那麼這個兇手肯定不是位簡單的人物,事情越來越棘手了呢!」

 

  「不光是這樣,三個死者只畫了三個爻辭,那是不是代表還有另外三個預定的犧牲者?」本間純看著卦象,好像有了什麼啟發。

 

  「很有這種可能!只不過,兇手為什麼要殺這麼多人?目的到底是什麼?只是為了黑道間的仇恨嗎?」安田健一的眉頭又漸漸皺了起來。

 

  本間純認真地看著安田健一,堅定地說道:「或許從渡邊先生口中,能打聽出些什麼。這《易經》是中國的東西,他的秘書是為華裔,渡邊先生跟中國又有生意往來,這麼多的巧合,似乎有一點……」

 

  「不太對勁?」安田健一把本間純沒說出口的話接上。

 

  本間純沒有回答,只是給了安田健一一個不置可否的微笑。

 

2011.02.22. 08:30日本 橫濱市 安田健一的公寓

 

  安田健一被自己的手機鈴聲吵醒。

 

  「安田警官嗎?」電話那頭是個從未聽過的陌生聲音。

 

  「昰,請問你是?」安田建一睡眼惺忪。

 

  「我……是誰……不……重要……我……有話……跟……說……」對方的聲音斷斷續續不清楚,似乎是手機的訊號不良所引起的。

 

  「什麼?要跟我說什麼?你到底是誰?」安田健一意識到這個通話對象有點古怪,一瞬間恢復清醒。

 

  「十點半……雲取山……我…………千萬……別帶人來……」沒等回應,電話就被掛斷了。

 

  「喂?喂?」安田健一大聲的對著話筒喊話,發現斷線後,他忿忿地把手機緊握在手中。

 

  睡在客房的本間純被安田健一高分貝的聲音給喊醒,敲了敲安田健一的房門。

 

  「發生了什麼事?」本間純也是一臉精神不濟的模樣。

 

  「剛才有個人打電話來,約我十點半單獨到埼玉縣的雲取山,好像有話對我說。」

 

  「對方的電話號碼看得到嗎?」

 

  「恩,應該是AU的手機號碼。」安田健一看著自己手機上顯示的來電號碼。

 

  「打回警視廳,讓他們查一下。」本間純的口氣相當地堅持。

 

  安田健一打回警視廳尋求幫助,不到五分鐘,坐鎮在警視廳特別小組辦公室的古林善,立即回電告知兩人,剛才那通不明電話就是從死者陳大生遺失的那隻手機打出來的。

 

  「這麼說,打電話給你的,有可能是兇手?」本間純提出假設 

 

  「兇手?」安田健一愣了一下。

 

  「或者是目擊者?」本間純換了帖安心的方子。

 

  「不管那麼多,準時赴約應該能有所發現。」安田健一決定不要去煩惱這種假設性的問題。

 

  「我也一起去!」本間純壓根兒沒把對方的話放進心底,堅持陪同安田健一開車上雲取山。

 

2011.02.22. 10:20 日本 埼玉縣 雲取山

 

  警視廳的刑事部長栗原徹,親自帶著大批的便衣警察們埋伏在山區,一群人監控著安田健一行駛的轎車緩緩地往高處駛去。

 

  安田健一刻意提早了十分鐘赴約,但是他等了近三十分鐘,仍然不見對方的蹤跡。

 

  「該不會他發現我帶警察來,所以就不出現了?」安田健一心裡反覆想著。

 

  這時躲在車後座的本間純感覺到口袋的手機在震動,他低聲地接起電話,快速的回應:「是,知道了。」

 

  本間純輕輕從車內敲了敲車窗,安田健一四處張望後,立即打開車門,坐上駕駛座,目光直視著擋風玻璃外的風景。

 

  後頭傳來本間純低沉的聲音:「往山下走約一公里,有個叉路口,在路旁發現一台不明的車輛,現在部長等人正在確認中。」

 

  「知道了,我把車子慢慢往下開,你坐穩了。」

 

  本間純再度鑽回車後座底下,隨著車身搖搖晃晃來到部長所說的叉路口。

 

2011.02.22. 11:30 日本 埼玉縣 雲取山

 

  警方終於查出這台被當作可疑車輛的車子是屬於當地一位老農民的,他時常把車子隨意停放,等想到需要用車時,才來找車子,這種行為讓過慣都市生活的警官們直搖頭。

 

  栗原徹把安田健一叫到身邊來:「人到現在都還沒出現,應該是不會來了。」

 

  「部長,對不起,我……」安田健一話還沒完,手機的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安田健一看了來電顯示,用眼神示意栗原徹,低聲道:「部長!是那個人!」

 

  在場的警方人員個個屏氣凝神,睜大眼睛注視著安田健一接起手機 

 

  「喂、喂?你在哪裡?」

 

  「卡嚓!」對方的電話切斷了。

 

  安田健一緊張地回撥電話,可是不論打多少次,聽到的都是一樣:「您所撥的電話現在無法接聽,請稍後再撥。

 

