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色男人》連載專區

白色男人連載試閱 (3)

作者-直樹

白色男人封面.jpg  

第三章

 

早晨的陽光意外的刺眼,那角度剛好從臥房的玻璃窗照射進來,像一盞探照燈,聚光在上半身赤裸躺在床上的邱曉白。

「好亮、好熱……」這是意識有一半還在夢鄉的邱曉白所感受到的。

他很少在中午十二點以前醒來,所以從不曾忘記拉上遮光窗簾,這樣一來他才可以不分白天黑夜睡到飽為止,這是SOHO族的他怎麼也調整不過來的生活作息。

陌生的亮光讓他開始懷疑是睡在自己家裡嗎?睜開沈重又視線模糊的雙眼,他吃力地轉動著眼珠。

白色的窗簾、白色的牆、白色的被單、一系列白色的極簡風傢俱……是他家沒錯啊!

邱曉白翻了個身,一直壓在被單上的右臉多了條紅色的印子,他搔著一頭亂髮,漸漸地,血液往腦部集中。

他掀開了被子,看見全裸的自己,這一瞬間,他什麼都想起來了!

左手迅速地、下意識地往另一側摸──沒人。她已經走了嗎?

撐起上半身,「shit!」邱曉白按著自己痛到快炸開的頭低吼。

破戒了但其實也不算,那只是自己跟自己打的一個賭,所以不會有任何人來嘲笑他輸了,除了他自己。

隔不到一個月,他又跟一個不熟的女人共渡了火辣的春宵。上一次是……對了!那個客戶代表,每次開會總是對他明表暗示,到最後一次他終於受不了「良心」的譴責,完成了那女人的願望。

邱曉白優異的外在條件讓他走到哪裡都有桃花可撿,數量之多,簡直像是四月底翩翩飛舞的櫻花,只能用眼花撩亂來形容。女人一旦看見他,就再也無法神色自若地談話,空氣中的費洛蒙頓時暴增。有的時候,邱曉白甚至認為不接受她們的愛慕比接受還要殘忍。

身邊從來沒有固定女伴的他,讓自己遊走在不同的女人之間,他享受與不同女人發生親密關係,而女人也欣然接受他的來來去去,因為邱曉白對她們而言,就像個租來的名牌包,太昂貴,所以無法佔有,她們只要偶爾擁有他,就已經滿足了。

但他也很清楚,沒有人想成為他名正言順的女朋友,因為他「只是」一個名牌包,用來滿足虛榮心和向朋友炫耀用的。沒有人相信,他,邱曉白的字典裡也有「專情」二字。

「你長得這麼好看,桃花運一定好到不行吧?」已經有數不清的女人對邱曉白這麼說,雖然她們說的是實話,但先入為主的觀念就像一條大河,把邱曉白與其他人遠遠地分隔在兩岸。

好香。

一陣煎蛋的香味飄進臥室,飢腸轆轆的邱曉白很快就捕捉到了這個味道。可是,是誰在他的廚房?難道是……

 

※                               ※                              ※

 

除了臥室和書房,邱曉白家的客廳和廚房是開放式的連在一起,只要走出臥室,就可看到房子的全貌。他抓著被單,裹住下半身,用最快的速度走到門邊探出身去。

李晏穿著他的白襯衫,站在白色的磁磚上,背對著他。

朝陽將純白的廚具漆上了一層金色,原本是給人摩登、俐落感的裝潢,此時看起來卻有幾分溫暖、可愛。但邱曉白無法確定改變他感受的是陽光,還是李晏。

包裹在白襯衫裡的軀體,因為光線照射的緣故,顯得若隱若現。那誘人的曲線和一雙細嫩的裸足看在邱曉白的眼裡,馬上勾起了他們昨夜……應該說是今晨,香豔的回憶。

他拉緊了被單。

李晏拿起平底鍋,把荷包蛋放入盤子裡,然後捧著盤子轉身過來放在餐桌上。她終於發現站在牆後的邱曉白。

……啊!」她靦腆地笑著。就像所有言情小說裡所描述的,女主角在和男主角發生關係的第二天,會露出羞澀又幸福的表情一樣。

但邱曉白絕對不是言情小說的讀者群,所以他並不喜歡這樣的粉紅氛圍。他是喜歡看她穿著男性襯衫的性感身影;但為了他洗手作羹湯?尤其是在激情過後……對他來說這太「甜膩」了,頓時胃口全消。

