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道蒼〉

第11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作者-左皓

前集題要 

    來歷不明的趙湘靈一家人,雖讓阿德喃感到困惑,但基於苗族禮儀,還是讓他們住了下來。

  年紀小小的阿噲,不知自己已經偷偷喜歡上趙湘靈,往後的日子阿噲都會不時探望。

阿噲趁著趙湘靈的父母不在時,偷偷邀約趙湘靈前往後山賞花聊天。鎮日窩在家的趙湘靈,也因為這一次談話對阿噲逐漸信任,說起了過往一段神祕的遭遇。

BANNER-道蒼.jpg  

宋 貴州.深山

「那是一年多前的事了……那時我跟隔壁小孩一塊兒出去玩,他們手牽手,又唱歌又跳舞,有的在玩騎馬打仗,有些人正在堆沙堡,大家都玩得不亦樂乎。」趙湘靈看向遠方,小小聲地對阿噲說出她的祕密往事

「但是我不喜歡像他們那樣拉拉扯扯的,就坐在一旁看著盛開的凝波仙子,那真是好美好美的畫面……

  「像湘靈這麼溫柔的女孩,自然是喜歡靜靜地做自己的事,當時我若能在她身旁一同賞花……」阿噲聽著聽著,不由得胡思亂想起來。

  只聽趙湘靈繼續往下說,「也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有一個黑衣人出現在我面前。他好像是從天而降,來的如此突然、如此詭異。『他到底是誰』我心中一直想著這個問題。」

「是了,他一定是天上的!特別降臨世間,要來解救我們這些苦難的老百姓。」趙湘靈露出堅定的笑容。

  「不過有一件很奇怪的事,就是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好像都沒注意到那個人的道來。絕對不會是我看錯,那天他說的話,如今仍在我耳邊徘徊不止。」

「當下我就問他是誰,雖然看不清楚面罩下的容貌,但他眉梢間全是笑意。我見他的目光一直緊盯著花,我猜想或許他很喜歡,便摘下一株凌波仙子想送給他。」

我也想讓湘靈送花給我呀……」阿噲露出羨慕的表情。

「但是他反而告訴我,『花在這裏長的很好啊,為什麼要讓它離開生長地方?』,他便從我的手中將凌波仙子放回了土中。阿噲,你知道這個時候發生什麼事嗎?」趙湘靈突然開口問阿噲。

阿噲一愣,隨後搖搖頭。

「就在這個時候,所有的凌波仙子似乎受他的仙氣所染,綻放出更美麗的花朵,就連原先被我摘下的花朵也開得更茂密。」

「這怎麼可能?」阿噲驚訝的喊著。

  趙湘靈點點頭,不介意阿噲打斷了她的話。

「當時我也是驚訝到說不出話來,只能呆呆看著他。仙人對我笑了一下後說:『好孩子,我還是要謝謝妳有這份心意。妳有什麼願望,說出來或許我可以幫妳實現。』」

  「那妳有對他說妳的心願嗎?」阿噲忍不住問道。

  趙湘靈輕聲說道:「在我們那邊,賦役一年比一年還重,其他地方也都是一樣。各地官吏殘暴,權貴不斷地剝削人民。有些人無可奈何之下,就當起了盜匪,百姓的日子真是雪上加霜,都快活不下去了。」

「當時我心中所想的願望,是一個太平盛世,不求名威四海,只要能讓老百姓都吃得暖、穿得暖,這樣就足夠了,但是我卻沒有說出口,這樣的願望哪會這麼容易實現呢?」

  「我只在心中默默想著,但仙人竟都知道了。他對我說,『再過不久,會有一個人推翻朝廷,建立強大的帝國。屆時不但人民都可以過上好日子,連我大中國的威名,都可以傳到西方神秘的國度。』」

