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唐之初〉

第8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作者-望 妍紓

前集提要:

無端被捲入是非的莫過於倒楣的凌向荷,居然還被一群無知的花癡ㄚ環誤會……

她哪有被杭子謙那個大爛人給糟蹋了?這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倒楣透頂了。

另一方面左憐晴則為了要逃開那不屬於自己的婚事,把腦筋打到「從軍」的歪腦筋。女子從軍,莫非她想當花木蘭二?

BANNER-唐之初.jpg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午時  皇宮外 

過大的聲響,引起不遠處巡邏的禁軍統領注意。

「外頭怎麼這樣吵?走,去看看。」吆喝著兩名護衛,他按下身側配戴的長劍走出宮門。

「統領好。」一群護衛見了禁軍統領,恭敬地彎下身。

「這是怎麼一回事?」禁軍統領皺著眉,打量著眼前這兩名陌生面孔。

「我們要進宮,可是他們不許我們進去。你們識相點就快讓我們家郡主進去,要不傳到皇太后耳裡,你們有幾條命都不夠賠!」本不想表明主子身分,敏敏還是忍不住全說出來。

擺著一副不可商量的嚴肅臉孔,禁軍統領搖著頭說:「郡主?什麼謊我沒聽過,還有人稱他是皇上呢,要是都讓你們這些人隨便進宮面聖,那外頭那些阿狗阿貓,不就把這當成自家廚房踩踏?」

守護皇宮是他們的職責,反正他才不相信眼前這兩個穿著打扮不得體的小ㄚ頭會是什麼名門望族,這種騙吃騙喝的手法他可是看太多了。

「阿狗阿貓?」柳眉一挑,左憐晴美美的小臉全皺在一起,挽起袖子就要上前。

深怕小主子會一時『凍未了』跟人家翻臉,急得敏敏連忙拉著她,就怕皇太后人還沒見到,她們就被禁軍統領給攆出皇城。

「郡主,別意氣用事啊!」敏敏在主子耳旁叮嚀。

拍開敏敏的手,左憐晴仍大搖大擺地走上前,語氣不好地咕噥說:「什麼阿狗阿貓的?牠們都可愛得緊,如果你不想放我們進去的話,那也不需扯到這些小動物啊,拐彎抹角的說話很累人耶,你明不明白呀?」

聽到主子的話,敏敏也忍不住的拍額大驚,「郡主,您……在說些什麼?」

「我有說錯嗎?」憐晴狐疑地看著哭喪著臉的小婢,一點也不知道自己方才鬧了個多大的笑話。

「郡主,您方才真的……」

好丟人這三字都還未說出口,就見到禁軍護衛出來趕人,主僕兩人也一時慌了手腳。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穿著華服綢緞的老者驚見,連忙出聲喝止。

「在做些什麼?這樣會嚇著了嬌滴滴的小姑娘。」老實說,皇甫龍大老遠就見到這兩個傻丫頭,只是他一直未出聲。

這個帶頭的小姑娘很可愛,傻呼呼的模樣真是越看越有趣,倘若她能當他皇甫家的兒媳婦,不知道該有多好。

這妞傻氣雖傻氣,可是說起話來還挺有趣的,讓人想發火卻不忍苛責她,這樣的個性配傲軒那孩子嘟嘟好,嗯!沒錯沒錯。

這老頭兒就是要這小姑娘做他皇甫家的媳婦,所以眼前這事情,他……管定了!

被老者沉聲一喝,原本板著張臉的禁軍統領,連忙換了嘴臉,巴結似的笑著說:「皇甫老將軍,您來得正好,是這兩個野姑……」

「嗯?」皇甫龍不悅地拉高音量,嚇得禁軍統領豆大般的汗珠猛滴。

「小的是說姑娘的身分來歷不明,如果屬下貿然讓她們通行,萬一危害到整個皇宮或是聖上,那麼小的就算是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啊!」禁軍統領「咚地」一跪,驚慌更是不在話下。

如今的皇甫王府可是聖上跟前的紅人,若是得罪,豈不就跟自己的仕途過不去?

「我家郡主才不是什麼來歷不明的人呢?」一聽到有人汙衊寶親王府,敏敏滔滔不絕的正義感便在此時發揮了最大的功能。

「妳家郡主是哪家王府的千金?」呵呵,原來對方還是個皇族,這樣一來更是門當戶對!

同樣是朝中人,他倒要看看誰是他未來的親家。

「我爹是寶親王,而我今日進宮就是希望皇奶奶能夠下道懿旨,讓我能夠去做我想要做的事。」憐晴眨著眼說著。

寶親……王?該不會是杭庸那傢伙吧!

