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零玖提著髒水重新穿過舞池,往廁所後方的小門走去。門後便是這間夜店的後巷,同時也是他們放置垃圾、傾倒廢水的地方。

零玖將小門帶上,短暫還給自己耳朵片刻的寧靜。他專注地洗著拖把,偶爾才抬頭看看鑲嵌在夜空中的月亮。

五分鐘後,他終於將拖把洗滌乾淨。然而當他準備起身之際,卻聽見一陣熟悉的振翅聲響,接著地上光影輕微一震。

零玖瞇起眼睛,試圖從光源之間看清那黑影的模樣。「是你啊?」

       「呵呵。」詭異的笑聲從路燈上傳來,那道黑影站直了身體之後,竟然垂直側倒下來!

 

但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黑影的雙腳始終沒有離開路燈燈桿,他就這樣倒掛在路燈燈桿上,像頭蝙蝠似地露齒微笑。

「快下來,你會嚇到經過的路人。」零玖平靜地說著。

「拜託,這裡哪會有人?」那名倒掛的年輕男孩雖然嘴上嘻笑,但還是聽了零玖的話翻身落地,泰然自若地朝零玖走來。

「今天又有場次了?」零玖兀自扭乾拖把,水珠滴滴答答地從指縫滑落。

「有啊,不然我怎麼會來。」年輕男孩走到零玖身旁,拉了一把牛仔垮褲,緩緩蹲下,無聊地望著水珠在水溝蓋上濺開,「怎麼樣,要不要去?」

零玖沒有說話,手中的拖把已經乾到擠不出一滴水。「對手強嗎?」

「有點哦。」年輕男孩故意皺起眉頭,又饒富興致地望著零玖嘻笑。

零玖沉默片刻,甩甩拖把,提起水桶打開了小門。

「好,等我下班。」

年輕男孩是頭不折不扣的妖怪,他叫做鴉片。

 

鴉片與零玖初次見面,是在一年前的冬夜。

當時鴉片也如同現在這般玩世不恭,在妖怪街意外招惹了鷹頭、六足、蛇身的飛妖。那頭飛妖正計畫著闖入地獄竊取祕密;偶然得知這消息的鴉片,忍不住向他開起玩笑,說他可能剛進地獄沒多久,就會被大名鼎鼎的地獄守衛長風火山林給拔掉腦袋。

脾氣暴躁的飛妖哪經得起消遣,更何況是個毛頭小子來觸他霉頭? 於是他猛然暴起,與鴉片一路廝打,甚至追出妖怪街回到人間界。上半身獸化成蝙蝠的鴉片嘴上伶俐,但對於打鬥卻不在行;他勉強從飛妖的鳥喙下逃出生天,身上卻也因此撕裂了一道大傷口。

歪七扭八飛過幾條街後,血流不止的鴉片終於無力拍翅,直直摔落在堆滿垃圾的小巷。

寒冷彷彿是頭無形鬼魅,從骯髒的水泥地裡緩緩爬上他每一吋皮膚;鴉片感覺到自己的呼吸逐漸急促,心裡更是擔心飛妖即將循著血的氣味到來。他想挪動身子,至少把自己藏到垃圾堆中,但掙扎了一陣子後,自己越來越虛弱的事實迫使他不得不放棄。

就在他幾乎完全喪志之際,開門聲伴隨著轟隆隆的音樂響徹整條小巷;片刻後,門被輕輕關起,夜又恢復寧靜死寂。

維持著半獸化的鴉片勉強抬起了頭,在聲音源頭看見一個表情愕然的灰髮少年。鴉片自然曉得他的愕然絕對是來自於自己的突然出現,於是骨子裡的戲謔性格又在此時發作,鴉片一邊喘著死亡的氣息,一邊跟這個少年攀談。

「嘿……小、小鬼,」鴉片咧嘴一笑,露出長長的犬齒,「很驚訝吧? 我是妖怪哦,呵呵……咳咳咳!」

灰髮少年沒有說話,但也沒有移動腳步或轉開目光。

「我呀,一看就知道不是人類了吧?」鴉片皺起眉頭,對這結果不太滿意,「喂……你不害怕嗎? 我是蝙蝠精與猴妖所產下的怪物,只要我願意,我一口就能把你的腦袋給啃了唷……」他說罷,又是一陣劇咳。

