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型女人》連載專區

AB型女人連載試閱 (1)

作者-朱音

AB型封面.jpg  

第一章

 

「呀──」

「天啊!天啊!」

「有、有人跳下月台了……」

「趕快叫警察……」

「捷運局的人員呢……

「來人啊!快來人啊……」

一早上班時間,在捷運月台邊等著列車進站的一群人突然被眼前的景象嚇得驚叫聲此起彼落,有人嚇到腳步無法移動,有人嚇到不敢看趕緊閃開後退,有人則是聽到叫聲而停留在階梯上不敢往下走。

一心只趕著上班的向語柔,一點也沒有意識到捷運站的混亂,等衝進捷運月台才被人群的慌亂跟驚叫聲給怔忡停住腳。

「怎麼回事啊?」她心裡問著,眼睛還不停地張望想瞭解狀況。

等她看到幾個穿著捷運人員衣服的人跟警察連忙跳下月台,才知道有人跳軌自殺了。

「啊!」向語柔暗叫了一聲,那就意味著捷運要延誤了。

這一聲不是驚恐,更不是替自殺的人感到難過,而是她上班要遲到了。

第一天上班就遲到,像話嗎?向語柔急著想往出口處走,但是因為是上班時間,很多人都急著上班,進站的人群愈聚愈多,而且捷運站的人員也因事發突然,緊急應變不夠,使得人群擠得滿滿的,進退都很困難。

「呀!借過一下,拜託。欸?」向語柔急著想上樓梯卻被卡住,怎麼走都走不動。

「怎麼回事啊?」她眼睛往下左右看了看,想找出腳無法移動的原因。

結果是一個阿桑的雨傘有一支外露的傘架勾住了她的裙子,這讓她前進也不是、後退也不是。

「喂,妳的傘勾到我的裙子了。」向語柔對著身邊的阿桑說。

「什麼?」阿桑可能年紀大了,耳朵聽不清楚,當她轉身想問的時候,說時遲、那時快,雨傘拉過向語柔的裙子,「啪──」地一聲,裙子裂了一道口。

「啊!」向語柔不敢相信地驚叫。

阿桑也看到了,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掩飾過錯,阿桑竟然一把抓住向語柔被刮破的裙擺,相當不好意思地趕緊鞠躬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妳……妳……」向語柔語塞。

「對不起、對不起……」阿桑一直鞠躬致歉。

「不是……妳……妳……」向語柔想說的是,她的裙子被阿桑為了掩飾過錯而往上拉起來,已經瀕臨曝光的邊緣了,也許是驚嚇過度,她語無倫次。

「阿桑,您再不放手,這位小姐可要曝光了。」一個渾厚的男聲突然解救了向語柔的尷尬。

「欸?」阿桑這時才發現自己的魯莽,趕緊放手。「歹勢啦,我不是故意的……」

阿桑手一放,向語柔被捏緊的裙子立刻散開,露出裡頭白嫩嫩的腿。

「天啊!我這樣怎麼去上班啊?」向語柔真是哭笑不得。

一個捷運自殺事件已經讓她上班要遲到了,現在她的服裝又出問題,那不是說明了要她別去工作了嗎?向語柔抓著頭髮,懊惱不已。

「小姐,不好意思喔!」阿桑一臉歉意。

站在一旁也進退不得的男子突然脫下西裝外套幫向語柔遮住那片養眼的白晰。

「妳最好綁起來。」他示意向語柔把兩支袖子交叉綁在腰間,免得短裙裂縫內的春光繼續被他人欣賞。

向語柔這時才想到自己大腿已經白白讓好多人瞧了好幾眼,立即把男子的西裝外套緊緊綁在腰上,遮住破裙子,然後趕忙向他道謝。

男子搖搖頭表示沒關係。

阿桑小聲地問:「小姐……該怎麼辦?」她可沒錢賠呀!

阿桑一副欲哭的臉,讓向語柔又急又氣,「妳說啊?」難不成要這樣了事了嗎?她可是為了今天的工作而特地花三千塊買了套裝,現在毀了,該哭的應該是她吧!

好不容易找到工作,想要有個專業的形象,結果通通毀於一旦。

「我幫妳縫一縫。」阿桑忽然想到她不錯的裁縫手藝,縫一下應該還可以再穿的。

「縫?!」向語柔好像聽到什麼外星語一樣驚訝。

「是啊,我有帶針線包,可以馬上幫妳處理。」阿桑馬上從她的大包包內掏出針線盒。

「妳知道這件裙子有多貴?縫了以後還能看嗎?」三千塊,她的三千塊一次就泡湯了。

「不過是裙子破了而已,有需要為難阿桑嗎?」一直在旁邊聽著的男子突然冒出一句。

「我為難她?」一時,向語柔氣到語氣都提高許多。

為了工作她可是省吃儉用存下一、兩萬元作為製裝費,為的就是想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專業的設計師。

「不是為難是什麼?人家阿桑都已經想到辦法了,難不成妳想敲詐?」男子把向語柔說得一點同情心也沒有似的。

她的專業形象泡湯不說,還被人家指責沒有同情心,這股怨氣哪能吞下?

