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天劫〉

第12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第11集

 作者-李影

前情提要:

刑龍等得到了美幸的老師失竊多年的秘密研究資料,但美幸卻失踪了。當刑龍與小靜約會的同時,犬上大宅卻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件……

 

BANNER.jpg  

 第十二章.異常

2007. 8.16   0308am   東京市某後巷小吃店閣樓

 

小靜在床上輾轉反側,到了半夜三時還無法睡著。

唉……真不想走哩……可以在一起的時間已經少之又少,而且還在劇減當中,當然能在一起便一起了嘛……為什麼要把我趕走呢?」她喃喃自語。

難道他沒有想過,終有一天他會消失?他還會記得我嗎?」一想起這段穿越時空的奇異戀情會因刑龍消失而終止時,小靜便神傷不已。

他明知自己大限將至,為什麼還可以這麼有鬥志呢? 難道這就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偉大情操?如果易地而處,我大概只會把自己關在房裡而不知所措吧?唉,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事,應該是在身邊支持他了……

 

2007. 8.16   0545am   東京灣  久山的遊艇上

 

刑龍天還沒亮便醒了過來,他走到甲板上。

船體被浪潮搖動,海風輕夾著一股醎味,令他感到一股難得的寧靜。

大災難究竟是如何發生的?不是隕石、不是核爆、不是太陽黑子,還有什麼可以有這樣的破壞力,唉……」他想破頭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不禁喟然而嘆。

 

2007. 8.16   430pm 東京警視厅 刑事案一課課長辦公室

 

「什麼? 高田驚愕道。

「這事千真萬確。

「你已經升為重案組組長,還有什麼案件解決不了?」

坐在高田面前的粗豪大漢瞪着他道:「如果是普通案件,也不會到我三島明手上。我在學校外面等你三個小時,就是為了問問你的看法。有誰比我更了解你的能力?」

高田一愣。他深知三島為人,外表雖然粗豪,但卻非常慎重小心。聽罷點點頭,拿起在辦公桌上的照片,看了看,沉聲道:「二十六人……全部同樣死法?

三島點點頭:「不錯,連家僕園丁、廚師司機在內。所有致命傷口都是先以凶器插入,再用力向橫一扯,所以傷口的皮肉被破壞得慘不忍睹,全都是內臟支離破碎、失血過多致死。

高田放下照片: 「是誰報的警?

三島道:「是早上報社的送報生尾井。他在早上送報紙到犬上大宅時,從庭院鐵欄大門外見到園丁的屍體在草地上,簡直被嚇傻了,呆立了好久才清醒過來去報警。其實警察中也頗有不少不願沾上犬上家族的,但命案發生了也沒辦法,誰知人一進去,看見的竟是這樣的場面。」說罷,指著桌上一張犬上大宅尚未經清理的大廳照。

他們兩個算是見慣大場面的人,但也差點受不了。

高田皺眉問:「調查後有什麼發現?

三島也皺起那兩道幾乎擠成一直線的粗眉,「現場殘破不堪,初步推斷曾經發生過一場大拚鬥;找到很多彈頭,而且現場沒有生還者。現在就剩下等待鑑證科的報告了。」

高田本來只是被徵詢給一些意見而已,但現在他的好奇心也被撥撩起來了,「那還等什麼,去鑑證科!

 

2007.8.16.   445pm 東京警視厅 鑑證科辦公室

 

到了四樓的鑑證科,科主任鈴木剛好要把報告拿給三島,才踏出辦公室,便迎面見到這兩人到來。

他一見到高田,愕然而驚。

「武……」

高田微微一笑,「好久不見。

鈴木接著望向三島,卻被三島推回辦公室去。

鈴木也懶得再問,把報告交給三島,三島看完報告後便交給高田。

鈴木短小精悍,這時他雙手一握,以專家的姿態道:「我們搜索了全屋的指模,發現當中除了所有的死者外,還取得另外五個人的指模。 」看了兩人一眼後,接著又說:「我們的指模只取在三十六小時之內所留下的,五個沒找到屍體的人,分別是犬上次郎犬上太郎犬上森鷹、生物學家小島美幸博士。還有一個是住在原宿的韓國籍建築工程師李日健的女兒李月熙。」

