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型女人》連載專區

AB型女人連載試閱 (2)

作者-朱音

AB型封面.jpg  

「去工作吧,忠孝會告訴妳該做什麼的。」劉建國把向語柔交給一個同仁,要他把工作內容告訴她。

向語柔向劉建國點下頭後,跟著叫忠孝的同事到她坐位去。

「我得去好好地電一下那個糊塗的秘書嘍。」劉建國見向語柔開始進入工作後,自言自語地轉出室內設計部。要是他不先好好的電一下秘書,讓心狠手辣、不講人情丁仲凱去的話,那個小秘書的職位可就不保了。

誰叫他是好人?見不得女人受苦。

 

*        *        *

 

隔日,向語柔為了不要再遲到,可是早早出門,就怕又有什麼事故讓她延遲,而且她還帶了丁仲凱的西裝外套跟他丟下的五千塊錢準備還他。

一早到公司的向語柔向同事問了丁仲凱的辦公室之後,到他辦公室把外套跟五千塊錢放在他的辦公桌上。

「妳幹麼?」就在她要出去時,丁仲凱已經站在門口疑惑地看著她。

「哇……」向語柔嚇了一跳,摀住胸口,心兒噗通噗通地上下跳得厲害。「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不做壞事哪會害怕?」丁仲凱說。

向語柔呆了呆,她沒想到她的喃喃自語居然被聽到。

「我只是想把西裝外套還你而已……」向語柔伸出右手食指指了指桌上的大紙袋。

她本想利用早來的時機,偷偷地把東西還給他就好,不要跟他面對面,以免尷尬,哪知他這麼早就來了?

「西裝外套?」丁仲凱一愣。

「昨天在捷運站……謝謝你了。」向語柔見丁仲凱一頭霧水的樣子,索性點了一下。

「噢。」這時,丁仲凱才想起昨天的事。

「我先出去了。」

「等一下。」

向語柔看到丁仲凱的了然樣,心想他應該想起昨天的事情了,所以就想退出辦公室,沒想到結卻被叫住。

她不解地看著丁仲凱問:「還有什麼事?」

「把這些資料打一打。」丁仲凱從桌上拿起一個公文夾給向語柔。

「資料?」

「這是新客戶的資料。」

「可是我是設計師……」不是該叫秘書做嗎?怎會是她的工作?

「不行嗎?」丁仲凱挑眉問著。

「可以。」向語柔被丁仲凱認真的神情給馴服了,只能把心裡的圈圈又叉叉給吞下去,不甘願地接下公文夾。誰叫他是品揚建築的老闆,而她又是打敗很多人優秀的人才才進來的,不能為了頂嘴而喪失在這家業界風評頗佳公司工作的機會啊!

「就用那裡的電腦。」丁仲凱指了指他辦公室外頭那張秘書辦公桌上的桌上型電腦。

向語柔微微嘆口氣,很認命地接下丁仲凱交代的事。

在她把客戶資料輸入電腦的同時,餘光不小心瞥到丁仲凱工作的樣子。認真、專注,是她給他的評語,尤其是他在畫稿時的神情,心無旁騖,又謹慎小心的樣子,還真迷人。

向語柔突然被自己腦中的「迷人」二字給嚇到,趕緊甩開不正常的胡思亂想。

不過,他長得還真不賴,有一雙可以電死一堆女人的大眼睛,一個高聳挺立的鷹勾鼻,以及看起來性感有型的薄唇,組合在剛毅的臉蛋上簡直是天衣無縫,帥呆了,說他是新一代的型男也不為過。

虧他有一副好臉孔,可是待人就……不敢恭維!

要是她沒跟他交手過,或許對他的印象會不錯喔。

「妳在這兒幹麼?」

就在向語柔神遊的時候,劉建國的手突然在她眼前晃了晃,把她的思緒叫回來。

「主任……」向語柔尷尬地站了起來。

「不用起身,我又不是皇帝。」劉建國揮手要她坐下。

劉建國的話把向語柔逗笑了。

「老闆要我輸入新客戶的資料。」向語柔照實陳述。

「喔~~」劉建國喔的一聲,瞭解地點頭,然後提高聲音大剌剌的說:「他是喜歡妳,才會叫妳做秘書該做的工作的。」

啥?向語柔差點咬到舌頭,非常訝然地看著劉建國……

但劉建國卻不做解釋,反而嘻嘻哈哈地轉進丁仲凱的辦公室,留下吃驚不已的向語柔。

 

第二章

 