「你受重傷了。」灰髮少年冷冷說著,表情已經從一開始的錯愕平靜成往常的漠然。雖然他確實對於妖怪這種生命體感到驚奇,但想到自己的身分,也就不覺得這有什麼了。

「靠、哈哈……咳咳……」鴉片咳出一口鮮血,奮力翻了個身,讓肚腹面對天空,「你這小鬼……一點都不有趣,怪透了。快滾吧,等一下,就會有隻更大的妖怪從天而降,把我開膛破肚……」鴉片的獸毛全被鮮血糊成一塊,「到時候他吃完我,如果你繼續呆站在那裡,也會變成他的宵夜的……

鴉片說罷,卻沒有聽見離去的腳步聲,反而感覺有雙強而有力的手臂拉起自己身軀;他連頭都不用抬,就曉得是那名灰髮少年。

「你……你幹什麼?」鴉片虛弱問著,心中微慍,「你該不會想救我吧? 放開我,我、咳咳,我才不要被人類救……

然而灰髮少年沒有馬上應答,只是繼續拖著鴉片往角落靠去,過一會兒才開口,「沒要救你,只是你死在店後面我們會很麻煩。」

「哼、放開我!」鴉片聞言,並不曉得灰髮少年是認真的,還以為這只是他婉轉的藉口。他企圖擺脫灰髮少年的拖移,卻不知是自己受了傷還是怎麼著,這灰髮少年的雙臂異常有力。「媽的……你瘋了……」他勉強瞪向漆黑的高空,一道狂暴的妖氣正迅速奔來,「看到那個小黑點沒有? 再過二十秒,他就會衝下來把我們兩個都撕得稀巴爛……

……嗯。」灰髮少年也望向遠方天空,果然看見一道奇異的魅影逐漸靠近;於是他緩住了拖行,慢慢直起身子。

「對,快滾吧……要是讓老爸知道我被人類救了,他一定會把我的腦袋當椰子敲爛的……」鴉片嘴上雖然故作輕鬆,心跳卻不爭氣地透露恐懼。

可他沒想到的是,那名灰髮少年非但沒有逃走,反而緩緩舉起了右臂。

「坦白說,從十八歲之後,我就不算是人類了……」灰髮少年戰戰兢兢地瞄準,感覺有些顫抖;這是他第一次使用這份能力來攻擊,所以連他自己都不確定成功機率會有多少。

「嘎?」鴉片完全不能理解眼前這名「人類」在做什麼,他只看見灰髮少年神情嚴肅又專注地弓起右臂──

下一刻,灰髮少年猛然朝天空方向揮出一記直拳! 剎那間,一道炫目火光從他拳頭端頂處迸發,像顆流星似地直往天空轟去,然後鴉片的靈敏聽覺立即捕捉到遠方天空那聲痛苦的嘶吼;他連確認都不用確認,百分之百是那頭飛妖中了彈!

「呼……」灰髮少年緩緩收回拳頭,大關節上的槍孔緩緩收束,截滅了一縷白煙;不知不覺間,他的背上竟布滿冷汗,體會到原來這就是使用「力量」的感覺……

「你、你是什麼?」頓時間,鴉片顧不得有傷在身,驚訝得連環詢問:「你打中他了?

你、你殺死他了?」

灰髮少年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只是有些遲疑地搖搖頭,「我打中他了,但應該沒有殺死他,因為只用了四成的火力,也沒有打中要害……

「你、你該不會是故意打歪的吧?」鴉片瞪圓雙眼。

「嗯。」灰髮少年面無表情地點點頭,畢竟抹殺一條巨大生命這種事情,不是那麼輕易就能下定決心辦到的。

這,就是鴉片與零玖認識的經過。

後來聽說那頭飛妖休養好久才把傷養好,並且從此不敢再找鴉片的麻煩。沒多久後,那頭飛妖按照原定計畫入侵地獄,自此,再也沒了他的消息。

不過相較於見過一面就不再碰頭的飛妖,鴉片倒是三番兩次出現在零玖面前。一開始,零玖對於鴉片的熱絡親近感到有些不適應,後來卻也慢慢習慣了他的突然來訪。

漸漸地,他們從互不認識、種族亦不相同的陌生「人」,變成偶爾會在後巷路燈下講點話的朋友。鴉片帶領著零玖認識妖怪的世界,並且相中他強悍的實力,扮演起經紀人的角色,鼓吹他去妖怪的聚落空間裡打比賽賺點外快。

  而今晚,又有一場賽事等著鴉片引薦。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槍族試閱已全部結束,感謝大家的支持 !

 

UDN電子書平台閱讀 前往頁面

更多平台選擇請點我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