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色男人》連載專區

灰色男人連載試閱 (1)

作者-罔極

灰色男人封面.jpg  

楔子

 

  「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都會同舟共濟、互相扶持。」聽起來有些顫抖的男音,聲音主人難掩心中的激動情緒。

  深怕緊牽的手會放開似的,男子不自覺用力地握住新娘的手,而新娘只是微微地笑了一下,內心享受著這甜蜜的負擔。

  新娘身穿淡粉色的婚紗,平口的設計,背拉二折,顯露出迷人的腰部曲線;打斜板下擺,像花朵般地散開在金邊紅絲絨的地毯上。

  雖然是樣式簡單的禮服,卻能完全襯出新娘的高雅氣質。

  「新郎新娘交換婚戒!」神父微笑著,感謝上帝,又一對終成眷屬的佳人才子。

  一旁的花童捧著托盤,價值不菲的對戒靜靜躺著。

  新郎面對著新娘,他見著新娘臉上害羞的緋紅,唇邊也揚起一抹幸福的微笑。

  「相信我,我會讓妳幸福一輩子的!」

  在戴戒指的同時,新娘也遵照禮俗的微彎手指,調皮地不讓新郎平順替她戴上兩人愛的證明。

  在眾人的鼓譟下,兩人在上帝的關注下完成了終身大事。

  捧花究竟拋給哪位幸運的女士,似乎也不重要了。

  新郎輕抬起新娘的下巴,紊亂的呼吸,眼神中盡是彼此。

  她的潤唇溫柔地印上他的,象徵著,永不分離。

 

 

─首章─

 

為何越愛一個人之後,越顯寂寞?

 

微醺的暖風,吹得人們提不起勁。

蓊鬱的大樹下,一排特製的斜長椅,只見幾個學生零零落落的坐在上頭,或是閉目養神,或是嘻嘻鬧鬧,跟著人生中首次戀愛的對象嚐著酸甜滋味。

 

梁定風身穿淺灰色的制服上衣,身邊簇擁著一群同學。

他一直都是人群的焦點,並非是其出手闊綽,也跟家世無關。他天生帶著率領群眾的魅力,年少輕狂的他,似乎也因此而滿足著。

「這次的考試範圍好難喔。」

「是啊、是啊,雖然已經都唸完了,還是覺得很不安……」

學校的生活,在大考將近之時,學生們談論的話題不外乎是範圍的難度,或者是四處詢問同儕念的進度如何。

「風少,那你勒?看你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被稱為「風少」的梁定風,謙虛一笑,「有嗎?那是你們都沒見到我的努力。」

「你太謙虛了啦!」

一群學生嬉鬧著往校園裡榕樹下的池塘邊走去,打算一邊乘涼、一邊討論功課。

梁定風是這個讀書會的起頭者。

他是很聰明,但他更體認到他必須朔造出「他跟大家一樣,都是靠後天努力才得到這樣成績」的形象。

一方面可以堵住學生有時因為競爭壓力過大而互相中傷的流言,另一方面則更能建立起同學間的友情。

「對了、對了,聽說隔壁班的齊筠湉,你知道是誰吧?她妹妹好像也在這間學校耶!」戴著眼鏡的江杰勳推了推眼鏡,不掩臉上的紅暈。

「你得了吧你,追求不到姊姊,現在就想對妹妹下手嗎?」陳采薇推了推江杰勳。

「專心準備考試吧,談什麼戀愛?反正我們的未來都已經被決定好了,不是嗎?搞不好以後的結婚對象,還是在場的同學們呢!」徐安祺手中抱著書,幽幽地說著。

「又如何?在結婚、繼承家業之前,能夠談個轟轟烈烈的戀愛也不錯啊!」

「夠了!停止這個話題!」梁定風跳出來打圓場,制止大夥兒七嘴八舌的討論,「本次讀書會的重點可不是討論這個!」

「風少說的真有道理!」徐安祺難掩對他崇拜的模樣,大聲附和。

「哈哈哈哈!」大夥兒被這女孩的認真給逗笑。

話題很快又被轉回考題上,但梁定風的心思已經飄到了齊家姊妹上頭,他曾跟她們倆有一面之緣。

 

那是在某次由父親所舉辦的餐會上遇見的。

姊姊齊筠湉是個個性霸道的女孩。

長長的捲髮配上白皙的臉蛋,穿著一襲洋裝,整個人看上去就像個會動的公主娃娃。

那妹妹齊筠霓呢?

