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 1.jpg  

  試閱1

  「……這個方法,似乎不錯。但是地球人有辦法理解我們的想法嗎?」
  「地球人在銀河系之中,智慧僅低於馬斯特人,應該可以理解。」
  「那麼,祢們要如何進行?」
  「有些人類已經靠著自己的智慧,發現我和Y的存在,而且這群人之中又有一部份人已經擁有神力。我們並不打算消滅他們,而是要讓他們成為『天主代理人』。讓天主代理人為我們選出進行人口減半計畫的『執行者』。」
  巨大恆星再度停止跳動片刻。「……這計畫值得一試。」

  「是。」X和Y同時低下了頭。
  訊息交換完畢,X和Y轉過身子,往地球的方向移動,模樣又隨著越來越接近地球而開始老化。對宇宙而言,祂們的年齡還是青年;但對地球而言,祂們已進入老年。
  ……算了,關於地球人無法理解的現象,講再多也是沒有用的。
 

  作者喊卡:
  「算了,關於地球人無法理解的現象,講再多也是沒有用的。」
  這個臺詞用太多次會被轟嗎?

 

  距離巨大恆星數億光年的遙遠地球上,有一座番薯般外型的島嶼。上的大樓如數千塊散落的積木,高高低低並排在一起;五顏六色的街道宛如藤蔓般蔓延在島嶼表面。
  街道上,一臺約一層樓高,外型酷似大型冷氣的「空氣過濾儀」在鐵欄之中不停發出「嗡嗡」聲。
  地球人在發明「空氣過濾儀」之後,空氣變好,生活更加圓滿,但也因此在大氣層中除了「增溫層」與「中氣層」之外,又多了一層「污氣層」。可悲的是,如果沒有那種硬梆梆的儀器,依照空氣污染的嚴重,人類難以活過五十歲。
  鐵欄之內,有個年輕人正對著「空氣過濾儀」的出風口發呆,非自然生成的風吹起了他的衣角。
  年輕人戴副很厚的黑框眼鏡,身上是一件藍色方格樣式的襯衫,卻搭配了黑籃球褲和皮鞋,從頭到腳都不搭嘎,是個不知時代潮流的超級宅男。( 以這島嶼的認知而言,「宅男」就是窩在家裡,不知世事的男人。)
  「關於那個奇怪的任務,那老阿嬤又在催我了。」超級宅男張大嘴巴,讓風吹進嘴裡,臉頰也隨著風出現了一陣波動。
  「你們還搞不清楚狀況啊?這任務超累的唷,要找『執行者』呀,我已經找了十、來、年了。」
  「世界上有超能力的人不少,但是哪些人會在意地球的存亡呢?」
  「話不能這樣講的,不能怪我動作慢啊,因為會死的人一共有五十億耶!連我們臺灣都只剩下一千五百萬人唷!」
  「不要糾正我啦,雞排張,會把臺灣人口數目清楚記到十位數的只有你而已。」
  「我只負責臺灣區而已啦,其他的地方當然是給其他的『天主代理人』呀,我管得到美國嗎?」
  一連串的語句都只有超級宅男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在跟別人在講電話一樣,奇異的是,他身上看來並沒有任何藍牙耳機之類的通訊設備。

 