  「那太好了,妳這個願望一定會實現。」阿噲由衷的說著。

  「是啊!到了那時候,我和爹娘就可以回到江南老家,過著以前的生活。」趙湘靈溫柔地笑著。

  「什麼?回到江南的老家?」阿噲全身像是被雷擊劈到一般,愣在原地動彈不得。

所以湘靈一家人會來到這裡,只是為了避難?等到天下太平,他們就要回家鄉……到了那時,就再也見不到湘靈了?」

「那我寧願天下永遠不要太平,這樣湘靈就可以一直陪在自己身旁!」這時,在阿噲內心深處一個自私的念頭隱隱做祟著。

  趙湘靈發覺阿噲的神情不對,女孩人家心細,轉念間什麼都明白了。但她對於阿噲的情感,也頂多只是朋友,儘管他曾經救過自己,儘管他殷勤獻好……

  「湘靈,妳知道下個月是什麼日子嗎?」阿噲怕自己眼淚會忍不住掉下來,急忙轉移話題。

  「是什麼日子?」趙湘靈搖頭說道,對於他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感到十分莫名。

  「為了紀念我們苗族偉大的蝴蝶媽媽,每十二年就會舉辦盛大的『鼓藏節』,每次長達四年之久。下個月是頭一年,一定會很熱鬧,到時你和你的家人一定要來喔!」 阿噲終究是孩子,煩心的事片刻即忘,興奮地說著。

  「可……可是我和這裏的人又不太熟,爹娘他們也是。我想不會有人歡迎我們的。」趙湘靈擔心說道。

  「不會的,我們族人都很歡迎客人。而且今年換我爹當鼓藏頭,慶典由他主持,一定會很好玩的!到時候你一定要來喔!」

  趙湘靈對於陌生人多的地方不免羞怯,但見阿噲一臉期盼,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卻說不下去。

過了一會,趙湘靈才下定決心道:「好,我那日就去看看。」

 

宋 貴州.村落

  「鼓藏節」是苗族最隆重的祭典,主要是為了紀念他們祖先苗族媽媽而設,祈禱她可以繼續保佑苗人平安度過接下來每一個難關。

在這一日,苗族女人都會盛裝打扮,配合著春天百花齊放的季節,繡起各式各樣美麗的圖案,與花爭豔。

  阿噲早已期待許久,尤其是前一天晚上更興奮不已,即使一晚無眠,到了今天也絲毫無睡意。

  他來到和趙湘靈相約的地方,不住眺望遠方,在人群中找尋她的蹤影。

  過了不久,趙湘靈終於來了。

只見她入境隨俗,也換起苗人的服飾──淡藍上衣,有著用金線繡成的百蝶穿花圖案;下半身是百花裙,穠纖合度,襯托出她婀娜的體態,更顯得她亭亭玉立。

  阿噲從未見她如此精心打扮,一時怔住了,就連她來到自己身畔,也渾然不覺。

  「咱們現在要幹什麼?」趙湘靈給他瞧得不好意思,輕輕推了他肩膀一下。

  阿噲這才回神過來,指著廣場上一群跳舞的青年男女們道:「離慶典還有一段時候,我們先去跳舞如何?」

  「我……這……男女授受不親啊。」趙湘靈害羞地撇過頭,一臉猶豫。

  「有什麼關係,跳舞很好玩的!」阿噲沒等趙湘靈回應,拉起她的手,兩人一同加入跳舞的隊伍之中。

 

