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樂樂〉

 

第5集

 

第1集 第2集 弟3集 第4集

 

 

 

作者-睦月 弘

 

炎炎夏日,冰心寒顫;早春凍雪,熾情暖和

 

前情提要:

 

Joy聽從馬婆婆的方法,回到西元1933的滿州國,並且發現自己的前世就是容樂格格。

 

當JOY發現容樂格格心屬四表哥豫敏貝勒,並且還認真地幫他織毛手套,讓JOY想起自己與Andrew的那段甜蜜過去;不過卻因一時激動,竟然忘記要怎麼回到現代。

 

 

 

◎人物简介:

JOY TANG: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個性原屬活潑開朗,而且喜愛學習。

可是由於某些的因素,讓她成為冷漠,對周遭的一切失去興趣。

  Andrew :40 歲,台灣富二代,為人風趣、口才好,是一位有名的花花公子

Sara   :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Joy的青梅竹馬兼好友同事。

 

2011. 07.06. 8:00 馬婆婆家的客房

 

 

 

「這裡是哪裡?放我回去,讓我回去!」Joy好像著了魔似的,緊閉雙眼,躺在床上亂吼亂叫。

 

馬婆婆不慌不忙地抽出一根銀針,在酒精燈上烤一會兒,然後輕巧地插進穴位。

 

Joy漸漸地平靜下來,沉穩地睡著了。

 

「姑奶奶,她還挺得過去吧?」

 

「我估計再過個一兩個小時,她就能醒過來了。」馬婆婆邊收拾針灸器材邊說著。

 

與她說話的年輕男子注意到馬婆婆額頭上的汗珠,輕聲地說:「姑奶奶,這裡就交給我吧?您去歇會兒,好不?」

 

稍有倦意的馬婆婆與年輕男子交換了個眼神後,便轉身離開客房。

 

「她醒了,就來喚我。」

 

 

 

約莫過了一個多小時,守著Joy的年輕男子發現她的身體稍微動了,只不過眼睛仍然緊閉著。

 

或許還在作夢!」年輕男子心裡這麼想,趕緊打了盆溫水進來。

 

他把臉盆放在窗口,背對著床,把一雙大手放進水裡揉搓起了毛巾。

 

Andrew?」微弱的聲音從年輕男子的身後傳來。

 

他趕緊轉過身去,Joy看見眼前男子俊逸的臉孔,先是嚇了一跳,而後露出失望的眼神。

 

「小姐,您醒了!這條溫毛巾讓您擦擦汗,我這就去請姑奶奶過來。」

 

「哦~」Joy望著年輕男子離開的背影,慢慢把記憶拉回現實,「我現在在中國,Andrew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Joy深深嘆了口氣。

 

「年紀輕輕地,嘆啥氣?」馬婆婆單腳才踏進門,聲音宏亮地喊著。

 

Joy猛力地搖著頭。馬婆婆瞧她看了一眼,接著輕柔抓起Joy的右手腕把起脈來。

 

「出了身汗,舒服多了吧?」

 

Joy面無表情地看著馬婆婆,像個受人操控的機器娃娃,不自然地點了點頭。

 

「妳,是不是有什麼心事?」馬婆婆溫柔地握著Joy冰冷的手,慈祥地問道。

 

Joy始終低著頭,一語不發。

 

「不想說也沒關係。我想,妳已經知道妳的前生是誰,這樣也足夠了吧?這本書還是由我來保管。」馬婆婆把放在床邊的《八大人覺經》講義順手收進自己的衣袋裡。

 

「那本書,不是我的嗎?」Joy慌張地問著。

 

馬婆婆露出微笑,「當然不是妳的,是容樂格格的。」

 

「可是~可是~」Joy十分在意,深情的容樂是否可以與心上人四貝勒豫敏有個好結局。

 

「嗯?」

 

「可是,我還想再回到那裡!」

 

「為什麼?」

 

Joy緊咬著牙齒,頭壓地更低,一句話未說。

 