  本間純雙眉緊鎖:「還是打不通嗎?會不會是訊號不良?」

 

  在五分鐘內回打了二十多次電話的安田健一,眉頭深鎖:「應該不是,會不會是被人切斷了電話?」

 

  栗原徹打電話給守在警視廳的小林善:「小林秘書追蹤一下,五分鐘前打進安田警官手機號碼的發號位置,立刻回報。」

 

  這時,安田健一的手機又響了起來,來電顯示卻是個從沒見過的號碼 

 

  安田健一環顧了一眼四,他隨即答話:「喂?」

 

  「安田警官!」傳來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怎麼了?」YUI

 

  「我剛才聽見、聽見好像有人慘叫的聲音,會不會是……?你可以過來一趟嗎?拜託你。」YUI的聲音聽起來在發抖 

 

  「YUI,妳先別緊張,妳現在人在哪裡?」安田健一試圖安撫她的情緒。

 

  「我在東京車站日本橋出口附近的香格里拉大酒店。你…一定要快點來唷……」YUI感覺好像快哭出來了。

 

  「了解了,我馬上過去。」

 

  這時,站在叉字路口另一頭的栗原徹也正在通話,電話那頭的小林善正在向他報告:「部長,剛才打給安田警官的電話,追蹤到是從東京車站附近打來的,從地圖上來看,應該是間酒店。」

 

  掛上藤田YUI電話的安田健一立即向剛講完手機的栗原徹求救,聽到消息的栗原徹,心裡頭一驚:「難道?有這麼巧的事嗎?

 

  「怎麼了?部長。」安田健一察覺到栗原徹的臉色不太對勁。

 

  「安田、本間,掛上警鈴,先趕到那間酒店與藤田律師會面。我會帶著其他兄弟,隨後趕上。要是你們有什麼新發現,立即回報!」

 

  「是!」

 

  「對了,一到旅館,立即要求調出今天早上全部的監視錄影帶。」栗原徹叮嚀著。

 

  「部長?」安田健一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藤田YUI一通電話怎麼會起這麼大的反應?

 

  「約你見面的人,很可能就在那個酒店裡。」栗原徹快速地從嘴裡吐出這幾個字。

 

  「什麼?知道了,我們馬上出發。」安田健一與本間純馬上坐進車內,飛速而去。

 

2010.02.22. 12:00 日本 東京 香格里拉大酒店

 

  安田健一沿途上打了幾次電話給藤田YUI,一方面是想探聽狀況,一方面則是擔憂藤田YUI的安危,而駕駛技術絕佳的本間純在短短三十分鐘內,趕抵酒店門口。

 

  「YUI,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安田健一與本間純來到藤田YUI的房間。

 

  「我剛沖完澡出來,聽到好像外頭有人吵架的聲音,可是卻聽不清在講什麼,沒多久,我就聽到有人的慘叫聲,聽起來好可怕……所以我就打電話給你了……」YUI低下了頭。

 

  「聲音是從門外傳來的?還是隔壁?」

 

  「我不知道……我是在我沖完澡,出來想拿水喝的時候,聽到的。」

 

  本間純想了想,問了一句:「會不會是從其他房裡的電視傳出來的聲音?」

 

  藤田YUI想了一下:「不像耶,那個慘叫聲聽起來太真實了。」

 

  「那,你聽到慘叫聲後,有聽到開門或者腳步聲嗎?」

 

  藤田YUI搖搖頭:「我很害怕,所以走回浴室,打電話給你後就一直待在裡頭。」

 

  「妳記得確切發生的時間嗎?」

 

  「大約一個小時前。」

 

  安田健一看著不安的藤田YUI有些不捨:「別擔心,不會有事的。對了,妳什麼時後搬過來的?」

 

  「兩天前,我知道渡邊先生可以出院,就決定搬到東京來。」

 

  「妳先休息一下,我們到樓下的警衛室去一趟。」

 

「安田警官……」YUI一附欲言又止的模樣。

 

  「沒事的,把門鎖好,有事記得打手機給我。」安田健一在關上門前,特地囑附藤田YUI。

 

2011.02.22. 12:30 日本 東京 香格里拉大酒店辦公室

 

  栗原徹聽完安田健一的說明後,向酒店經理調閱保安的錄像資料。

 

  在藤田YUI所說的時間點內,只有一位客人搭乘電梯從十五層樓下來,而這位客人是到二樓包廳參加婚禮的客人,昨天中午才入住到這個酒店,而預定退房的時間是明天中午。

 

  「部長,我們要不要跟這個人談一談?」本間純客氣地問道。

 

  部長朝酒店的執班經理看一眼:「好的,請他進來。」

 

  等客人走進來後,來人把安田健一等人都嚇了一跳。

 

  「松本前輩?」安田健一大驚。

 

  「松本,麻煩你把剛剛跟我說的事情,再跟大家解釋一次。」

 

  「我為了參加太太娘家外甥的婚禮,昨天下午跟她一起搭飛機從北海道來到東京,被安排住在1503號房。大約十一點左右,我和太太一同到附近的商場逛街,卻發現忘記帶錢包,便獨自回到酒店的房裡拿,我太太則是在商場等我……」

