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天劫〉

第11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作者-李影

前情提要:

 

犬上次郎密會失踪多年的妹妹,原來她就是日本知名學者小島美幸,刑龍使計擒住這兩人,亦從中得悉幕後黑手傑夫正秘密行動……

小靜親口向刑龍表白,刑龍應該怎樣回應?

 BANNER.jpg  

第十一章.暗湧

2007. 9.15    223pm  東京灣, 天文博物館地下室 

 

刑龍沉吟一會兒,伸手便去拆解那個東西

美幸立刻說:「你要幹什麼?」

「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但如果跟大災難有關的話,總不會是好事。我想,拆解是最穩當的做法。」刑龍道。

在這關鍵時刻,美幸叫道:「小心!」

刑龍就像制約反應般地向旁移開,剛好避過偷襲者的一劍。他趁機回身拔出刀來,一刀向偷襲者咽喉斬去,又狠又辣。

偷襲者的反應也極快,在刀刃離喉部不到五吋的地方豎劍擋下,同時一壓刀身,右肘撞向刑龍。

刑龍急伸左掌托開,狼狽地向後跳。

偷襲者原來是傑夫

「又是你! 」刑龍怒吼,回頭向美幸喝道:「妳們快走!

美幸一聲應諾,立即拉著次郎離去。

這時傑夫又一劍刺來。

這種刺法除了運用臂力外,也十分講求腰力和爆發力,而且可以迅速縮短與敵人間的距離,十分難對付。

傑夫的西洋劍術也很厲害,不愧擁有「秘警頭子」之名。前幾天如果沒有武器,恐怕高田也不能將他擊退。

幾乎是傑夫一動,劍尖就已在刑龍臉前。刑龍拚命向右移閃避,卻被傑夫左拳擊中右頰,一時,他口中噴血地飛跌出去。不過,當他接招的同時,也順勢以刀柄重挫傑夫左肋。

傑夫以手捂著左邊胸口,向後退了幾步。這一擊,令他一時之間呼吸困難。

機不可失,刑龍抹掉嘴邊的血,揮刀向傑夫頭頂疾劈下去!

忽然間,傑夫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支外型像槍的儀器射向刑龍。刑龍不知射出來的會是什麼,立即閃向一旁。

「砰」一聲,一陣震動之後,剛才在刑龍後面的那張桌子竟化成一股白煙,消失了。

刑龍大為驚愕。

「那不就是未來的尖端科技產品震動波發射器嗎?」

震動波發射器可以射出一束束的震動波,被擊中的物體立刻被分解,還原為原子。

傑夫沒擊中仍不放棄,頻頻瞄準刑龍。刑龍左閃右避,十分狼狽。他知道在現在的情況下,難以摧毀那個儀器和殺掉傑夫,心中暗嘆,「還是先邊閃邊跑向門口,先離開再說……

傑夫見他逃掉後,也不想追趕。

「傑夫先生,現在該怎麼辦?」一位研究員走了過來。

「按原定計畫進行!」

 

2007.8.15   322pm   東京灣  久山的遊艇上

 

刑龍回到他們暫時棲身的那艘遊艇時,發覺美幸竟還沒回來。

久山道﹕「小島博士還沒有消息回來。」

「只有等了。」刑龍嘆道。

這時小靜花子一起到艇上來。

小靜一見到刑龍,立即撲了上來。刑龍擁著她火辣辣的胴體,心中感到一陣甜蜜。

小靜人逢喜事精神爽,比起認識刑龍以前還有精神,加上她本身也很漂亮,所以現在全身上下散發出迷人的風采,連久山這個經驗老到的中年人,也幾乎快把持不住了。

他最近替七尾尋找小靜的親生父母,但仍沒結果。只知道在十多年前的某一天,她長大的那所孤兒院的修女在門外發現了還是嬰兒的她,之後便什麼也查不到了。「伊藤」是那位修女的姓。

「高田與七尾會遲點才來。」久山放下電話後道。

「反正正事要等高田老師來到才說……不如你現在利用時間去跟小靜約會吧!」花子不懷好意地對刑龍笑道:「犬上集團正值多事之秋,能有時間恢復元氣就算不錯了,更別說會派人騷擾我們了,所以現在我們應該安全啦!」