他扯了扯嘴角,話中有話地說:「我以為妳走了。」

但光看表情就知道,完全沉浸在幸福中的李晏並沒有聽出他語氣中的不對勁。

「沒有,我很早就醒了,所以想……幫你弄個早餐,用冰箱裡的食材……

「不用這麼麻煩,我沒有吃早餐的習慣。」他一邊說,一邊走回房間穿上褲子。

「這樣不好吧?早餐很重要耶!而且你的工作需要大量動腦,早餐可以提供大腦養分,幫助很大……」她的話還沒完,邱曉白便回說:

「我都睡到中午,所以我的早餐是妳的午餐。」他打著赤膊來到餐桌旁,看見桌上擺滿食物,苦笑了一下。

哦!原來他是這個意思。李晏鬆了口氣,此時此刻的她可不希望出任何的差錯,因為這是他們兩人第一次單獨用餐,她的心中充滿了喜悅。

只可惜邱曉白並沒有接收到她的訊息,防護罩已悄悄拉起。

「我不曉得我的冰箱裡還有這麼多東西。」這一桌子的食物簡直像是魔術,他已經很久沒在這張桌子上看到這麼多盤子了。

「有些已經過期了,我幫你丟掉了。」李晏幾乎幫他的冰箱做了一次大掃除。

她居然還清理了他的冰箱?這……這未免有點太超過了吧?邱曉白又感到一絲的不悅。

「謝謝……」但嘴上還是如此回應著。他並不想把場面搞得太難看,而且不知者無罪,李晏出自一片好意,這他是知道的。不過有些好意換來的結果卻不如預期。

「坐著吃吧!」李晏張著晶亮的大眼,熱情地邀請著邱曉白品嚐她的手藝。

他拉開椅子坐下來,但表情是僵硬的。

李晏也坐下,她怯生生地問:「那個……我應該叫你Eric,還是……

經過了昨夜的種種,她雖不急著確認彼此的關係,但很想知道稱呼是不是要有所改變。

邱曉白用叉子往沙拉刺去,「隨便妳。」他冷淡地回答。

這下再怎麼遲鈍的人都聽出他語氣中的距離。

「你……心情不好嗎?」李晏輕蹙著眉頭,擔心地看著他。

被她這樣一問,邱曉白卻有幾分愧咎。「沒有啊。」他送了口生菜到嘴裡。

此時擺在房間的手機傳來簡訊聲,他離開位子走向臥室。

李晏看著他剛坐過的椅子,不明白方才的氣氛是怎麼一回事?她做錯了什麼嗎?

其實她的出發點是好的,只是她忘記計算男人在「事後」感情降溫的程度有多快──用雲霄飛車來比喻還不夠貼切,應該等同於「大怒神」的垂直降落。

邱曉白打開手機,看見是留言簡訊,他按了幾個號碼,把手機拿到耳邊聽著。

「您有一通新留言:

白白,我是二姊。大姊的飛機改了,今天早上七點多已經到台灣了,她應該會先去你家吧!好自為之囉~~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趕快藏起來,掰掰。

您沒有新留言……

一股惡寒從邱曉白的腳底往上竄,硬生生的讓他打了個哆嗦。

回過神,他趕緊看牆上的時鐘──八點五十五分!紅色警報!

他拿著一件T恤從房間奔出,李晏疑惑地看著他,他也看著李晏。難不成他二姊會占卜?怎麼知道他家正好有「見不得人的東西」在?

「妳不能留在這裡,快離開。」他呼吸急促地說。

逐客令像一道閃電打在李晏身上。怎麼?他現在是把她當成一夜情的對象嗎?呼之則來,揮之則去。

「怎麼回事?」李晏放下手中的叉子,希望這只是他的表達錯誤。

邱曉白看她還沒有要動身的樣子,急得快跳腳。

「妳不用問這麼多,趕快離開就對了,我是為了妳好。」

「為我好?你到底在說什麼?」這男人是得了便宜還賣乖?要趕她出門還一副大發慈悲的姿態。

邱曉白一貫的從容全然消失殆盡,此時的他真像個做壞事怕被抓到的小孩。

灰心喪氣的他開始考慮是否乾脆把這女人藏在衣櫥,還是把自己藏在衣櫥算了?

