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卜漢河〉

第13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第11集 第12集

作者-三娃

前情提要:

 一場審判下來,不僅免除了死刑,還獲得了樹藤的印記,成了卜月人,甚至獲准返回漢和。這原本該是高興和慶幸的事,但那些卜月人卻給出了個難題,那就是,在離開前必須先找到屬於他的月者才能離開。 

 

BANNER.jpg  

〈卜漢河〉世界觀概略:

中央大陸主要有兩個國家,一個是以「人力、技術」為傲的漢和民族,一個是以科技見長的北之聯邦。兩個國家為了爭奪「精源」(由特殊礦物提煉出來的能源),三百年來戰爭不斷。

故事前導:

男主角曜是漢和葛官(武官的統稱),為了保護重要的精源以及提煉精源的技術,和一群武人同袍前往環境險惡的「鬼域」。在攜帶精源返回漢和的路上,與北之聯邦的機艇陷入混戰,的戰友一一犧牲了自己,而自己則是和朋技士一起摔進了深谷,來到神祕的卜月之地……

角色簡介:

男主角漢和人,為葛官編制中最低階的葛人,武技高超、對祖國忠心耿耿。

朋技士- 漢和資深的技士,在與北之聯邦交戰中,跟一同失足跌落深谷。

卜月族的祭司,擁有強大的「自然之力」,獨來獨往。

 

鬼域  卜月森林  草皮廣場   白日 

 

  「別這樣,者。」安撫地說:「確實是好人選,只要立下血誓,不只她能幫你回漢和,而你也能幫她活下去,還不用失去自然之力!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這就表示你會帶個比精源還有用的老婆回去,知道嗎?」

        「什麼?」愣住,他沒想到這點。

        「你們對彼此來說,都是最好的選擇。漢和大帝與先卜月也是三人交叉立誓的,所以這是可行的,值得好好考慮一下!」幫腔。

  掙扎著,臉上的表情忽緊忽鬆的。

        「那你們之前怎麼沒說還有這個方法?那樣,我就不用逼她吃魚了啊!今天也不會搞得這麼尷尬!」無奈地抓抓頭。

看來,他已經開始考慮了。

        「之前你是無心者,現在是卜月使,不一樣了啊!加油吧!就靠你了。」故意比出「鼓勵」的手勢,然後跟著,開心地走開。

        「以一方野人之力,竟能創建文明,漢和之路已無日月照耀了。」高臺上有人說話,那是的聲音。

        聞聲回頭,確認了自己沒聽錯,卜月還在,他們聽見剛才全部的對話了。

       「時間緊迫,應速戰速決,者。」意有所指地笑著說,

隨後,她和一起走下高臺離去。

        獨自一人站在高臺上發愣著,忽然有種被設計的感覺。

  「之前,他們這些人對的病情還束手無策……難道,是在等我出現,看看會有什麼徵兆嗎?像樹藤的確認之類的,好確認我是否值得信任?一旦確認了,就迫不及待地想把我們送作堆?」自言自語,而後他忍不住張口大喊:「不是說力量相衡嗎?那女人可是祭司耶!這樣,她的地位豈不是比我還高?」他喊著,把心中的不滿情緒發洩出來。

 「那有什麼關係!力量會取決一切,互補也能相衡,你們兩個算是特殊關係!」朋技士突然冒出來說。

他爬上高臺,來到身邊,拉著他的手恭喜他,「真是太好了,我還以為我得替你收屍呢!」說完,他笑得合不攏嘴。

 技士大人,您在開我玩笑嗎?還是,您早就知道了?」生氣地問。

 「也不能說全然不知啦!找你去救,的確是我向卜月他們建議的。但後來的事,我就真的不知道了喔!純屬偶然。」朋技士直接撇清,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你不覺得你的運氣很好嗎?能救人、還能娶老婆,這樣不是很好?跨越種族性別的血誓,同時也是跨越力量的血誓,你們可是史上第一對耶,將來絕對會在歷史上留名的。」說著說著,朋技士將臉貼近的臉,緊盯著他,「難不成,你在漢和已經有老婆了?」

 技士大人!」無力地喊,只覺得問題的重點不是這個。

 「成為卜月,成為血誓的伴侶,這些可都是我的夢想啊!」朋技士羨慕地說:「我要是也能有個可以互立血誓的人,那該有多好。」

說完,他雙手合十,朝向天空幻想著。

        最好是能順利成功啦!在心裡喊著。

他可是一點也不想祝福朋技士,甚至是他自己。

 

 

鬼域  卜月森林  荻家院中  白日 

 