「我先替你選購些像樣的衣物,再陪小靜回家準備,你就先休息一下吧。」花子說罷,便走出去了。

 

2007. 8.15   715pm   東京市  某酒店高級餐廳內

 

黃昏時分,小靜在花子的陪同下到市內一間高級餐廳。

刑龍早在等候,三人一碰面,均眼睛一亮。

11-天劫0923.jpg  

小靜身穿一套白色銀絲低胸晚裝,含情脈脈,彷似童話中的公主,看得刑龍口瞪目呆。

刑龍則穿著一套米色的西裝,英俊瀟灑,也令小靜和花子目不轉睛。

花子回神過來,笑道: 「不打擾你們了。 」一說完,轉身離去。

「妳今晚很漂亮。 」刑龍送上手上的一束薔薇。

小靜「噗」一聲笑了出來,「是花子教你說的?

刑龍破天荒的臉上一紅,笨拙地不知如何應對。

其實花子早已替這笨蛋兩人組安排了所有的東西,連菜單也替他們選好了。

當兩人吃完那塊頂級牛排後,還安排小堤琴藝人到他們旁邊演奏呢。

小靜遞出手,示意刑龍要不要跳舞。

刑龍支吾道: 「我不懂這玩意兒。

小靜溫柔一笑,離開坐位把他拉了起來, 「不懂可以學嘛! 」接著把他拉進舞池。

小靜其實也不很懂,但當他們兩人相擁在一起時,誰還會在意那些小事。

刑龍手環著小靜的小蠻腰,小靜把前額輕靠在他的肩上,隨著浪漫悅耳的音樂,舞姿曼妙。

其他人紛紛投來欣羨的目光,讚嘆不已。

「你……真的喜歡我嗎? 」小靜低聲問道。

她不敢把頭抬起來,額頭仍靠在他肩上。

「妳知道嗎?」刑龍柔聲道:「當我第一次見到妳時,便被妳吸引了。

小靜一震,不能置信地抬起頭來,眼底含著喜悅的淚光。

當二人吻上對方唇上時,眼前的美好,連星空也褪色了。

 

2007. 8.15   1052pm   東京灣  久山的遊艇上

 

二人手牽手回到遊艇時,差不多是晚上十一時,高田和七尾也來了。

小靜不知為何怕羞起來,一溜煙地跑進刑龍的房間,留下刑龍與其他人在大艙內。

「博士怎麼還沒回來?」刑龍覺得不對勁。

久山道:「對。可能是被他們找到了吧?她畢竟是犬上次郎的妹妹。

刑龍向高田說出了那個儀器的模樣和數字的涵義。

高田聽後沉默了起來,好半晌後他才回話:「照說傑夫的最終目的,就是確保大災難的發生,可以確定那儀器跟大災難有一定的關係。儀器上面的日子是資料被竊後一年左右……可能和史卡列教授的研究有某些關係,我建議我們先看看研究資料再說。

眾人一致同意,久山便拿出美幸暫放的資料來。

資料是一片光碟,久山把它放入艙內的電腦內。

啟動後,螢幕出現兩個資料夾。一份是史卡列教授在十七年前的研究;另一份則是犬上次郎獲得資料後,交由集團再進一步研究的成果。

史卡列教授的研究美幸已敘述過,不必再看,於是久山選擇打開另一份的資料夾。

螢幕顯示出「此乃暗號化資料,請啟動解碼程式。

高田道: 「好傢伙!

「不用擔心,我這裡有解碼程式。 」久山說完,啟動解碼程式後,解碼所需時間顯示為「二十五天 」。

眾人大罵起來。

刑龍嘆道: 「反正我們也要等博士回來。久山先生,請你啟動吧。」

 

2007. 8.16   1204am   東京西郊禦嶽山上犬上大宅

 

美幸醒了過來,腦後一陣痛,不禁悶哼一聲。

她張眼看看,頓時大吃一驚。

原來她現在身處在自己的家,自己的房間。

房內的一椅一桌無不跟十七年前一模一樣,彷彿時間倒流,回到了過去。

她慢慢記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今天下午她拉著次郎離開實驗室走在街上時,不知被次郎用了什麼東西擊中後腦,之後便不省人事了。

