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方格旗〉

第8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作者-人榕

前情提要:

禹哲在和GTI的車主北宜公非法競速的比賽結束後,撥電話給洪警官和顏敏皆無人接聽,兩人究竟發生何事?

BANNER-方格旗.jpg  

中午 宜蘭縣 礁溪鄉

 

禹哲開車從礁溪前往羅東,然後再從羅東折返往頭城

 

這段時間禹哲不斷嘗試和顏敏振宇聯絡,但兩人依舊都沒有接聽他的電話。

 

禹哲閒晃至頭城火車站附近,將車再次開往礁溪。

 

然後他決定在礁溪路上的麥當勞吃午餐,順便等待振宇或顏敏回他電話。

 

奇怪?小敏的手機怎麼還是關機狀態?是不是真的沒電了啊?」禹哲叼著薯條,自以為邊抽煙邊沉思。

 

連洪大哥也是,洪大哥是個絕不漏接任何一通電話的人,怎會撥了那麼多通還是沒回電給我呢?

 

正當禹哲打開漢堡包裝,準備大口咬下勁辣雞腿堡時,他的手機響了。

 

「洪大哥,今天在忙什麼?」

 

「怎麼了?找我那麼急有什麼事?我們今天臨時有一件大任務,我還在忙。有話快說。」振宇的口氣聽起來很不耐煩。

 

「沒什麼啦!就跟那個在改裝廠鬧事的客人在北宜剛比完一場,想問問看你有沒有空,一起出來吃個飯。」

 

「喔,那件事啊!你又出來賽車了,顏敏沒生你的氣嗎?」

 

  「我沒跟她提啦!我想她應該不知道才對,只是我剛剛打電話給她,但她沒接手機,然後就關機了。」

  

  「那我肯定她在生你的氣了。她早上有打電話給我,說你要在北宜飆車。」

 

  「她怎麼會知道呢?奇怪?」禹哲覺得疑惑越來越多了。

 

  「我不知道,你自己想想吧!我還在忙,先這樣。」

 

  振宇掛了電話以後,禹哲繼續吃他的午餐。

 

  「到底小敏為什麼會知道今天的事情呢?

 

  禹哲按下電話鍵想搞清楚,但顏敏的電話始終關機。

 

 

中午 石門海邊

 

  顏敏一個人開車在她和禹哲常來的海邊看海,車上的收音機正在播放張惠妹的聽海。

 

  顏敏趴在方向盤前面望著海景發呆。

8-方格旗1217.jpg  

 

  「我能理解禹哲對車的愛,但是為什麼要以玩命的方式來表現呢?他知不知道我真的好怕……

 

  「我看我就趁這個機會和禹哲分手吧!我不想再經歷一次那種提心吊膽的感覺了……

 

  顏敏將I-Phone重新開機,在想要用打電話還是傳簡訊跟禹哲提分手時,卻又望著手機猶豫不決。

 

  就在這個時候,陌生的電話號碼顯示在螢幕上,手機的震動和鈴聲讓在發呆的顏敏嚇了一跳,急忙回神。

 

  「您好。」顏敏用著制式的口吻接起電話。

 

  「哈囉!小敏妳還記得我嗎?我是莊宜芳。」

 

  「嗯,請問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妳們車廠今天怎麼還沒營業,公休嗎?」

 

  「是,今天老闆有事外出了。是車子有什麼問題嗎?」顏敏聽出來宜芳正站在禹哲的車廠前。

 

  「不是,是有些關於合約的細節還要讓妳知道,妳人在辦公室嗎?」

 

  「沒有,我人在石門這裡。」

 

  「哇!怎麼跑去那麼遠的地方?那妳要不要再跟我聊合約細節的部分,然後我們可以直接簽約。」

 

 「奇怪,剛剛講電話的時候,怎麼沒說要來拜訪呢?」顏敏疑惑地想著,不過她還是點點頭。

 

  「可以啊,我們要約在哪兒呢?」她想藉此拉開和禹哲的距離。

 

「妳在石門那邊的話,不如我們約在天母好不好?我從你們保養廠這邊出發,妳從石門那邊回台北,這樣可以節省一些時間。」

 

「好哇。」

 

「那妳到天母時再打給我。」

 

