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道蒼〉

第7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作者-左皓

前集題要

  面對災難不斷的巴地,為解決根本問題,廩君決定率眾前往西方神秘大陸。

  經過一連串考驗,他們終於如願找到新的國度。但在這裡卻有著更強大的部落已先佔據。

  儘管廩君用動武爭奪之意,但面對其美麗首領鹽水女神多次的挑逗,不但使他喪失了原先的念頭,還和女神產生雲雨之情。

 BANNER-道蒼.jpg  

人間.鹽陽.女神帳篷

  太陽由東邊漸漸升起,照亮整個平原森林。

  鹽水女神嬌怯怯的將身子偎倚在廩君胸膛前,想起昨日夜晚發生的事,嘴角不禁露出幸福的微笑。

  而廩君看著懷中的鹽水女神,也是淡淡一笑,「怎麼這麼早就醒了?妳不睏嗎?」

  「都要日照屁股了,還說早起,你真是誇張。」鹽水女神抱著廩君撒嬌說。

  廩君斜眼看去,鹽水女神赤裸的肩頭露出絲綢般的光澤,回想起夜晚雲雨情景,臉一下子又紅了起來

  此時兩人心中都洋溢著無限的幸福,只盼時光永遠停留在這一刻,再也不要流轉下去。

  不知過了多久,鹽水女神忽然開口說:「我跟你說一件事喔,你不可以笑我。」

  「妳說的話都很好聽,我自然不會笑。」

  「不行,你要答應我。」

  「好,我答應妳。」

  鹽水女神遲疑了一下,才吞吞吐吐的說:「我想跟你永遠的在一起,你說好嗎?」

  鹽水女神將自身魅力發揮得淋漓盡致,一般男人根本無法抵抗她的誘惑。

  但廩君卻不是一般人。他聽到女神這麼問,如夢中乍醒,開始猶豫了起來,「可是我還有我的族人。如果我跟你永遠在一起,那他們要怎麼辦?」

  鹽水女神想也沒想,很順口的回說:「此地廣大,資源豐富,別說是你我兩族,就算再是十倍人口,也可以供大家居住。咱們兩族就這樣世世代代的居住下去,豈不甚好?」

  廩君一旁聽了暗暗訝異,原來女神不只要他的人,竟然還妄想他們巴族人可以留下來。

  本來這個提議也沒什麼錯,畢竟這是一個很好的環境,要兩族安然居住也不成問題。

  但這裡是對方地盤,論勢力巴族也有所不及,如果兩族合併生活,以女神母系社會強勢的性格,絕對會要求巴族俯首稱臣,若是這樣,從今以後就再也沒有巴族這個部落了。

  廩君雖然心中這樣想著,面色卻不改:「這提議是不錯。但事關重大,我還是要請示其他四姓長老,再來決定。」

  「嗯,那我就等你回覆了。」女神沒察覺廩君臉神有異,只道他是答允了,不禁十分開心。

 

鹽陽‧巴族‧長老會議

  廩君因為女神要他們俯首稱臣的事,急忙召集長老商討對策。

  「原來她昨天要求首領單獨赴宴,就是為了想跟首領那個……那個……」相氏長老本來安排好族中十名勇士在鹽水女神帳棚附近待命,誰知苦等了一夜,卻沒有動靜。

  「那個……其實我是想……想要看她玩什麼把戲,才會一直待在那裡。誰知……誰知……」廩君急忙想找適當的理由為自己開罪,可實在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那廩君想必探聽到不少動靜囉?」鄭氏隱約明白事情大概是怎樣,口氣甚為不悅。

  廩君只好將鹽水女神想要將他們巴族合併和自己所擔心的事,詳細告知,立刻引起四姓長老極大的反彈。

  「原來她們是希望將我族合併過去,才會對我們那麼好?」

  「我巴族一向勇猛著稱,豈能向對方俯首稱臣?」

  「廩君,看來這地方已經不能再待了。咱們還是盡速離開此地微妙。」

  所有長老都異口同聲的表示不能和鹽水部落合併,盡早離去才是。

  儘管面對長老們強力的反彈,但只要一想到女神姣好的身軀,以及那晚她纏綿的柔情,就讓廩君拿以割捨這份情感。

  而且他很清楚女神的性格,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他離開這裡的,而且若要偷偷逃走,更無法一次率領這麼多族人。

