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樂樂〉

 

第6集

第1集 第2集 弟3集 第4集 第5集

 

作者-睦月 弘

世事多變,在於無常;情緣難了,源於執著

 

前情提要:

   Joy答應馬婆婆搬進小洋房,與她老人家同住,並加緊學習<八大人覺經>以便可以回到前世而不會走火入魔。

而Joy的前世─容樂格格在豫王府裡,受到諸位貝勒表哥的疼愛,但是這感情似乎不只是兄妹之情如此簡單。

BANNER-樂樂.jpg  

◎人物简介:

JOY TANG: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個性原屬活潑開朗,而且喜愛學習。 

可是由於某些的因素,讓她成為冷漠,對周遭的一切失去興趣。

Andrew :40 歲,台灣富二代,為人風趣、口才好,是一位有名的花花公子

Sara   :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Joy的青梅竹馬兼好友同事。

馬婆婆 :在中國陪伴在JOY身邊的慈祥老人,和容樂格格不知道有什麼樣的關係。

董飛   :馬婆婆的孫姪兒,在馬婆婆身邊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對於JOY似乎有種不

尋常的情感。

 

西元1933 初春寒夜飄細雪 容樂閨房

 

五貝勒豫碩離開後,豫敏就從布袋兜裡把今天抓到的貂拿出來給容樂看。

容樂並不是第一次看死掉的獵物,但是心裡仍然覺得毛毛的,並沒有正眼看牠。

反倒是身旁的小紅以讚嘆的口吻說道:「哇!好漂亮!這隻貂的毛就跟長白山上的雪一樣,在燭光下還能看到透徹的光澤呢!」

 

豫敏顯得十分得意,他認真地看著容樂:「樂兒,這是要送給妳作皮衣的。」

「送給我?」容樂有點訝異。「這麼珍貴的東西,應該送給姥姥或福晉,怎麼會送給我呢?

「樂兒,妳不會不知道吧?我們滿人的傳統,就是把最珍貴的獵物送給心愛的女人。這隻貂是我專門為妳打的,妳身子骨弱,用這來幫妳做大衣再適合不過了。」豫敏的眼神充滿愛憐,讓容樂不禁一怔。

容樂不是沒有聽懂豫敏的話,而是最近豫敏這些不時而來、毫無修飾的表白,讓她感到莫名的慌張。

容樂的臉一熱,趕緊把目光轉向那隻貂,眼淚也不自覺流下來。

「妳怎麼哭了?不喜歡這隻貂嗎?」豫敏想替容樂擦掉眼淚,卻被她巧妙的避開了。

容樂微微地搖頭,小聲地說:「只是替牠感到惋惜。」

  「既然這樣,咱們就別看牠,我不想見妳流淚的模樣……」豫敏立刻把貂放進袋子裡,讓小紅拿出去。

  現在,房裡只剩下他們兩個人,豫敏毫無顧忌地把容樂摟在懷裡,容樂想掙脫卻被豫敏抱得更緊。

6-樂樂-1201.jpg  

「樂兒,妳在怪四哥哥不該殺了貂嗎?」豫敏輕聲地在容樂的耳邊問道,他並沒有等待容樂的回應,繼續接著說。

「妳知道我有多想妳嗎?恨不得推掉所有的約會跟妳在一起。」

容樂一語不發,腦海裡還在想那隻貂,「多麼可憐的白貂啊,牠的家人、朋友又該有多傷心?」

真不明白,為什麼咱們的滿人祖宗那麼喜歡打獵,殺了這麼多無辜的動物,有什麼樂趣可言呢?

容樂拱起手臂,用手肘不斷地推撞豫敏環抱住她的雙臂,終於,豫敏鬆開了手。

  豫敏的表情陰寒,帶著慍氣。

容樂見狀趕緊往前走幾步,拿起了桌子上的毛球,拉起豫敏的手掌比了比,緩和一下氣氛。

「四哥哥,我打雙手套給你好不好?」容樂的聲調聽起來很溫和。

「嗯,只要是出自妳的巧手,我什麼都喜歡。」豫敏突然緊緊地握住容樂的小手,眼神充滿了情意。

  

  「樂兒,我……」豫敏真的不想再隱藏自己對容樂的感情了。

「什麼事?四哥哥。」容樂不經意地眨了眨她那對水汪汪的迷人大眼。

豫敏猶豫了一下,把話鋒一轉說道:「川島芳子小姐,約妳下次一起去狩獵。」

  「是真的嗎?下次是什麼時候?」容樂高興地手足舞蹈,雖然她的騎術很差,但是想到可以欣賞府外的風景,便快活地不得了。

「還真像個孩子,樂兒。」豫敏看著她天真的笑容,自己也跟著笑了起來。

兩人又閒聊了一會兒,容樂漸漸起了睡意。

豫敏也體貼的喚來了小紅伺候容樂就寢,便回到自己的臥房休息。

 