  這個自稱負責臺灣區的超級宅男是個「天主代理人」,是地球人的始祖X與Y從各個能力者中隨機決定,因此任何職業都有。
  「天主代理人」有權從各能力者之中,選出一個「執行者」,再讓「執行者」挑選出適合活在地球的人類。
  「先生!那邊不能進去呀!趕快出來!」一旁突然傳出的制止聲,打擾了超級宅男;出聲的人從服裝上一看便知是個警察。
  警察的樣子看起來頂多就是二十出頭,一張不圓也不長的臉顯得有點木訥,給人的感覺就像一株牆角的小草,弱不禁風。他左胸上的徽章有著一條橫槓,橫槓上還有三顆星星,俗稱「一毛三星」,以警察來說位階實在不高,與職場新人畫上等號。
  「啊!玩太久了……不對呀,我不是叫阿破去把風嗎?她是不是在電視牆那邊混呀?真是的!」超級宅男持續自言自語,雙腳卻已經動了起來。
  新人警察也本能般地追了上去。
  超級宅男爬上鐵欄後,好奇地對鐵欄外的新人警察問道:「等一下,警察先生,你追我幹麼?」
  「把你的身分證拿出來給我看就好。」新人警察嚴肅地回答,心裡卻想著:「這是哪國的怪異穿法?搞不好這個傢伙是個偷衣服穿的偷渡客或神經病。」
  「空氣過濾儀」是公家機關的財產,平常設置在路邊並用鐵欄保護著,不知道為何跑進鐵欄裡頭的超級宅男,確實會讓人覺得行跡可疑。
  超級宅男邊回應,「好呀,這簡單。」邊往下跳到了鐵欄外後,便停下腳步,打算從黑色球褲的口袋中拿出什麼……
  此舉讓新人警察驚了一下,不自覺地想著若是對方有意攻擊自己,要怎麼防禦?
  但超級宅男卻停止了動作,不解地看向新人警察身旁說:「嗯?為什麼不行?」
  新人警察不敢鬆懈緊盯著對方的手。此時,超級宅男從口袋抽出一個黑色的長方型物品……
  原來,是個黑色的皮夾。
  新人警察拿過他從黑色皮夾拿出的身分證,瞪大眼睛……「這是……?」
  「糟了!我忘了!」不等新人警察說完,超級宅男便意識到自己的失誤,他立刻轉過身,拔腿就跑。
  「這是什麼?中華民國××年生……九十四歲?」新人警察驚訝之餘,又看見面前的怪異男子再次拔腿落跑,當然只能再追了!
  新人警察追了兩步,看見超級宅男驀地停了下來,也跟著停下動作。
  只見,超級宅男迅速地從新人警察手上抽回老舊的身分證,傻笑說句:「忘了拿了。」又再度轉身狂奔!
  新人警察一愣,邊追邊罵道:「你一定是偷渡客吧!竟然拿那種偽造的身分證來呼嚨?這麼拙劣的手法也敢拿出來現!」
  「不是啦!唉!一時也講不清楚……」超級宅男拐過了轉角,衝進一間百貨公司裡。
  「你逃不掉的!」新人警察立刻拿起腰間的呼叫器,對著它說:「附近同仁請注意!
  有一位穿藍方格襯衫、黑短球褲和黑皮鞋的年輕男子,手持偽造身分證跑進了百貨公司,請裡面的同仁注意一下! OVER !」
  這時,超級宅男放輕腳步走進一間更衣室,將門關上。「靠!想不到剛出來就碰上警察!」

  百貨公司正門外的牆面設有一座電視牆,許多民眾正在現場觀看,大多數都是女性。
  畫面上一位面貌姣好的修女,閉著眼睛,雙手相扣,以虔誠而溫和的聲音說道:「天父創造這個世界已經無數年,這無數年間,祂以神力守護著這個世界,讓這個世界更加美好。雖然,傳說之中的伊甸園尚未來到。但有幸生在這個時代,我們還是可以貢獻一己之力,為了美好的未來一起打拼。」
  儘管修女話中充滿正向善意,但守候在電視牆前的女性群眾們卻顯得相當不耐。
  「搞什麼啊?這女的,講了一大堆!我要看范德神父呀!」
  「對呀,不然誰會對這種東西有興趣?」
  像是不願見到世俗的醜惡般,修女依然閉著雙眼,溫和地告誡著眾生。