當今世上,寶親王也只有那麼一個。準是那傢伙沒有錯,那傢伙的個性最拗了,再加上當年又跟他有些誤會沒釐清,這下……事情有點棘手了。

皇甫龍牽起一臉迷惘的左憐晴,慈祥地對著她說:「小ㄚ頭,皇甫叔父先帶妳去晉見太后,等見到她老人家時,妳有什麼話再一併同她說,好否?」

憐晴如搗蒜般地點著頭,小小的臉兒這才露出今天第一個笑靨。

太好了!這個慈祥的叔叔真是個大好人,看來她要去從軍的事情是有望,這真是太美好了──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未時  御花園

 8-唐之初0922.jpg  

皇宮內就像一個走不完的大迷宮,繞過了金碧輝煌的鑾殿,一行人來到了後宮,美輪美奐的宜園是皇太后修心養身的地方,池裡還盛開著一朵朵高雅脫俗的荷花。

繽紛的錦鯉在池中自由自在地游著,四週全是假山和假水所構築的栱橋,美得讓人別不開眼。

很快地來到皇太后所住的寢宮,待公公通報後,便進了去。

「微臣參見皇太后,娘娘金安。」

樂芙向皇奶奶問安。」左憐晴有些笨拙地跟著跪在地上。

端坐在華椅上頭的女子雍容華貴,歲月好像只在她臉上留下些許痕跡。

笑了笑,抬手便要他們起身。「在哀家這裡,不必這樣拘束,全起來吧!」

「是!」兩人拍了拍衣襬,隨即退到一旁。

「都坐啊!」皇太后慈祥地要人替她們備椅。「站著說話多累人,別讓哀家連說話都要仰著脖子,哀家年紀大了,可禁不起這樣折騰啊。」

這句話逗笑了左憐晴,她噘著紅豔豔的唇,撒嬌似地來到皇太后的身旁。

憐晴貼心的幫著皇太后捶背,水汪汪的大眼直望進太后的眼裡。「皇奶奶,樂芙今日進宮,有一事想請您幫忙,您這麼疼樂芙,您……會答應吧?」

「據野史上說,在民間流浪過的皇太后生性純良,不愛搬弄架子,既然如此,何不嘴甜些……」憐晴心想。

看了看那對清澄無瑕的雙眼,皇太后也不禁莞爾一笑。

她保養得當的柔荑輕覆在憐晴搥背的手上頭。「丫頭,說吧!讓哀家聽聽,或許哀家能幫上什麼也說不定。」

「樂芙從小就有一顆熱誠的心,鑽研兵書也好一陣子了……」憐晴無辜地眨眨眼。

「嗯,然後呢?」聽到這裡,精明的皇太后也驚覺事有些不對勁,眼皮跳上跳下的,總覺得這丫頭片子會突然說出個嚇死人不償命的話來。

憐晴不好意思地搔搔頭,紅著臉將話說完:「人家、人家想要從軍,體驗一下帶兵打仗的滋味嘛……」

「噗哧」一聲,皇太后口中的花糕餅都還沒嚼碎,一聽聞左憐晴那番誇張的話後,立即噴了出來。

眼尖的嬤嬤們連忙趨前,拿起絲帕為她擦拭嘴角及衣裳,皇太后抬手接過絲帕,一揮手便要嬤嬤們先下去。

接收到皇太后徬徨的眼神,歷經大風大浪的皇甫龍也知道怎麼一回事,打笑地替皇太后圓了個場。

「方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老夫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哎喲!人老了就是這樣,記憶力差,皇太后,您說是吧!」

拍個額,皇太后回笑一記,看著皇甫龍。「是、是!人老的確會這個樣子,哀家也常這個樣子呢!」

兩個加起來有百來歲的老人家有一下沒一下的笑著,看得左憐晴是一頭霧颯颯,不禁小聲咕噥:「好奇怪唷!他們都在做什麼,可……明明方才我就看見皇奶奶很不雅觀的……」

話還沒說完,皇太后惶恐她又會說出什麼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話來,一把將她的嘴兒給摀了起來。

「嗚嗚……」憐晴發不出聲。

「ㄚ頭,妳不是說要從軍嗎?」情急之下,皇太后也胡亂的答應。「哀家……答應便是。」

「嗚嗚嗚──」憐晴欣喜地猛點頭,竟沒發現皇太后已經鬆開手,她還咿咿嗚嗚地沒完沒了。

蓄著八字鬍的皇甫龍一聽,結巴的大喊:「娘娘,您……」

「這事就這麼決定,哀家立即下召書給妳。」轉眼便召來嬤嬤替她磨墨,飛快地擬了份稿後,這才想到一個女孩子去軍中怎麼行呢?

