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天劫〉

第10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作者-李影

前情提要:

 

次郎與刑龍在高空中打鬥失敗後落荒而逃,刑龍驚險地救回小靜。此事也讓刑龍知道小靜的心意,但礙於自己的命運,無論如何都不敢有所回應。

當他再次追查犬上次郎的行蹤時,無意中知道他密會失踪多年的妹妹……

 

BANNER.jpg  

 

第十章.往事

2007. 9. 11.   1133am   北海道, 富良野滑雪場 貴賓室 

 

 

小島美幸悲傷地說:「大哥是怎麼死的?

「是那個神秘人幹的。我已經派了很多人去找他。 」次郎道。 

刑龍聽了,冷笑一聲。

其實太郎是次郎親手殺的,現在竟毫無羞恥地推到別人身上。

美幸接著問:「爸爸知道嗎?

「不知道。他很想念你。 」次郎回答。

美幸沉默了好一會兒,語氣一變,「除了大哥的死訊外,你還有別的目的吧?否則也不需找我到這兒來。」

次郎嘆一口氣, 「為什麼你這樣看二哥?

「我有說錯嗎?你忘了曾對我做過了什麼嗎?」美幸怒道。

刑龍心想,「不會吧?

「二哥知道對不起你,但事情已過了那麼久,你就不能原諒二哥嗎? 」次郎再度嘆氣說。

美幸的聲音聽起來更加生氣: 「原諒你?我的前途幾乎全被你毀了!你知道嗎?那是我的第一次!」

「那又怎樣?難道二哥不比別人親?」次郎顯然自制力漸失,腦羞成怒。

刑龍又想,「真虧他還說得出口。

兩人喘了一下氣,次郎才又說: 「就算我把它還給你又如何?反正世界也快完……

刑龍聽了,不禁搖搖頭,「……可以還的嗎?

美幸回問: 「你在說什麼?

次郎道:「妹妹,這次我約你來,是為了告訴你一件驚天動地的事。 」說罷,便把大災難的事說了出來。

美幸沒什麼反應。

忽然沙發「沙沙」聲響,只聽到美幸說: 「我看你還是去看一下精神科吧!

「你別急著走,連喝一杯都不行? 」次郎急道。

沒多久,聽到杯子放下的聲音,又聽到美幸冷冷地說: 「酒喝完了,再見!

正當次郎想開口喝斥,忽然感覺天旋地轉,連美幸也覺得暈眩。接著,兩人「咚」一聲倒下,不省人事。

刑龍心中暗笑,那瓶被他摻有安眠藥的紅酒看來已完成任務了。

就在這時,木製的天花板被開了個一公尺見方的洞,刑龍矯健跳下。

他看了一眼昏倒的這兩個人。「原來小島博士是他妹妹……那不如一起帶走吧!」

他花了好些時間才把他們扛到樓上。幸好次郎吩咐過保鏢沒命令不得進入,讓他省了不少麻煩。

他把地板的洞蓋好後,再將這兩人綁好,塞進一輛專門用來運送床單窗簾的手推車內,才若無其事地推出走廊,走向貨物專用的電梯。

一路上雖碰到幾名遊客,但他們沒注意。刑龍總算有驚無險地進入電梯,很快就到停車場。

正當他要把這兩人搬出來時,一陣聲音從他身後冷冷喝止: 「站住!

刑龍回頭一看,一位面目冷酷的洋人站在後面。「傑夫卡迪!」

傑夫冷笑, 「我早就猜到你會來,你這種把戲瞞不過我!

話還沒說完,他已拔出手槍,刑龍立即臥倒,雙腳撐在手推車上,再利用反彈力道滾到一輛車子後面,子彈在他剛才站立的地方飛過。

安眠藥的效力只有一個多小時,他還需把次郎兄妹運走,所以不能在這裡浪費時間。

但,敵人可能還不只他一個。

正在傷腦筋時,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龍,快走!這裡由我來擋!」

竟然是高田的聲音!

刑龍伸出頭探了一下,高田已經和傑夫打成一團。他立刻搬出次郎兄妹,放到早已準備好的小型貨車裡。

這時,幾名黑衣大漢又出現在停車場的另一端,刑龍只好拔出槍掃射。

另一邊,傑夫一快速閃過高田的一拳,高田的拳頭打在一輛貨車的車頭, 「砰」一聲,竟把車頭上的鋼板打凹陷,連車頭燈都爆開了。

高田雖然已經不再是警察,但身手仍十分矯健。

 

高田眼尾一掃,黑衣大漢越來越多,所以毫不遲疑地奮力一拳,把傑夫甩開。

刑龍上了駕駛座,向追過來的傑夫開槍,硬是將他逼到一根柱子後,趁機踩下油門,車子絕塵而去。

 

