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試閱8 試閱9 試閱10 試閱11

作者-不帶劍

 

房若火揚揚手,打斷她,「爹也該替妳找個稱心的丈夫了。這次的少年英雄會,我看就是個好時機……」

房若火將「鳳閤」放在桌上,沒有瞧一眼房小彤的楚楚神色,「爹就將妳許配給本屆的少年英雄!」

他轉過身,背對房小彤――那個背影對房小彤來說,是絕對無法動搖的山嶽。

父女間沒有了對話,只剩下月光穿巡在夜的沉默。

※※※

 

先在曉風樓的樓主VIP包廂睡著,然後在我的小小房間醒來,又或者顛倒過來,我似乎已經很習慣這樣的生活方式了。

 

陽光懶懶地躺在樹蔭之間,又是我和東東的午休哈啦時間。

「東東,你知道這個東西怎麼換成現金嗎?」

我把口袋裡的「東西」拿出來,白亮亮的,正是堆在我那個樓主VIP包廂裡幾百兩銀子的一部分。

自從有了先前將護身符帶到古代給小彤的經驗後,我強烈懷疑這兩個世界的東西可以自由流通,所以昨晚睡覺時我抱著一袋白銀上床,果然醒來後,這袋白銀就乖乖地出現在我的枕邊。希哩呼噜、莫名奇妙的,我這個普通高中生的書包裡就放了一袋沉甸甸的白銀。

「哇哇……」東東興奮地大叫,一把拿過去端詳,「天啊!我長這麼大,還沒有見過白銀耶!」

「這不是見到了嗎?」抓到政治梗的我得意地笑笑。

「好啦!這到底要怎樣才能換現金啦?我書包裡還有一大袋耶!」我繼續說。

東東也笑笑,「包在我身上囉,做兄弟的一定不會讓你吃虧!你把郵局帳號給我,我換完就直接匯給你。」

他頓了頓,猛然想起什麼事似地問道:「不對啊!你一個堂堂正正、活活潑潑的高中生,怎麼會有白銀這玩意?」

於是我把我如何組成史上最強的古詩邪惡帝國,又如何登上曉風樓樓主寶座,最後把那些得獎銀子運到我書包來的荒謬故事講了一遍。

即便強如本校狀元東東,也是聽到嘴巴張得大大,過了一會,才開始難以置信地爆笑。

「真的假的?太豪洨了吧?哈哈哈,真是世界奇妙物語耶!」

東東擦擦眼角笑出的淚水,「哇塞,李白杜甫雙先發,你這個陣容也太豪華了吧?真想看看那群人的嘴臉!哈哈哈……」

「可不是嗎?不過我想跟你借幾本唐詩回去背背,才能一直蟬聯我的樓主寶座。」

「沒問題、沒問題!」

他邊笑著邊玩著手裡的銀子,「天行,我只能說,你真的出運了!」

我笑笑;老天到底想對我玩什麼花樣,完全摸不著頭緒的我,也就只能笑笑。

 

※※※

 

「天行老弟,起床了沒啊?」

李九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我勉強睜開惺忪雙眼,又是回到了古代。

「怎麼了啊?不是要到午時才拜師嗎?」

李九推開門,臉上帶著興奮,「天行你不知道,武林有大消息了!」

「怎麼了啊?」

我半坐起,李九則是倒了杯茶喝著。

「今兒個一大早,包打聽先生就來曉風樓,說是絕刀會總舵主正式宣布,今年九月初九的少年英雄會,冠軍者將獲得房總舵主的佩刀『鳳閤』以及三式【殺刃九絕】的親授,還有……」

他又喝了口茶,「總舵主還要將獨生愛女,天京第一美人房小彤許配給他!」

──涼了,我從頭頂涼到腳底、小腸涼到直腸,整個人像塊冷凍豬肉似地失魂落魄。

  六月初六?今天不是已經二月初一了?我連拜師都還沒拜,要怎麼跟人家爭少年英雄會的冠軍?