宋 貴州.村落

  到了中午,慶典正式開始。

滿村的人都聚集在鼓山之上,將準備多日的祭品放在鼓廟兩側,要來貢獻他們偉大的苗族媽媽。

  阿德喃神氣昂昂走到祭壇中間,右手高高舉起。

這一刻,天地間安靜地沒有聲音,人人都閉上了嘴,偌大山峰,顯得異常冷清。

  「我苗族偉大的蝴蝶媽媽,我苗族偉大的姜央大人,因為有你們的努力不懈的付出,以及視民如子的關愛,才使我們族人有今日的盛況……」阿德喃面向鼓廟,用著苗語朗朗說道。

接下來,他清了喉嚨,用他那足以驚破天地的嗓門,唸起了《醒鼓詞》,對他們最崇拜的蝴蝶媽媽和姜央禱告著。

  人人專心注目著阿德喃時,阿噲突然看到一隻汙穢的小手從廣場左邊桌子伸起。

11-道蒼1219.jpg  

他起初以為是自己錯覺,沒想到過了片刻,那道黑影又起,阿噲揉了揉眼,發覺那是隻手,而且已經有幾條魚和雞腿慘遭不測了。

  「貢獻給蝴蝶媽媽的祭品是多麼神聖重要!可惡的小賊!」,阿噲忍不住拉站在一旁的叔父,低聲道:「叔叔,好像有人在偷咱們的東西。」

  語聲雖輕,但在沉寂的人群中,卻顯得格外清楚。

   阿濟凡眉頭一皺,不見有何異狀,比個手勢,要阿噲安靜,然後專注諦聽著禱詞。

過沒多久,那隻偷竊之手又再次伸起,這時連趙湘靈又見到了,向他使個眼色。

  「叔叔,真的有人在偷咱們的祭品,湘靈她也看到了。」阿噲又拉叔父的袖子。

  這回他說話急了些,周圍不少人都回頭怒目相視。

  「臭小子,別再胡言亂語,不然我就告訴你爹。」阿濟凡不好意思,俯身在阿噲耳畔道

  「我沒胡說,真的有……

  「你還說?你再說我就不讓你回家。」

  阿噲又氣又惱,偏偏全部的人只有自己和趙湘靈看到一切。

  一瞥間,那隻手又再度抓了一些肉,阿噲心下不禁大怒,「好大的膽子,都是你害的我被叔叔罵,爹回去也一定會罵我!我非將你抓起來不可。

  他向趙湘靈打個手勢,往人群一旁繞去,趙湘靈明白他的用意,也快步跟上。

 

  當阿德喃唸完《醒鼓詞》,儀式正要進入下一個階段時,山坡下忽有一個人匆匆跑上來。

  「大事不好了!山下突然有一群漢人官兵正朝我們這裏來。」那人氣喘如牛,滿臉都是驚恐之色。

  眾人聽了都是大驚,個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他們有多少人?」阿德喃故作鎮定。

  「差不多五六百個。」那人回答。

  「為了什麼而來?」

  「這……這我也不太清楚。總之來勢洶洶,對咱們肯定不利。」那人面色遲疑一下。

  眾人你望我,我望你,最後一起望向村長,等候他的定奪。

  阿德喃平時處理過無數漢苗之間的問題,但和官兵打交道卻還是頭次遇上,儘管對方不懷好意,但自己是村長,理應要扛起一切。

  阿德喃微一沉吟,抬頭說道:「漢苗會有衝突,多半是言語不通。今日這事大概也是出現什麼誤會,我去找他們的頭子問個明白。」

  「村長你不可以去!對方人多,又居心叵測,萬一他們對你不利怎麼辦?」一人大聲說著。

  「是啊,漢人狡詐無比,什麼事都幹的出來,村長是我們領導者,你若遭到不測,我們又該怎麼辦?」其他人也紛紛附和。

  「不錯,漢人狡詐,眾所皆知,但我們若一群人前去談和,他們會以為我們是要造反,這樣就可以不問原由將我們抓起來。儘管我們打敗他們,但朝廷會就此放過我們嗎?」阿德喃嚴肅地看著大家。

  他看著眾人,又道: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派更多更多的兵來打我們。到時我們才是真正慘遭不測!還是先由我去向他們問個明白,看看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阿德喃命令阿濟凡看好全村的人,自己則帶十多民族人去面見官兵。

 

宋 貴州.村落

  阿濟凡先前偷偷派出去的探子氣急敗壞地衝了回來,一面奔跑一面嚷道:「不好了,村長給他們抓了。」

  「為什麼會這樣,出了什麼事?」阿濟凡忙不跌問著。

  「村長想問他們為何要出兵,我聽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但村長一直和顏悅色地和他們說話,應該是沒有得罪人家,誰知對方突然生氣起來……」