2007.9.11.   215pm   北海道, 札榥某二流酒店房間內 

 

原來不只高田,連七尾、久山都來了。

所有人都在桌子旁坐着,刑龍瞪著他們不說話。

七尾笑道: 「別生氣、別生氣。木野同學告訴我們,我們擔心你單獨行動會出意外,所以才追過來。

刑龍揮揮手,示意算了。

「小靜前天出院,現在在家休息,花子正看著她。 」高田接話。

刑龍點點頭,沒有說話。

其實他心裡對小靜也存有一份奇妙的感情,只是他不想表露出來,免得最後害了小靜。

「你的拳擊很厲害!」刑龍誇讚。

高田謙遜一笑,七尾笑說:「他的拳擊造詣,是警校之冠呢!」

刑龍笑笑,「大概可以和七尾小姐的射擊相媲美吧?」

高田哈哈一笑。

「我們應該把犬上兄妹分開處置,次郎由高田先生負責,小島美幸就交給七尾小姐,你就休息一下吧。」久山分配接下來的工作。

刑龍想提出異議,就被高田轟出房外了。

刑龍没辦法,只好隨意走走。

他先到酒店外的温泉泡了一下,以鬆弛之前緊繃的神經,再品嚐一些北海道風味的小吃後,才走回酒店。

走到酒店大廳,刑龍見到一旁的免費電話,先猶豫了一下,然後走過去撥花子的手機號碼。

「喂?請問找誰?」

刑龍訝然,接電話的竟是小靜

他本想問花子關於小靜的近況,如今卻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是你嗎? 」小靜低聲道。她竟然可以從對方一聽到她的聲音便不敢作聲,便猜出是刑龍。

刑龍過了好半晌才開口: 「妳好多了嗎?

小靜聲音悽怨, 「你去哪裡了?為什麼你可以見花子,卻要避開我?」

「她……都告訴你了嗎? 」刑龍嘆道。

「那又怎樣?」小靜頓了頓後說:「我不在乎以後會怎樣,我只知道你和我都是孤零零的一個人。我喜歡你,我不會放棄的!」

「龍,放開一些吧!不管是分是合,我們最少有兩個月的快樂,不是嗎?」她的語氣忽地變得溫柔起來了。

接著像是下定決心般地吸一口氣說: 「除非,你親口說出以後不想再見到我

刑龍思緒翻騰,心臟撲通撲通地跳。

「……我真的不想再見小靜嗎……?」他問自己。

誰都可以騙,卻騙不過自己的良心。他心裡其實是喜歡小靜的。

她的主動示愛,令刑龍感受到除了與高田等人的親情溫暖外,這是更動人心弦、更令人難以捉摸的另一種感情。

他不得不承認,與小靜在一起的時光,比什麼都來得珍貴。

小靜說得對,或許這世界只剩下兩個月的時間,為什麼還想那麼多呢? 如果阻止不了大災難,到了那一天我們一起死去,不也挺浪漫的嗎? 」他心中叫道。

這些思緒雖然只出現短短兩三秒,但在他內心裡的世界已經天翻地覆,整個改變過來。

他自嘲地笑: 「可能我真是個白痴吧……別擔心,我們快回來了。

小靜自然知道他話中含意,欣喜地「嗯」了一聲,接著深情地輕輕說: 「我會等你,一直一直等你。

 

2007.9.11.   404pm   北海道, 札榥某二流酒店房間內

 

當刑龍回到房間時,盤問已完畢。

所有的人在桌子旁坐著。

刑龍也坐了下來,用眼光詢問結果。

負責小島美幸的七尾道:「犬上兄妹的恩怨原來發生在十七年前。那時小島博士還沒改名字,還是用犬上美星的名字,芳齡十五,就讀私校。 她早就對生物學抱著濃厚的興趣,那時得知舉世知名的生物學教授珍妮佛 T 史卡列會到東京大學講課,非常興奮地去找她。

「史卡列教授是醫科遺傳學和生物學上的權威,曾獲諾貝爾醫學獎。她專注研究基因改造以醫療不治之症,曾讓一名血癌患者延長了六年的壽命。她也參與了優良基因的研究,以試管孕育基因改造的胚胎,胚胎長大後也成了公認的優等生。現在世上的遺傳學家,幾乎全是她的學生。

七尾頓了頓,又說:「史卡列教授那時約五十多歲,看到一位小姑娘求見,很詫異。談話過後,她發覺這位小姑娘很有生物學方面的天分,便答應等她畢業後來當助手。教授那時正在做一項極偉大的研究,若成功的話,甚至可以根治一些不治之症。豈知當時犬上次郎從小島博士口中探出口風,竟使計偷走了所有研究資料。之後,教授以為小島博士利用她,氣得幾乎與她絕交。