想著想著,差點沒吐血;一後仰,還是當隻躲在被窩裡的駝鳥吧!

但是我自己很清楚,我這隻鴕鳥並不是在逃避,而是在蟄伏,蟄伏到對的時運,然後,在曠野留下最豪邁的飛奔。

「阿九,我不去拜師了!」

我不去拜師了,用膝蓋想也知道現在去拜師學藝一定趕不上少年英雄會;或者說,一定來不及讓我擁有冠軍的實力。

「什麼?不是說好了,怎麼突然不去了?」

「因為太慢了,這樣我要怎麼當上少年英雄?」

我笑了,李九也不明所以地跟著傻笑。

 

※※※

 

拜師學藝太慢,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我現在還是無所事事地在曉風樓樓主VIP區,邊喝茶嗑瓜子,邊聽著包打聽先生分析這次的少年英雄會……

  「我說啊,房總舵主真的是大手筆,這次的冠軍贈禮恐怕是歷屆以來最優渥的!」

胖胖的包打聽先生摸著下巴稀疏的鬍子說道,旁邊的聽眾們則是紛紛點頭稱是。

「在我看來,這次冠軍應該非華劍門司馬掌門的長子,司馬燎原莫屬!」包打聽先生搖著扇子,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但旁邊的聽眾們早已鼓噪起來。

「怎麼會呢?絕刀會的大弟子陳凱,刀法已盡得總舵主的真傳了耶!」

「對啊!少林寺的釋真小師父也放話說,要為了房大小姐還俗呢!」

一個高大漢子叫著,周圍的人也跟著起鬨笑了起來。

啜著清茗的我皺了皺眉,感覺到我可愛的小彤像是清末的中國一樣,正被列強瓜分,心裡很不是滋味。

「唉,諸位有所不知啊!司馬燎原年紀雖輕,卻擁有罕見的天賦神聰,又是掌門司馬凌的長子,十幾年的親傳下來,武功之高,不在話下!」包打聽先生微微笑著說:「四年前,司馬燎原奉承父命,單槍匹馬,趁夜挑了明州第一馬賊宋青峯的老巢。年方十六,手刃七十惡盜,一人活擒宋青峯。」

他緩緩說著,聽眾卻不禁動容,看來宋青峯的惡名在大家耳裡,早已如雷貫耳了。

「據我在華劍門的眼線所言,現在司馬公子的實力更是足以──」包打聽先生拉了長音,吊足了全場胃口,「……和當今五大門派的掌門一較高下。」

涼颼颼的,全場聽眾無不感受到心頭泛起的寒意,曉風樓頓時沉寂下來。

雖然我對第一馬賊宋青峯、或是五大門派掌門都沒有什麼概念,但從現在的情形判斷,真的很不妙。

包打聽先生繼續吹擂著司馬遼原有多麼強大,而我卻越聽越煩,索性一口把茶水乾盡,然後轉身上樓……心慌慌地上樓。

李九今日忙著將上次在東鷹堂得手的財物拿去拯飢救貧,一整天都不見他蹤影。我煩躁地在房內踱步,真是天殺的少年英雄會。

「還是我去遊說一下小彤她爸,看這次能不能不要武鬥,改成文試,來個鬥詩試試看?」我開始喃喃自語,像隻快淹死的金魚,「不然我用東東換來的現金去弄把手槍好了!就不信他們武功像火雲邪神一樣豪洨,可以空手抓子彈!」越來越誇張的假設,我抓著快爆掉的腦袋。