馬婆婆摸摸她的頭,「小姑娘,妳剛剛差點就走火入魔了喲!要不是大飛機警,恐怕妳這條小命都要賠上去了。」

 

「大飛?」

 

「忘了跟妳介紹,我的孫姪子董飛。」

 

Joy抬起頭,露出所謂「官方式」的笑容,與站在馬婆婆身後英挺高大的年輕男子打招呼。

 

「妳好。」

 

約莫過了三秒鐘,一向擅長交際應酬的Joy才發現,董飛的手一直伸在半空中等著與她握手。

 

Joy對於自己的失態感到離譜,她趕緊把凝視唐飛的眼神隱藏起來,然後優雅地握了握董飛的手。

 

好厚實的手掌!」Joy在心底驚呼。

 

「大飛,是個乖孩子,三天兩頭就來我這兒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Joy一直覺得董飛這位年輕人很眼熟,原來那天從機場戴她去旅館的,就是眼前這位大男孩。

 

董飛的話不多,露出梨渦微微地帶著笑意,安靜地聽著馬婆婆與Joy的對話。

 

「馬婆婆,拜託您,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這次妳是被救回來了,但這……誰能擔保下次……」

 

「不會有下次!我會專心把《八大人覺經》牢牢記在心底,不會忘記的。」Joy十分堅持。

 

「唉……容我想想。」馬婆婆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背對著Joy,遠遠地瞭望著灰藍多雲的天空。

 

Joy緩緩地從床上爬起來,站在馬婆婆的身旁堅定地說:「這是現在唯一能讓我活下去的理由,請您幫幫我。」

 

馬婆婆閉著雙眼,眉頭緊鎖,「搬到我這兒來住。」

 

「啊?」

 

「妳總不會一直待在中國吧?每天來回旅館跟我家也挺累人的,乾脆搬過來我這小洋房,不會比旅館差的。」

 

Joy清楚這是交換籌碼,不過她打從心底喜歡馬婆婆,所以一點也不介意。

 

「好,我馬上回去旅館辦退房。」

 

「這件事,交給我就行了。妳好好待在屋裡休息,有空把這本講義讀一讀。傍晚,我做晚課時,妳得把這部經典的前四句記牢了。若是這次再失誤,就代表緣分未到,我們就不要再勉強了,好嗎?」

 

「嗯,好。」Joy乖巧地點著頭。

 

馬婆婆與董飛離開房間後,Joy立即打開容樂格格所留下的經典講義,逐字念了起來。

 

當然這筆記裡頭,有著許多看不懂的中文字與語法,不過,Joy發現或許這些字看起來很陌生,但是其中的涵義卻一點就通……

 

 

 

2011.07.11. 17:00 馬婆婆家佛堂外頭

 

 

 

經過一整天的休息,Joy的氣色恢復許多,在吃了董飛煮的養生中餐,喝了馬婆婆燉的中藥後,讓她的身體不再那麼疲憊沉重,心情也跟著輕鬆起來。

 

 

 

「我可以叫妳Joy嗎?」馬婆婆輕聲地問

 

Joy笑得很甜美,「當然可以。」

 

「Joy,我先進去做晚課,妳就站在這門外,聽我把整部經典誦念完畢。心裡頭可別再胡思亂想了!」

 

站在馬婆婆身後約莫十來分鐘,Joy的心思漸漸無法集中,她盡可能勉強自己要專心,可是愈強迫,愈無法集中注意力,好不容易熬過了三十分鐘,Joy如釋重負地吁了一口氣。

 

馬婆婆從蒲團上站了起來。

 

「很好,慢慢來,持續下去,一定能行的。」

 

Joy心想著,「天啊!馬婆婆果然有「他心通」,我都沒開口,她老人家怎麼會知道,我只撐了十多分鐘?還是她身後有長眼睛?