 

  「請問您有聽到什麼聲音嗎?」本間純客氣地問著。

 

  「有一聲尖叫聲,但是當時,我以為是電視所發出的聲音,便不以為意。因為我太太還在商場等我把錢包帶過去付錢,所以我匆匆忙忙就離開了。」

 

  栗原徹開口說:「好的,謝謝你。松本,那我們就不擔誤您參加婚禮,夫人還在樓下等候著。」

 

  等任職於北海道富良野警察局的松本警官離開辦公室後,栗原徹立即派人考證松本警官所說的話是否屬實。

 

  「經理,能同意警方在十五層的房間進行搜尋的動作嗎?」栗原徹的語句雖然是問句,但卻是不折不扣的直述句。

 

2011.02.22 14:40 日本 東京 香格里拉大酒店

 

  警方證實來自北海道松本警官所說的完全屬實。

 

  十五層樓的客房,只有三間房敲了門後卻無人應門,也連絡不到當時登記入住的民眾,這時栗原部長做了個大膽的決定,他擅自打開這三間房門,一探究竟。

 

  當負責闖空門的安田健一與本間純來到最後一間房1501時,他們心中莫名的感到緊張。

 

  安田健一與本間純小心翼翼地來到浴室,只發現散落一地的照片。

     

6-血之坎1110.jpg

  仔細一看,這些全都是有著安田健一身影的照片,這讓安田健一心裡抖了一下。

 

  「這個房裡,什麼都沒有,連個可疑的線索都沒有,怎麼會這樣?」本間純真的想不通。

 

  安田健一呆呆看著這地上的照片,他愣著想:「難道,打電話給我的,是那位開工作室的攝影師?

 

  本間純帶起白手套,翻看著地上的照片:「安田警官,你看!」

 

  「怎麼會有藤田YUI的照片,難道她也被監視?」本間純在一堆照片裡,發現三張攝有藤田YUI的身影。

 

  「可是,為什麼?YUI跟他們有什麼關係?」安田健一心裡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栗原徹接到通知後,來到1501號房,巡視了一遍房間後,打電話回警視廳:「讓鑑識課的人來一趟,仔細地找找,說不定能發現線索。」

 

  「安田警官,帶我去藤田律師的房間。」栗原徹下了個簡單的指令。

 

  安田健一正準備敲藤田YUI的房門時,藤田YUI剛好打開門,打扮亮麗,手裡還提著皮包。

 

  「藤田律師,您要外出?」安田健一在栗原徹面前,對藤田YUI說話恭敬客氣。

 

  「是的,我必須去渡邊先生家一趟。渡邊先生原本要我約安田警官一同過去用晚餐,不過看起來你好像很忙,所以,我自己去好了。」

 

  栗原徹馬上開口說:「安田警官,這裡既然沒什麼事,你目前也還在放假,就陪藤田律師一同赴約吧!」

 

  「部長,可是?」安田健一有點搞不懂栗原徹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可是什麼?順便帶點禮物過去。」

 

  本間純站在栗原後頭對著安田健一說唇語:「有事,我打電話給你!」

 

  安田健一點了點頭,隨即與藤田YUI離開了酒店。

 

2010.02.22. 17:00 日本 埼玉縣 渡邊正男老家

 

  「安田警官,剛才聽藤田律師說,你沒辦法過來,渡邊先生嘆了好多口氣呢!」Lucy Chen掩著嘴笑著。

 

  「是嗎?他現在在哪裡?」

 

  「在裡頭喝悶酒。」

 

  「渡邊先生,安田警官跟藤田律師來了。」Lucy Chen領著他們進到屋內的小客廳。

 

  「健一!快來坐!Lucy,再拿三個杯子來,妳也一起來喝。」渡邊正男滿臉笑容。

 

  這時,安田健一發現,在客廳後頭的櫃子上,放這一盒來自北海道的禮盒。

 

  而這書櫃上,擺了幾本中國書籍,有一本特別的眼熟,它的名字,就叫做《易經》。

 

註1: [譯文]六三,來去都處在險陷之中,遇險姑且伏枕以待;已經落入陷穴深處,不可輕舉妄動。(之:去。枕:暫息而未安。)

下集預告:

  渡邊正男跟這三起連續殺人命案到底有什麼關係?下落不明的攝影師為何要拍安田健一與藤田YUI的照片呢?

  這位謎樣攝影師現在到底身在何處?又將面臨怎樣的命運?

 

〈血之坎〉第一季,今日已播映完畢

欲知〈血之坎〉精彩完結,別忘了鎖定向上部落格(以及臉書)最新消息!

下週五晚間八點請繼續鎖定向上部落格,接檔好戲-〈子夜歌〉迷幻上映。

 

十八樓本號,一棟外表普通的公寓

兩個名字相近的好姊妹,又能和兇殺案扯上什麼關係?

迷離的腳步聲,譜出陣陣悲歌

 切記!能殺人的,只有人。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