  拖著沈重的腳步來到的住所前,猶豫著該不該進去。

  「這樣,真能求到血誓嗎?尤其對象是那個女人?」躊躇著,他對自己可一點信心也沒有。

「在漢和,我好歹還是個葛官,可在這兒,我什麼也不是,甚至還只是個半吊子卜月……就算硬著頭皮進去,但進去後,又該怎麼開口說呢?」想著,步履維艱地走進的院子。

        「直接說嗎?請妳成為我的血誓伴侶?或者是說,請妳成為我的者?的院中駐足,練習著說。「讓我們互立血誓吧!哎呀!怎麼聽起來都像是在求婚啊!」他說著,總覺得很尷尬。

        「不是嗎?難道你不是為了這個來的?」站在背後,倚著院中的樹幹說話。

剛剛他練習的話,她全聽見了。

        「妳從剛才就一直站在那裡聆聽嗎?」突然發現地問,睜眼僵著。

        「對是,對也是!聽樹是我祈求的,聽你則是無意間的。」不帶善意地說。

        會這樣,早猜到了。

  「這個女人就是不太喜歡我,就算烤魚給她吃,也不見得能得到她的感謝,搞不好她還會覺得我這個漢和多管閒事。想著,腦子瞬間空白,練習的話一下子全忘了。

「那妳,願意嗎?」他直接問。

        「不願意!」也回答得很直接。

        「真是的,我到底該怎麼跟妳說比較好?我們這樣還能溝通嗎?」煩惱著。

忽然他頓了一下,迎向,「妳……妳剛才是用漢和的方式在說話嗎?」他突然察覺過來。

        「聽起來不像嗎?」用一副「你現在才聽出來」的態度說。「是我說得太差?還是你的反應太慢?我自認說得還不差,所以應該是你反應太慢才對!」

        再次確認自己真的不喜歡這個女的,而這女人也是從頭到腳都瞧不起他。

「看來,我們沒有任何地方能有好的開始。」他感慨地說。

        「沒錯!我寧願死,也絕不會願意接受任何漢和的人事物!」堅決地說著,但她撐扶樹幹的手卻微微地向下滑了一下。

        「很好,因為我也是!我寧願上死刑台,也不願意獨活在這裡!我一定會回漢和的,不管要用什麼方法!」也態度強硬地表示。

        「那……那你還在等什麼?」說著,聲音越來越輕,人也順著樹幹往地上滑。「趕快離開這兒不就好了!」

她撐著說完,然後癱坐在地上,難過地喘著氣。

        「喂!妳沒事吧?」趕緊衝過去,伸手想扶起來。

        「別碰我!」激動地說。

她一手揮了個「趕人」的手勢,瞬間,在她的腳尖前冒出了半人高的草葉阻擋了的靠近。

 「哇!這是什麼東西?自然之力嗎?」嚇了一跳。

他立即收住腳步,看向想確認,但卻沒見到比那個「合十再交叉」的手勢。

 好在草葉沒再繼續長,也沒出現攻擊的態勢。

「 大概是太虛弱的關係吧……」猜想著。

他再度鼓起勇氣向前,「妳別擔心!我只是想抱妳進屋裡去,不會對妳怎樣的。」說完,他逕自撥開草葉前進,簡單得像在揮手。

 「你別過來!」又喊了聲,她的身邊再次冒出草葉。

 不過這次沒再被嚇到,他毫無顧忌地走向前,抓住想反抗的。他們倆之間陸續出現阻擋用的草葉,但一點用也沒有。

 「真是的!什麼女人啊!都快死了還有力氣做這種事?」叨唸著。

他伸手一把將抱起來,這次比上次抱她的時候還容易,因為變得更輕了。

 

 

鬼域  卜月森林  荻家  白日 

 

 抱進屋,把她放在床上安頓好,然後環視了一下屋內。

 屋子裡,依然什麼東西都沒有。

 這樣,什麼也不能幫做,最後,他只好在床尾坐了下來。

13-卜漢河0919.jpg  

 動了一下身子,往床頭移過去,對她的反應很不以為意。

 「這裡以前就那麼空了嗎?」受不了地問:「你們卜月,都這麼養病的啊?」

 沒回答,臉色蒼白外,還帶著點沈重的落寞。

 

 「啊!這裡以前,該不會擺滿了那男人的東西吧?」領悟地說:「他叫什麼?妳的稱謂是『祭司』,那他應該是『祭司』囉!」

一說完,他就發現自己失言了,於是趕緊睜眼望著

 沒瞪著、也沒生氣,原本高傲的樣子全不見了,只剩下一臉消沈的樣子。

 「呃~對不起。」試著道歉,想讓恢復點精神,就算瞧不起他也沒關係。

 但,還是沒反應。

 「所以說嘛!那妳幹麼乖乖地在這裡等死呢?要是我,一定會追出去殺了那個男的!怎樣也不能放過他!」打抱不平地喊。

 結果,白了他一眼。

 「至少,至少不會讓血刀害死。」抱歉地說,而聲音越來越小。

 不過,這卻讓正眼瞧他。

 