中午 宜蘭縣 礁溪鄉

 

禹哲吃完午餐後開著車在礁溪街頭亂繞,他又打一通電話給振宇。

 

「洪大哥,你如果一直都沒空的話,我就先回台北了。」

 

「禹哲?太好了,剛才怎麼都沒想到你!你等等,我待會再跟你聯絡。」振宇莫名其妙地說完後,立刻掛了禹哲的電話。

 

「搞什麼?現在是怎樣?」禹哲對著電話發脾氣,今天一整天真是莫名其妙。

 

他將車開到一處加油站,把車加了二十公升的九八無鉛汽油,然後將車開到頭城的青雲路北宜路口頭城交流道附近。

 

原本想找洪大哥出來一起吃飯,結果他卻莫名其妙地叫我等電話,現在就這樣坐在車子裡也不知道要幹嘛。」禹哲呆坐在車內,不斷地發牢騷。

 

如果沒空的話就跟我說沒空嘛,莫名其妙。」禹哲在心裡抱怨著,卻突然感覺自己好像是電影裡的警探在跟監辦案一般。

 

哈!跟監的警探是不是也是這樣子呢?坐在車子裡觀察外頭一整天?他們都不會無聊嗎?

 

那輛車是賓士,車主一定是個有錢人……如果是有錢人的話,他會是個大老闆吧!還是其實是靠父母親的二世祖?也許他也存了很久的錢?」禹哲開始想像起屬於他自己的電影情節。

 

突然I-Phone傳來顏敏甜美的嗓音,禹哲一時之間誤以為是顏敏在身旁。

 

「小敏,我跟妳說喔!我剛剛想到超有趣的事情……啊!原來是手機啊……」

 

禹哲有些沮喪地接起手機。

 

「禹哲,你現在在哪?」振宇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

 

「我在北宜路上,你們分隊附近。你是不是很忙?如果沒時間的話,那我就要回台北了。」

 

「不是這樣的,今天我們有一個任務,是要將在宜蘭的器官捐贈者的心臟送到台北榮總,原本指派的直升機現在因為天候不佳所以無法飛去台北。」

 

「那救護車呢?」

 

「救護車只怕沒法在兩個小時內送到,所以我們剛才各分隊在開會,討論是不是要封鎖一條車道起來運送,但很擔心要冒車速不夠快的險,就在這個時候,你剛好打電話給我,我想到也許你可以支援我們。」振宇一口氣講完。

 

「所以……?」禹哲一頭霧水。

 

「所以……我剛才在會議上提議由你開車幫忙運送。」

 

「那你的提議有被採納嗎?」禹哲馬上聯想起玩命快遞裡的傑森史塔森

 

「憑你在國道警局裡的黑名單,是有被考慮了一下,現在是你要不要幫忙的問題了。」

 

「當然沒問題!我是台版的法蘭克‧馬丁。那我現在要怎麼幫你?」於是爽快的答應洪警官。

 

「你說你在我們分隊附近,那你知道羅東的聖母醫院嗎?」

 

「我大概知道,在羅東的中正路吧?」禹哲開始躍躍欲試。

 

南昌街,不如你先趕過來,捐贈者已經在進行手術了。」

 

「我十分鐘內到。宜蘭的交通警察如果找我的麻煩,可要幫我處理一下喔。」

 

「沒問題,你盡快趕過來。」

 

  通話結束後,禹哲趁著前方路口仍是綠燈,對向也沒來車時,甩尾調頭後往礁溪路的方向去。

 

中午 宜蘭縣 羅東聖母醫院

 

另一方面,洪警官聯絡起當地的警網。

 

「是,一台FORD FOCUS ST LOOK……看到這台車違規的話別進行攔檢,務必協助他盡快抵達羅東聖母醫院。」

 

中午 宜蘭縣 礁溪鄉

 

禹哲在經過礁溪路六段的一處路口時闖了紅燈,還巧妙地閃躲過一輛因不耐紅燈而蓄勢待發的機車。

 

一輛礁溪分局偵防車見狀,打開車頂的警備燈蜂鳴器為禹哲開路。

 

原來是要替我開路,真是的,那就開快一點嘛!」禹哲對著前方的偵防車打遠光燈示意。

 