然而,在這個豫王府大宅院裡,明明身體疲憊不堪,但是卻久久無法入眠的,有兩個人,一位是四貝勒豫敏,而另一個則是五貝勒豫碩。

因為,他們都正在想著同一個人。

 

Joy站在隔著容樂與貝勒爺寢室間的後花園,望著月光黯淡的上弦月,默默思索:「原來容樂的兩位表哥,都喜歡她?可是容樂喜歡的應該是豫敏吧?難道五貝勒不知情?不過,元宵節那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Joy摸黑來到五貝勒豫碩的房間。

她看見豫碩,靜靜地躺在床上,手裡玩弄著容樂的手絹,回想著元宵節晚上的情景。

 

西元1933年滿州國 元宵節 市集晚會

 

  元宵節當晚,府裡的五位貝勒與容樂格格帶著幾位家僕與ㄚ鬟小紅一起到市集逛花燈玩猜謎。

「格格,貝勒爺他們好像是走那個方向,我們得快點跟上去。」小紅找了半天沒見著貝勒們的身影,頓時緊張了起來。

  「不要緊的,小紅。我們慢慢逛市集,沿著這大街往前走,肯定能找到哥哥們的。說不定,他們正回頭找我們呢。」容樂神色自若地欣賞花燈。

小紅聽主人這麼說,也只好乖乖地挽著容樂的手,隨著人群,緩緩地踱步向前。

這時,一群醉漢突然從巷道衝出來,撞倒了遊客,就在這混亂的情況下,一陣推擠,小紅挽著容樂的手被迫鬆開,小紅也因此跌倒在地。

等她好不容易爬了起來,卻發現身旁的容樂格格,竟然不見了。

「格格?格格您別嚇小紅啊!嗚……格格!」小紅緊張地大聲喊著容樂的名字。

小紅一急,眼淚直掉,她慌慌張張地,在茫茫人海中,找尋著容樂的身影。

 

這時,貝勒爺們發現容樂與小紅並未跟上,便趕緊回頭,正巧碰到驚慌失措的小紅。

「格格、格格不見了!格格不見了!」一向能幹堅強的小紅,這一刻卻忍不住大哭。

這晴天霹靂的消息,讓貝勒爺們頓時臉色慘白,立即與家僕們分頭去找。

 

當豫敏正準備往回頭跑時,豫碩拉住他:「四哥,有可能在那裡!城邊的破屋!」

  豫敏點點頭,他與豫碩兩人,穿梭過人群,十萬火急地跑到附近一間破屋。

 

西元1933年滿州國 元宵節 城邊破屋

 

「四哥!有聲音!」豫碩用氣音向豫敏示意,兩人隨之放輕腳步。

  兩人悄悄地站在外頭,從窗外看進去,幾個醉漢竟然抱著昏迷不醒的容樂,又親又摸的。

「這群混蛋!居然……」豫碩恨不得一槍斃了這幾個混蛋,而這時他發現身旁的豫敏,正緊握拳頭,全身顫抖。

豫碩根本還來不及拉住豫敏,憤怒的豫敏早已衝進破房裡,斥手空拳與這些外地來的醉漢硬拼。

豫敏的背被捅了兩刀,鮮血直流,他蠻衝蠻幹,硬是把容樂從他們的手中搶過來,緊緊地抱在懷裡。

「格老子的,敢壞本大爺的興致?學人家英雄救美啊?」這幾個醉漢仍然繼續對緊緊護著容樂的豫敏動粗。

豫碩趁機走進屋內,對著天花板連續開了兩槍。

「砰!砰!」偌大的聲響,讓這群醉漢酒也醒了一半。

  豫碩冷靜地把槍指著這幾個醉漢,要他們乖乖地把刀子丟到地上,手放在頭頂上。

「滾到邊上去!給我好生待著!要不就別怪我擦槍走火啦!這子彈可是沒長眼的!」豫碩沉聲喝著,作勢要開槍的模樣。

豫碩望著豫敏身後滲血的傷口,默默地想著:「長那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四哥冒著生命危險,做這麼沒有把握的決定……」

其實,他自己也很想修理這些流氓,只是滿州國是個有王法的地方,而且容樂並沒有受到傷害,他只能默默等待警署的好友來逮捕這些惹事的醉漢。

 