        「你知道血刀?」用她虛弱的聲音問。

        「也不算啦!我只聽卜月他們提到過,沒親眼見過那東西。被背叛的人血珠會化作血刀,『死於血誓的血刀之下』,他們是這麼說的。」心虛地回。

「被血誓背叛的人都會那樣嗎?」他小心翼翼地問,不想再惹毛,或惹她傷心。

        「照理說,是要如此才對……」頗失望地說,好像自己沒死很可惜似的。「可為什麼沒有呢?」說著,她若有所思地將手摸在胸前心臟的位置。

        「妳想問的,應該是他心裡還有沒有妳,對吧?」乾脆說破。

        「你想說什麼?」機警地問。

        「那就去問他啊!離開這兒,去問他!」站起來,走到面前,「去找那個男的當面問清楚!問他對妳到底是什麼心態!」

        「什麼?」不屑地板起臉孔,「你只是想要我和你一起離開這兒而已吧!」

        「我不會說我沒這麼想。」毫不退縮地說:「但妳沒這麼想過嗎?要是他心裡沒妳了,大不了就和妳解除血誓就是了,為什麼還要留妳獨自在這兒承受血誓的折磨?妳都不會想要弄清楚嗎?」說著,連他都覺得生氣,光想,都替覺得不值。

「真是個不負責任的男人!」他洩憤地喊。

        「我不想知道……」出乎意料地說,同時避開了的眼神。

        「妳說什麼?妳確定?」差點氣岔了氣。

「等等!妳該不會是在害怕吧?」他反諷地問:「是吧?沒錯吧!天啊!我還以為祭司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咧!」

        「你少激我!沒用的!」依然一派冷靜。

        「我知道!」兩手一攤,聳了聳肩,「反正那是妳的男人,妳說了算!妳說不去就不去囉!」說完,他轉身走向門口,頭也不回地離開。

        再次將手放在心上,閉著眼,感受著心裡的聲音。

「我,到底該怎麼做才是對的?」她自問著。

 

 

鬼域  卜月森林  果樹林  白日 

 

 回到果樹林裡,挑了棵樹爬了上去,躺靠在上頭,然後他隨手摘了顆果子吃了起來,吃完就睡在了樹上。

 

 

鬼域  卜月森林  果樹林  夜晚 

 

  翻了個身,繼續睡。

 

 

鬼域  卜月森林  果樹林  白日 

 

  起身伸了個懶腰,又摘了幾個果子吃。

  「者!」的聲音從樹下傳來。

  跳下樹,站到面前,又看了一眼站在他身邊的

  「者!你去找了嗎?」懷抱希望地問。

  「找過了!」淡淡地答。

  「結果呢?」關切地問。

  「她不理我!」嘆著氣說。

  「要我幫你嗎?再去勸勸?」緊追著問。

  「不用了!」斷然地說,而後轉身爬回樹上。

  「者!你今天還去不去那兒?」不放棄地問。

  可背轉過身,沒回答。

 

鬼域  卜月森林  果樹林  夜晚 

 

  在樹上熟睡。

  來到樹下,張望著樹上的,兩人相對著嘆了口氣,默默地離開了。

 

 

鬼域  卜月森林  果樹林  白日 

 

  坐在樹上發著呆,觀察著樹下進出果樹林的卜月

  遠遠的,就看見朝自己這邊走來。

  在樹上起身,快手快腳地再往上爬,爬到樹的最高處。

  「者!」的聲音從樹下傳上來。

  「你們走吧!」喊著,並躲進了枝葉中。

 

 

鬼域  卜月森林  果樹林  夜晚

 

  躺靠在樹幹上,睜著眼,睡不著,索性一個翻身,跳下樹。

 

 

鬼域  卜月森林  荻家院中  夜晚

 

  緩步悄聲來到家院中,朝屋內張望,倚身靠向門邊,探聽著門內的動靜。

  「者,棄乎?完乎?僅死亡一途已!」在屋內自言自語地嘆息著。

 

 

鬼域  卜月森林  果樹林  白日

 

  爬到了樹頂,向下望進村中。

  村中,卜月處處都是一男一女相偕著一起行動。

  突兀地一個人頓步走過村子,穿過人群,倏的,她停下腳步,抬頭朝在的方向望了一下,又撇過頭,走開。

  看著,轉過頭,忍氣地沉思了起來。

 

 

下集預告:

    拒絕的,會再次鼓起勇氣去求親嗎?會被打動了嗎?這場意外的姻緣,會就此放棄嗎?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卜漢河〉於每週一晚間8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