就在這時,鑰匙開門的聲音傳進兩人的耳中。他霎那間覺得自己心臟病就要發作,只可惜他並沒有心臟病。

李晏狐疑的看著大門。怎麼會有人一大早來開邱曉白的家門,而且重點是還「自備鑰匙」?

門開了,一個女人走了進來。

那是一團火,尤其是在純白的裝潢背景襯托下,那女人顯然像一團火焰。

腳踩十公分的紅色細跟高跟鞋,讓一雙緊實的小腿更顯修長,紅色的窄裙緊貼著讓所有男人噴火的翹臀,上身則是被蓬鬆的黑色人造皮草包裹著。她的頸子是雪白的,一張豔麗無邊的臉蛋即使在一百個人裡面,也能第一眼就被看見。

李晏起先以為自己看到了什麼電影明星,但遍尋腦中的資料庫還是無法比對出這位絕世美女的姓名。很快的,她對這女人的好奇心被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掩蓋過去……

原來如此,邱曉白緊張兮兮的要她趕快離開的理由。

這下可好,李晏本來以為自己和邱曉白的激情一夜就已經夠超過的了,誰知緊接在後的還有更誇張的「抓姦」,還好沒有「在床」,不過也差不多了。李晏累積多年的清白記錄在二十四小之內全給破光了。

「這不是妳想的那樣……」邱曉白細小的聲音馬上就蒸發在缺氧的空間中。

「邱曉白!你真的活得不耐煩了你!」邱曉凰把高跟鞋踩得喀咔作響,她一步步逼近幾乎瑟縮在牆邊的邱曉白。

「大姊,我已經三十了!妳答應媽不再打我的!」他顧不得有「外人」在,保命要緊,甚至做出防衛的動作。

咦?大姊?李晏眨了眨眼,這個像一代女皇的女人,不是邱曉白的太座或是女友嗎?

擦著紅色指甲油的纖纖細手往邱曉白伸去。「誰說我要打你的?」她冷不防地揪住弟弟的耳朵,「你不知道懲罰壞孩子有很多種方法嗎?」

「啊…………放開我,拜託妳,給我留點面子……」他終於想起有種東西叫羞恥心,但那只限於生命無虞的狀態下才能存在。

邱曉凰用力捏了一下才甩開他的耳朵,「你還知道什麼叫做面子?那你把我們邱家的面子往哪裡擱啊?」

眼前正上演著類似八點檔的親情戲碼,李晏默默的站起來,靜靜的往臥室走去。可惜即使她把門關上,還是聽得見外頭的每一句對話。

Who is she?

邱曉凰一手指著臥室,並用英文問著弟弟,她火氣上來的時候只能使用自己熟悉的語言。

Not your business.」邱曉白也用英文回答道。他揉著紅通的耳朵,怒視著地板。

what…? How dare you say that…」她睜大了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I’m not 3-year-old kid!

sure, you’re not. You’re already 30, but still living like a kid!

Oh,come on……

邱曉白喪氣地靠著牆,他討厭這種感覺,只要一在邱曉凰面前就像一個孩子,即使反抗也被當成無理取鬧。

她看著情緒低落的弟弟,紅唇抿成一直線,嘆了口氣。

「你答應過我不再搞一夜情了。」

這句話讓正在臥房裡穿褲子的李晏停下了動作,她明知道最好不要繼續聽下去,但似乎沒有選擇的餘地,隔著門板依稀聽得見外頭模糊的爭吵聲。

「我沒有答應妳,我只有說I’ll try。」

「你有try嗎?我不過隨便挑一天來檢查,就看到一個來路不明的女人穿著你的襯衫,在跟你吃『事後餐』。」邱曉凰把「事後菸」改成「事後餐」,她的中文雖然退化不少,但自行造詞的功力不減反增。

