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道蒼〉

第8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作者-左皓

前集題要

  女神為了挽留心愛人廩君,不惜讓巴族人留在鹽陽。

  原本是一番好意,誰知巴族的長老們一致認為女神有吞併巴族之意,要求廩君先下手為強。

  然而魯莽的凜君,最後卻發現誤會一場,懊悔不已的他,急忙率領族人要離開這個傷心之地。

  不料被鹽陽武裝部隊發現,雙方旋即展開正面衝突。

BANNER-道蒼.jpg    

鹽陽.寬闊平原

  「不自量力,殺!」廩君勃然大怒,急令眾人進攻。

  雙方兵力懸殊,很快的鹽陽這一批兩百人武裝部隊就被消滅,僅餘十多名俘擄。

  「廩君,咱們已經拖了不少時間,再不快走恐怕來不及。這些殘兵敗將也沒什麼花樣,不如放了他們吧!」日潭氏進言道。

  那知這十多人聽完日潭氏所言後,紛紛怒聲大罵:「廩君,虧我們族長對你不薄,你卻這樣待我們。你這忘恩負義之徒,將來必不得好死!」

  「你若放了我們,我們一定會回去稟告族長。哈哈,廩君,你快殺了我們啊,快啊。」

  廩君因為女神的死而自責,又被此言激怒,「你們既然想死,我就成全你們。」

  他腰間配劍拔起,見頭便劈,霎時鮮血四濺,十餘人都成亡魂。其他年紀較輕的族人見廩君如此殘暴,都不禁為之驚訝。

  然而就當他們準備繼續逃亡時,不料前方森林忽然傳來一陣嗡嗡響聲。

  仔細一看,遠遠的竟有無數飛蟲正往他們靠近,瞬間就將明亮的天空遮蔽起來。

  光明不在,除了黑暗與尖叫聲外,他們再也無法辨別方向。

  「這該如何是好?」

  「廩君,快想辦法啊。」

  所有人都希望廩君可以帶他們度過難關。可面對突如起來飛蟲的包圍,廩君一時也無計可施。

  他只能拿著弓箭,毫無目標的亂射,想要嚇退飛蟲。那知飛蟲數量龐大的驚人,根本不是一兩箭就可以嚇退。

  牠們不斷的包圍住巴族人民,已經切斷所有的去路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遠處傳來一陣陣的叫喊聲:

  「廩君殺了我們的首領,我們要為我們首領報仇。」

  「廩君和他的族人在那邊。大家上,快,切莫給他們跑了。」

  廩君當下指揮族人,大喝:「大家快往有聲音的地方殺去。我們才有活路的機會。繼續待在這裡只有死路一條。」

  本來巴族人民像群蒼蠅東竄西溜,任由飛蟲宰割,這時聽了廩君的號令,紛紛調頭往鹽水部落追擊的人民進攻。

  本來包圍住巴族的無數小蟲,這時見到巴族和鹽水部落互相對抗後,竟然默默撤退不再追擊。

  巴族人雖然善戰,然而兩軍人數終究有差,雙方纏鬥許久,巴族已經傷亡過半,而對手仍如螞蟻不斷簇擁向前。

  「廩君,再這樣打下去,我們一定會全族殲滅的。」相氏長老提醒著。

  他是四姓長老中屬於最年輕也最有力氣的一個,但如今面對強敵包圍,任他英勇,也不得不為局勢擔憂。

  廩君也明白情況對他們深深不利,尋思:「為今之計,必要先殺出一條血路,再作打算。

  廩君忽見遠方有一高山,那方位的防守較為薄弱,當即率著族中勇猛之人作前鋒突圍。

  廩君力大無窮,一舉起長弓,唰唰唰三聲,三名戰士立刻成了無頭之鬼。

  其餘鹽水部落人們見他如此英勇,都為之卻步,而這麼一頓,立刻給巴族人殺出條血路,逃往高山去。

 

鹽陽.深山谷口

  深山中有一葫蘆谷地形,當時的人們不知火攻,因此廩君也很放心率族人退守山谷。

  鹽水部落拼命追擊,想要進谷殲滅敵軍,卻給巴族的人用強弩射擊,如此多次進攻不成,反而折損不少兵員,鹽水部落終於放棄攻擊,決定包圍山谷,想將他們活活困死。

  「這裡雖然易於守備,但水糧有限,日子久了,我軍將不戰而敗。」廩君清點族人,光是戰死的就近乎千餘,再扣除傷勢嚴重和老幼婦孺,能夠戰鬥的戰士不滿千人。

  「願後照保佑我族可以度過此劫,從今無事。」樊氏長老雙手合十,默默的祈禱。

  廩君見族人們又餓又睏,於是要大家休息,親自帶領著一百位健壯漢子把守谷口,徹夜未眠。

 