他對她的印象很薄弱,連她長得什麼模樣都記不清楚。好像有頭漂亮的長髮,又好像是短髮?

 

「風少?風少?這題要怎麼解?」戴著眼睛的男孩搖著梁定風,一直在他耳邊叫喊。

「嗯?什麼?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風少,你恍神了你。就是啊,這題……」

 

鳥鳴聲、風聲,掩過了一群討論的聲音,在蓊鬱大樹下的另一頭,有個清脆的聲音饗起。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頓了頓。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齊筠霓輕輕闔上宋詞集,一雙翦水眨呀眨。她其實沒有這麼想讓人知道自己是齊筠湉的妹妹。無奈名字太過相近,令人不聯想都難。

  翻開隨身記事本,她低著頭思索著,今天的預習進度已經完成了,可是所花費的時間卻超出她所預定的約半小時左右,那她今天的行程,有沒有什麼活動可以被取消掉半小時以上的呢?

看了看錶,現在的時間是五點三十分。

後頭的行程是鋼琴課,每日固定彈一個鐘頭,所以會從六點練到七點。

  那麼她現在必須請司機來接她,不然後頭的課程又會延遲了。齊筠霓一點都不喜歡這種行程被打亂的感覺,那會使她感到莫名的慌亂。

  覆在及膝短裙下的腿正不自覺地踢著小石子,有的時候,她會覺得自己的生活是不是被制式化得有點過頭了?

 

六點起床,六點半吃早餐;七點出門,七點半到校;八點開始到下午四點,是正常上課時間,四點到五點,是個人留校複習兼預習課業;五點到六點,回家吃點東西,六點到七點,是鋼琴課,七點到九點,是習作的時間;九點到九點半寫日記,九點半到十點洗澡;十點到十一點,是閱讀報紙等課外讀物;十一點準時上床睡覺。

日復一日,除了假日會有稍稍不同之外,其他的,大致上都還是一樣的。頂多是鋼琴課被替換成其他,其他的真的不會有什麼改變。

諷刺的是,她也已經脫離不了這種制約。

 

  「啊!那我要快點打電話給陳媽,請她先隨便幫我弄點吃的,還有,嗯……我還要做什麼呢?姊姊已經先離開學校了嗎?」

齊筠霓自問自答著,她決定先理出該做哪些事情的順序,再去付諸行動。

  一邊撥打著電話回家、一邊收拾著東西的她,似乎沒有注意到隔著這棵大樹,另一頭有著一群人。

 

「對了、對了,剛剛不是說到公主嗎?她的妹妹是不是叫齊筠霓啊?」

「安祺,都什麼時候了,妳還在說這個?」正在低頭猛解方程式的江杰勳出聲制止。

「欸欸欸,我最近聽班上那群男生講的一個八卦,我想應該是指她沒錯吧!」徐安祺擱下手中的習作本,像是在說什麼天大的秘密似的,硬要讓大家聚成一個小圓圈。

「聽他們說啊,最近在一年級新生裡,發現了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超有氣質的!但是啊……」她顧做神秘的表情,壓低嗓音,「她很古怪!聽說她會一邊走路、一邊看書,也不太搭理人耶。」

「怎麼可能?」

「可是那群男生也常在欺負女生,搞不好是他們太過分了,所以齊筠霓才不理會他們。」

「那既然這樣,我們讓風少去試試看不就得了嗎?」戴眼鏡的男孩笑笑地推了梁定風一把,「憑風少的魅力,我還沒見過有人會不搭理他的!」

「要、要是那個女孩子也喜歡上風少,那怎麼辦?」徐安祺不滿地噘著嘴,些微的醋意悄悄蔓延。

江杰勳白了她一眼,「拜託!就算她真的喜歡上咱們家風少,妳以為風少就一定會喜歡上那個什麼齊筠霓的嗎?更何況,風少不喜歡人家,也未必要喜歡妳啊!」

「江、杰、勳!你根本就是討打!」徐安祺臉一陣青一陣白,氣得牙癢癢,作勢要打江杰勳的模樣惹得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好啦!安祺,別鬧了!我覺得杰勳說的得還蠻有道裡的啊!」陳采薇點著頭思索著,回道:「這麼古怪的女孩,我也真想見識見識。」

