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型女人》連載專區 

B型女人連載試閱 (3)

作者-藍小楓

 

B型封面.jpg

 

怎麼會想到那些往事……念慈心裡想著,她不是已經決心不再想他了嗎?那個叫弘齊的男孩。

算了,那些陳年往事,就不要再去想了!雖然她這樣想,卻還是忍不住地浮上甜甜的笑意,開始回憶起那段日子。

 

*        *        *

 

「念慈。」弘齊說。

「怎麼了?」念慈疑惑。

「要上大學了呢!」

「是呀,時間過得好快。」念慈感慨。

「我跟妳的距離從短短的兩百公尺,拉長成三百多公里了。」說完,弘齊傻笑著。

其實他不認為這三百多公里會影響到他們兩人,他這樣說只是個撒嬌的方式。

男生也需要撒嬌,就如同男生也有哭泣的一面。

「嗯。」念慈皺眉,在想一些事情。

「怎麼了?怎麼愁眉苦臉的,這樣不漂亮喔!」

弘齊自然知道念慈在擔心什麼,畢竟交往四年了,多少會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我怕,我怕我們會因為這樣子分開……」

「放心,不會的。」弘齊很有自信地說著。

想當初排除萬難在一起,交往四年中也經過了無數的風風雨雨,怎麼可能會因為區區的三百公里而分開呢?

「我怕你去南部之後,會遇到很辣、很主動的女孩子,我又不在你身邊,到時候你就不要我了。」念慈眼睛發出像『蠟筆小新』裡小新常用的「可愛光波」看著弘齊。

「我陳弘齊是那種人嗎?如果我是的話,早在『圖書館事件』就跑走了好不好!」

「你還敢說『圖書館事件』喔……」念慈嘖嘖。

這個事件算是交往內發生的最大風雨了吧。

「明明妳自己也有錯。」弘齊嘟著嘴說,一副很可憐的樣子。

「裝什麼可憐呀,明明就是你這個花心蘿蔔。」

「我還比較怕妳呢!異性緣那麼好,個性又笨笨的,到時候被騙走,不是要哭死我了。」

交往期間,總是有男生跑過來跟念慈搭訕告白,還有男生幻想著可以把念慈從弘齊身邊搶走,只不過事後看到弘齊都會自動退出來。後來,念慈跟那些男生都成為朋友,弘齊並不感到意外,因為他瞭解念慈對友誼不想設下框框,更何況,弘齊對她也有把握與信任。

想不到,距離才是最可怕的殺手,足以抹殺相愛的兩個人。

 

*        *        *

 

弘齊,現在不知道在做什麼?」

每次念慈回憶過去的時候,心裡總是會冒出這句話。

「怎麼了?今天的面試表現得不好嗎?」倪澈問。

「嗯……沒什麼,只是想到過去的事。」念慈說。

儘管已經分手了一段時間,但她還是很在意弘齊。

「又是那個男生嗎?」倪澈問。

他知道有一個男生曾經讓念慈很在意;不對,不是曾經很在意,而是到現在都還很在意。

「那剛剛面試得怎樣了?」倪澈體貼地把話題轉開。

「還不錯,老闆對我很好。他要我參加兩個月後的建築聯展,用畢業展作品去修。」念慈得意的神情全寫在臉上,「而且老闆說可以先讓我去實習,這樣往後也比較好銜接上。」她笑著。