窗外的月光不知何時已流瀉滿室,原來這麼晚了。

「碰碰!碰碰碰!」

沉沉的敲門聲不是來自我的門外,而是從樓下曉風樓的大門傳來。

  曉風樓已經打烊了,不知道是哪個糊塗的旅客要投宿。

  我原本不以為意,但敲門聲持續不斷,打擾了我安靜煩惱的時間,於是我走出房外,一探究竟。

剛打掃完的小二帶著臭臉,不甘願地開了門,「今兒個關門了,也沒客房了!請回吧!」

小二正要關上門,門外卻伸進一隻手攔住,一隻奇怪的手

「小二,你們曉風樓的『尋香老酒』聞名天下,老朽特地從外地來,想買一壺嚐嚐!」

「沒了!明兒個請早!」

臭臉小二想甩上門,不過大門卻紋風不動,因為外頭那隻奇怪的手還抓著門,或者該說,還摸著門。

那隻奇怪的手只是摸著門,卻讓小二滿頭大汗,說什麼也動不了門,「你……你想幹麼?就跟你說沒有了啊!」

「銀子不是問題,你就儘管放心賣給我吧!」

「真的沒了啦!真的!」使出吃奶力的小二急得跳腳,大門仍是一動也不動。

「開門,請他進來!」樓上的我出聲了,我真的很好奇那隻奇怪的手。

「樓主,可是真的已經……」小二為難地看著我。

我揚手打斷他,「還不快請他進來!備座!去我的藏酒櫃內拿個三壺來!」

「哈哈哈!多謝了!」爽朗且中氣十足的笑聲,那隻奇怪手的主人總算走了進來。

果然,整個人都發著金光。

剛剛我之所以會覺得奇怪,就是因為那是一隻發著金光的手。

金光,這位高大的老人全身發著金光,留著關公般的美鬚,只不過是銀白色的,看來約莫六十來歲年紀,眼神卻閃著年輕的銳利。

尋香老酒,在點著一盞燭燈的昏暗曉風樓裡,我和老人對座而飲。

「老先生,您打哪兒來?」

他沒有理我,只是趕忙地將斟滿的老酒送入喉,閉起眼睛,彷彿在細細品嚐,悠悠思量。他一口快速飲乾,卻吞嚥得很慢。他閉上眼睛,像要把每一滴甘醇都細細地分析一般。

良久,他睜開眼睛,長吁了一口氣,「甘中有醇,醇裡回香。不只是曉風樓鎮樓之寶,尋香老酒,更稱得上是天京第一美酒!」

我皺眉,忍不住道:「這叫作美酒?我看苦得要命,海尼根都比它好喝多了!」

老人忽然眼睛一亮,心急地問道:「你說什麼?海尼根是什麼?」

「呃……」

我有點傻眼,我要怎麼跟古代人解釋什麼是海尼根?

「嗯呃,是我家鄉的特產,好酒!好酒!」

他的眼睛更亮了,「比這『尋香老酒』還好喝?」

「好喝多了!這老酒又苦又辣,小鳥比雞腿嗎?」

老人二話不說,從懷裡掏出一大錠銀子放在桌上,「小老弟麻煩一下,可以讓我帶上一壺嗎?」

我看著他全身的金光,並不急著回答他的問題。

「老先生,您的武功是不是很強?」

他微微皺眉,「你認識我?」

我搖搖頭。

「那你怎麼會這樣問?」

「因為您全身都發著金光啊!」

全身都發著金光,那不是只有仙水的【聖鬥氣】、還有超級賽亞人才會這樣的嗎?那這個老人應該也很超級吧?

老人看著我,沒有說話,但我突然感到臉上有一股熱風掃過。

「你怎麼不閃?」

「閃什麼?」我一頭霧水。

「你看得到我身上的金光?」

「嗯嗯!」我點點頭。

他卻是越感疑惑,「但你卻看不到我的出掌……你不會武功?」

我一聽到關鍵字,連忙順著竿子往上爬,「完全不會!所以我想請老先生敎……」

他打斷我,「好,老朽知道!今夜三更,帶著你家鄉的海……海尼根,到城東和美橋,老朽在那等你!」

說完老人便起身,眼看就要走人,我連忙叫住他,「老先生,但我的酒要明天才有辦法弄到耶……」

「好,那就明晚三更!」才說著,他人已經消失在門外。

看來真的是一位很超級的傢伙,我的少年英雄會冠軍之路似乎隱隱看到一絲曙光。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雙命夢俠』免費試閱連載,每週日晚間九點公開!!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