向語柔先轉頭向旁邊深呼幾口氣,把怒火緊緊壓下,然後再轉回頭向著男子說:「我是受害者耶,我都還沒開口,你出頭個什麼勁兒?」她盡量維持著好口氣,好家教。

原本還很感激他的相助,現在內心的感謝完全被他所說的話一股腦兒澆熄了。

「我哪有出頭,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男子搖了一下頭,覺得眼前這個女子也未免太小題大作了吧。

「實話實說?」向語柔嘴角翹了一下,不敢置信她所聽到的。

「當然,據妳剛剛所說的話,不就是要跟阿桑索賠的意思?」男子反問。

「她的雨傘劃破我的裙子,難道不應該賠錢?」向語柔一點也不覺得要求賠償有錯。

「所以嘍,妳要的不就是錢?」

「不可以嗎?」男子一副「被我說中了」的樣子,讓向語柔整個火大起來。

「小姐,妳別生氣啦……」闖禍的阿桑趕緊跳出來緩和兩人的針鋒相對。

「我能不生氣嗎?」

捷運發生事件害她上班遲到,裙子被劃破,然後又被指責訛詐,她今天簡直是背到家了。

「我只有三百塊,先給妳……不夠的部分,妳可不可以讓我分期付款?我一有錢立刻賠妳……」一身樸素的阿桑掏出僅有的三百塊錢要給向語柔。

向語柔看到阿桑很為難的樣子,同情心一起,想說:「那就……」

「多少錢?我替阿桑賠給妳。」男子從褲子的口袋內掏出皮夾準備拿錢給向語柔。

「你以為我會拿你的錢?我把看成什麼人了……」

這男人簡直在污辱她,士可殺不可辱。向語柔憤而要替自己辯護時,捷運站廣播說捷運暫時停開,外面有接駁公車,請民眾移至外面搭乘。

「拿去吧。」男子掏出五千塊塞給向語柔,然後扶著阿桑往外走。

「喂……」向語柔拿著五千塊錢呆站一會兒,等她回過神之後,那名男子跟阿桑已經被人群淹沒。

「怎麼會這樣?」她跟本無意要為難任何人啊。在短短的時間內發生那麼多事,實在讓她心急了點,才會表達不清的,現在這平白無故多出來的錢,她該怎麼辦?

不過現在不是傷腦筋的時候,她決定暫時不去想了,得趕緊去上班。

 

*        *        *

 

向語柔揮著大汗匆忙趕到公司,急著向人事室報到。

「您好,我是向語柔,今天來報到。」

「嘖嘖嘖,新人竟然遲到,是不是不想要這份工作了?」人事主任劉建國搖著頭。

「對不起……因為捷運站發生事故,所以……」

劉建國接著向語柔的話說:「所以遲到。這種藉口我聽多了,換點新的好嗎?」擺明是不相信。

「是真的,不然您可以看電視或聽廣播……」

「妳以為我們這裡是咖啡店啊?還有電視可看,廣播可聽。」

聽到人事主任火氣不小,向語柔立刻噤聲。

雖然她遲到是事出有因,但是如果自己不要為了挑選衣服而猶豫浪費時間,早一點出門的話,也不會遲到的。

「足足晚了兩個小時,坐高鐵都可以從台北到高雄了!」

向語柔被罵得沒法反駁。

「怎麼,要哭了嗎?」劉建國看向語柔頭垂得低低的,心想,要是被他罵哭了,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向語柔搖頭,「沒有啦,您說的對,我真是太不應該了。」懺悔,現在只能懺悔,因為好友蜜兒說過老闆訓話絕不能頂嘴,不然飯碗難保,她是很好的學生,一教立刻記住。

劉建國頓時啞口無言,人家都這麼識實務了,他怎好再繼續?

「好啦、好啦,下次可別再遲到嘍。」他的主管形象又無法建立了,唉……

「我帶妳去認識其他人。」故意裝酷的劉建國垮下肩恢復原本的笑容,帶著向語柔到設計部門介紹給同仁認識。

現在他才瞭解酷哥難做,對丁仲凱的敬佩又增了一分。

品揚建築事務所雖然不是什麼大公司,但是公司的老闆丁仲凱跟劉建國憑著創意與實力,短短的五年內就在業界闖出了名號。

這是奇蹟、也是令人刮目相看的能力,丁仲凱一個企業家第二代,原本可以當個公子哥兒享福接家業;但是他沒有,反而靠自己的能力開創另一條路,這讓之前看扁他的人無法置喙。

劉建國跟丁仲凱是大學同學兼室友,甚至到美國唸研究所又是同一學校、同一寢室。劉建國曾說,他們兩個不知道上輩子結下什麼孽緣,這輩子老是碰在一起,想丟都丟不掉。

丁仲凱說既然丟不掉就聯手創業好了。所以在他們還沒完成學業就開了品揚公司,那時他們在美國租的宿舍接接案子,案子的內容小到狗屋設計、大到景觀和室內設計,他們都全力以赴,而且頗受好評。