 

「Joy,在想些什麼?」

 

「沒、沒有。」Joy露出尷尬的微笑。

 

「妳準備好了嗎?」

 

「好了,前四句經文背好了。」

 

「不,我是說回到滿州國。」

 

「咦?現在嗎?」

 

馬婆婆點點頭,招招手,讓Joy進到佛堂,盤腿坐在蒲團上。隨著香煙裊繞,Joy閉上雙眼,屏氣凝神,默念起《佛說八大人覺經》,「為佛弟子,常於晝夜,至心誦念,八大人覺。

 

 

 

西元1933年 初春 滿州國 山區

 

 

 

哇!都是雪,遍地都是雪。」穿著短袖的Joy雖然無法實際感覺山上的寒冷,但是看著這白靄靄的雪山,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對了,不是要去豫王府找容樂格格,怎麼會來到這荒郊野外,難道又降落失敗了?」正自言自語摸不清頭緒的Joy,突然聽到一陣陣狂亂的馬蹄聲從遠方傳來。

 

 

 

三哥、老六、老七腳步加快一點,別讓這冷空氣凍著了馬兒跟自己。」一個響亮的男兒聲,隨著陣冷風飄了過來。

 

Joy踮起腳朝著遠方看,這時耳邊又傳出那個熟悉的聲音:「五貝勒豫碩,是他們兄弟幾個當中騎術最好的一位。」

 

川島芳子帶來的那些日本軍官們根本不擅於騎射,她之所以會選擇這種方式的邀約是為了避人耳目。雙方的人馬了解她的心思,所以也配合著跟她與四貝勒豫敏保持一段距離,而五貝勒就在後頭照料剩下的人馬。

 

 

 

Joy默默地點了點頭,開口說了一句:「這兩兄弟感情真好。」

 

耳邊的聲音又出來了,「從小五貝勒就特別尊敬四貝勒,對於四貝勒的話總是言聽計從。五貝勒個性耿直,常常會惹王爺福晉生氣,不像四貝勒會察言觀色,也因為如此五貝勒隱約感覺到王爺跟福晉好像對四貝勒比較好。」

 

「但是,這種感覺並沒有影響五貝勒對四貝勒的兄弟情誼,他反倒認為識大體的四貝勒本來就應該受到更多的寵愛。

 

「這麼說,四貝勒跟容樂格格都是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囉?」

 

嘿嘿嘿。」耳邊傳來詭異的笑聲,讓Joy感到不舒服,於是,她朝五貝勒那邊走去。

 

Joy看到其他三位貝勒結伴到另一頭追梅花鹿,而五貝勒則陪著日本軍官到結冰的湖邊聊天。

 

五貝勒豫碩早已看出這群日本軍官只是奉命來的,對於單騎著匹馬在冰天雪地裡四處追趕獵物,其實是一點興趣也沒有。於是向來交友廣泛、為人慷慨的豫碩,從馬腰上的布袋裡取出了三個酒囊。

 

「天氣這麼冷,大夥一起來喝酒取暖吧?」

 

於是,豫碩就與一群日本軍官有說有笑,傳著手裡的酒囊,談天說地,不時還開開玩笑,讓大家笑得前仆後仰,忘卻了這乏味的等待。

 

 

 

「好厲害的五貝勒爺,肯定是個做生意的能手!那四貝勒豫敏,在哪裡?」

 

Joy被一股力量帶到內山,看見一位身穿日本軍服的俊美人物,「原來,『他』就是川島芳子?好帥氣!不,是美得好脫俗。」

 

 

 

當四貝勒豫敏轉過頭來,Joy突然心頭一震,「他?怎麼會?怎麼會這樣?」Joy突然看不清楚豫敏的五官,Joy眼前所看到的是,竟是Andrew

 

Joy擔心上次的事件再次發生,趕緊閉起眼睛,默念《八大人覺經》,這時她聽到馬蹄聲離她越來越近,似乎就要迎面而來。

 

她立即張大雙眼,沒想到四貝勒豫敏的座騎飛馳而過,原來是豫敏突然看到一隻白貂在不遠處活動,他用手勢示意要獵捕這隻難得一見的白貂。

 

