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型女人》連載專區

AB型女人連載試閱 (3)

作者-朱音

AB型封面.jpg  

 

因為她覺得捷運站事件,讓丁仲凱這個小鼻子小眼睛的男人,認為她只會訛詐善良百姓,所以不斷地使喚她、找她麻煩,挑戰她的耐性。這根本是想利用整她的機會讓她自動離職,免去他大老闆無故解職員工的壞名。

可惡!她不會讓他得逞的,不管他做什麼無理的要求,她會忍耐,雖然蜜兒說她這型的做事只有三分鐘熱度,但為了不留下把柄,她拼了。

也在席間的劉建國看了看丁仲凱,又瞧了瞧向語柔,一抹詭異的微笑在他嘴角揚起。

 

*        *        *

 

散會後,劉建國跟著丁仲凱到他辦公室。

「你怪怪的喔。」劉建國很自然地在丁仲凱辦公桌前的沙發椅上坐了下去。

「我怪什麼?」丁仲凱自行拿出設計圖看,一點也沒有在乎身邊問話的劉建國。這彷彿就是他們長久以來的相處模式。

「春天來了。」劉建國坐定位後沒打算離開,反而相當有興致。

「什麼春天來了?」丁仲凱頭抬都沒抬。

「愛情啊!」

「胡扯。」丁仲凱動都沒動地反駁。

「沒有證據我怎敢胡扯?」

「什麼證據?」

「向語柔。」

「向語柔?」

「你不能否認自己對向語柔另眼相看喔。」

這時,丁仲凱終於有反應了,他微微地抬起頭,揚上眼皮,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瞅著劉建國,等著他的話中話。

劉建國當然明白丁仲凱眼底的不懷好意,那意思是說,要是你沒給好理由的話,小心不放過你。但他一點也不怕,因為他不是無的放矢。

「咳……」劉建國清了下喉嚨,發表他的看法,「對女性員工你雖是沒太多溫度,但總還算是有禮;可是向語柔不同,你多了點情緒,更多了點注意……」這注意,是在開會的時候,他無意中瞄到丁仲凱不時以眼角偷偷睇著向語柔。

丁仲凱楞了一下,自問,「有嗎?」

「別否認,我在會議上看到了。」

對於劉建國所謂的證據之說,丁仲凱恍然大悟地笑了,「哈哈哈……」

丁仲凱笑得太自然,又太有自信,不禁讓劉建國懷疑起自己的感覺是否錯了。

「笑什麼?」

「你說的太好笑了,我會注意向語柔,是因為她在還沒開會前打了幾個哈欠,我怕她在會議上睡著了,我們公司花錢請來員工,能讓他們那麼逍遙嗎?至於你說的情緒,那可就更錯得離譜了,那些看似找麻煩的事情,其實是我想讓她早點瞭解公司的運作,早點進入狀況,才不會浪費好人才。」

「是嗎?」雖然丁仲凱的解釋言之有理,但劉建國還是不太相信。

「你可不可以去工作啊?要不我們交換一下,我去做人事。」丁仲凱起身離開座位,做了一個請上坐的手勢,要劉建國畫設計圖。

「喂,要這樣嗎?我只是開玩笑的,我現在就走。」劉建國立刻奔出丁仲凱的辦公室。

不跑不行,已經封筆好幾年的他,要重拾畫筆畫建築圖簡直要他命,這種事還是留給任重道遠的丁仲凱比較好。

丁仲凱看劉建國飛奔似的逃離,不禁搖頭苦笑。

他怎會不瞭解劉建國的墮落。說墮落是有點「超過」,從他們認識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劉建國喜歡跟人交際,所以在美國的那些時候,所有的公關大都是他去做的,也因為這樣他就很少再畫設計圖了。

不過,雖是這樣但無損他的建築師招牌,他能力還在,只是不想與丁仲凱相爭罷了,所以只要有機會,總是會激激他,讓他能再回來做建築師,但是老被他逃掉。

唉……只能再等時機嘍。

想完了劉建國,正要拉回精神看設計圖的時候,瞥到桌上整理好的客戶資料,這又讓他的腦袋轉到劉建國說的那個女人身上。

他真的如建國說的那樣,對這女孩多了點情緒,多了點注意嗎?

他自問他還有心嗎?想了想會兒,搖頭。沒有,一個沒有心的人怎麼會心動。

會想幫助向語柔應該只是希望她能快點上手,並無其他意思,就如之前他認為的。

今後,為了不讓人產生不當的聯想,他會時時提醒得小心自己無意的行為,不要落下讓把柄讓人嚼舌根。

 

*        *        *

 

好熱喔!