  同時間──
  新人警察在百貨公司之中巡視著,看見另一位身材肥胖的警察站在手扶梯前,於是上前問道:「你有看見我說的那個怪人嗎?」
  「沒有……不過沒關係啦,不見就算了,現在的怪人很多,不用去在意這一兩個啦!回去警局之後,把微型攝影機拿出來,比對一下那個人的長相,真的是在逃的嫌犯再說啦!」胖警察顯然不是很想沒事找事做。
  「萬一他是偷渡客,還是殺人犯呢?」新人警察嚴肅地說道。
  「你也太認真了吧?」
  此時,附近傳來婦人的叫喊聲,兩個警察循聲快速地來到女裝區。
  一名中年婦人扯著手上的狗繩,「LADY!做什麼?乖!不乖的話媽咪打屁股喔!」
  「LADY」是隻嬌小可愛、一身捲毛、像布偶一樣的紅貴賓,牠正不停地朝其中一間更衣室吠著。中年婦人看見兩位前來關心的警察,靦腆地表示,「不好意思,我剛被我的LADY嚇到。」
  新人警察難掩臉上的失望,但那隻不斷搔抓更衣室門簾的紅貴賓,讓他起了疑心,
  「該不會……」與胖警察彼此互看了一眼,兩人躡手躡腳地往更衣室走去。
  冷不防地,他們合力扯開了更衣室的門簾!
  刷地一聲,LADY 被嚇得躲到「媽咪」身後。
  一秒……兩秒……
  更衣間傳來女性的尖叫聲,還混雜著兩名男性「喝!」與「啊!」的驚叫聲。
  「真的很不好意思!」兩人連忙道歉,神色緊張地趕緊拉上門簾。
  接著,新人警察如機關槍般地將想法直接說了出來。「百貨公司該不會把監視器的影像賣給水蜜桃日報吧?這樣的話我們明天就會很不名譽的登上頭版了──偷窺少女更衣,色警假公濟私!」講到這裡,新人警察憂心地皺起了眉頭。
  胖警察不懷好意地笑著回道:「有可能喔!不過,我站在你背後,什麼都沒看到。」
  突然,隔壁更衣室的門簾被拉開了,裡頭的人探出頭大喊:「怎麼了?該不會是遇見色狼了吧?」
  這不是那超級宅男還會是誰?
  「看我中間切入!」鬼靈精的超級宅男一溜煙從兩名愣著的警察之間穿過。
  「別跑!」

  同時間,百貨公司外──
  「這個女人到底是講完了沒有?」一位女觀眾不耐煩地表示。
  電視牆裡的修女好像聽見民眾的抱怨,說道:「如果只有我在這邊滔滔不絕訴說,也許各位都不會相信有神。接下來,我們將親眼目睹,何謂神蹟。」
  螢幕轉暗,一道白光由上而下打在一位穿著黑袍的神父身上,雖看不清楚他的臉,但電視牆前的民眾已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來了……是范德神父!超帥的唷!」
  「到底是有多帥?」
  「我只看一眼就愛上他了!」
  「拜託,那是神父耶,又不能結婚,長得帥是有什麼用?」
  「就是因為不能結婚,所以他永遠是大家的啊!」
  隨著范德的周邊逐漸亮起,他的臉部與五官也越來越清楚。
  黑色微捲的頭髮,膚況極好的臉龐,加上高挺的鼻子和略尖的下巴,秀氣但不失男人味,看來絕對不超過二十五歲。他的身材高挑,少說也有一百八十公分,略寬的肩膀,讓任何女性都想要往他身上靠一靠。雖有著善良的氣質,不笑的時候卻略帶冷酷,有種狂野的味道;但是當他輕輕一笑的瞬間,彷彿人間充滿了陽光,花朵紛紛為他綻放。
  就像現在,電視牆前的女性民眾全瘋狂了起來!
  「好帥啊!真的好帥!」
  范德眼睛微睜,帶著微笑,以溫和的聲音說道:「在下能成為神父實在是榮幸,能感受到神力、傳達神的旨意更是在下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今天在下要讓各位親眼目睹,聖水降臨的奇蹟。」
  「天啊,長得帥就算了,怎麼連聲音都這麼好聽?」
  尖叫聲此起彼落,實在令人懷疑有誰認真在聽范德想要傳遞什麼神意。