「那不錯啊!」

倪澈總是如此,當念慈笑的時候,他也會笑,而且笑得比念慈更開心。

「是呀!不過你今天被警察這樣追,有沒有怎麼樣?」

「沒有啦!後來求情一下,他只開了一張紅燈右轉九百元而已。」

「啊?那這個我出,都是為了我才被罰的。」念慈已經打開包包,開始找錢包。

女生的包包裡可以放很多的東西,這是男生沒辦法體會的。

「是我要闖紅燈的,跟妳好像沒有太大的關係喔……」如果現在不是在騎車的話,倪澈的手就會伸過去將念慈的包包拿起來,把拉鍊拉上。

「我不管。」念慈說完就拿出九百塊,直接塞到倪澈外套的口袋裡。

「好吧!那為了答謝我載妳兩次,跟我一起吃晚餐吧!」倪澈說。

這個說法很老梗,但越老的梗就越好用。

「好吧,本姑娘就勉為其難跟你一起吃晚餐了。」

倪澈先將念慈載回宿舍,讓她換一下衣服。

就在宿舍底下等念慈換便服的空檔,他從口袋拿出了一根煙。

我一定會打敗那個男的!倪澈心想。

雖然過去的人事物都很難取代。

五分鐘後,念慈綁著馬尾,穿著白色的 T-shirt 踩著輕快的步伐,邊走邊跳地上了倪澈的機車。

「走吧,我知道有一間很好吃的店。」念慈笑了笑。

 

*        *        *

 

一個穿著西裝筆挺的男子從捷運站走出來,走向坐在野狼上、看起來大概才二十歲的男生,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久不見。」西裝男說。

「是呀,好久不見。怎麼會上來台北?」一副大學生的男生問。

這男生穿著牛仔褲搭配白底、上面印著日本藝妓的圖案,再搭配一件黑色的西裝外套,十足大學生的裝扮。

「上來工作。聽老闆說要把我調到中正區的新廠,今天先來看一下環境,打聲招呼。」

「屁啦,資訊人怎麼需要穿得西裝筆挺的?你騙我喔……」大男孩說。

「哎呀,就第一天嘛,總是要穿正式點。」

「不是通常Polo衫就搞定了嗎?至少竹科裡面幾乎都是這樣穿的。」大男孩笑了笑。

「你去看竹科面試,有哪一個不是穿西裝打領帶的?如果直接穿Polo衫面試還能順利通過的話,那我就請你吃飯。」西裝男嘖嘖。

「我呀,就是那個只穿 T-Shirt、牛仔褲去面試還考上的人。」這個叫作林子騫的大男孩說。

「你?」

「沒錯,就是我。」

「屁啦,最好是啦~」西裝男笑了一會兒,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對了,你在竹科做得好好的,幹嘛離職轉行啊?」

「我沒有轉行呀!我在那間事務所幫他們管理電腦系統,薪水也不錯。」子騫說完,也想到什麼似的,立刻轉頭對著西裝男說:「對了,弘齊,我今天看到了一個人。」

「誰呀?」弘齊拉拉身上的西裝,一臉從容。

「徐念慈。」子騫冷靜地說。

弘齊聽到這個名字後整個人傻住,一隻手停在西裝上、嘴巴微張,看起來像個白痴一樣。

對子騫來說,這件事情造成的衝擊不大,雖然子騫曾經喜歡過念慈,曾經。

對弘齊來說,這件事情足以讓一個智商高達一百五的天才瞬間變成白痴。

「她今天來我們事務所應徵,我叔叔很喜歡她。」

「你叔叔?」弘齊疑惑。

「就那間事務所的老闆。也是因為他的拜託,我才會來幫他,結果現在我除了當網管,還要幫他們那群建築師出主意,身兼網管、資料庫管理者和建築設計師。你說,有哪個工作那麼多樣化的?」

「好扯,這比扯鈴還要扯!」弘齊大喊。

「也還好啦,沒有扯到哪裡去。」

「走吧,我餓了,吃飯去。」弘齊摸摸肚子,今天從下午開始就沒有吃東西了。

「要吃什麼?我現在沒有什麼想法耶。」子騫說。

「嗯,我知道有間店很不錯,而且很創意喔。」

「那就走吧!」子騫將安全帽遞給弘齊,然後往後坐。

「好久沒騎這台車啦~」弘齊大笑。

 

*        *        *

 