烈日當中照,照得向語柔頭昏眼花。

回到公司,想說可以吹冷氣了吧,沒想到公司的空調竟然停止不運轉了,八月天,正是最熱的時候,唯一仰賴的冷氣沒得吹了。

「啊~~」向語柔汗如雨下哀嚎著。

都是丁仲凱啦,要她送設計圖去客戶那兒,叫快遞送就可以了不是嗎?現在她全身黏膩膩的,好不舒服,她實在不允許自己蓬頭垢面的,得趕緊到化妝室去補個妝。

說做就做,向語柔邊唸邊走到化妝室,在化妝室前腳突然拐了一下。「啊!」她低叫了一聲,然後往下看,高跟鞋的鞋跟斷了……

向語柔蹲下撿起鞋跟,不敢置信地看著它,不明白今天為什麼衰事一大堆……

「沒事吧?」原本要去景觀設計部門的丁仲凱經過化妝室的通道時看到向語柔,順口叫了一聲。

「呃……」向語柔隨著聲音轉頭,一看到丁仲凱,更是尷尬了。「沒事。」她立刻挺起身子,把鞋跟拿到背後,笑瞇瞇地回答。

有事也不能承認,鞋跟斷掉,多糗啊!

向語柔欲蓋彌彰的舉動,讓丁仲凱的眼睛不禁隨著她的手往後頭一探,「鞋跟掉了吧?」

「欸!」向語柔這時簡直尷尬得想挖個洞把頭埋進去……她實在不懂為什麼每次一遇到糗事,丁仲凱就會剛好在旁邊,這老天爺是在捉弄她嗎?她又沒做錯過什麼壞事,幹麼要這樣整她?

「腳有沒有受傷?」向語柔臉上的糗樣,讓本想掉頭走的丁仲凱不禁脫口問。

「啊……沒有。」向語柔立刻否認,然後暗地裡偷偷地扭一下腳踝,看看有沒有問題。

「鞋子……」

「沒關係,我會修。」向語柔把鞋子脫下來,把鞋跟套進去,用力的在地上敲幾下後穿上踏踩一踩地,然後向丁仲凱說:「你看,好了。」還好她的腳沒問題,不然更糗。

向語柔的鬼靈精怪還真讓丁仲凱刮目相看,不過這舉動實在好笑。身為上司的他可不能在屬下面前不給面子,所以他強忍住笑,只是瞭解地點點頭,然後快步走過向語柔身邊,往景觀設計部門去。

一離開轉角化妝室的丁仲凱,在確定向語柔不會看到的時候,才放開嘴角笑了出來。

他從沒看過這麼寶、這麼逗趣的女人。每次看到她,她總會慌張又搞笑,可是聽說在其他人面前,又是一副高雅大方的模樣,她到底是怎樣的女人?

丁仲凱滿頭疑問。

「呼~~」向語柔看丁仲凱離開,這時才放鬆地重重吐了一口氣,快速地閃進化妝室。她心想,現在要是有支仙女棒,把丁仲凱腦中記著她的糗事都給變不見,那該有多好。唉,有些事往往你越想逃,越逃不掉!

就在向語柔自怨自艾的時候,她突然想到好像有件事忘了做,今早似乎該向丁仲凱報告她去客戶那裡的情形;她無奈地迅速補個粉,整理一下衣容後趕去報告。

她匆忙到丁仲凱的辦公室,秘書告訴她丁仲凱正與景觀部門開會,要她等一下。

向語柔點了點頭,就坐在丁仲凱的辦公室內等著。

她坐著坐著突然發現屋內一點也不熱,不是空調壞了嗎?怎麼會如此涼快呢?

她不解地站起來東瞧瞧西看看,好奇得不得了,想試著找找看這裡是不是有單獨的冷氣機。晃了一圈後,什麼冷氣機沒看到,倒是看到幾盆盆栽,還有屋內的設計。

「簡單」是她對丁仲凱辦公室第一個感覺。一張桃木的辦公桌,跟一張黑色的真皮椅子。辦公桌的左邊是一大扇玻璃窗戶,在玻璃窗的牆角邊有著兩盆在半腰間的招財樹;右邊是整片的櫃子,櫃子上擺滿有關設計的書;辦公桌的前面就是半套的米白色沙發椅,跟一個長方形的玻璃桌。