  這時候,百貨公司內──
  「你不要再跑了!」新人警察衝上百貨公司的三樓。
  「那你幹麼追我呀?」超級宅男如此回應,腳卻沒停下來。
  超級宅男看見不遠處氣喘吁吁的胖警察和其他三名警察迎面而來,受到前後包圍的他只好放慢了腳步……
  新人警察趁機上前,邊喘邊說:「好了!這位先生!你就讓我調查一下吧!」
  「不行啦!你們會把我當成妖怪!」說完,超級宅男又一溜煙地轉身向廁所跑去。
  新人警察在心底暗笑。「廁所耶,哪有路?除非他從安全逃生窗跳下去……」
  等新人警察從容地進到男廁,卻看見超級宅男竟然站在逃生窗前……
  「住手啊!不要想不開!」
  「想不開?」超級宅男愣了一會兒,才接著說:「好,你們要是再過來的話,我就跳下去了唷!」他將一隻腳跨過了窗戶,雖是如此,他的臉上卻沒有什麼緊張的樣子,反而帶著有一點點奸詐意味的微笑。
  新人警察回頭,意有所指地看了看陸續前來的四名夥伴,大家很有默契地點了點頭後,馬上朝超級宅男衝了過去!
  「靠!」超級宅男見狀,咒罵了一聲,將另一腳快速跨出窗戶,往下一跳!

  電視牆裡,范德直視前方,兩手手掌平行打開,放在胸前。
  「他要做什麼?」有人問。
  「管他要做什麼,他這樣子不是很迷人嗎?」
  范德兩手之間緩緩出現了些雲朵狀的白霧,白霧隨即凝聚,成了水滴,接著,他兩手之間的水就好像從一個看不見的水龍頭之間湧出一樣。
  「好厲害唷!這真的是神蹟嗎?」
  「這只是一種魔術啦,我以前在其他地方有看過,不要說是水,連錢都變得……啊啊!」不只是說話者在尖叫,連其他的民眾也頻頻傳出驚呼聲,好像天上有一顆飛彈即將撞擊地面一樣。
  原來超級宅男出現在電視牆的上端,雙手被新人警察抓住,兩腳懸空。新人警察也挺危險的,整個人已經吊在窗戶外面,頭下腳上。在百貨公司內的兩名警察分別抱住新人警察的雙腳,最後面的兩個警察又再抱著前面兩個警察的腰。加上超級宅男,一共是六個人,乍看之下還真像某種動作喜劇片的場景。
  電視牆下方一陣騷動……
  「怎麼回事呀!」
  「從窗戶逃跑的小偷嗎?」
  「是在拍電影嗎?」
  「笨蛋!現在沒有人這樣拍電影了啦!都在攝影棚的!」
  「趕快叫救護車!」
  不少民眾趕緊退離電視牆前,只有少數依然面露喜色,盯著電視牆上的范德。
  「這個人的眼睛怎麼會……還有這項能力……這個人,是個能力者!」超級宅男見到電視牆裡的范德,心中思索著。
  「你不要亂動!我們很快就救你上來!」新人警察滿臉通紅,身子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因為用力過度而發抖。
  新人警察的話打斷了超級宅男的思緒,他緊張地說:「開什麼玩笑!把我拉上去的話我還逃得掉嗎?」說著,他用力掙脫被抓住的右手。
  「小心!危險啊!只要讓我們確認一下身分就沒事了!你千萬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超級宅男任性地說:「不要!」話剛講完,他竟用右手去搔新人警察的腋下。
  新人警察臉色漲紅得如熟透的番茄,露出痛苦的笑容,汗水一滴滴落下,懸在空中的身體不斷扭動。
  「不要亂動啊!」抱住新人警察的兩名警察異口同聲地大喊,額上的青筋看起來快要爆開了。
  「喂!你還不快放開我呀!」超級宅男壞壞地笑著,搔擾新人警察腋下的手始終沒停過。
  新人警察沒有鬆手,但是抓住他腳的兩名警察卻放開了!
  一秒內接連傳出「碰!」「碰!」兩聲,緊接著才傳來圍觀民眾慢半拍的驚呼聲。
  越來越多人往超級宅男和新人警察墜落處靠近。
  以腳下頭上姿態落地的超級宅男,斷裂的右小腿骨刺穿皮膚,大叫著:「好痛!好痛!」;但落在超級宅男不遠處的新人警察可沒那麼好運,滿頭鮮血地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超級宅男顧不得自己的傷勢,爬到新人警察身旁,沒常識地搖晃著他的肩膀,「喂!警察!你該不會死了吧?」
  一旁的民眾本以為超級宅男可能是個犯人,被逼得走投無路,才從窗戶跳下;但是現在看他對警察如此關心,大家都一頭霧水。
  「真是的,你沒事那麼盡責地追我做啥?萬一掛了怎麼辦?」超級宅男將耳朵貼著新人警察的胸膛,臉色瞬間變得鐵青,「真的……真的掛了!」
  「死人啦!」不知道是由哪個人率先喊出來的,許多不明情況的圍觀群眾惶恐地開始奔逃,有的人設法留下這名害死了警察的犯人,有的人只是傻愣愣地站著,一動也不動,場面一片混亂。
  剛剛在百貨公司內的胖警察和另外三名警察急忙趕了過來。
  「讓開,讓開!警察辦案!」警察們也不顧形象,推開圍觀民眾,鑽入人群之中。
  有些女孩還被推倒了。
  突然,一陣比陽光還刺眼的白色光芒自人群之中透出,警察和民眾們不由自主地紛紛別過頭,或是用手臂擋著眼睛,沒有任何人看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光芒散去後,那名超級宅男突然像人間蒸發一樣,只剩下倒在地上的新人警察。