鹽陽.深山谷口

  經過了兩天的僵持,鹽水部落的人終於忍不住,一名壯漢走到谷口前,指著把守的巴族將士說:「去叫你們那膽小的首領出來,我有事找他。」

  巴人那裡理會,雙弓同時激盪而出。那壯漢看準來勢,左一個,右一個,很輕易的就將雙弓給奪了下來。

  巴人看到對方有如此武藝,不禁呆住了。

  那人怒聲罵道:「廩君你這膽小鬼,有種殺了我們首領,現在卻為什麼像個縮頭烏龜躲在谷口裡不出來?你再不出來,你和你的人民一樣會餓死。是男人的話,就快出來跟我一決勝負啊。」

  廩君聽得對方的挑釁,臉都綠了。

  相氏看在眼裡,急忙出聲阻止:「首領,這是對方的計謀,你千萬不能上當。咱們再想想辦法,一定可以突破重圍的。」

  「不要緊,我跟他們單挑,是要挫挫他們的銳氣。諸位長老把守好谷口,別讓敵人趁機混入。」廩君話一說完,立刻來到谷口。

  「你是何人,報上名來。」廩君威風的說。

  「在下無名無姓,快來受死吧。」話一說完,那人持著一槍當頭便攻。

  廩君持著長劍也重重揮了過去。那知此人武藝了得,劍槍相交,身子只晃了一下。

  他若跌倒,廩君怒氣便消,也有可能就此饒他,但這一來反而激起他好勝之心,第二劍如狂風驟雨般急攻而去。

  那人先前一下接得極為勉強,此刻一隻手指他也抵擋不住,何況是破百斤的勢道?只打得他頭破血流,腦漿破裂而出。

  其他人見廩君如此威猛,紛紛退到後方,於是雙方又這樣僵持不下。

 

鹽陽.深山谷口

  這一日天氣忽然起了很大的濃霧。

  濃霧覆蓋住整個山頂,擋住一切視線,使交戰中的人民不僅方向難辯,連敵人確切的位置也搞不清楚。

  面對如此局面,樊氏長老忽然靈機一動,對廩君進言道:「廩君,你可還記得數百年前,逐鹿大戰黃帝最終是如何打敗蚩尤?」

  廩君略為想一下,喃喃道:「蚩尤和黃帝在戰場上各自鬥法。蚩尤利用濃霧,使黃帝的部隊迷路。黃帝發明了指南車辨別方向,成功衝出濃霧的封鎖……」

  廩君說到這裡,突然明白了:「對,是指南車!只要有指南車,配合現在天氣,我們一定可以打敗鹽水部落的。長老,你可記得指南車製法?」

  「我還記得一些,只要現在伐木,快些製作,應該還來得及。」

  於是廩君下令全族的人協助樊氏製作指南車。待指南車成,藉著三人的推力,帶動指南車的運行。

  「好,現在該是我們反擊的時候了。」

  由於有了指南車的帶領,巴族人民完全不受氣候影響,得以順利在迷霧中正常行動。

  鹽水部落的隊伍忽見無數弓矢射下,頓時大亂,一下子就被殲滅大半戰力。其他巴族趁機而上,鹽水部落無法抵遇,三千軍隊瞬間崩潰。

  終於這場戰役由廩君率領著巴族人民奇蹟似的獲勝,而他也趁勝追擊,繼續攻戰餘下的鹽水部落。

  本來寧靜和詳的大陸,瞬間被殺刃、哭喊聲覆蓋過去,清澈的水源,也被鮮血沾滿,和平不再,整個鹽陽平原頓時成了人間煉獄。

  鹽水部落人民雖也立刻執起干戈反擊,但精兵猛將都在谷口一役被巴人殲滅,此刻剩下老弱婦孺,根本無法抵遇。

  這場戰役打了整整七天,最後廩君率族人包圍住躲進深山的鹽水難民,在兵刃施威下,迫使鹽水餘民不得不投降。

  就這樣,巴族和鹽水部落兩族合併,但消失的不是巴族,而是鹽水部落。

  經過這一場戰役,不但使廩君在族中的地位更加牢固,而且還使他的威名傳播到更遠更遠的西南國度,使一些微小的部落紛紛進貢稱臣。

  巴族的勢力一下子就壯大許多,於是廩君趁勢擴張,使得清江流域一帶的部落都成為他的子民,最後廩君建都夷城,立下不朽功績。

 

