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色男人》連載專區

白色男人連載試閱 (4)

作者-直樹

白色男人封面.jpg  

第四章

距離節目會議還有三個小時,李晏卻已經到公司,拿著節目稿和專訪歌手的新專輯坐在主控室發呆。為什麼說她在發呆?因為她十分鐘前跟現在的坐姿都沒改變,活像一尊化石。

「你們看,單身女子的背影有多黯淡啊……」說話的是擠在錄音室門口的節目部三人組之一,A女。

「太慘了……」B男遮住自己的眼睛,然後喝了一口手中香濃的咖啡。

「看來上禮拜跟那個大帥哥一定又沒結果。」C男站在兩人中間搖著頭。

「虧我們大家還合力把他們湊和在一塊,唉……」A女說出了不是秘密的秘密。

上週節目後的聚會是大家刻意要讓李晏和邱曉白有更多互動才有的計畫,甚至喝醉的小陳也是其中一個環節。當晚他們倆一離開,所有人就開始賭這次會不會有好的結果?A女賭會,還付了五百塊,結果李晏再次讓她失望了。

C男倒是贏了兩百,「我說啊,她這『愛情絕緣體』的封號又不是一年兩年的事了,你們就算找超級發電機梁朝偉來,我看也很難哦。」

「梁朝偉看得上咱們家這株牽牛花嗎?上次那個帥哥各方面的都很優耶!還留過美……要不是我已經嫁作人婦,還輪得到Lian嗎?」A女不怕人家笑話地大放厥詞,看來人妻的臉皮真是厚得多。

B男和C男不約而同的對她報以冷笑。

B男皺著眉頭,像在研究什麼似的盯著李晏的背影。「說真的,我們Lian也不差啊!除了年久失修,但還算得上是大方可愛……

C男翻了個白眼,「傻大姊就傻大姊,什麼大方可愛,是她太不懂得放電了啦!」

C男此話一出,像是點醒夢中人,A女點頭如搗蒜接著說:「對!我也覺得!否則怎麼我們三番兩次幫她安排的相親都無疾而終,至少開朵小花來看看也好。」

「有沒有可能是她見過太多偶像明星,對帥哥已經冷感了?」B男搓著下巴說道。

「你是說……應該要介紹各方面都很『普通』的路人給她?」

瞧他們兩個男人愈說愈離譜,A女站出來很理性地分析著:

「不可能,ok?沒有女人會討厭帥哥的,就像你們男人都喜歡大奶的一樣。」

「誰說的,我就喜歡B……」C男的宣言還沒講完,就被『砰!』的一聲給打斷了──

李晏雙手搥了下桌子,倏然站起,三人馬上噤聲。

她緩緩的轉過身來,那臉色比訓導主任看到女學生穿吊帶襪還要恐怖。李晏前進一步,那三人便後退一步,直到她用力的關上錄音室的門,他們才鬆了口氣。

李晏回到座位,一手撐著額頭,雙眼雖看著專輯封面,卻無法吸收任何的資訊,她的頭脹得快要爆炸了。

一通也沒有!

距離上週那個令人難忘的分別以後,邱曉白一通電話也沒打來。就算傳個簡訊也好,告訴她他很抱歉之類云云;但是很殘酷的,什麼都沒有。

李晏在腦海裡再三確認,那天節目前的討論會議上,他們的確交換了名片,邱曉白要打給她是不成問題的。

難道,她不值得他撥通電話解釋嗎?那晚的熱情和纏綿,是廉價的盜版韓劇DVD──看過、激動過就可以丟了?尤其令李晏覺得難堪的是,和邱曉白的繾綣居然是她這輩子有過最棒的一次經驗,她以為他也有同樣的感受。

好吧,也許是李晏的「對照組」少得可憐,所以才少「做」多怪。依照那天邱曉白和他姊姊的對話看來,他可是一夜情達人,李晏不過是他花名冊上的一個不起眼的名字罷了……

可惡,愈想愈不甘心!她那天居然還為他做早餐,這在李晏的觀念裡,是只有女朋友會為男朋友做的事,白白讓他享用了。

這幾天她不知幻想過多少次,那天她從邱曉白的臥室走出來,發狠地把餐桌上所有的料理都倒進湯裡,然後再把那一鍋湯潑在地上,甚至濺到他那個武則天姊姊的高跟鞋上!她則在一旁爽快地哈哈大笑──可悲如她,只能在腦中報復邱曉白。

說也奇怪,這麼爛的男人,這麼糟的結局,為什麼她還是無法忘記他?

其實李晏若真的很不想就這樣結束,是可以自己打給邱曉白的。邱曉白有她的名片,她也一樣有邱曉白的名片啊!但她就是拉不下這個臉。

她算過了,從兩人第一次見面,到演變成床上激戰,李晏總共主動了三次──吃宵夜的邀約、下車扶他、走進他家門。而邱曉白呢?什麼表示也沒,就像坐收漁翁之利的小人,李晏豈能讓自己的身價繼續跌停板下去?