他緩緩地前進,不過機靈的貂好像嗅出有敵人來襲,迅速移動到一排參天的紅森大樹後面,豫敏小心翼翼的跟著牠。

 

白貂彷彿玩出樂趣來,躲躲藏藏地,還不停回頭,似乎在挑逗著豫敏,豫敏的眼珠動也不動地直盯著白貂,心裡算計著最好開槍的時機。

 

「砰!」響亮的槍聲繚繞林間,一隻活蹦亂跳的白貂就成了豫敏的囊中物了。

 

豫敏輕輕撫摸著牠的皮毛,喃喃自語:「真是對不住了!我會把你做成最好的貂皮大衣的。」

 

 

 

始終看不清豫敏臉孔的Joy,灰心地回到五貝勒與日本軍官的棲身地。

 

這時,森林的另一頭,三貝勒豫良六貝勒豫清七貝勒豫政也都捕捉到獵物。

 

兩位小貝勒第一次與外人出外狩獵,能有此成績,是件極為榮耀的事,所以他們開心地一邊哼著歌,一邊騎馬往山下走。

 

「五哥,五哥!」大老遠的,兩位小貝勒就把獵物舉得高高的,跟豫碩炫耀著。

 

「好樣的!你們倆還挺有兩把刷子,看來五哥要加把勁了,要不就快給你們比下去了。」豫碩拍拍他們的肩膀,引以為榮的大聲說道。

 

在旁的日本軍官們也跟著豎起大拇指。

 

最後下山的川島芳子為了犒賞自己的手下,便邀請豫家的貝勒爺們一起到聚豐樓用餐。

 

「川島小姐,我還是先領著這兩個小子回家,下回再好好回請您。」

 

與豫王府有著親戚關係的川島芳子,多少也了解豫王府家教嚴謹,十六歲的兩位小王爺是不可能可以到處喝花酒玩樂。

 

於是,她禮貌地與五貝勒們告別,領著豫良、豫敏還有自己的心腹們狂歡去了。

 

 

 

西元1933初春寒夜豫王府前庭

 

 

 

「格格,您別再這兒等了!若是福晉知道了,肯定又會挨一頓罵的。」小紅不斷地搓著容樂格格冰冷的雙手,一邊苦苦哀求。

 

「再等一會兒吧!哥哥們肯定快回來了。」

 

「樂兒,樂兒!」剛進了大門,豫碩就遠遠看見容樂跟小紅的身影,他趕緊與豫清跟豫政過去打招呼。

 

「你們可回來了。」容樂語帶抱怨的話一說出口,便發現只有三位哥哥站在她面前,她立刻看向大門,像在找尋什麼似的。

 

豫碩馬上就看穿她的心思,卻很平常地說了一句:「三哥跟四哥陪川島芳子去喝酒了,要晚一點才會回來。妳要不要看看你六哥跟七哥今天的收穫?」

 

豫清跟豫政趕緊在容樂面前展現自己的功績,兩人比手畫腳地爭著告訴她這次的經驗。

 

容樂格格聽完兩位小貝勒今天勇猛的狩獵經後,一本正經地說道:「五哥哥,今天只有你空手而回啊?看來我得加把勁,說不定哪一天我也能贏過你。」容樂說完後自己不禁噗嗤笑了起來,大家也跟著笑了。

 

豫碩可是全中國數一數二的騎射高手,大家都知道容樂是在開玩笑。

 

不過,豫碩卻態度卑謙地接著說:「格格您說的是,真所謂後生可畏啊!」這時大家笑得更大聲了,而容樂格格也笑得都岔氣了,細心的小紅趕緊拍拍她的背。

 

看著咳不停的容樂,豫碩趕緊收起玩笑話,認真地說:「樂兒,妳先回屋休息吧,夜裡風大濕氣冷。我們三個先去跟阿瑪、額娘請安,隨後我就去找妳下棋,陪妳等四哥回來。」

 