這跟她所想的老闆辦公室差別很大。無論在電影上演過,或是電視新聞上看過,大老闆為了闊氣,他們的辦公室總是豪華又氣派,不像丁仲凱這麼樸素。

簡簡單單的酷酷風格,跟他本人還真像。

看著看著,發現玻璃窗半開著小縫,涼風就是從那兒吹進來;原來這扇窗是南向,太陽曬不到,這時又正逢吹南風,難怪她會覺得有陣舒服的涼意。向語柔享受著微風吹拂。

「妳在做什麼?」

丁仲凱一回到辦公室,看到向語柔站在玻璃窗前,仰著頭,閉著眼睛,嘴角還微微地上揚,完全沈浸在自己的世界。

「呃……」向語柔一聽到丁仲凱的聲音,立刻張開眼睛,一副被抓到小辮子的尷尬模樣。

「老闆,我是來報告的。」向語柔趕緊把客戶轉交的文件給丁仲凱。

決定迴避他剛剛的問話,她總不能說,「嗨!老闆,我是因為在這邊風吹得好舒服,納涼一下。」

丁仲凱瞅了會兒向語柔,知道她是故意轉移話題,但他也很厚道沒戳破她。他邊走向辦公桌,邊從大信封袋抽出向語柔拿來的資料,同時聽著她的報告。

「妳有什麼看法?」聽完向語柔說明後,丁仲凱反問。

突然被這麼問,向語柔看著丁仲凱一愣,想不出丁仲凱的反問是啥意思。

「我想知道妳對這個客戶的要求有什麼意見?」

「老闆,你是想讓我接下這個案子嗎?」向語柔的心突然雀躍起來,她等好久的機會終於來了。

「我得知道妳夠不夠格。」

向語柔一怔,丁仲凱是不是把她看扁了?

真是太瞧不起人了,好歹她也是考進來的,不相信她不也代表著不相信自己公司的眼光。

「書本上的知識是死的,實務的經驗才是活的,妳沒有實戰經驗……」

「就是因為沒有實戰經驗,才需要累積,如果我一直沒接下案子,怎麼會有實戰經驗呢?」她替自己爭取著。

來品揚建築事務所已經三個月了,這三個月來,她只做過跑腿以及其他設計師的助理工作而已,要她如何進步?

丁仲凱點了點頭,對向語柔的話表示同意。

的確,他也是有意給她機會。這些日子他觀察她許久,雖然有些考驗她很不願意,但是卻一一完成,沒有故意或是漏掉任何交代的事項,這樣的工作態度他還算滿意。

算算時間,也是該給她重要任務的時候了。

「好,那我把這個案子給妳,希望妳好好地做,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問問其他兩位同事,當然我也歡迎妳隨時來問我。」丁仲凱說。

「謝謝,謝謝老闆。」向語柔高興得想大叫,但此時不宜,不能在老闆面前太過放肆,所以她按捺住內心的雀躍,以平靜的聲調向丁仲凱道謝。

丁仲凱把全部的資料交給向語柔,要她回去想想該怎麼替客戶打造新屋。

向語柔拿著客戶的屋內建構圖,開心地回到自己的坐位。兩個同事看到心花怒放的向語柔,當她告訴同事她接到案子的時候,大夥兒同聲要她請客,她也大方接受,所以他們就約定當天晚上去慶祝。

 

第三章

 

下班後,向語柔與兩個同事決定到一家頗有名的美式餐廳用餐,可是卻在公司門口遇到劉建國跟丁仲凱,最後成了五人行。

都是劉建國出的主意,他向語柔旁邊的同事香盈詢問後,突然舉手說要參加,然後還拉著丁仲凱一起,結果就這樣攪和在一塊兒了。

「乾杯。」五個杯子在空中相碰一下,然後各自咕嚕咕嚕把啤酒喝光光。

「吃啊,吃啊,這兒的東西不錯吃喔。」劉建國就像主人一樣,招呼著大家吃東西。

說實在的,這裡的雞翅、棒棒雞、花枝圈、洋蔥圈,還有豬柳條、海鮮雙拼都還蠻好吃的,連平常不太吃炸的東西的向語柔也吃了不少。

「妳還蠻會喝的嘛。」香盈在向語柔一口氣乾杯後說。

向語柔露出甜美的笑容回應說:「還好。」其實她酒量一點也不好,只不過被灌酒不敢拒絕,只能硬撐。嚴格說起來,她只有一瓶的量而已,現在喝超過了,已經開始覺得頭有點昏昏的了。

怎麼辦?