「嗚……」她索性趴在桌上,因為面子和裡子之爭實在是太煎熬了。

彷彿上天聽到了她的怨念一般,李晏的手機就在此時響了起來!她用最快的速度坐直身子,兩手並用地伸向手機,因為太緊張還差一點把手機弄掉到地上。在一陣兵慌馬亂之後,她終於看到手機的來電顯示──

唉,看來她的念力還不足以上達天聽。

她按了通話鍵,把手機貼近耳旁。

「喂?」那聲音就像剛睡醒一樣有氣無力。

「喂,姊~」

是她最小的弟弟,李卬。

「你下課了嗎?」

「我禮拜五沒排課啦!」

「哦,對。怎麼了嗎?」

「沒有啊,沒事不能打給妳嗎?我很想妳啊!」

「都幾歲的人了,別這麼肉麻好不好?」

「有什麼關係,妳是我姊耶!」

「好啦,臭小子,到底有什麼事?別以為我不知道,月底了,你又把錢花光了對吧?」

「嘿嘿,不全是啦!妳明天有空嗎?」

「有啊。」

「那來我家好不好?」

「為什麼?」

「就是啊……我這學期不是修了一門課叫做『媒體行銷學』嗎?現在學期末快到了,要交報告了啦!我一點頭緒也沒有,妳可以幫我嗎?」

「你不會跟你同學討論哦?我又沒上這門課。」

「可是,可是妳是媒體人啊!我同學還等著看我的報告咧

「什麼媒體人……我看你是跟你同學吹噓過頭了,沒辦法收尾,才找我去救火的吧?」

「哇妳變聰明了。」

「真的很欠揍,每次學期末都要找我的麻煩,這次不想幫你了啦!去找你哥去。」

「拜託!李卓週末都在跟『ㄇㄟ』鬼混的啦!哪有時間管我?妳不幫我沒關係,我打電話跟爸媽說大姊都沒盡到照顧弟弟的職責。」

「你可以再奸詐一點。」

「那就明天見囉!親愛的姊姊。對了!我的冰箱空了,如果妳順便幫我補貨,我會感激妳一整年的,掰掰啦!」

「掰……

李晏最後一個掰字都還沒說完,那頭就已經掛了電話。她癟著嘴把手機闔上。

怎麼所有男人都欺負她?

撇去住在南部疼老婆又疼女兒的爸爸不談,李晏公司的男同事一天到晚取笑她有行無市,把她這幾年的空窗期當成茶餘飯後的話題;大弟是個標準的玩咖,一天到晚泡夜店,見到李晏的第一句話往往都是「妳是不是最近又胖了?」;小弟李卬明年就要從大學畢業,想法還像個高中生,只要有麻煩第一個就找她,誰叫父母都遠在天邊,只有姐姐近在眼前。

現在又多了個邱曉白,讓她茶不思飯不想──真的受夠了!什麼一夜情、什麼一見鍾情、什麼觸電的感覺,通通滾一邊去!她要找回原本平靜的生活,她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好好的!

 

※                               ※                              ※

 

原來李晏心中所謂的「平靜生活」,是兼職的台傭外加全職的姊姊。

她正站在一台洗衣機前,眼前的景色是……鐵窗以及別人家的後陽台。這裡是她弟弟的租屋處。

今天她提著大包小包從頂好超市買來的食物出現在弟弟家門口時,李卬正在玩PS2,完全沒有「期末到了報告交不出來」的焦急感。

她一面唸著弟弟,一面幫他把食物歸到冰箱裡,接著很自動的幫他收拾房間,途中因為擋到了電視畫面,還被弟弟嫌屁股大,這下李晏忍無可忍終於開罵了,李卬見狀才趕緊存檔,回到電腦前把報告的檔案給叫了出來。

「你的洗衣粉沒了,你知道嗎?」她提著洗衣藍走回房間,看到李卬依然乖乖坐在電腦前寫著報告,就寬心不少。

「知道啊……妳又沒幫我買。」他說得理所當然,李晏卻想揍他一拳。

「你以為我是你請的傭人嗎?乾脆下次開採買清單給我好了啊!」她可是電台的當家台柱之一耶!這小子也太小瞧她了吧?

