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天劫〉

第9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作者-李影

  

前情提要:

 

刑龍獨闖虎誰知次郎竟狠心殺了他自己的親哥太郎!這讓刑龍頓時失去了籌碼。

次郎向刑龍透露了那洋人的真正身份,竟然就是在未來要追殺刑龍的人!而後次郎下令殺死刑龍,此時,小靜竟冒死為刑龍擋了一槍……

BANNER.jpg   

第九章愛難 

2007.8.20   1225pm   東京西郊  琦玉縣雲取山  犬上別墅後園

 

在一片荒蕪的別墅後園,高田與七尾走近花子身旁。

花子雙手拿著刑龍的手槍,槍口貼地,跪在草地上不斷發抖,臉色像白紙一般,脣上一點血色也沒有。

高田蹲了下來,伸手搭上花子肩膀,說: 「木野同學。

花子頓時嚇一大跳,無意間扣下了板機。

「咔!」

槍口没射出任何子彈。

高田和七尾被嚇出一身冷汗。他們知道刑龍手槍裡裝的是小型砲彈,幸好彈夾已空,否則這麼靠近有小型砲彈射出,後果可想而知。

高田和七尾驚魂甫定,同時問道: 「小靜和刑龍呢?

花子抖着手道:「他把手槍交給我,吩咐我在他跑出去後胡亂開槍……煙霧被吹散之後,直升機飛走,他們就不見了。」

「直升機?」

 

2007.8.20   1237pm   東京市  156公尺高上空      

 

直升機已飛到東京市上空,就快到海灣了。

犬上次郎看看已昏昏沉沉的小靜,道: 「你最好先想辦法包紮一下,否則會失血過多而死。

小靜不斷喘氣,神情痛苦。她雖然討厭次郎,但也知道他所說的話有理,於是撕下一截裙子,費力地為自己包紮。

次郎得意地一笑,暗忖,「雖然被他逃脫了,但還有人質在我手上,現在先想辦法到達另一個隱密藏身的地方

而刑龍呢,他一邊把手腳附在直升機的腳架上,一邊盤算如何才能救出小靜。

現在我們處身在一百多公尺的高空,可不能輕舉妄動……否則將會是機毀人亡! 」他心想。

這時直升機飛過了東京鐵塔。

但如果不趁早救回小靜,待會兒直昇機到達他的另一個賊巢時,那就更不可能救人了。還是偷偷爬到駕駛艙旁把他打昏吧!」刑龍一想到此,立即躡手躡腳地移向駕駛旁,準備打開機門,給措手不及的犬上次郎一拳。

沒想到,此時機門突然彈開,重重地撞在刑龍身上,刑龍驚呼一聲,差點站不穩地掉下去。

9天劫0909.jpg  

幸好他及時用雙手抓住飛機腳架,才不致摔下去;不過,現在他兩腳懸空,非常危險。

媽的!被他發現了!」刑龍心想。

犬上次郎對刑龍大吼:「你去死吧!」

直升機忽然升高又加速,左右搖擺,像酒醉駕駛般忽左忽右,極度不穩。這比起當天在馬路上被追殺時還要驚險!

小靜也發現刑龍跟上來了,立即清醒了大半。此時見到刑龍陷入懸在空中的困境,她竟不顧一切解開安全帶,以沒受傷的左手用力地搥打次郎。

雖說小靜因失血而沒有多大力道,但次郎一邊挨打,一邊又要甩掉刑龍,可真把他惹怒了。在盛怒之下,次郎反手一巴掌摑在小靜臉上。

「啪!」

小靜一聲慘叫,整個人撞在機門上,竟把門給撞開了!一瞬間,小靜掉出機外,幸好左手在千鈞一髮時抓著被她解開的安全帶。

這時直升機已在東京海灣一百八十多公尺的上空。

刑龍見到小靜如此緊急的情況,急叫道:「小靜,撐下去!我這就來救你!」

小靜已近乎虛脫,還沒等刑龍開始行動,她便疲乏地鬆開了手,尖叫著往下掉。

這時,刑龍已來不及思考,猛運腰力,雙腳抬起在機底用力一撐,人如箭般地衝向小靜。

次郎見此,無力地怒吼一聲。

「龍

「小靜

刑龍全身筆直,稍微加速,抓住了小靜的左手。

二人已向下滑了六十多公尺。

在氣流的衝擊中,刑龍摟著小靜。

「摟着我,別放手!」刑龍喊著,一手拉胸前繩子,打開背上的降落傘。 沒想到,降落傘並沒有如預期般地打開來。

「他媽的! 」刑龍咒罵一聲。

海面與他們的距離已縮短至六十公尺內。

他趕緊用力多拉了幾次卻沒效,不由得心中大急。

海面已在十五公尺之內了。

刑龍用盡氣力才拉出來,頓時降落傘大開,下墜速度劇減,他們只覺全身被一股巨力向上一拋,便「撲通」一聲地筆直掉進海中,水花被濺得老高。

若非降落傘在最後一刻打開來,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他拉著已昏過去的小靜浮上水面,解開了降落傘,再拉下背包旁邊的另一道活門。