──李晏的心一緊,她正是那個「來路不明的女人」。這輩子被這樣稱呼還是頭一遭,希望也是最後一遭。

「她不是來路不明的女人。」邱曉白為李晏辯駁道。

──本來在李晏心中,邱曉白已經被扣到剩下負分,現下因為他的一句頂嘴有止跌回升的跡象。

「她是你女朋友?」邱曉凰的聲音忽然提高八度,一副就是質疑的口吻。

──這一秒,她暫停了呼吸……

「不是。」

──哈!她剛剛在期待什麼?明知會是這個答案,為什麼她的心還是不爭氣地抽痛著?

邱曉凰失笑了,「你也不聽聽自己在說什麼……好吧!你跟她認識多久了?」

……一天。」他不想撒謊。

但誠實的結果卻換來邱曉凰的搖頭加失望。邱曉白痛恨她這種表情,好像他是全世界最失敗的弟弟,只不過達不到她的要求,但不代表他就是一個大爛人。

臥房的門開了,李晏著裝完畢走了出來。

她看向那對姊弟,他們也看著她,但沒人作聲。於是李晏提起步伐往大門走。當她經過兩人的面前,終於有人說話了,不是邱曉白,而是他的姊姊。

「醒醒吧孩子,看男人不能只看外表,只有性的關係是無法長久的。」

這是什麼?警世忠告嗎?李晏感到又羞又氣,趕緊加快腳步往前走,很快就消失在大門後。

什麼叫做天堂與地獄?李晏在短短的一個小時之內親身體驗到了。

 

※                               ※                              ※

 

「妳幹麼那樣說?」邱曉白沒好氣的看著姊姊。他知道經過了剛剛一場混戰,自己跟李晏已經玩完了,但結局可以不用太難看,只要邱曉凰沒有追加後面那一句話。

「我看她又年輕又漂亮,就送她一句金玉良言啊!」邱曉凰看著右上角聳肩說道。

──每當她口是心非時就會是出現這個表情。

「她不是妳想的那種女人。」他也不明白為什麼,就是想為李晏辯白,即使她永遠不可能聽到了。

「得了吧!才認識一天就上床,能好到哪裡去?」

邱曉凰一旦認定了一件事情,鮮少有人能扭轉她的想法,即使是親弟弟也無能為力。

「妳也真奇怪,生活在全世界性觀念最開放的城市,卻這麼保守。」

邱曉凰已經成為美國華僑第十年了,十年來都和他們姊弟三人的母親住在美國。

「曼哈頓絕對不是性觀念最開放的城市,至少排在LA後面!而且別人怎麼做不關我的事,我只在乎我的家人怎麼做。」她趾高氣揚地說著。

「反正妳就是控制狂。」他忍不住說出心裡的話。

對話被手機鈴聲打斷,邱曉凰從包包裡拿出黑莓機,轉過身去接聽:

Hello? Yeah, I just got here……

她紅色的高跟鞋往前走了幾步,邱曉白趕緊把T恤穿上,然後倒了杯水喝。

他瞅著邱曉凰的背影,聽著她跟電話那頭的人──大概是她台灣的秘書討論著這次回台灣的行程。

好像比半年前見到的她更瘦了一點。

邱曉白的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家裡的生計幾乎是大他十歲的邱曉凰一肩扛起的。他讀大學的學費、零用錢,後來去美國念碩士的一切費用,都是邱曉凰支付的,因此她比媽媽更有資格管教他。

責任使人壯大,邱曉凰也是他們三人之中最有出息的──現任美國知名彩妝品牌的形象總監,不只亞洲,只要有媒體的地方都是她的管轄。

一想到她這次回來又有開不完的會,甚至跟弟弟妹妹吃飯的機會都少之又少,邱曉白就有點不捨。況且,她一下飛機連時差都還沒調過來就先到他家看他,看到的卻是這副景象,也難怪邱曉凰會抓狂。

好不容易掛上電話,她轉身過來還想繼續剛才的話題,但邱曉白馬上遞上一杯開水。

「辛苦了,喝杯水吧!」

她愣了一下,笑了。接下杯子說道:

「別以為我會放過你。」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