高田皺眉,「她是誰?為什麼會到犬上大宅?」

「資料說她是個中學生,因母親早死,跟隨父親到日本,正在申請居留權當中。至於為什麼要到犬上大宅,就沒有人知道了……只知道她的指模出現在現場不超過二十小時

三島揚了揚眉,「那個時間大概是死者們遇害的時候。

鈴木又道:「據法醫報告, 」他拿起另一份報告說:「死者被凶器刺入時,多半身上帶有硬物,例如煙盒或手機,但仍然被一擊穿過,甚至肋骨也照樣刺穿。依估算,最少要一百五十公斤以上的力道才能做到這一點。現場除了找不到凶器外,更沒有絲毫兇手遺留的血跡,以犬上家族平日的保全裝備來看,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兇手究竟是人還是鬼?」

「鬼也未必辦得到。 」三島哂道。

鈴木接著說:「根據種種跡象來看,可以肯定他們五個人沒在屋裡遇害,但奇怪的是,在現場也找不到這些人。

「我看,這可能需要擴大搜索範圍……那女孩住在哪裡? 」三島提出問題。

 

2007.8.16   633pm   東京灣  久山的遊艇上

 

三島依照地址去找李月熙,高田照例到遊艇去找刑龍,那已經是當天的黃昏時分了。

小靜因店務繁忙而沒來,刑龍正在電腦尋找資料。

高田一來,跟他說了犬上大宅的事。

刑龍劍眉一沉,「那麼說博士可能遇到危險了,最糟糕的是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

這時七尾也到了。

「你也來了? 」她看向高田。

高田問道:「你來是為了?

「我的秘密線人跟我說了一些很難以置信的事。 」七尾坐下後說。

高田指著刑龍: 「他的事你都可以信,還有什麼難以置信的?

「說的也是。 」七尾道:「他說犬上大宅被入侵者闖入,殺了連園丁在內共二十四人……

「是二十六人。 」高田糾正。

七尾有點愕然: 「你怎麼知道?

高田把事情又重頭說了一次。

七尾道:「不留下一丁點兒線索,又沒受傷……這兇手也真夠神通廣大。

「鈴……鈴…… 」高田的手機響起。

「喂?

「喂?是小武嗎?」是三島打來的。

「對,有什麼發現嗎?

「那工程師在工地還沒回家,女孩也不在家。

「現在的學生這時候還沒回家是很平常的。

「但我訪問過鄰居,他們說這女孩沒什麼朋友,日語又不太好,從來沒這麼晚還沒回家。

「他們到日本多久了?」

「不到一年。

「會不會是去找父親?

「他父親在主持一座新商業大廈的建築,地點在涉谷。我想去找他,你要來嗎?

高田看了其他人一眼,說:「好,待會兒見。

 

2007. 8.16   803pm   涉谷  某一工地門口

 

高田的越野四輪驅動車到達工地時,才剛過八點。

工地的建築工人都已下班,只剩臨時辦公室內還有亮光。

眾人下了車,走向臨時辦公室。

「老師! 」身後傳來花子的聲音。

眾人扭頭一看,見到一輛豪華轎車的後座車窗拉下來,花子的頭探了出來。

花子下了車,走過來,「嗨,在辦事嗎?

「對。你還沒回家?在幹什麼?」高田回答。

花子笑,「我剛剛去找小靜,正要回家哩。

高田沒好氣地說:「那就快點回家吧!

「可以讓我跟著你們嗎? 」花子央求。

高田道:「不行,你還是快點回去吧!」也不理會她失望的表情,轉身便走。

 

2007. 8.16   804pm   涉谷  某一工地 臨時辦公室中

 

臨時辦公室中冷氣很強勁,導致玻璃窗上都凝結成小水珠。

辦公室內只有三島與李日健兩個人。

三島見到他們,劈頭便說:「原來李先生作晚因為工作而沒回家去,他打電話也找不到女兒。

坐在一旁的李日健年約四十五,外表瘦削,乃典型的書生。他托一托他那黑框眼鏡,操著半生不熟的日語道:「小熙從來沒這麼晚還沒回家的,都怪我只顧着工作……各位警察先生,我該怎麼辦?那犬上大宅是什麼地方?」他雙手不斷互搓,顯然他正處於極度的傍偟中。

「這個時間學校也已經關門了,想問也問不什麼。我看,我們明天必須到她的學校一趟。 」七尾說罷,手機也響起收到短訊的鈴聲。

七尾看完短訊,表情變得很古怪。

她招了招手,把刑龍和高田叫到一旁,低聲道:「我的線人查出昨天刑龍離開博物館後不久,傑夫便出去了。他回來時帶了一個很年輕的女孩到實驗室去,聽說在昏迷當中;之後便把她移到犬上大宅去,大概是晚上十時許。」

高田沉聲問:「那女孩會不會便是李先生的女兒?