「喂喂喂!你們不要隨便幫人決定好嗎?」梁定風面有難色,他的直覺告訴他,他絕對不能跟齊家的女孩們沾上任何關係。

  「難道……咱們風流倜儻、自詡瀟灑的梁定風大少爺,會連一個學妹都搞不定嗎?」江杰勳一臉不屑,口中喃喃自語,這擺明了就是要用激將法。

「……」

 

       ✿✿  ✿✿  ✿✿

 

「根據線報,齊筠霓早上七點半會跟齊筠湉一起進入校門。」

梁定風看了看手中這張被揉成一團的紙條,上頭雜亂的筆跡,一看就知道是江杰勳的。

這算誤交損友嗎?他嘆了口氣。

小時候的那個記憶讓他想忘也忘不掉……齊筠湉當眾追著他打!他很生氣,但被父親制止,除了「男孩子就是要讓女孩」這個理由外,再現實不過的答案就是「因為她是齊家的千金,惹不起。」

  還好齊萬里沒有那麼不通人情,但齊筠湉被齊萬里帶走時,那個回頭瞪他扮鬼臉的模樣,讓他對著這個同齡的小女孩完全沒好感。

大概她的妹妹也差不多吧?

「咦?是她們吧?」

  校門口停了一輛普通的轎車,從那兒出來的是一對漂亮的姊妹。

  走在前頭的是齊筠湉,有些唯唯諾諾地跟在後頭的,想必就是她的妹妹齊筠霓了!

  兩人雖穿著同樣的制服,及膝黑襪和皮鞋,但兩人散發出來的氣質卻完全不同。

帶著超齡的成熟和不可一世的態度,染成微棕色的捲髮狂野地批在身後,齊筠湉這女人活脫脫的,就是朵霸王花。反觀齊筠霓,就像朵脫俗的茉莉一般,梁定風還真不懂她看起來到底哪裡古怪。

「你做什麼?」齊筠霓一臉防備地盯著梁定風,「你也是想找我妹妹麻煩的人嗎?」

梁定風心想不妙,但是只能硬著頭皮回答,「不、不是這樣的。」忽然間靈光一動,「妳還記不記得我?」

「不記得。快走開!別擋路。」女王回答得斬釘截鐵。

「大概是國小的時候,有場餐會,我爸爸舉辦的,當時妳們也有來參加,忘了嗎?」

「喔?我哪知道你爸爸是誰?況且,我參加過那麼多次餐會,哪記得是哪次?」齊筠湉不耐煩地回答著,顯然已經失去耐心。

忽然,從遠處傳來一道腳踏車緊急剎車的聲音,而聲音的來源就在她們三人的旁邊。

「定風?筠湉?筠霓?你們三個怎麼還在這啊?晾在這做什麼?」穆子曦有些疑惑地看著這奇怪的組合,「話說回來,你們三個人,彼此認識嗎?」

「大概現在就認識了吧?」齊筠湉不懷好意地笑著,頭一甩,拉著穆子曦,「他跟你同班?」

「呃……算是吧,但是我想,他應該不大可能記得我吧!」穆子曦訕訕地笑著,眼角餘光注意到齊筠霓正打算默默離去。

「筠霓,妳要去哪?」

  「我先進去教室了。」平穩的嗓音,齊筠霓僅僅欠個身,她似乎沒有感受到現場劍拔弩張的氣氛,一貫做著她平日該做的事情。

  「哼!所以你是隔壁班那個大名鼎鼎的梁定風囉?這名字我一定會牢牢記住!」齊筠湉回瞪著梁定風,接著便頭也不回地趕忙追上齊筠霓,「霓,等我一下啦!」

只留下兩個大男孩面面相覷。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