容樂格格點點頭,就跟小紅回屋裡去,兩人仍然邊走邊笑著。

 

 

 

西元1933 滿州國寒夜飄細雪容樂格格閨房

 

 

 

與王爺福晉請安後,豫碩一刻也沒耽擱,立刻奔向容樂的屋子。

 

在屋裡待了一天的容樂,看到豫碩來找她下棋可樂了。

 

她馬上吩咐小紅把準備好的點心、清茶端上來,一邊吃一邊聽著豫碩說故事。

 

豫碩最會逗容樂開心的,從小他就有說不完的趣事,而最好的聽眾就是容樂。

 

今天說的,是日本軍官們的故事,裡頭有趣味的、感傷的,容樂跟在一旁伺候的小紅聽得可入神了。

 

「五貝勒,您今天就忙著收集這些新聞,難怪空手而回。」

 

「小紅,妳說錯了!我今天可是收穫不少啊!獵物什麼時候都抓得到,但是今天這樣的聚會可是難能可貴,大家不分國籍真誠地講著心裡話,感覺棒極了。況且妳們不也聽得高興嗎?」

 

「小紅,妳再幫五貝勒添些茶,杯底都空了。」容樂細心地吩咐小紅。

 

「樂兒,妳在織毛衣啊?」豫碩手指著小圓桌上的未完品跟毛球。

 

「是手套。」

 

「妳要有空,也幫我織一雙好嗎?」豫碩輕聲地問道,眼睛卻刻意避開容樂的目光。

 

「好啊,不過你要等一些時日,我織得可慢了。」容樂點點頭。

 

「那有什麼問題,我可以等。」

 

容樂突然握住豫碩的左手腕,這個舉動讓他心震了一下,但是他故作鎮定地問:「怎麼了?」

 

「這袖口脫線了,你都不覺得冷嗎?」

 

「啊,我沒注意。」豫碩不好意思地搔搔頭說。

 

容樂轉過身開了櫃子拿出針線盒,「五哥哥,我幫你縫一下,你可別亂動啊。」

 

不等豫碩答話,容樂已經把針頭刺入衣袖,一針一針慢慢縫。

 

容樂把身體挪靠近豫碩,低著頭專心手上的工作,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撲鼻而來,豫碩不知怎地突然緊張起來,不自覺地動了一下手。

 

容樂出自本能握住豫碩的左手,這不是豫碩第一次牽容樂的手,但是今晚他卻有不同的想法。

 

樂兒的手……好軟……

 

「五哥哥你害怕嗎?怎麼出汗了?好了,好了。你是不相信我,怕我扎了你。」容樂一邊收拾針線盒一邊說。

 

「不是,我只是覺得熱。」

 

容樂抬起頭看看豫碩,他不僅手出汗,額頭也冒出汗珠。

 

容樂想也沒想就拿著自己的手絹要幫豫碩擦去臉上的汗水,豫碩連忙站了起來,不好意思地說道:「還是我自己來好了。」

 

容樂遞過手絹,豫碩也坐回原位。

 

這時剛好有人敲門,原來是豫敏來了。

 

「豫碩,你也在這兒。」豫敏一進門就先和五貝勒打了聲招呼,就在他身邊坐下,豫碩趕緊把握在手裡的絲絹塞進口袋裡。

 

「是來找樂兒下棋的。樂兒等你等著悶,本來要陪她下盤棋,既然你回來了,我就先回屋裡去了。明天一早還得跟阿瑪去店裡。」

 

「五哥哥多坐會兒,大家聊聊天。」容樂甜甜地說著

 

「改天吧!我也累了,先回房歇著。」豫碩笑著說,但是心裡隱隱感到不快,卻也說不上是什麼原因。

 

 

 

下集預告:

 

五貝勒豫碩為什麼心裡會感到不快?而Joy為何無法看清楚四貝勒豫敏的臉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樂樂〉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