「星戀.戀空」是台北市一家非常奇特的複合式餐廳。

台北的熱鬧喧嘩,在進入這間餐廳後可說完全消失了──仿造星空的天花板,打上藍色的LED燈光,再透過天花板上的星空樣式,讓人彷彿真正處在美麗的星空下。

「哇,每次來這邊都覺得超漂亮的。」念慈坐在看得到門口的座位,捏捏自己的小腿,按摩一下逛街逛到發酸的腿。

「是呀,不過這邊的價格也真夠漂亮的。」倪澈摸摸自己的錢包,擔心自己的錢包出去後會變得非常帥氣──極簡風格的帥氣。

「這餐我出吧,我也要謝謝你今天幫我那麼多呢!」念慈笑著打開自己的錢包,然後對著錢包點點頭。

「不行!我才不要讓女生請客,這樣有違我的原則。」

「你確定?」

「確定!」

「不後悔?」

「不、不、不後悔。」倪澈有些結巴。

「好吧,那就各付各的囉~」念慈轉頭,開始找服務生。

「好,各付各的,我可以接受。」倪澈摸摸下巴。

服務生將菜單送過來;當菜單打開第一頁的同時,倪澈的臉有點發綠。

「這個……『浪漫星空流星牛排』是什麼味道?」倪澈指著菜單第一問服務生。

「嗯,八盎司的大小、香料調味後用小火去烤,烤到約五分熟時灑上粗鹽,很好吃喔~」服務生說完,還比了一個大拇指。

「那這個呢?『星海戀空銀河火鍋』又是什麼?」換念慈問。

「這是我們用特製的湯頭,裡面放入新鮮牛肉與豬肉以及火鍋料,中間還鋪有銀芽,最後在上面再灑上一些金箔作為點綴。這個份量大,很適合雙人享用。」

「不用了,我們點一個『流星牛排』和一個『流星豬排』就好了。」倪澈說。

念慈點點頭微笑。

等服務生離開後,念慈用很認真的眼神看著倪澈,問:「你怎麼知道我要吃『流星豬排』,而不是『流星牛排』?」

「因為妳不吃牛排呀!」倪澈說。

關於念慈的一切,倪澈怎麼可能會忘記。

「嗯……那我可能會吃那個『星海戀空銀河火鍋』呀~」

「因為剛剛服務生在解說的時候,妳沒聽完就在看後面『流星豬排』那一頁了,而且還露出『我知道要吃什麼了』的表情。」

「呵呵,幹嘛那麼仔細觀察我?」

「啊,哈哈。」倪澈抓抓頭,臉紅了起來。

「還會不好意思勒,臉竟然紅成這樣。」念慈呵呵地笑著,「你也太離譜了吧,都認識這麼多年了還會臉紅……」

「沒辦法呀,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服務生走過來,手上拿著瓷盤裝的流星牛排和豬排,正好化解倪澈的尷尬。

倪澈看了一看他的牛排,「流星?」這不就是普通的黑胡椒牛排而已嗎?