窗外一片漆黑,現在應該是晚上了。她看看牆上的時鐘,是晚上十二時左右,她大概昏迷了十個小時。

她從床上起來走走,卻發覺這不是「一樣的房間」,而簡直就是那一間。

他把我送回禦嶽山的老家了?」她心想。

她打開門出去, 奇怪地,外面竟一個人都沒有。 奇怪了……

 

2007. 8.16   1207am   東京灣  久山的遊艇上

 

在刑龍的再三催促下,花子送小靜回家了。

刑龍在船艙內與高田商議。 「我看我暫時會住在船上,這樣逃走總是容易點。」

「我們時間已不多了,只剩兩個月,現在我們連到底是會發生哪種性質的災難都還不知道。」高田道。

刑龍沉聲說: 「傑夫一定知道某些事,否則他不會製造出那樣的儀器來……這是用來處理巨大能量用的,地球上哪來那麼巨大的能量呢?

「我已請了一些電腦界的朋友幫忙……但也需要十來天才可以完全解碼。 」久山嘆道。

刑龍慨嘆:「唉!最快的方法莫過於把傑夫捉來嚴刑拷問,但他們這種特務員,即使自殺也不會透露半點情報的。看來,裡面的資料是唯一的線索了。

高田攤攤手,一臉無可奈何,「也沒其他辦法了,明天再商量吧。

 

2007.8.16   1210am   東京西郊禦嶽山上犬上大宅

 

美幸走到長廊,燈火輝煌,卻絲毫感覺不到人的氣息。

天已全黑,她一個人在這麼大的屋子,心中不禁有點發毛。 發生了什麼事?人都到哪裡去了?

她走到樓梯處,看到地上一灘紅色液體。

她往前走一點,立刻聞到一陣令人窒息的血腥味。她是生物學家,並不怕血,但此時氣氛怪異,令人不寒而慄。

「血跡留下不超過兩小時……」她一看血色便研判出這點,而且血跡呈現是由樓梯濺出,顯示出血的人是向樓下「滑」出去的,還有這麼驚人的出血量,想必傷口應該不小。

美幸有點膽怯地跟著血跡步下樓梯,才到下一層,便見到了流出大量血跡的人。

那是犬上家族的打手。他伏在地上,血從身下流出,傷口應是在胸前,他身旁還有一把手槍。

美幸顫抖地伸出手去探他的氣息,發覺已經沒氣了。美幸又捏捏他手上拇指和食指之間的肌肉,那是判斷一個人死了多久最簡單的方法,憑此美幸判斷出他果然死亡不超過兩個小時。

忽然間,身後出現很細微的「窸窸窣窣」聲。 就像有人踩在一片樹葉上,聲音極小,但這種在幾乎完全寂靜的恐怖氣氛下,卻十分嚇人。

「啊~」美幸被嚇得尖叫起來,並在第一時間扭頭後望。

什麼也沒有。

美幸吞了一口口水,手抖著拾起了那把槍,心跳聲大到連自己都聽得到。

四周還是沒動靜。

她用腳把屍體翻過來,眼前立刻出現的淒慘的死狀,「呼~」美幸被嚇得低呼退後,雙腳發軟。

只見屍體腹上有一個極大的血洞,像是被硬生生撕開一般,連腸子都外露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她再轉頭看看,才發覺其他地方如門上、牆上也是血跡斑斑。

她心跳加速,腳步蹣跚地穿過走廊到達大廳,握著手槍的雙手劇烈抖動。

就在這時──

入目的情景令她當場呆立,一時之間完全失去活動的能力,就連思考也彷彿停頓了。

這裡原本是她家的大廳。」她是這麼想的。

原本應該是擺設豪華的沙發、餐桌和十幾幅價值連城的名畫,充滿高雅華貴氣息的地方。

現在呢?

即使用「戰場」來形容也不甚貼切,為什麼呢?

因為那是一座屠場

廳內十多個人的死狀比剛才的屍體更恐怖,整個大廳上上下下都是血跡、破碎的肢體和內臟,所有能被破壞的東西都被破壞了。

就連美幸這樣已經習慣動物解剖的人也受不了!她失控地尖叫起來,但持續不到五秒便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下集預告:

犬上大宅内死了二十多個武裝黑幫,高田受老朋友重案組頭領三島明之邀共同調查,查出的元凶竟是個已産生力大無窮、快捷無比的韓國女子李月熙……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天劫〉於每週五晚間8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