  「後來聽到他們翻譯,原來漢人說我們藏匿亂黨,和亂黨同是一伙,如今又聚集在這陰謀叛亂,鐵證如山,因此奉朝廷之命領兵攻打。」

  「他們就這樣誣陷咱,就這樣把村長給抓起來?」場中一名女子憤恨不平的說道:「漢人太過份了,平時侵占我們的土地,強逼我們的婦女,如今又說我們蓄意叛亂,根本是要逼我們去死。」

  一人起鬨,其他人也紛紛大叫不平:「可不是嗎?連村長這麼好的人都給他們說成叛黨,我們又該怎麼辦?與其任人宰割,倒不如和他們幹上一場。」

  「屈兄所言不錯,幹上一場,救村長,救自己。」

  阿濟凡心想當此情況還沒有確認清楚,決不能衝動,忙勸阻道:「各位,或許只是他們要試探我們有無反心,若這樣冒然行動,我們就真是造反了。」

  「他們都說我們反了,還有什麼好說?反正老子早不滿這些臭漢人了,既給誣陷,我們就反給他們看!有骨氣的就跟我一起去殺漢人。」一名濃髥壯漢大聲道

  眾人滿心怨恨,此言一出,當下就有一半的人拿起殺豬宰牛刀,要加入戰局,其中不少老幼婦孺也参與。

  阿濟凡知道勸戒無用,又放心不下,只好帶領眾人進攻。

 

宋 貴州.深山

  眾人繞過山峰,在半路上遇到一隊探察步兵

  「他們是漢人,是冤枉我們的壞東西。」

  群眾撲上,那隊步兵只在片刻間就被殲滅,但在接下來的路上卻沒有發現漢人蹤影。

  「莫非他們怕了,因此撤退?」阿濟凡的心腹悄悄告訴他。

  漢人狡詐,決不可能就此撤兵,此必有詐

  正當阿濟凡思忖著,忽見前方大樹下坐著一個紅衣人,他頭低低的,瞧不清面容如何。

  「閣下可有看見漢人?」

  那人並不答話。

  阿濟凡以為他沒聽到,又問一次,不料那人仍是沒有反應。

  一個瘦巴巴的年輕人從人群中走出,來到那人面前,道:「喂,問你話呢。」

  那人仍是一動也不動。

  年輕人不禁惱了,推他一把,不料一推之下,一股無形的強力隨之反彈而來,將他身子重重彈出數丈之外。

  眾人面面相覷,都是驚訝極了。這時,那紅衣人緩緩抬起頭來,看著吵醒他的人們,突然一陣哀號聲爆響而起,隨即沉寂下去……

 

宋 貴州.深山

  「別跑,別跑。」

  阿噲、趙湘靈一路追趕那道黑影,口中不時大叫。

  那人似乎是小孩,步伐不大,沒多久阿噲已經看到他的背影,猛地伸手一抓,喝道:「這下你還想跑?」

  對方不過是十三、四歲的小孩,衣服縫縫補補的東一塊西一塊,滿臉髒兮兮盡是塵灰,嘴角還有油渣,一臉錯愕的看著阿噲。

  「小偷就是他?」這時趙湘靈也趕了上來。

  阿噲點了點頭,一瞥眼間見到那男孩怔怔的盯著趙湘靈看,突然就惱怒了起來,喝道:「小小年紀不學好,為什麼要去當賊?」

  「誰說我去當賊?你那隻狗眼看到我是賊?」那男孩說道。

  平時阿噲和趙湘靈談話多是用漢語,這時忘了改回來,沒想到那男孩竟也聽得懂,說得也是漢語。

  趙湘靈覺得奇怪,卻也沒說什麼。

  阿噲見他還不肯承認,更是不悅,說道:「這就是證據,你還有什麼話好說?」指著他嘴角上的油渣,讓他賴也賴不掉。

  那男孩雖只有十三歲,卻應變神速,伸手拭乾嘴角。

  「我這不是用偷的,而是用借的。我聽說蝴蝶媽媽祂老人……不,祂老神家一向視民如子,而我也是祂的子民,自可以跟祂借點東西,祂也不會介意。」

  「怎麼不會介意?這是我們貢獻給蝴蝶媽媽,只貢獻給祂一神。不是你這叫化子可以用的。蝴蝶媽媽沒有你這種子民。」

  「你說我是叫化子?」

  「不錯,你就是叫化子,沒骨氣沒家教的叫化子。」

  「叫化子又怎樣?我從小就沒爹沒娘,當叫化子,你們瞧不起是不?好歹我吃的穿的用的也都是靠自己雙手掙來,管它是不是用偷的,總比你們這些只會靠父母的人強的多。」男孩說著,也不禁氣了,恨恨的道。