西元1933年滿州國 元宵節 回豫王府的路上

 

豫碩背著昏迷的容樂緩緩走回府裡,一路上只聽到容樂微弱地叫著:「四哥哥,四哥哥。」

這一聲聲的呼喚,讓豫碩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豫碩再看著,走在前方由兩位小貝勒攙扶的豫敏,被刺傷的大腿與手臂都還在滴血,他突然起了妒忌心。

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吃四貝勒豫敏的醋!他多麼希望,現在容樂喊得是「五哥哥」,更恨不得替容樂流血的自己而不是豫敏。

我到底怎麼了?怎麼對四哥……可是樂兒……唉,我到底怎麼了……」豫碩搖搖頭,想把那些負面的情緒甩掉,可是卻讓自己更悶了。

「五哥哥?」豫碩這麼一搖,卻把容樂給驚醒了。

「沒事,樂兒,五哥哥帶妳回家。沒事了……」豫碩柔聲地哄道,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會一直守在容樂身邊的。

  「嗯……」容樂迷迷糊糊地應著,豫碩寬大的背讓她又安心的睡著了。

 

重新目睹整個故事的Joy輕輕地撫去臉上的淚水。

這讓她想起與Andrew的相遇,是在夜店的外頭。

當時與Sara一群好友參加變裝晚會,離開夜店,已經是清晨兩點半,竟然被一群喝醉酒的白人們給纏上,還好Andrew與他的朋友過來解圍。

 

Andrew,你過得好嗎?我……好想念你。Joy發現自己又將陷入與上次一樣,走火入魔的境界。

她趕緊閉起雙眼,慢慢地吐了一口長氣,默念起:「<佛說八大人覺經>為佛弟子,常於晝夜,至心誦念,八大人覺:第一:覺悟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陰無我;生滅變異,虛偽無主;心是惡源,形為罪藪;如是觀察,漸離生死。

 

不知不覺中,Joy被帶回了容樂的屋裡。

 

西元1933 滿州國 元宵過後 大雪

 

身上包紮著紗布,單手撐著一支柺杖的豫敏,來到容樂的閨房。

「四貝勒,您怎麼一個人過來了,我這兒就去喊小藍。」聽到敲門聲的小紅,幫豫敏開了門,攙扶他進前屋坐下。

「不用了,我看一眼樂兒,馬上就回屋去。」豫敏制止了小紅,兀自的往前走。

  豫敏還沒走進內屋,便看見豫碩正拿著熱毛巾,小心地幫容樂擦汗。

豫敏停下腳步,遠遠地看著豫碩輕輕地撫擦著容樂鵝蛋般的小臉,他突然覺得非常地不高興,恨不得立刻把豫碩手上的毛巾搶過來。

自從元宵那晚的意外事件後,豫敏完全亂了分寸,整天魂不守舍,整個心思都放在在容樂身上。

這時,豫敏了解自己對容樂的情感或許超越了兄妹之情,可是在這種情況下,他也無法表達,只能努力地壓抑自己的思緒。

可是每當他看見豫碩與容樂獨處時,他就無法冷靜下來,他有多麼地想獨自佔有容樂,希望容樂只屬於他一個人的,而這樣的慾望,是一天比一天還強烈。

  豫敏悶悶地看著,眼神中藏不住情緒。

  「四哥,你不要緊吧?」豫碩發現豫敏一語不發站在他們身後,他出聲喚著。

「喔,沒事,怕吵到樂兒休息,所以就停在這裡。」豫敏冷冷地笑著。

「樂兒受了驚嚇,只要閉上眼就做噩夢,小紅這幾天不眠不休地照顧,又深深自責著,身心的折磨一定也讓她累壞了。今天店舖裡沒事,我過來看看有什麼能幫上忙的。」豫碩總覺得自己應該要解釋些什麼。

「是嗎?我早上才聽阿瑪說,你已經連續好幾天都在樂兒這裡值夜班了,我這哥哥受傷,怎麼不見你來呀?」豫敏的口氣充滿著揶揄。

  「哈哈,四哥真愛說笑,每天都只守下半夜,不算什麼值夜班。」豫碩也沒有正面回應豫敏的玩笑。

 

豫敏與豫碩,從小感情最好,也最了解彼此,而兩人彷彿感覺到他們與容樂間,開始有著奇妙的變化。

雖然容樂因為驚嚇過度而想不起來元宵節晚上發生的事情,王爺與福晉也特別下了封口令,這輩子都不許有人提起此事。

只不過這個綁架事件,卻在四貝勒與五貝勒的胸口上留下不可抹去的烙印。

 