今天天氣晴朗,雖然還是盛夏之際,但是向語柔的心情卻有如寒冬一樣冰冷。為什麼會這樣呢?還不都是拜那位大老闆丁仲凱所賜。

「有那麼慘嗎?」聽完向語柔抱怨的蜜兒攪著咖啡,好整以暇地問。

「當然。」向語柔端起薰衣草茶緩緩地啜一口。

要不是蜜兒利用星期假日硬拖著她出門到咖啡館嗑牙談八卦,她才不會在熱呼呼的夏日午後到外頭遛達。

「妳都不知道,這個星期我是怎麼過的,比個僕人都不如啊!」

說到那個丁仲凱,她大概是上輩子做了什麼事得罪了他,這輩子要被他凌虐。

「太誇張了吧?」

「哪誇張?客戶資料要我輸入,設計圖要我送,其他設計師的雜事我要幫忙跑腿,就連咖啡也要我泡……妳說這不是整我是什麼?」向語柔說得氣呼呼地鼓著腮幫子。

「我是室內設計師不是小妹,居然把我當小妹使喚。」向語柔不講不氣,一講心中的怒火就難消。

「不然,辭職啊。」

「我又沒說要辭職……」向語柔一聽蜜兒的建議頓時氣弱。

「是嘛,好不容易考上有錢途的工作,不好好待住,枉費妳的努力。」蜜兒食指與大拇指圈住做個錢的表示,因為品揚建築事務所給員工的福利超好;除了高薪之外有佣金、加班費,還有交通補助費、員工進修補助費、慶生費,每年更有員工旅遊等等,這麼好的公司扒都得扒住才行。

「我又不是為了錢,我是為了理想跟抱負。」

「是,女王。」蜜兒立刻正襟危坐,低著頭,做出婢女恭敬的模樣。

她的模樣叫向語柔又好笑又好氣,「妳還真像我們人事主任。」蜜兒逗人的本事跟劉建國真是不相上下。

「人事主任?長得怎麼樣?年紀多大?有沒有女朋友?」蜜兒眼睛為之一亮。

「我怎麼知道。」向語柔聳聳肩。

「妳……妳這個AB型女人真是太冷漠了……」

「這關AB型什麼事?」能扯到血型還真有她的。

「妳不知道嗎?AB型的人對跟自己無關的事會漠不關心……」

「對呀,不是自己的事情幹麼自找麻煩?」

「妳就是這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妳這種人沒有感情。」

「是嗎?那麼請血型分析大師告訴我,AB型女人的特點是什麼?」

「嗯……個性多變難以捉摸,做事有計畫但沒耐性,有不錯的頭腦但容易疲累,還有反覆無常、不講人情,容易感到孤獨……」

「等一下,沒有好的嗎?」聽起來好像都是缺點,她覺得本身沒那麼差呀。

「妳看,真準,沒耐性馬上展現。」蜜兒指著向語柔說。

向語柔霎時語塞,給蜜兒一個大白眼。

蜜兒不怒反笑地繼續說:「還有處事圓滑周到,能把握工作要領、速度敏捷,不會墨守成。愛情觀的部份,想被情人愛、被情人注意;但又喜歡自由,不想受到束縛,既挑剔又龜毛,不能容許愛情裡有一點瑕疵。簡單來說,就是A型與B型之間的拉扯,遇到事情誰先拉贏誰就先出頭嘍!」

「怎麼樣?我說得不錯吧。」蜜兒豎起大拇指輕刷過自己的鼻頭,顯示自己很了不起。

「好的我贊成,不好的反對。」血型這種東西只是籠統的分析而已,並不是每個人都一樣。「況且我又還沒戀愛過,對於愛情這部分保留。」向語柔挖了口提拉米蘇往嘴裡送。

「說到戀愛,妳也不想想都二十五歲了,還沒談過戀愛,像話嗎?」

「我才不想像妳一樣,二十五歲就已經結婚生子,我還想在工作上力求表現。」

蜜兒大學一畢業就跟一個交往兩、三年的學長結婚了,雖然那麼年經就結婚,不過婚姻還算幸福。

「想做女強人?」

「才不是,只是想做自己。」

「嘖嘖,真偉大。」

「少來了,心口不一,妳一定覺得我反覆無常,唸書的時候想環遊世界,進社會又想闖出一片天,常常三分鐘熱度,對不對?」

向語柔說得蜜兒頻頻點頭,「不錯,妳還有自知之明嘛。」

「妳……」

向語柔跟蜜兒妳一言,我一語地打鬧起來,也只有好朋友才會放輕鬆地互相虧來虧去,好玩嘛。

「好了,別玩了,我有一件正經事要問。」蜜兒伸出手做投降狀。

「問吧?」

「那個丁大建築師是不是對妳有意思?」

「什麼?」向語柔再次被嚇到,這次的驚嚇程度比上次更強。

 

*        *        *

 

一夜難以成眠,只能頂著熊貓眼上班的向語柔,在工作的時候頻頻打哈欠。

「向小姐,如果覺得疲累的話請回家休息。」就在向語柔再度張開嘴巴的同時,一個低沈嗓音突然在她腦門上響起。之前她頗為喜歡男人這種低沈但悅耳的聲音,像廣播員一樣,但現在她卻感到討厭,因為一聽到這聲音就知道又有事了。

「呃……老、老闆?」被抓包實在尷尬啊!