鹽陽.夷城

  建都夷城的巴國,勢力日益茁壯,而立下這最大功勞的廩君,也紛紛為族人所讚揚。

  「廩君是上天派下來賜給我們巴族的恩惠。有他在,我巴族再也不會遭人所欺。」

  「從今以後,我們巴族的威名將會傳遍整個大陸,甚至連中原的部落也都不敢小覷我們!廩君他將會和我們巴族一起留名青史。」

  面對族人們的稱讚,廩君內心雖然激動無已,但他表情總不為所動,只是淡淡一笑而已。

  因為他知道,眼前的榮耀還稱不上真正的成功,他還要繼續帶領族人東征西拓,甚至要連中原的部落都向他俯首稱臣。

  人的慾望總是無窮盡,廩君的野心正符合這一點。

 

  巴族的擴張,雖然為廩君獲得無比的榮耀,但也無法彌補女神之死所帶給他心中的缺憾。

  每到午夜夢迴時,他總會夢見和女神情意纏綿的幾個夜晚,然而當他起來後,這一切的美夢終究不存在,經過數日,他發覺對原先熱衷的幾件事,都開始漸漸提不起勁來。

  就在他心灰意懶的時候,忽然有一個男子匆匆跑來稟報:「廩君,最近出了一件怪事,就是登爬鹽山的人們好像都迷失在一個洞窟之中,迄今都沒有下落。」

  「真有此事?那洞窟究竟有什麼怪事,有派人去查嗎?」

  「有,不過就連派去的人,也就此毫無音訊了。」男子說話顫抖,聲音充滿極大的恐懼。

  「哼,怎麼可能?我才不信,我倒要親自瞧瞧是誰在裝神弄鬼。」廩君冷冷的說著,他可不怕什麼奇異的洞窟。

 

鹽山.洞窟

  廩君在男子的帶領下,親自來到那奇怪的洞窟。

  洞內的風特別陰涼,大概是潮濕的緣故。可除此之外,也沒有什麼異狀。

  「這裡好端端的,哪有奇怪?」廩君不悅的問,有點被欺騙的感覺。

  「可能是還要再進去點吧。」男子也開始懷疑起來,會不會是那些人故意捉弄他,好讓他在廩君面前出醜。

  兩人一前一後的行走,越進洞內,陰風越強,氣氛也越顯古怪。

  忽然刷的一聲,男子像是被東西叮到了,不禁痛得大叫:「哇,有東西弄我。」

  「這點小事也值得如此大驚小怪嗎?」廩君轉頭斥罵男子,沒想到話才剛說完,前方黑暗卻忽然傳來一個女子斷斷續續的叫喊。

  「廩君,你還記得我嗎?你還記得我嗎?我就是那個給你射殺的愛侶,廩君啊廩君,你還記得我嗎?」

  聲音的主人竟是那個已經被廩君射死的鹽水女神

  「妳……妳究竟是人是鬼?」面對如此詭異的現象,饒廩君人高膽大,也不禁毛骨悚然起來。

  「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我甚至什麼都不是。廩君啊廩君,我來找你了。咱們很快就可以在一起了。」女神的聲音十分哀怨婉轉。

  廩君心噗通的跳一下,強忍鎮靜說:「可笑,人鬼殊途,我才不怕妳呢!」

  廩君話才剛說完,前方黑暗忽然傳來無數翅膀振動的聲音,男子驚慌的指著前方:「廩君,有好多蟲,好多蟲。」

7698ca63b95ba95b90d54f4759899d50.jpg    

  只見無數的飛蟲密密麻麻,往廩君和男子兩人迎面撲來。

  廩君拔起佩劍想要抵擋,但飛蟲數量實在多的驚人,才片刻功夫,就將兩人淹沒在飛蟲之中。

  「女神,妳出來,用這詭計算什麼……」

  廩君撕裂的怒吼聲,漸漸被飛蟲包圍起來。他再也無法看見光明,他再也無法脫離女神的掌控,他再也無法完成他雄偉的抱負……

  一切的一切,都將化於無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道蒼〉於每週一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