一拿到畢業證書後,他們決定把新的想法帶回台灣,從台灣放眼全世界是他們的雄心壯志。

還不錯,經過他們倆的努力不懈,品揚公司的規模從兩人組漸漸擴展到小具規模的二、三十個人,分有建築、室內設計和景觀設計部門。向語柔考上的就是室內設計部門。

「你們在做什麼?」就在劉建國在跟同仁們介紹向語柔的時候,一個男人的聲音突然插入。

咦?背對著門口的向語柔突然覺得這聲音好熟悉,好像在哪兒聽過似的。

她微微轉過頭看向門邊,不看還好,一看,簡直要昏倒了,那個男人不就是在捷運站跟她唇槍舌戰的男人嗎?他怎會出現在這兒?

就在向語柔暗暗自問的時候,劉建國就先一步地把她推了出去。

「跟你介紹一下新同仁,她就是新來的室內設計師向語柔。語柔,這個帥哥呢,就是本公司的樑柱丁仲凱大建築師。」劉建國替倆人互相介紹。

向語柔心裡扎了下,沒想到他就是那個曾經在國際建築大賽拿到冠軍的年經建築師,實在難以相信。

「怎麼這麼晚才向公司報到?」丁仲凱看了一下手錶,錶上的時間已經指著十一點,要到午餐的時候了。

「捷運站發生事故……」他明明知道,是故意指責的吧,向語柔暗想。

「不是理由吧,我還不是準時上班,還去跟客戶開會。」丁仲凱不以為然,很多人、事、物都是由小看大,發生一點小事都不能解決的人,還能期望她有什麼成就。

「我又回家換衣服,才會遲到,我有打電話報備過。」難道要她穿著一件破裙子上班嗎?她原本想過找家服飾店隨便買一件來穿,可是哪有店家在八點多開門的,所以她只好跑回家換件衣服再搭計程車趕來。

「電話?」丁仲凱看了看劉建國,劉建國手一攤,「沒有,我沒接到。」不然在丁仲凱外出前就會告知他的。

「真的,我真的有打電話。是一位小姐接的,她告訴我會跟人事主任說的。」向語柔看他們渾然不知的樣子,急了,她可不想被誤會。

以前在學校時也曾被誤會過,雖然解釋了,可是人家不聽,所以她也就不做太多辯解,因為她認為沒做過的事就是沒做,天知地知和自己知就好,無須管人家的閒言閒語。

也因為這樣無所謂的個性,她常常被好朋友蜜兒罵,被欺負了還無所謂的人,只有她這個AB型的特有種。

其實她不是不在乎,而是覺得爭辯好累,她的信念是人在做天在看,自己問心無愧就好。

可是出社會就不一樣了,社會上人心險惡,你不犯人,可不能保證人不犯你,所以得學會保護自己。像今天她會趕緊出聲替自己說明,也就是不想讓老闆有壞印象,更不想因此而丟了好不容易考上的工作。

「問一下你的秘書。」丁仲凱為了求證向劉建國說。

「是。馬上辦。」劉建國舉起手做個敬禮的誇張動作,然後打內線電話向秘書詢問。很快的劉建國把詢問到的消息告訴丁仲凱。

丁仲凱看了向語柔一眼,微微地擰了下眉頭,但很快地又放開。沒人瞧見他的擰眉,可向語柔瞧見了他細微的動作,那微蹙的眉頭彷彿說她的理由爛透了。

向語柔心裡頗不是滋味的,因為她認為他明明知道她所發生的慘事,居然還有責怪的意思。

不過她不敢嗆聲,選擇乖乖的比較妥當,免得第一天上班也是最後一天下班,那可就不妙了。

「下不為例。」丁仲凱說完,轉身離開室內設計部。

「呼~~」丁仲凱一走,劉建國故意地重重呼口氣,然後對著大家做一個好險的表情。

「妳別在意,仲凱沒有責怪妳的意思,只是他那張撲克臉總會讓人誤會。」

「是我不對,我不該遲到的。」

「那是意外啊,不然要妳穿著破裙子上班嗎?我們可不是那麼沒人性的公司。」他已經充分瞭解向語柔為何會遲到的原因,既然是迫不得已,他們也不會強人所難的。

「……」向語柔突然覺得人事主任人還不錯。

「去工作吧,忠孝會告訴妳該做什麼的。」劉建國把向語柔交給一個同仁,要他把工作內容告訴她。

向語柔向劉建國點下頭後,跟著叫忠孝的同事到她坐位去。

「我得去好好地電一下那個糊塗的秘書嘍。」劉建國見向語柔開始進入工作後,自言自語地轉出室內設計部。要是他不先好好的電一下秘書,讓心狠手辣、不講人情丁仲凱去的話,那個小秘書的職位可就不保了。

誰叫他是好人?見不得女人受苦。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血型女人》免費試閱連載,每週六 晚間七點 公開!!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