向語柔爆紅著雙頰,眼睛不敢看丁仲凱,不過心裡卻升起疑惑,不解他這個工作繁忙的大老闆為什麼會來他們室內設計部。

而且因為蜜兒問出那樣怪異的問題後,讓她一看到他就渾身感到怪怪的。

雖然她知道丁仲凱對她根本不會有那個意思,只是想整她而已,但是心裡還是覺得有點疙瘩。

「很累嗎?」丁仲凱問。

「不累,只是昨夜沒睡好,今天的精神有點不集中,對不起。」向語柔很不好意思地向丁仲凱道歉。

「沒有精神,就該休息不要勉強,要是因為失神讓公司出什麼差錯可就不好了。」

丁仲凱冷冷地說,深深地刺進向語柔的內心,心裡非常難過,但她沒有表現出來,武裝起自己,再度道歉,「對不起,我不會再犯了。」難道一個哈欠就會讓公司出現差錯,這未免太看得起她了吧。

丁仲凱看了向語柔一眼,不明白她的臉為何突然拉下。想到在捷運站那時候,她也是講沒兩句話就氣呼呼的,不知道在氣什麼,莫名其妙。

「既然不想休息,那就開會吧。」丁仲凱揮了下手,要其他兩人聚到會議室去,然後自行離開。

「今天要開會?」丁仲凱一走,向語柔問起身旁的同事。

「嗯,每個禮拜一我們都會開會,大致是說明上個禮拜的工作進度跟這個禮拜的計畫,或是完成的報告,有需要別部門配合的也可以提出來……反正沒那麼可怕,妳不用擔心。」同事以為向語柔沒參加過會議所以過度擔心,要她放心。

「走吧,我們去會議室。」同事把今天要報告的文件整理好,領著向語柔去開會。

向語柔第一次參加週一會議,就被震撼教育。

由於她是新進員工,還沒接案子,所以只能在一旁邊看他們開會的情況。

從沒有參加過公司會議的她,覺得這次的經驗相當難忘。公司人員在開會的時候完全沒有廢話或贅言,對工作的掌握度相當好,尤其是丁仲凱,只要員工遇到瓶頸,他總是簡潔有力地提出看法跟想法,但他不會硬要員工採用他的想法或建議,他會讓員工自由發揮來找到好點子。

關於這點,她好生佩服。雖然她沒有在正式公司工作的經驗,但是她聽過也打工過,知道有些老闆很自我,一定要員工聽他的,不能有自己的意見,說什麼就得做什麼,完全像個機器人一樣被擺佈,那樣的公司是她最討厭的,也最不想進的,向語柔很慶幸沒有進到那種公司。

不過這樣的感覺很快就消失了,因為丁仲凱突然叫了她的名字。「向語柔小姐……」

「什麼?」向語柔拉了一下衣服,高興地站起來。

「請妳幫我們泡咖啡好嗎?」

「欸?」向語柔像被棒子打到一樣茫然,她還以為丁仲凱叫她,是想要交代事項給她負責呢……

「咖啡,麻煩妳。」丁仲凱以為向語柔沒聽清楚,所以再次強調。

「噢,好。」向語柔吞了吞口水,把剛起的無名火硬是強壓下去,不斷地告訴自己別生氣,別中計。

因為她覺得捷運站事件,讓丁仲凱這個小鼻子小眼睛的男人,認為她只會訛詐善良百姓,所以不斷地使喚她、找她麻煩,挑戰她的耐性。這根本是想利用整她的機會讓她自動離職,免去他大老闆無故解職員工的壞名。

可惡!她不會讓他得逞的,不管他做什麼無理的要求,她會忍耐,雖然蜜兒說她這型的做事只有三分鐘熱度,但為了不留下把柄,她拼了。

也在席間的劉建國看了看丁仲凱,又瞧了瞧向語柔,一抹詭異的微笑在他嘴角揚起。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血型女人》免費試閱連載,每週六 晚間七點 公開!!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