「啵~」背包一下子爆脹開來,竟是一艘小型橡皮救生艇,勉強可以容納兩個人。

刑龍費盡力氣才把小靜推上去。 他全身體力透支,不斷喘氣。抬頭一看,直升機早就不知去向了。

刑龍坐直身子,低頭看了下小靜。

「糟糕!」

原來小靜被灌入海水,窒息了。

他連忙替小靜進行人工呼吸,並用力按摩她的心臟。沒多久,小靜便把水吐出來,回復呼吸和心跳。

刑龍大喜之下抱緊她,直說: 「太好了!

小靜迷迷糊糊,有氣沒力地, 「龍……你沒事吧?」

刑龍見小靜到了生死關頭還關心他,非常感動,「你覺得怎樣?

小靜這時才感到傷口碰到海水的痛楚,淚如雨下地呻吟著。

刑龍細看她的傷口,子彈雖穿過手臂,但沒傷及筋骨,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他從口袋中掏出一瓶藥水來,撕開小靜的右袖說: 「忍著點!

刑龍便把藥塗在小靜的傷消毒,她痛得尖叫起來,涕淚俱下。好一會兒,她才喘著氣坐起來。

刑龍手頭上沒有乾淨的繃帶,只好撕下自己的衣服,綁在小靜傷口上方以緩住血流。

兩人緊緊地抱著對方,以保持體溫。

現在他們身處東京迪士尼樂園東南約二十公里的海面上,刑龍開啓了小型的求救訊號發射器,希望有人趕快來救他們。

二人隨著海水飄流,溫度越來越低。

半個小時後,一艘遊艇奔駛過來。

 

2007.8.20   124pm   東京灣 某遊艇上

 

「我叫久山治,是這艘遊艇的主人,也是私家偵探。」久山外型普通,中等身材,若不是見過兩三次,很難記得他的長相。「我收到求救訊號便趕過來了。」

刑龍拜託久山替他聯絡高田等人後,便在小靜旁邊看護著她。

遊艇設備齊全,小靜的傷口也得到了妥善的照顧。

刑龍摸摸小靜的額頭,看著她說: 為什麼這麼傻

聽他這麼說,小靜臉色雖然有些蒼白,卻也抹過一絲紅暈, 「不要緊的……你沒事就好了。

刑龍眨眨眼,結結巴巴地說: 「其實……你不需要那麼做的。

此時,小靜眼中閃過幽怨的神色, 「難道……你感覺不到嗎?

刑龍趕緊兩眼望向別處,以避開和小靜目光相接。

當小靜還想說話時,就聽到久山喊著: 「到岸了!」

 

2007.8.20   247pm   東京灣5號碼頭

 

高田、七尾、花子和一輛急救車在碼頭等候,等小靜一上岸,立刻把她送進醫院。

高田再三叮囑花子在錄口供時,強調犬上家族非法囚禁他們三人的事實,但別說出任何關於刑龍和未來事件

「為什麽?」

七尾解釋:「一般平民中槍並不是小事。你也清楚,在日本別說帶槍,就算帶一把長一點的刀也是犯法,更何况要解釋我們和犬上次郎之間的鬥爭?所以有關槍械的事情還是別說來得好。而且刑龍在這時代並不存在,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花子點頭答應了。

這時遊艇已靠岸,高田叫道:「來了!」

 

2007.8.20   330pm   東京市, 市中心第一綜合醫院

 

待小靜醫治完畢回到病房後,有幾名警官在那裡問長問短,令她不得安寧休養。七尾唯有出面說小靜是犬上案件中的證人,受到國際刑警看管,才解除這場煩擾。花子,自然是寸步不離地陪伴著小靜。

警方十分配合,立即派了幾名幹練人員來保護小靜。七尾也把此事報告上司,上司命令她繼續追查。警方派人尋找犬上次郎,卻尋不著,礙於他是日本最具影響力的企業家,警方只好採取低調處理,免得日本股市受波動。

至於太郎,一般人認為他出國了,只有高田等人才知道真相。

 

2007.9.6.    415pm   東京市, 市中心第一綜合病院 咖啡座

 

高田與花子回復了正常的生活。花子每天都來探望小靜,小靜的身體也好多了。

這天,高田與七尾探望小靜後,在醫院中的咖啡座喝咖啡。

高田喝了一口咖啡,「……還没他的消息嗎?」

七尾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說:「他甚至連在橫濱的『家』都沒回呢。」

「也怪我們大太意了。我們只顧着把小靜送上急救車,完全忽略了他。」高田也嘆道。

七尾接著又說:「他自上岸後便像人間蒸發了,又沒有來探病,都十幾天了……你瞧伊藤那一副鬱鬱寡歡的模樣嗎?真替她難過。」

高田再嘆了一口氣,没再說話。

 

2007.9.6.   420pm   東京市, 市中心第一綜合病院 前門

 

花子離開小靜的病房,走到醫院大門,夕陽西下,晚霞映紅了半天邊。

她步下大階梯時,見到久違的刑龍在階梯底端。

花子暗吃一驚, 「是你?」

刑龍示意要她跟著到花園去。才坐下,花子便迫不及待地說: 「這十多天你到哪裡去了?知道小靜多擔心你呢?」

刑龍好一會兒才回說: 「她怎樣了?