看他們好像興致還很高,如果她說要先走的話,會不會被刮啊?第一次同事聚會,真怕被說不團結,可是……她真的覺得頭好重,眼皮也都快垂下來了。再不想辦法,她可能會醉倒在這兒了。

「我想去一下洗手間。」向語柔站起來,向大夥兒告假一下。

「快去快回,待會兒再拼酒。」劉建國興高采烈地吆喝。

「好。」向語柔的身體已經有點不受控制的感覺。

「別再喝了,小心喝醉。」丁仲凱說。

「嘻嘻……嗝……」向語柔不自覺地笑,又打了一個濃濃的酒嗝。

「妳喝醉了。」丁仲凱伸手抓了下站不穩的向語柔。

「沒有,我沒醉。」向語柔揮了下手,表示她沒醉,然後踩著浮浮的腳步搖搖擺擺地晃去洗手間。

「你要不要去看一下。」劉建國推了下丁仲凱。

「我……」

「是啊,難不成你想跟香盈他們一起拼酒?」劉建國抓定了他不喝酒,不會想要跟其他人尬酒的。

「我去。」丁仲凱無奈地起身,跟著向語柔後頭去。

向語柔踩著漂浮的腳步進到洗手間,水都還沒潑上臉,她整個人就虛脫地往下降。

「小心。」在向語柔滑下身子的同時,一雙強而有力的手臂緊緊地從她腋下往上提,以免她摔到地上。

「向小姐、向小姐……向語柔……」向語柔完全失去意識,醉倒。

「不是說沒醉嗎?」丁仲凱感嘆地搖頭,不過還是橫過向語柔,把她抱起來從後門離開。

本想讓她在外頭吹吹風看能不能醒過來,不過向語柔卻像睡死般,動也不動。

一個男人攙扶著一個醉死了的女人在外頭,這樣的畫面太令人感到可疑;在沒辦法的情況下,丁仲凱只好在餐廳附近找了家飯店,扶著她上房間休息。

等一切搞定,打了手機通知劉建國跟他說明後準備離開,但劉建國卻要他照顧向語柔,別讓她單獨一人在飯店內,一個單身女人醉倒飯店,萬一發生什麼事該怎麼辦?

劉建國的警告讓原本要走的丁仲凱也覺得不妥,所以只好留下來看顧她。

看著躺在床上的向語柔不斷的扭動身體,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他趨前探問:「怎麼了?」

「好熱,好熱,我好熱……」眼睛還是閉著的向語柔,邊說邊拉扯著身上襯衫的鈕釦。

「喂,妳可別脫衣服喔。」他可是個正常的男人,一個喝醉酒的女人在他面前寬衣解帶成何體統?

「嗯~~」沒清醒的向語柔根本聽不見丁仲凱的話,只顧著不想讓自己熱昏,一直猛拉領口。

為了不讓向語柔亂扯亂扭動,丁仲凱只好幫她把領口的鈕釦解開兩個。向語柔脖子的緊窒感消除,燥熱稍解,她才停止扭動。

不過燥熱稍解,不舒服的胃緊接著又翻滾起來,一陣噁心來襲,她摀住嘴不斷地乾嘔,「噁……」

「不會吧?」丁仲凱有不詳的感覺。

「喂,向語柔,起來,快到浴室去。」丁仲凱揣起向語柔帶往浴室,讓她的穢物吐在馬桶裡。

不過還是不夠快,就在一腳踏進浴室時,向語柔噗的一聲,把污穢全吐在丁仲凱身上了。

丁仲凱當下五條黑線由額頭往下刷,完全被打敗,無語問蒼天。

他很想發怒,但對一個喝醉酒的女人要如何發怒?

發怒,她也聽不到、看不到,而這個怒氣他只能嚥下,不然呢?

她只好把她扶到馬桶邊讓她好好地吐上一吐,等她吐乾淨後,再扶她到床上,然後他再去沖洗身子。

等他洗好身體,才請飯店人員幫他到飯店的精品店買新的衣服,他好換上。

而一直昏睡的向語柔,身上有著嘔吐的味道,他無法忍受,只好再拜託飯店的女員工幫她換件乾淨的衣服。

等所有的事情都完成後,他才坐在沙發上休息。看著倒在床上的向語柔,心裡想著,等明天她醒過來時,一定要告誡她以後別再喝酒,以免萬一有天在大庭廣眾下丟臉,可就難堪了。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血型女人》免費試閱連載,每週六 晚間七點 公開!!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