「好啊!就這麼辦,反正妳一個月都要來一次的嘛!咦?跟大姨媽一樣耶!哈哈……」李卬笑得東倒西歪,李晏則是面色鐵青。

「其實我是來確認你還活著的,既然還有力氣大笑,應該沒問題了。我走了。」她二話不說提起包包就要離開。

李卬趕緊喊道:「好啦!對不起,我在台北就只有妳可以依靠了啊!不麻煩妳麻煩誰啊?」

他這親情牌可以說是每打必中,李晏就是太善良了,才會被這個弟弟吃得死死的。

她放下包包,露出拿他沒輒的笑容。

「姊,我肚子好餓。」李卬趁勢追擊,想把他的要求一次達成。

「你沒吃午飯嗎?」現在都已經下午三點了,李晏驚訝的問。

他看著姊姊,可憐兮兮地搖頭說:「我連早餐都沒吃……」因為他一早起床就開始玩遊戲,已經到了廢寢忘食的境界了——當然,這不能讓李晏知道的。

「臭小子,怎麼不早講?」她馬上走到廚房去幫他煮麵,嘴巴裡還碎碎唸著自己一個人住要學著做菜之類的。

李卬用手壓住嘴巴,否則他真的會笑出來。

他喜歡看李晏為自己忙得團團轉的樣子,甚至喜歡聽她的嘮叨,因為那些嘮叨都是從擔心和關心演變來的。當然,每天晚上收聽李晏的節目是一定要的,他還到處跟人炫耀,或是強迫朋友聽他姊姊主持的節目。綜合以上種種症狀,也難怪他哥哥李卓老愛說他有「戀姊情結」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李晏就端著集美味與健康於一碗的愛心麵到他的桌旁。

「好香哦……」李卬很好養,只要是李晏煮的東西,他絕對吃得嚇嚇叫。

「快到這裡吃!」李晏將麵放到茶几上,李卬馬上飛奔過來。

他在開動前,還不忘說出他的最後一個請求:「姊,我在吃麵的時候,妳可以幫我看一下我的報告嗎?」

「真是受不了你。」那也是李晏今天來的目的之一,她還能說什麼呢?

當李晏一坐到電腦桌前,同時,她放在包包裡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這幾天只要她的手機一響,她就會心跳加速,似乎已經變成習慣了,即使她告誡過自己要釋懷,但還需要一段時間。

她的包包就放在李卬的旁邊,他想也不想地就伸手去把姊姊的手機拿起來。

「李卬,給我!」李晏知道李卬最喜歡任意接聽她的電話,這一喝還是無法阻止。

「喂?」李卬咬著筷子問。

對方沉默了一秒,「喂?Lian在嗎?」是個他沒聽過的男聲。

也不知怎麼了,李卬的語氣忽然不耐煩了起來:「你哪位?」

「我……」對方講到一半,手機就被半爬半跑過來的李晏給搶了去,她惡狠狠地瞪弟弟一眼,接著撇見手機螢幕的來電顯示,霎時心跳漏了一拍。

「喂……」她故作鎮定地說。

 

※                               ※                              ※

 

邱曉白已經兩個晚上沒睡了,他曾在節目中跟李晏提過,每當要交件前,他總會忙得天昏地暗,如今他剛趕完一個案子,連現在是幾點都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白天,因為他書房的遮光窗簾下透出微微的幽光。

他老愛挑戰自己的極限,比方說可以幾天不睡覺?可以多久不進食?還有……可以多久不跟女人上床?

這一次,當他的體力透支,照理說應該心心念念的都是柔軟的床鋪,但不知怎麼了,他居然打從心底地,很想聽聽李晏的聲音。好像她的聲音是提神飲料,聽了之後就疲勞全消似的。

距離那個戲劇化的早晨已經好幾天了,邱曉白知道應該打電話給她致歉的,否則就是宇宙無敵大混帳,但就是缺少那麼一點勇氣。即使他已經把她的電話號碼輸入手機,好幾次都看著手機螢幕,差一點就要按下通話鍵,不過最後都被自己的懦弱阻止。

現在他終於有足夠的衝動打這通電話,因為有一部分的大腦已經休眠了。

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接起手機的居然是個男人……

「喂?」

邱曉白懷疑地聽著,難道說他輸入號碼時出了錯?

「喂?Lian在嗎?」他決定確認一下。

「你哪位?」對方的聲音聽起來不是很開心,邱曉白的胸口忽然感到一陣悶。

「我……

這時,電話中傳來一陣雜音,接著──

「喂……

是李晏,是李晏的聲音。邱曉白終於放下懸在心中的大石,即使什麼問題都還沒解決。

「是我,Eric。」她應該還沒忘記他吧?或者說,希望根本不曾認識過他?

那頭安靜了幾秒,「嗯。」

他該說些什麼?邱曉白緊張得手心都冒汗了。

「那天,我很抱歉……也替我姊姊向妳道歉。」

「沒關係。」李晏的聲音有點冷淡,這讓邱曉白更加詞窮。

「我應該早一點打這通電話的,可是正好有個案子必須儘快處理,所以才拖到今天。」一說完,他已經準備好要接受李晏的嚴詞唾棄。

「你的案子處理完了嗎?」沒想到她卻天外飛來一筆的問著。

「剛完成,就打給妳了。」

這句話講完之後,兩人都沒出聲,就讓沉默占據了電話線。

其實,李晏在那頭已經急得想摔電話了。都到這個地步了,如果邱曉白有誠意要道歉,應該約她出來見一面吧?從剛才到現在,他怎麼一句邀請的話都沒有?可是語氣中又充滿了積極的歉意。難不成,又要逼她主動?

終於有人說話了:

「我們出來談談……」李晏的話還沒說完,邱曉白立刻回說:

「好。」

於是他們約了隔天見面,順便看場電影,沒說出口的是──也「順便」當成他們的第一次約會。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