  起初,新人警察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他站在圍觀的人群中,眼睜睜地看著超級宅男扶起自己的身體,隨即,他的視線就被街上其他莫名奇妙的「東西」所吸引。
  那是身上插著數支箭、奄奄一息的梅花鹿;拿著火槍、穿著古老洋服的紅頭髮外國人;一肩扛著「鄭」字大旗,一手抓著大刀的古代士兵。
  新人警察大感訝異,卻發現自己連叫也叫不出聲,全身動彈不得。他隱隱覺得身體裡面有著一股澎湃的暖流從心中湧出,流向了身體的各部位。
那種感覺並不令他恐懼,反而有種將要重生般的激動。
  「什麼?」新人警察不是被身體裡頭的力量嚇著,而是看見超級宅男正向自己比中指。接著,超級宅男的中指發出強烈光芒。
  光芒抑制了新人警察身體裡的澎湃暖流,暖流開始往回竄,回到了心裡。待暖流全數回歸,他也失去了意識。

  再度醒來,新人警察發現自己躺在醫院。
  醫院裡頭一片潔白明亮,瀰漫一種人工的清爽氣息,同時也飄著一股藥味。他感覺身體十分溫暖,新人警察知道自己現在正躺在病床上。只是,他本來以為自己應該是插著點滴,死氣沉沉的,沒想到精神卻好得很,而且並沒有覺得身上有哪邊疼痛。
  「奇怪。」
  「小曹!小草!小曹!小草……」一群人此起彼落喊得熱切,讓人困惑這個人到底是叫小曹還是叫小草?
  都是,因為他的名字就叫作曹小草。
  「太好了,你醒了!」看見一張厚嘴脣和嘴唇右上的一顆大痣,曹小草就知道那是陳案新學長。陳案新在他掉下之前,正抱著他的左腿。除了陳案新之外,病床前還有幾位警官,和一些根本沒有見過面的。
  「好險沒事,要是又有職員殉職的話,我們警政署可吃不完兜著走。」一位表情嚴肅,頗有官員架勢的高階警官說道。
  一位醫生拿著檢驗表進來後說:「在你們把他送進來的時候,我不就已經說過他的身體狀況很正常了嗎?」
  曹小草聽著聽著才知道,原來自己還經歷了X光、驗血等繁複檢查。
  「我從來就沒有看見這樣健康而且正常——除了睡著之外,一切安好……但同事卻緊張得要命的傷患。」聽完醫生的話,警察們便帶著曹小草回到警局裡。

