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色男人》連載專區

灰色男人連載試閱 (2)

作者-罔極

灰色男人封面.jpg  

自從那令人印象深刻的正面接觸後,齊筠湉常常不經意地和梁定風遇上。這兩人一見面就吵,讓穆子曦夾在中間實在是很為難,而偏偏最重要的女主角齊筠霓,卻老是一副與她無關的表情,冷冷地看著這複雜的三角關係。

「筠……筠霓,等等!」梁定風的呼喊聲自齊筠霓身後傳來。

「定風學長?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機械似的嗓音不帶感情回應著,齊筠霓擡著眼看他。

白瓷般的肌膚配上瓜子般的臉蛋,略透血色的臉龐,眼神被厚厚的鏡片所遮掩,使人難以知道她的心思。第一次直接與齊筠霓的四目相接,梁定風頓時忘了自己要跟她說什麼,腦袋瓜兒一片空白,只是一個勁兒地傻笑。

「這、這花送你。」梁定風將一大把花束塞進齊筠霓的手中,而她只能被動地收下。

「謝謝,我先走了。」齊筠霓望了梁定風一眼後,便將隨身攜帶著的書本翻開,便埋首於文字之中,轉身離去。

 

時光飛逝,兩人就這樣你追我跑近半年,梁定風的耐性早被消磨殆盡,偏偏他的個性又極為好強,要被同學胡亂一說,臉上面子豈不是掛不住?

在不知不覺中,他和齊筠湉已經變成了不打不相識的好朋友,更意外發現,原來兩人其實常參加同一場餐會,只是場地大,又年幼,有得吃和玩耍就好了,誰會去在乎其他的孩子是誰家的呢?

「唉……」梁定風嘆了口氣,在旁的齊筠湉正以捉弄穆子曦為樂。

「嘆什麼氣啊?小心把自己的好運給嘆掉了唷!」齊筠湉還不忘回過頭來取笑梁定風。

「還不都妳妹妹!」他沒好氣地回著嘴。

「關我妹妹什麼事?是你們一群人吃飽太閒,沒事去找她,還怪她!」

「是妳妹妹個性太古怪,是人,都會想去看一下到底怎麼回事嘛!」

  「別再找理由了,總之別再騷擾我妹妹啦!她只是不說而已,但我敢保證,她一定很討厭你!」

「妳又一定知道她討厭我?搞不好她也會被我的魅力所吸引!」

「你噁不噁心啊,自戀男!」

「妳這個霸道女,有什麼資格說我自戀啊!」

兩人怒目相視,被徹底忽略的穆子曦只好出來打圓場,「我說……」

「這沒你的事!」兩人異口同聲地對穆子曦大吼。

兩個外表成熟的人卻跟小孩一樣在鬥嘴,穆子曦無奈地搖搖頭,「他們倆這種模樣被各自擁戴他們的同學知道了,應該很快就幻想破滅了吧?」

 

吵了老半天,梁定風還是無法從齊筠湉那兒找到能夠吸引齊筠霓跟他說話的方法。

  鳳凰花都要開了,高唱驪歌的季節也即將來臨,大半光陰的浪費,就只為了這個看起來不是很重要的面子。

但,在他幾乎要放棄的同時,有封信傳到了他的手上。

他有些疑惑地看著這封信……情書他收多了,但是這種素封面的情書倒是頭一遭。以往的女孩們老是在信封上大做文章,像是在跟其他的競爭者炫耀一般。

上頭用娟秀的筆跡寫著「梁定風學長親啟」,沒有署名寄件者。

 

梁定風學長:

  你好,我是齊筠霓。雖然我不大懂你為什麼要一直跟著我,但我仍感

謝你對我的關懷與貼心。或許只是你不經意的一些小舉動,對我來說,已經

很受用了。

  我不擅常與人交談,最近聽姊姊說學長要畢業了。所以,我想送點

小東西給你,希望你不嫌棄,這是身為學妹淺薄的心意。

  星期三,下午五點三十分,池畔見。

                           齊筠霓 筆

 

閱畢,梁定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手心竟因為緊張而冒汗。他終於成功了?誰說冰山美人沒有動心的一天,他這不是就做到了嗎!

所以他要把這封信拿去給江杰勳看,告訴他的好哥兒們這個消息?還是體諒齊筠霓的心情,單獨赴約就好呢?

矛盾的心情充斥在梁定風的心中,思索許久,最後,他暗下了一個決定。

面子跟友情……當然選擇面子啦!