Joy萬萬沒想到,前世竟然被兩位男人如此深情地疼愛著。

想起現在竟然遭受到Andrew的背叛,心情錯綜複雜,腦筋裡打了許多結,根本無法思考。

於是,她摸了摸手腕上的銀鐲子,念起<八大人覺經>第一覺知。

 

2011. 07.06. 19:00 馬婆婆家的佛堂

 

Joy睜開眼睛,已經回到馬婆婆家的佛堂。

線香薰出來的煙味,竟然讓身為基督教徒的Joy感到無比安心。

「看來,早上妳確實下了功夫做功課。」馬婆婆溫柔地看著Joy。

「做功課?」Joy不解地回問。

「是,我還擔心妳,再次走火入魔。」馬婆婆說得很小聲,不過耳尖的Joy仍然有聽到。

「難道馬婆婆,知道我回去前世看到了什麼?還是說這所有的情景,是她老人家讓我看到的?」Joy愈往深處想,心裡愈毛。

「是不是有話對我說?」馬婆婆望著Joy,彷彿看穿她的心思。

「馬婆婆,或許我不該問,可是憋在心裡很難過。請問您是否會什麼法術?」

「法術?」馬婆婆失聲地笑了。

「對,要不然您怎麼老能知道我在想什麼?」這個問題困擾Joy很多天了。

「心靜則明。」馬婆婆淡然地看著Joy,露出一抹微笑。

那是什麼意思啊?」Joy想起了另一個也困擾她很久的問題,「對了,馬婆婆,您出現過在我的前世嗎?」

「這是天機,不能告訴妳。」

  「喔。可是有一點我不懂,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容樂格格,能有什麼煩惱?」Joy露出羨慕的表情。

「妳不是也有煩惱嗎?但是比起容樂,妳的條件好很多。」馬婆婆回問著。

  「我?哪裡好?」Joy苦笑著,「如果我的條件好,又怎麼會……」

「在容樂格格七歲那年,父母親與府裡大大小小二十多人死在自宅中,只有容樂一個人活了下來。這麼小便失去親情,怎麼會比今世的妳好呢?」馬婆婆的表情很平淡,但Joy卻沒發現馬婆婆還隱藏了某些情緒。

Joy一想到嚴厲的出色母親,與一輩子都跟不上的優秀父親,嘆了一口長氣:「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能同時被兩個優秀的男人深愛著,怎麼會不幸福?」Joy馬上換了個比法。

馬婆婆搖搖頭:「這是情債啊!一個人都不一定應付得來了,還一次兩個,那可夠受罪的。」

Joy突然想起自己,又想起Andrew,「難道Andrew很辛苦?」

  馬婆婆微笑地牽起Joy的手:「世間無常,或許現在的妳,會認為世俗的觀點是對的,這也是無可厚非。只不過,撇開宗教觀點來論,佛怎麼說,也是一位光明的智者,仔細想想祂的話,不會吃虧的。」

Joy還想繼續問下去,卻董飛的聲音給打斷了。

「姑奶奶,Joy小姐,披薩跟意大利麵準備好了。」

「Pizza?」Joy沒想到在這個地方還能聽到這個名字。

  「是啊,大飛擔心妳吃不慣中國菜,特地下廚親手做了洋菜。」馬婆婆看著董飛,董飛不好意思地抓著頭。

Joy開心地回了董飛一個笑容,董飛靦腆地低下頭微笑。

「這個大男孩,還真是可愛!」Joy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萬萬沒想到,馬婆婆與唐飛一起瞪著Joy。

「咦?對、對不起,我是不是說錯什麼話?」Joy發現場面突然變得很尷尬。

「誰是大男孩啊?」馬婆婆一頭霧水地問。

Joy慢吞吞地從腰間伸出半截指頭,對著董飛。

突然,馬婆婆放聲大笑,而董飛把頭壓得更低了。

「Joy啊!老太婆我今年都八十八了,我老哥哥的小孫子董飛,早就三十五啦。」

「這……這……這……」對自己的口才頗有自信的Joy,頓時口吃。

有道是,女人少說幾歲,算是誇獎,但是對男人的歲數,少說個十幾來歲,這是什麼意思?Joy一時搞不清了。

頓時,一片寂靜。

過了約五秒鐘,「既然Joy小姐都這麼說了,那下次請叫我小飛好了。」

聽到漲紅著臉的董飛說出這樣的話,Joy顧不得什麼禮貌,噗嗤地哈哈大笑。

 

下集預告:

Joy能順利地搬進馬婆婆家嗎?滿州國的容樂格格又將面臨怎樣的情關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樂樂〉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