  「為了我們的族人著想,你必須要盡快和女神做個了解。」四姓長老們紛紛請求著廩君。

  「讓我想想。」廩君猶豫著說。

  「不能想了。廩君,此事再不抉擇,我族即將面臨比天災更大的災難。寧可餓死病死,也不可投降。」

  「廩君,這分明是那個賤女人所佈下的美人計。首領必須想清楚,千萬不能被外表迷惑住了。」

  「美人計?」廩君臉色迷惘的喃喃自語。

  「是的!鹽水部落本來還是極小的部族,因世代首腦都以美人計誘惑鄰近的部落,以聯姻促進合併,才能發展成今日的情況。如今她們不過是重施舊計罷了。」

  長老們一人一句,不信任感和背叛感瞬間充斥著廩君的腦中。

  「原來,女神不過是為了族中的利益,才會對自己那麼好,這一切,都只不過是為了鹽水部落的將來佈局而已!一切都是騙局!一切都是假象!」此刻廩君的內心彷彿被撕裂開來。他想怒吼大叫,聲音卻又卡在喉嚨。

  他忽然想起昨晚的濃情密意,以及女那真摯的神色,「難道一切都是假的嗎?難道她對自己真的沒有絲毫情意嗎?

  廩君的猶豫不決,很明顯的表現在臉上。

  日潭氏知道首領已經中了情毒,當下拍桌大聲喝道:「廩君,我曾聽你說過『行動猶豫不決的人,就不會搞出名堂,辦事猶豫不決的人,就不會成功。』而如今你卻為了兒女私情而猶豫,你這樣對得起族人對你的期盼嗎?」

  就在長老們催促下,終於迫使廩君不得不有所行動。

  可就在他要行動前,他決定要再去探查女神的心意。

 

鹽陽.寬闊平原

  東旭剛升,廩君和鹽水女神從帳篷中攜手走出,共同呼吸新鮮空氣。

7-道蒼1121.jpg    

  「早晨的陽光,帶給每一個人無限的希望。」鹽水女神神清氣爽的說。

  廩君想起前不久會議上長老們那番言論,以及女神暗中的計畫,忽然覺得眼前這個女人離自己好遠,遠到令他不知所措。

  「你今天怪怪的喔。」鹽水女神轉過頭來,明艷的臉蛋在晨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美麗。

  廩君把心一橫,咬牙問:「我沒事。我只是想問,前幾日你說要把我族留下來的事情,是否還算數?」

  「當然算數。只要你們肯留下,咱鹽水部落一定可以更加強勢,咱們一定能創造更美好的國度。」鹽水女神頓了一下,又笑說:「你說要跟你的長老們商量,不知結果如何?」

  「妳們以前也常常靠這種聯姻的關係,讓原本不屬於鹽水部落的族人都留下來,成為一份子,是這樣嗎?」

  「你說我母親嗎?呵呵,她也是和別的部落首領成為夫妻。不過她是真的很喜歡我父親,而且我父親的族人也都是心甘情願留下來。我想,我們也會像她們那樣。」

  「果然,相長老他們說的沒錯!鹽水女神對自己根本沒有感情,那一晚的纏綿都只是為了併吞我族!」廩君忽然有種被欺騙的感覺,心裡想:「別作夢了,我廩君可不是那種沒有雄心壯志的懦男人,我不會讓妳如願的。

  「所以你們討論的結果如何?」鹽水女神急著想知道答案。

  廩君卻故弄玄虛的指著前方:「妳看,前面的平原是多麼遼闊,萬物是如此安詳和諧,大地是如此充滿著生氣。妳試著往前走,想像將在不久之後,巴族與鹽水部落合併,將會是多麼榮耀的日子……」

  鹽水女神依著廩君的指示,一步步往前而行。

  她想像著將在不久之後,自己就可以和心儀的男人長相廝守,念及於此,嘴角不禁露出甜甜的微笑。

  「女神。」廩君忽然叫喊著。

  「嗯?」鹽水女神回頭而望,突然發出一陣低聲的驚呼。

  不知何時,廩君的手上持著一把長弓,而且弦在弓上的箭,竟還對準鹽水女神的胸膛。

  「你……你要幹什麼?」鹽水女神聲音顫抖著。

  「我很喜歡妳,也很愛妳。但為了我族為來著想,我不得不殺妳。」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妳別裝蒜了。我們已經識破妳想要將巴族人合併成為妳鹽水部落的一份子,所以才會對我們那麼好。」廩君怒氣填膺,理智也一點一滴的消逝。