「現場有她的指模,應該大有可能。 」刑龍回答。

高田接著說:「讓我告訴小明 」他與三島深交,所以直呼他的名字。

才剛轉身,便聽見辦公室的門傳來叩門聲。

「這個時間一定是來找李先生的。」高田道。

李日健心情沉重地去開門,門一開,李日健便失聲叫出: 「小熙?

只見門外正站著一位很漂亮的女中學生,李日健立即把她擁入懷。

眾人甚奇。

她到哪裡去了?

高田道:「那是清川中學的校服。 」換句話說,李月熙沒有回家。

此時她的校服頗髒的,不知她到過哪裡。

李日健把她拉進辦公室,又再把她抱緊,「你去了哪裡?警察說你失踪了,把爸爸給嚇死了……」接著嘆了一口氣,「都是爸爸不好,沒有好好照顧你……」他說的是韓語,只有七尾和刑龍聽得懂。

李月熙這時才生硬地說:「爸……爸……」

其他人這時才發現李月熙自出現到現在都迷迷糊糊,雙目無神,像是被催眠一樣。刑龍甚至覺得兩父女長相沒有相似之處。

李日健這時才放開女兒,介紹道:「來,這幾位都是警察……」

李月熙這時才意識到有其他人存在,臉色大變。

眾人一驚。

李月熙發出像野獸般的叫聲,眼晴竟從深棕色慢慢變成綠色。

李日健張大了口,拉著她的手,「啊,小熙?

李月熙一聲吼叫,手一甩,李日健的身子頓時被她一拋,越過十多公尺,撞道玻璃窗上,竟還穿過窗戶。

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她有這麼大的力量?」眾人心想。

三島立即拔槍。

誰知李月熙一見到手槍,竟發出比剛才更嚇人的叫聲,身子一閃便到眼前。

那不是人類的速度。

「啪啦」一聲,三島的手槍被不知什麼利刃劃過,立即分為兩截。

所有人急忙跳開。

刑龍在百忙中也觀察到李月熙的校服上有血跡和彈孔。

李月熙扭頭向刑龍衝過來,手臂橫掃在他的胸腹前。

刑龍的反射神經是四人中最快的,第一時間胸腹向後一縮。

「嘶嘶〜 」他的衣服被她變長了的指甲劃過,立刻多了四條裂痕。

刑龍才站定,看看衣服,冷汗直冒。她指甲的鋒利程度,比得上他那把武士刀。

這讓他想起了那二十六名死者的傷口。

難道是她徒手造成的嗎?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不知什麼原因,李月熙只是緊追著刑龍。她踏前一步,這次雙手一抓。

刑龍連忙壓低身子躲避,頭髮硬是被拉斷一截。他急忙橫腳一掃,把她踢倒在地。

李月熙怒吼一聲,一向後翻,已站在一張桌子上。她仰頭發出類似暴龍的叫聲,皮膚竟現出一種暗綠色。髮絲無風自動,異常恐怖。

12-天劫0930.jpg  

她雙眼這時又變成紅色,盯著刑龍。

這是什麼變異?」眾人心中驚叫。

其他三人退到一旁,不斷喘氣,被此景嚇得噤聲。

李月熙吼叫著向刑龍衝過來,刑龍急忙拿起一只畫建築圖用的大鐵尺,橫舉起來擋著。

「砰! 」一聲極亮的金屬撞擊聲,刑龍被她一擊撞飛到辦公室的牆上。這種臨時辦公室多以薄鐵搭成的,堅硬度雖不強,但耐撞也不會太差,誰知刑龍被這麽一撞,竟也撞得凹了進去。

李月熙見刑龍如此強橫,又趕緊補一抓。刑龍在全身劇痛下拚命地再以變形的鐵尺橫擋,才避過穿胸之危。但這次的力道比上一擊還要強了許多,刑龍只覺一陣天旋地轉,竟壓破身後鐵壁,穿牆而出跌到外面,當然,鐵尺也報銷了。

三人驚呼起來。

忽然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了,花子出現,一臉搞怪笑容,「老師!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天劫〉第一季,今日已播映完畢。

下週五晚間八點,請繼續鎖定〈瓶中信〉作者--

「懸疑推理系列女王」睦月弘的系列作品〈血之坎〉!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