「你一定在疑惑,為什麼黑胡椒牛排叫『流星牛排』,對吧?」

「是呀,看妳點『流星豬排』我就點牛排啊~哪來的流星?」

「你抬頭看看天花板。」

倪澈抬頭看了看天花板,滿天的星空搭配著閃耀的藍光。

「你現在再低頭看一下你的牛排。」

倪澈依言低頭往下看,因為眼睛的暫存影像,讓倪澈看到許多碎星在牛排上面閃耀著,搭配上黑胡椒的重疊視覺,像是牛排上布滿飛逝的流星。

「哇靠!」

「你幹嘛啊?幹嘛大叫?」念慈皺眉。

「我看到流星了!不過,我頭有點暈。」

「白痴,又沒有叫你抬頭抬那麼久。」

說完,念慈從皮包裡面拿出了綠油精走到倪澈的身邊,往倪澈的人中抹了兩下,這舉動讓倪澈有點受寵若驚。

「怎麼了?還在暈嗎?」念慈說。

「我……沒……」倪澈開始結巴,原本漲紅的臉幾乎要變成淡紫色,彷彿頭頂上要冒煙似的。

「深呼吸,放輕鬆,請不要緊張和害羞。」她拍了拍倪澈的肩膀。

接著她拿起一個玻璃杯,倒了一些放在桌上的檸檬水遞到倪澈的面前,倪澈馬上把水拿起來一口乾掉。

「笨蛋。」念慈笑著,「都認識那麼久了還會害羞?那以後遇到別的女孩子怎麼辦?」再幫倪澈倒了一杯。

「才不是害羞,那是因為……」

倪澈在講話的同時,念慈的心早已飛到回憶的思緒裡。

他們倆有著太多太多的相同之處,雖然刻意忽略五年了,但經年累月下來,她終究在倪澈的身上找到弘齊的影子。

就在餐後甜點上桌後,倪澈終於注意到陷入沉思的念慈。

「怎麼了?視線聚焦到無限遠囉……」倪澈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手。

「沒事,沒事。只是……」念慈的視線不經意地轉到門口。

此時,餐廳門口正好打開,兩個男生走了進來;念慈看了看那兩個男生,突然瞪大雙眼。

一個是在事務所那個很眼熟的男生,另外一個男生是……

「怎麼了?怎麼不說話?」倪澈眉頭一皺,說:「妳今天怪怪的耶~來這之前,就一直在放空……」

那個男生……不是林子騫嗎?那在子騫後面的那個男生……不就是,弘齊?念慈心裡一驚,根本沒聽見倪澈的碎碎唸。

念慈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會在這邊遇到子騫,更別說是弘齊了。

「嗯,差不多了,要走了嗎?」倪澈問。

「嗯,走吧。」

雖然現在弘齊跟子騫就站在門口,但,又怎樣?

「那不是……念慈嗎?」在念慈跟倪澈經過弘齊的旁邊時,弘齊認出來了,「怎麼會在這邊看到她?那、那一個男生是……」弘齊滿腦的疑惑。

「子騫,車借我。」

弘齊拿了子騫的鑰匙後便往門外跑去,只剩子騫一個人站在櫃檯前滿頭霧水。

「發生了什麼事啊?」子騫見弘齊不大對勁,趕緊追上去。

「我看到一個好像念慈的女生,旁邊還有一個男生。」弘齊騎上子騫的野狼一二五,「要不要一起去追?你不去,我就要走了喔!」弘齊戴上安全帽,馬上發動車子。

「就算是念慈又怎麼樣?你們已經分手了啊!」子騫邊說邊戴上安全帽,並迅速地跳上了後座。

然而這句話,卻讓弘齊身體震了一下。

「我只是想確認那是不是念慈,沒有其他的意思。」弘齊解釋著,而後油門一催。

「我只是想知道……」弘齊再說了一次。這句話他不只對子騫說,也是對著自己說。

雖然不能否認他還喜歡著念慈,但就真的只是這樣,沒有其他的意思,也不能有其他的意思。

「你知道她住哪裡嗎?」

「我只知道她原本住的地方。就祈禱她沒有搬家囉~」

「那如果搬了勒?」

「那就是命……」弘齊無奈地說。

 

*        *        *

 

倪澈看念慈不太對勁,一副心不在焉的,所以趕快將念慈載回家,即使他很想跟念慈相處久一些。

「今天那間餐廳不錯喔!」倪澈說。

「呵呵,是吧?本姑娘挑的餐廳一定是好的呀!」

「妳怎麼會知道那間餐廳呀?」

「這個不要問會比較好,不然會發生很恐怖的事情喔!」說完,念慈哈哈大笑。

「好吧,快點上去吧。」

「你先離開吧,我目送你。」

「不好吧,這樣我會不好意思的……」倪澈頓了一下,然後笑著問:「妳,不請我上去坐坐?」

「不錯嘛,開玩笑不會臉紅了唷。」

「好啦,快點上去吧。」倪澈說。

「好啦,那你路上小心,再見囉。」念慈揮揮手,嘴上依舊笑意滿點。

「嗯,那我先走了。」倪澈的速度很快,車尾燈一下子就消失在轉角處。

念慈蹦蹦跳跳地走進宿舍,而路邊的野狼彷彿聽見心碎的聲音。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血型女人》免費試閱連載,每週六 晚間七點 公開!!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