  「我……我沒有。我真的是很喜歡你。跟兩族利益完全沒關係。我說的是真的,真的……」

  廩君原本英俊的臉龐,這時全都扭曲成一團,他嘶吼著大叫:「事到如今,妳再騙我也沒用了!在我廩君面前甩手段的下場就只有如此。」

  廩君話一說完,長箭立刻離弦而出。

  鹽水女神連閃躲的意願都已經喪失。她坦然面對最相愛的情人反目,任由劍射穿她已經碎裂的心。

  中箭的鹽水女神,身軀緩緩倒下,鮮血自心窩處湧出,染紅了衣裳

  廩君奔馳到近處,看著面色蒼白卻依舊美豔的鹽水女神,心裡忽然感到懊悔,嘆說:「妳為什麼不躲?」

  「躲掉又能如何?我……萬萬沒料到你對我……竟是如此負心……」

  「這也怪不得我……誰讓妳有吞併我族的念頭,我是為了大局著想,不得不殺妳。」

  「我何時說過要吞併巴族?」鹽水女神怨懟地望著廩君。

  「妳說過要將我族留下來。又說妳母親當初也是這樣留下妳的父親,成就現在的鹽水部落。這擺明就是要讓我巴族也跟妳父親當初一樣。」

  「哈哈,哈哈哈。」女神尖銳的笑聲,還夾雜噴出著紅色的鮮血,落在廩君臉上。

  「我是有說要將你族留下來,可又沒有強迫你非這樣做不可!我說出父親等人加入鹽水部落,也都是他們心甘情願。如果你族人不願意,你也不同意,要去哪我如何管得著?」

  「那如果我選擇離開,妳會如何對我?」

  「我既然喜歡了你,不管你到何處,我都會選擇跟你在一起。」

  「可妳的族人……」廩君的聲音越來越小。

  「再另立一個族長便是了。」鹽水女神看著廩君,原先怨懟的眼神忽然充滿著溫柔,緊緊抓住他的手說:「活著最重要的不過是跟最愛之人在一起罷了。這麼簡單的道理你卻不懂,唉。」

  廩君萬沒料到鹽水女神會對自己如此情深義重,可又怕她使詐,迷惘地問:「妳這話是真是假?」

  他希望是真的,卻又害怕是真的。

  「我都這樣了,騙你也沒什麼意義……」

  廩君這時終於明白鹽水女神對他的情誼,連聲嘆道:「都怪我誤會,心生疑慮,才聽信長老們的建議。」

  「廩君啊廩君,我以為你是一個英明能幹的君子,沒想到卻會聽信小人之言,就把我殺了。我好恨你,好恨你……」鹽水女神說話越來越微弱。

  廩君將她緊緊抱了起來,語帶哽咽的說:「妳不要怪我……我真的、真的很喜歡妳……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鹽水女神卻沒有再回話。

  她已經死了,她死在自己最愛的人手中,也在最愛的人懷中死去,這是多麼荒謬的結局,然而她的芳魂,也只能隨風消散。

 

  射殺鹽水女神的廩君,儘管十分悲傷難過,但他還是很明白自己所立足的處境,在鹽水部落得知他們首領被殺的事件後,他們一定會為之報仇。

  雖然巴族人民善戰好勇,但和敵方人口數量相比可差了兩倍有餘,正面衝突,必然不是上策。

  廩君英勇果決,立刻收起了悲情,召集所有的族人,在鹽水部落還不知情的狀態下,急忙撤離。

  當他們逃到鹽陽邊境時,卻遇上了一批武裝部隊,人數約莫兩百餘人。

  「你們要上那去?」當先一名膚色黝黑的壯漢攔住了廩君。

  廩君雖然不怕他們,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於是很客氣的說:「我是巴族領袖廩君,因為不敢再打擾貴族,決定先行離開。麻煩行行好讓我們走吧。」

  壯漢覺得他們走得倉卒,心有疑慮地和身邊的人低聲交談,隨即怒聲喝道:「你們一定是幹了什麼壞事,才會走得這麼急!來人啊,給我拿下。」身後兩百名鹽水壯漢立刻上前要擒拿廩君一夥。

  「哼,不自量力之徒。想死?好,我就成全你們。」當下廩君也率領著族中大漢上前迎戰。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道蒼〉於每週一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