  趙湘靈聽他這麼說,不禁一呆。

  「你沒爹沒娘,你是孤兒?」

  「不錯,我沒爹沒娘,是孤兒,是叫化子,你們瞧不起我,我也瞧不起你們。」那男孩面對趙湘靈的問話,臉上沒有絲毫瞧不起之意。

  趙湘靈見他年紀輕輕就成了孤兒,想起自己以前住的地方有許多人身世都和他一樣可憐,惻隱之心忽發,伸手輕拍他的肩膀,嘆道:「可憐的孩子,這些年來你都怎麼過活?」

  「用偷用搶,管他什麼勾當,能活下去最重要。不能我早就成了孤魂野鬼。」趙湘靈和顏悅色的對他說話,男孩雖然倔強,口氣也軟了下來。

  「在我們那裏,活不下去的人就會去當強匪……還記得我以前也是過著那種日子。這孩子若不好好管教,將來也會走上那條不歸路。」趙湘靈心裡盤算著。

  忽然她轉頭對阿噲道:「阿噲,我們不但不要追究他,還要求你爹爹把他留下來……如果你爹爹不肯留,我去問我爹娘他們看看,總之不要再讓他孤苦伶仃的過日子了,好不好?」

  男孩見趙湘靈說話誠懇,心下好生感激:「這個姐姐不但人長得漂亮,心地也很好……可是寄人籬下,終非男子漢所為。

  阿噲見他神情奇特的看著趙湘靈,不禁感到十分厭惡,抓住他的手更緊了。

  「不行,爹爹常說做人要賞罰分明。這人既然犯了錯,就該帶回去,啊……」突然手掌上一陣劇痛,不由得鬆開手來。

  原來是男孩趁他一個不注意,張口便往他手掌咬下,然後頭也不回直奔逃走。

  阿噲又驚又怒,發足狂奔。突然咻的一聲,一箭迎面飛來,男孩大驚,忙蹲了下來,箭正好從他頭頂飛過,穿過了樹幹。

  阿噲恰好就站在樹的後面,見到莫名一箭射來,雖說只差了幾吋的距離,但還是讓他愣住了。

  只見前方聚集無數漢人官兵,個個面色猙獰,已將他們三面包圍。

  「怎麼回事?」趙湘靈氣喘吁吁追了上來,見到外面情景,也為之一驚。

  「這裏有兩個小孩,該怎麼辦?」

  「小孩不會說謊,就問他們。」

  先前那名男孩蹲著身子避箭,正好給樹叢遮住,因此沒有人發現他。此刻見識不對,忙躲在一旁,內心砰砰亂跳,害怕至極。

  阿噲瞧出事態嚴重,抓住趙湘靈轉身便要走人,但已有五名官兵將他們包圍住。

  趙湘靈心下害怕,躲在阿噲身後,低聲問道:「他們是誰?」

  阿噲發覺她嬌小的身子微微顫抖,知她害怕,柔聲安慰道:「這些人不會怎樣。」

  這些人若對湘靈有不利舉動,就是拼死也要保護她。

  「小弟弟小妹妹,打擾了。不要害怕,我只是向你們問個人的下落,問完就走,不會叨擾很久。」一名武官撥開樹叢走來,不懷好意的問道。

  「你們要問誰?」

  「我們想向你們打聽一個叫趙保生的人。我們是他朋友,已經很久沒見面了,好生掛念,想要找他。」

  趙湘靈聽到「趙保生」三字,不禁發出一聲輕嘆,幸好此時人多耳雜,除了阿噲離她較近外,誰也沒聽到聲音。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道蒼〉於每週一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