執勤員警立刻踩油門加速。

 

一樣是福特,日系的TIERRA因底盤設計不如歐系的FOCUS,所以員警的右腳在油門踏板上就保守許多,不然就是這員警並不敢開快車。」禹哲邊想邊覺得他不是開道而是擋路。

 

沿途,禹哲的前保桿幾乎是貼著偵防車的後保桿前進。

 

  坐在偵防車上的另一名員警,忙著用無線對講機和總部回報及與各單位聯繫。

 

沿著礁溪路五段、四段、三段、二段至一段然後接中山路五段,禹哲想可能到宜蘭市了吧,因為前方開路的偵防車已換了另一部。

 

換了一輛TOYOTA,從中山路五段宜蘭橋,可是這輛偵防車的速度更慢了。

 

禹哲不斷地打遠光燈示意,但偵防車仍無動於衷。

 

  「搞什麼啊!不知道人命關天嗎?算了!我用我的方法!」禹哲乾脆加速並超過前方的偵防車。

 

  過了宜蘭橋之後,禹哲沿著中山路繼續走,不管前方交通狀況如何,一律採用他一貫的行車方式。 

 

有車超車,有縫鑽縫

 

  到了中山路一段,禹哲走在和鐵路平行的中山路,直到過了蘭陽大橋後,路名則變成中正路

 

禹哲繼續往前直到中正路二段與中正西路路口,電話響了。

 

「禹哲,到哪兒了?」

 

「我想應該到羅東了吧?我在中正西路跟中正路的路口了。罰單就麻煩你幫我處理掉吧!」

 

「怎麼會有罰單?我不是有找警方幫你帶路嗎?」

 

「他們都開太慢了,這樣我根本來不及在半小時以內抵達聖母醫院。」

 

振宇聽完後無言以對。

 

「你……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了,算了……你記得小心路人。」 過了許久,他才悠悠地吐出叮嚀。

 

禹哲經過了中正北路接上中正路後,沿著中正路抵達南昌街,終於找到了聖母醫院。

 

 

下午 台北市 天母商圈

 

顏敏順著陽金公路走到菁山路附近,右轉走會經過文化大學的東山路小巷,沿著巷子蜿蜒曲折的路線下山來到天母。

 

她大可沿著淡金路經淡水回到台北,但因為受禹哲的影響,也喜歡找一些難度來考驗自己開車的技術。

 

顏敏很幸運地在天母新光三越對面的星巴克前找到一個停車格,她將老金龜車停好,先熄火後在車上撥電話給宜芳。

 

「妳已經到了呀?新光三越那邊的星巴克是吧?好,我馬上到。」宜芳在電話中和顏敏對話。

 

約過了十分鐘,總穿著搭配合宜套裝的經紀人走進咖啡廳,眼鏡後的眼光迅速地看到顏敏坐在沙發上發呆。

 

「我要一杯中杯的熱拿鐵,兩個藍莓貝果,內用。」宜芳走到櫃檯點餐。

 

她等待店員將拿鐵遞出後,再端著托盤往顏敏的方向走去。

 

 

下午 宜蘭縣 羅東鎮

 

禹哲在抵達南昌街時撥手機給振宇,告訴他自己的位置。

 

「洪大哥,南昌街上太塞啦!我人是到了聖母醫院了,也看到急診室的牌子,可是我過不去!怎麼辦?」禹哲著急地說著。

 

  塞車的原因除了因為南昌街是熱鬧的市集外,醫院附近的民眾也因為看見有國道員警和警備車正在待命,紛紛圍觀了起來。

 

「你等等,我現在去找你。」振宇接到禹哲的電話後,趕忙跑出醫院。「對了,你有看到急診車道嗎?那邊有台警備車,你先到那台車後面等我!」

 

下集預告:

  顏敏因為禹哲又去非法賽車而認真地思索兩人的未來,即使心不捨,卻仍忍痛離去。

  過去只在禹哲廠裡擔任廠花的顏敏能在經紀人莊宜芳的旗下成為藝人嗎?

  禹哲臨危受命幫國道警察運送移植的器官,他的這項舉動能讓顏敏原諒他的飆車行為嗎?敬請期待方格旗第九集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方格旗〉於每週六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