先不說軍中紀律好不好,光是「性別」就是一個大問題;只是,說出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一樣,何況她還是當今的皇太后呢?

「皇甫卿家……」皇太后凝了眼皇甫龍,優雅地開口喚道。

「臣在!」

「哀家聽聞你已將傲軒那孩子召回京城,可有此事?」皇太后心思一轉。

「稟太后,確有此事。」其實他老頭只是有一點點思念他那個不孝子而已,所以才會要聖上下旨,要他迅速趕回。

「那好!算算時間,他這幾日就會回來!哀家要傲軒做件事,你當人家爹的,該不會反對才是吧!」皇太后偷偷望了皇甫龍一眼。

「一切謹遵娘娘!老臣及臣之子絕不會有異議的。」皇甫龍欲跪地聽旨,卻被皇太后給制止了。

「傲軒那孩子倘若一回府,你們就馬上進宮面聖,哀家自有打算!」轉眼笑著看疼愛的小孫女。「皇奶奶既然已經答應了妳的要求,妳就乖乖的,別讓妳爹娘擔心了,知道嗎?」

「謝謝您,樂芙就知道皇奶奶最疼我了。」憐晴撒嬌地鑽進皇太后的懷中,圓滾滾的眼眸瞇笑出一道笑痕。

「對了!ㄚ頭,妳也好久沒來宮裡陪皇奶奶了,這回說什麼也得留下來才行!」雍容華貴的面容透著笑,這才想到要事,連說:「瞧哀家這記性可真差,來!傳哀家口諭,說樂芙郡主在哀家這兒,要寶親王和王妃別擔心。」

唇紅齒白的公公連點頭,「奴才這就去。」

皇甫龍笑撚著鬍子,對著太后說:「還是太后有先見之明,要不依寶親王夫婦疼女的程度,若找不著郡主,鐵定把皇城翻過來不可!」

「可不是嗎!」皇太后也笑說著。

憐晴露出得意的笑容,小手兒偷偷伸到身後,比了個勝利的手勢。「YA!」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申時 地窖內  

面對眼前人紅俏臉的凌向荷,剎那間還真讓杭子謙看閃了神,甩甩頭,他努力撐起自己就要起身。

「喂,想找死也別用這種方式。」嘴裡雖念著,可凌向荷還是細心地伸手攙扶著杭子謙走到機關旁。

「妳……有什麼企圖?」腳步一停,杭子謙以一種很輕、很淡的語氣說著。

那雙軟又綿的小手雖明顯一僵,可仍舊沒有鬆開攙扶的動作,水汪汪的雙眼幽幽地對視著他。

「不管你信或不信,我只想告訴你一句,不是每個人做任何事都是懷著心眼來,我只是想單純做我想做的事情,就這麼簡單。」末了,向荷說。

這句話讓杭子謙久久不語。

兩人就這麼沉默地回到了柴房那頭。

「向荷姑娘,向……」門外忽然傳來聲響,「砰」地門一開,一干人看到他們兩人都驚愕不已。

「都在嘰嘰喳喳個什麼?」杭子謙瞇眼沉聲道。

柯多陸及一干丫環們沒料到杭子謙竟在此,紛紛緊張地跪了下來。「奴才、奴婢們見過世子爺。」

「嗯,還在這等什麼,還不讓開些,本世子要回房。」下一刻,大手突然反包覆住凌向荷的小手,也不管她的意願與否,就拉著她回屋內。

「喂,你這人走路就走路,我有腳,自己可以走,別拉著我……」凌向荷吃痛著,沒想到這男人受傷歸受傷,力氣還是這麼大。

一干丫環看得是眼紅不已,氣得嘟著嘴。

珠花握著拳頭,「可惡!世子爺根本就沒有不見,原來他一直躲在柴房跟那女人私通。」

「最壞的是,那女人還騙我們說沒有呢!」

「好了!都下去幹活,不許再多舌,聽明白了吧!」柯多陸沉喝一聲。

「是。」

 

下集預告:

一道從天而降的聖旨讓寶親王府上上下下雞飛狗跳,還氣得杭老王爺吹鬍子瞪眼的;可是懿旨難為,再不捨也得放手讓愛女從軍。憐晴心裡竊笑,看來她的計謀是很順利……

凌向荷倒是沒這麼如意,本以為可以跟著好友一塊脫離杭子謙這個男人,只是一想到餘毒未解,一旦半路「葛屁」的話,哇!那不就死相很難看了?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唐之初〉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