這時久山泡了一杯咖啡給刑龍。

高田接著道:「小島博士向教授澄清此事與她無關,並表明願意改名換姓,跟隨教授到紐西蘭去,這才讓教授釋懷。這是小島博士一生中首次有位直得尊敬的師長,她十分珍惜。 反正她早已不齒父親與兄長的所作所為,反而可以因此眼不見為淨。後來她改名小島美幸,在教授之下努力學習,也成了知名學者。」

「她和家裡沒什麼聯絡,只是一直要求犬上次郎把資料還給教授,但犬上次郎總是拒絕,小島博士於是正式與犬上家族決裂。犬上次郎得到資料後,交給集團研究,但卻失敗了。 」高田喝口水繼續說:「說到兄妹關係,小島博士反而比較親近大哥犬上太郎。所以犬上次郎就是利用這一點,告訴小島博士大哥的事,才能引她回來日本相見。」

刑龍點頭,原來他以前全想錯了。

次郎依舊被綁在房中,七尾把美幸釋放出來。

美幸本來以為殺兄仇人是刑龍,但經七尾這個國際刑警的保證,她才知道原來次郎才是兇手。她幾乎要當場把他掐死,經被人阻止後,無力地伏在七尾懷裡哭了起來。

刑龍審問次郎有關傑夫的事,次郎說的內容與龍二差不多。傑夫的確是以「樂園」的優渥條件換取次郎的合作,其代價便是替他把刑龍殺掉。

至於災難的真相,傑夫一樣不知道。

「我的遊艇就停泊在札榥西北邊的小樽,明天便可以出發回東京了。 」久山提醒大家。

 

2007.9.14.   615pm   東京灣5號碼頭

 10天劫-0916.jpg  

船剛靠岸,小靜已迫不及待地跳進船艙,飛撲進刑龍懷裡。

隨她來的花子對七尾會心一笑。

「龍打開了心窗……伊藤可高興了。」七尾莞爾。

高田向一旁的次郎道:「命令你的手下快把史卡列教授的資料送來!」

次郎無奈,只能依命行事,用手機聯絡手下;不到半小時,資料便拿來了。

手下們順便報告說傑夫在實驗室內建造奇怪的儀器,次郎追問是什麽儀器,這些受僱的打手又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有可疑,我們必須查探!」刑龍警覺。

七尾道:「明天是星期六,博物館只營業半天,你們下午去吧!」

 

2007.9.15.  215pm  東京灣, 天文博物館地下室

 

翌日,刑龍連同美幸和次郎到博物館。這次有次郎帶路,因此非常順利,絲毫沒受阻攔。

經過之前刑龍大戰十個人的那個展示室後,三人進了那扇大鐵門。大鐵門必須以指紋來解鎖,除了集團中的研究員外,就只有傑夫可以開啟。

鐵門的後面是一條長長的廊道,須走五分鐘才可到達盡頭。緊接著,便是有半個足球場般大的空間,裡面佈滿各種儀器。

「咦? 」次郎皺眉。

刑龍問:「什麼事?

次郎指著一堆不知名的東西,「這些東西我從沒見過,應該是傑夫新建造的儀器。

這時,剛好有幾位穿白袍的研究員過來向老闆次郎請安。

次郎問起那些東西。

其中一名較年長的研究員回答:「那是卡迪先生在一個多星期前命人製造的。至於裡面要如何運作,我們都沒辦法知道,從頭到尾都只是按照卡迪先生的圖樣設計而已。

刑龍走近一看,那是像數十個鐵盒子七拼八湊而成的東西,上面有好些開關和指針,還有一個以鐵絲捲成的不知名物體。

次郎皺眉,「他打造這個東西幹什麼?跟大災難有關嗎?」

美幸看看那物體的另一邊,發現了某些東西,立刻叫刑龍過去看。「那是一些還沒擦掉的圖樣,我看不懂。 你說呢?」

刑龍的知識水平畢竟高一些,看得出那是用來處理巨大能量用的,旁邊還標示三組數字。

看到那些數字,刑龍內心不禁一震。

第一組數字是「 2007.11.13.4:32 」,那正是災難的日子和時間。

第二組數字是能量單位,其數字之大足以毀掉全日本。

最後一組數字是一個編號「EN1-1990」,另加一個日期,恰好是美幸離開日本後不久的日子。

照這樣看,是否說傑夫已經知道災難的真相呢?

 

下集預告:

刑龍等到了美幸的老師失竊多年的秘密研究資料,但美幸卻失踪了。此外,當刑龍與小靜約會時,犬上大宅卻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件……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天劫〉於每週五晚間8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