花子語帶諷刺, 「還以為你真的對她不聞不問呢?

「她可以出院了嗎? 」刑龍不理會她的挖苦。

花子沒好氣地說: 「如果你真的那麼關心她,為何不親自去看看她?害得她哭了好多天。」

刑龍感到奇怪,「她哭什麼?

花子瞪著他說: 「你是裝傻還是白痴?連這樣都看不出來?」其實花子為人溫厚,從不出口傷人;然而現在好友正為情所傷,而罪魁禍首就是眼前這個人,所以想起來難免心中有氣,說話也無形中尖銳了起來。

事實上,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小靜是因失戀而哭,但偏偏刑龍自幼只接受嚴格訓練,不太懂情愛之事。以致於當他面對質問時,只能目瞪口呆地站在一旁。

「你到底在做什麼?

刑龍低聲道: 「我去打探……犬上後天會到富良野滑雪場。

「無論你多忙,也該見見小靜。難道你還不知道? 」花子聽了悻悻然。

刑龍站起來, 「我走了。 」說罷往外走。他好像很怕回答這個問題。

「你察覺不到嗎?」花子在他身後叫道:「小靜喜歡你!」

刑龍一震,停下腳步。

他一直迴避這個問題,就是不想知道這個答案。

花子走過來,有點粗暴地扭過他的身子,手指狠狠地戳在他的胸口, 「她不但無辜被捲入這些事,又捨命救過你,把你的生命看得比她自己還重,你一點也感覺不到的嗎?」

他低著頭,語聲有點滄涼地道: 我們是不可能的……你也應該知道。

「為什麼? 」花子睜大眼。

刑龍轉身過去, 「我留在這個時代的日子不會長……無論我成功與否,最後我都會消失……如果我們在一起,結局也必然是個悲劇。既然如此,我何苦要讓她傷心呢?」

花子恍然大悟:「你是說……」

「我回到這個時代的事實,就建立在『大災難發生』的這個『因』之上。如果我能夠阻止災難發生,『大災難發生』的這個『因』便不會存在。那麽,『未來的我回到這個時間』的『果』也不會存在,換句話說,我將會消失;相反地,如果我阻止不大災難的發生,到了那一天,全日本的人都會成為災難下的犧牲品,而我當然也會死……所以無論哪一種結局,我都非消失不可,那又怎麼能去愛別人呢?」

不等花子答話,刑龍便逕自往外走。

留下花子獨自一人枯站在那裡,為這兩個被命運捉弄的可憐人而難過。 「老天……真是不公平啊……」

 

2007. 9.11.   1115am   北海道, 富良野滑雪場

 

富良野滑雪場位於富良野市,距札榥一百三十多公里。一年四季都是滑雪聖地,滑雪道高度不陡不坦,深受滑雪愛好者的喜愛。

刑龍不想再麻煩其他人,於是獨自到滑雪場的酒店內假扮接待生。

他無奈地想,「我這樣做,大概會被他們說我無情無義吧……但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任何一個人為我而受任何牽連……」

没有人比來自地獄般的未來世界的他,更明白生命的可貴。

取出一支高解析度螢幕的智慧型手機,鍵入關鍵字,很快便顯示出他想找的資料。「犬上次郎今天會到滑雪場的酒店來,目的是要見日本著名的生物學家小島美幸……這是千載難逢的良機,一定要趁今天生擒他,否則很難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他耐心地等候,在十一時三十分,犬上次郎在四名保鏢護送下來到酒店,並立即到貴賓室去。

犬上次郎吩咐保鏢在外面等候,自己一人進入房間。

房間內早已有一位比他年輕、戴著眼鏡,頗有書卷氣的俏女子在沙發上等候。不用說,那就是小島美幸了。

刑龍開啟了在她步入酒店時,神不知鬼不覺地黏在她衣服上的小型竊聽器。

一陣沙沙聲,該是次郎坐在沙發上所引起的聲音。

「好久不見了,妹妹。

刑龍大為驚愕。

這個斯文秀氣的日本著名生物學家小島美幸,難道就是失踪多年的犬上家族千金大小姐犬上美星

 

下集預告:

犬上次郎密會其失踪多年的妹妹,原來她就是日本知名學者小島美幸。

刑龍使計擒住這兩人,也從中得悉幕後黑手的傑夫正秘密行動……

這次小靜總算親口向刑龍表白,刑龍應該怎樣回應?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天劫〉於每週五晚間8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