 

一抹纖細的人影佇立池畔。

髮絲隨風輕揚,齊筠霓面向池畔,雙手緊握個小禮物盒。

「學妹,對不起,讓妳久等了!」梁定風氣喘吁吁地說著,並不時撫著胸口,「我收到妳的信了。」

「咦?約我來這裡的,不是學長嗎?」低聲輕呼,這是梁定風第一次聽見齊筠霓平板聲調以外的情緒起伏。

「呃,這個不是妳的筆跡?」梁定風也很困惑地拿出他手中那張信紙,湊到齊筠霓的面前。

她看了許久,隨後輕輕地搖著頭,「很像,但不是。」

「是誰在惡作劇啊?」梁定風忿忿地嚷著,頓時覺得大為光火,除了齊筠湉外,還有誰能用這種惡劣的方法捉弄人!

  「是我姊姊吧。」她回應著的聲音細若如蚊蚋的聲響,「你看,這張紙也不是你的筆跡吧?」

梁定風不等齊筠霓拿至他面前,便一把抓走,定眼猛瞧。

 

齊筠霓學妹:

  我是誰,我想如冰雪般聰明的妳應該早就猜到了吧?我是梁定風。

  從一開始的惡作劇故意戲弄你,這半年來我似乎對妳做出了許多過分的  

舉動,但每一件事情,對我而言,就像煮過了頭的焦糖,帶著苦澀的焦味,卻又很甜很甜,使我忍不住輕輕地、慢慢地回味。

    妳姊姊曾經問我為什麼會愛上妳,我真的說不出個理由來。只覺得,從

  開始決定捉弄妳之後,到不忍見到妳那孤獨的身影,其中的心境轉變,大得連我自己也相當愕然。

    曾經認為自己可以很理性地,去放下某些東西,但似乎只有妳,我無法

  放下,因為已經投入了太多太多的真心。

    隨信附上一份小禮物,不管妳願不願意接受我,我都希望能在這高中時

  光的最後,不要留下遺憾。

  星期三,下午五點三十分,池畔見。

                           梁定風 筆

 

這什麼跟什麼?自己怎麼可能寫出這種連自己都快要讀不下去的文章?梁定風覺得自己好像被擺了一道,怎麼這麼簡單的惡作劇都能成功?

「學長,所以這個禮物根本不是你送的囉?」齊筠霓將小禮物盒攤在掌心中,背對著陽光的她,讓梁定風有些看不清她現在的表情。

「嗯。」他堅定地點了點頭。

「是嗎?真是太可惜了……我還以為是真的……」輕啟的雙唇,喃喃地似乎在說什麼。

  梁定風有些困惑地嚷著:「學妹,我聽不清楚……可以再說一次嗎?」

 

    ✿✿  ✿✿  ✿✿

 

  嗶嗶。

 

是簡訊聲。

  梁定風睜開雙眼,一向淺眠的他在被驚醒後,習慣性地轉頭看向窗外。

  淺白色的棉質窗簾正被風猛力地吹起,又徐徐地落下。鳥鳴聲正悠悠傳進梁定風的耳畔,初現的陽光暖暖地灑在乳牛斑點的被單上,梁定風翻個身背對著窗外的喧囂,他知道是誰傳來的簡訊。

  現在的時間應該是七點半左右。

  梁定風輕聲地呼了口氣,淺淺的笑容出現在他的臉上。

有多久了?除了因公事必須外,齊筠霓從來沒有主動連絡過他。可是,為何自己卻又這麼篤定,這封擾人清夢的簡訊就是她所傳的呢?

梁定風現在的心情就像個對著初次出門遠遊的孩子,設想著許多許多可能發生的狀況,卻又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既然被吵醒,那他也不想睡了。他隱約記著剛剛的夢境,那段已久的過往,但好像又沒有那麼重要,只知道,自己似乎也在逃避著什麼。

把一個人藏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長達十年,現在得到這個結果,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不斷地被拒絕,就連好不容易見到面之後,她卻想盡各種理由逃離自己的身邊。

自己真的有這麼不堪?

難道她沒有發現,自己的這些行為舉止,都僅僅是希望能在她的心中留下一些什麼,就算是些討厭的回憶也罷,重點是,不想讓她忘了自己。

就只是如此而已。

 

吊在窗口的風鈴叮噹響,將梁定風的思緒一把拉回來。缺了一角的風鈴,清脆中帶著混濁的音,聽在梁定風耳中,似乎帶著一絲絲的苦楚。

「霓,為何,妳連一句話都不願開口說給我聽呢?」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