  外觀看起來頗具氣勢的臺北中央警局,裡頭乾淨明亮。
  玻璃門一打開,一名年輕的女警首先迎了上來問道:「沒事吧?小草!」。女警綁著長馬尾,瀏海左分,完美地包覆著她甜美的臉蛋。
  幾名坐在辦公桌的同仁也站起身子迎接曹小草。沒有上石膏或纏紗布,曹小草不僅沒有受傷,而且眼睛裡還閃著靈光,精神奕奕的。
  「好像……沒事吧……」其實,連曹小草自己也想不到身上連傷痕也沒有。
  「聽說你從三樓掉下去,大家都說要去醫院看你,但是上頭命令,只能有一個同仁代表,不然的話我早過去了。」說話的女警眼中盡是不捨的情感。
  曹小草彎身向關心自己的同事們致意,右手摸著頭,說:「抱歉,讓大家擔心了。」
  「奇怪!我明明看見你掉下去,還流了滿頭的血……沒想到居然什麼事情都沒有,太不可思議了!」說話的胖警察邊說邊脫下外套,胸前的識別證寫著「李土木」。
  「手滑掉的瞬間,我還以為我過失殺人了。」曹小草掉出窗外時,抱著他右腿的警察——沒有什麼頭髮的張三四說道;他同時也是領導這群學弟們的組長,制服左胸上有著二線三星的徽章。
  「我也是呀,而且殺的還是自己的同事!這樣的話,明天就是我登上水蜜桃日報了!」右邊嘴角有著黑痣,當時抱著曹小草左腿的陳案新接著說。
  「你對當時的事情真的都沒印象嗎?」說話的人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是當時抱住陳案新腰的警察王禮察。
  「禮察學長,你已經問過我四次了,我真的只有看見那白光而已。」其實曹小草依稀記得還看見梅花鹿、外國人還有士兵,但那種東西,說出來說不定會被認為自己摔壞腦子,不提也罷。
  陳案新「嗯」了一長聲,摸摸嘴角上的痣,「根據本局破案數最低的在下推理,你的傷肯定是那超級宅男治好的!用的說不定是一種超能力,或是『氣』那種東西!」
  「案新,你就是把任何事情都往超能力、特異功能的方向去想,所以破案率才會最低!」李土木瞇著眼睛,語帶不屑。
  陳案新認真地頂了回去,「誰說的?這世界上本來就什麼事情都有可能會發生啊;何況小草不是說,那超級宅男可能是偷渡客嗎?我聽說,大陸那邊有很多仙山和特異功能人士,說不定他就是其中一個呀!不然的話,為什麼在那道白光之後,他人就不見了呢?」
  「聽你這樣講,說不定真的有可能……」曹小草點點頭,表示認同。
  張三四輕輕嘆了一口氣,身為他們的長官,當然要理智一點,對他們胡亂的推測不予置評。「我已經把我們外套上微型攝影機的畫面都存到電腦裡了,來看看就知道他到底是怎樣逃跑的。」
  微型攝影機是警方辦案用的道具之一,每當有大小事情發生就可以在第一時間存證,而且影像的存取方便,也有利事後的調查。
  曹小草、李土木、陳案新、王禮察一聽,全都圍到了張三四的電腦前。
  「依接觸嫌犯的時間順序來,先看曹小草的吧。」張三四啟動電腦裡的播放軟體。
  攝影機畫面從看見空氣過濾儀開始,才一播放,王禮察馬上察覺出異狀。
  「你一個人在幹麼?」他才剛講完這句話,畫面已經來到曹小草開始追人的時候,但螢幕上空無一人,感覺就像曹小草獨自在跑步,跑了跑,停了下來;又跑了跑,又停了下來。
  曹小草愣了一下,帶著疑惑的眼神,「什麼我在幹麼?」
  「你自己在玩什麼啊?」李土木半開玩笑地說。
  「自己在玩?」曹小草顯然不懂其他人的意思。
  畫面來到百貨公司裡的更衣間,攝影機中出現了李土木肥胖的身影,眾人卻沒有看見那超級宅男。
  李土木的表情變了,搶坐到張三四的電腦前,改播放自己的攝影機畫面。攝影機雖然有拍到曹小草,卻還是沒有超級宅男的身影──直到畫面裡出現了逃生窗。
  將所有在場人員的攝影畫面都看過後,根本就沒有出現那個超級宅男!尤其是最後吊在窗戶外的時候,攝影機也只拍到曹小草伸直的雙手,像是拉著什麼人似的。
  除了曹小草外,這四名警察面面相覷,嘴早已吃驚到合不上了。
  打顫不止的牙讓陳案新半天說不出話。
  「……原……來……我們看見鬼了!」
  小草仍舊跟不上眾人的話題,「你們到底在講什麼?」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地球人注意!!

『天主的劇本』免費試閱連載,連連發!!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