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卜漢河〉

第9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作者-三娃

前情提要:

跌入沼澤後,不僅讓人判了死刑,還發現自己身處在消失了千年的神話民族卜月族中;在那裡,他完全備受鄙視,沒有人願意搭理他。可在那些卜月人中,發現了一個神奇的女人,她能讓果子和魚自動跳到手中,甚至能不費力地就得到她想要的東西。

正當想搞清楚這女人的力量是怎麼一回事時,朋技士又跑出來攪局。

 

 

BANNER.jpg

 

〈卜漢河〉世界觀概略:

中央大陸主要有兩個國家,一個是以「人力、技術」為傲的漢和民族,一個是以科技見長的北之聯邦。兩個國家為了爭奪「精源」(由特殊礦物提煉出來的能源),三百年來戰爭不斷。

故事前導:

男主角曜是漢和葛官(武官的統稱),為了保護重要的精源以及提煉精源的技術,和一群武人同袍前往環境險惡的「鬼域」。在攜帶精源返回漢和的路上,與北之聯邦的機艇陷入混戰,的戰友一一犧牲了自己,而自己則是和朋技士一起摔進了深谷,來到神祕的卜月之地……

角色簡介:

男主角漢和人,為葛官編制中最低階的葛人,武技高超、對祖國忠心耿耿。

朋技士- 漢和資深的技士,在與北之聯邦交戰中,跟一同失足跌落深谷。

卜月族的祭司,擁有強大的「自然之力」,獨來獨往。

 

 

鬼域 卜月森林 村中 白日

「我正在問孩子們很重要的事,您把他們嚇跑了,我要怎麼問?」半抱怨地說。

「很重要的事?是什麼事?」朋技士對這話題很有興趣,興致盎然地看著

「就是孤獨者無力者這類的事。」撇過臉喃喃地說,並不認為朋技士知道答案。

「喔~你是指,力之平衡『血誓』的事?」朋技士淡淡地表示。

「您知道?技士大人!」驚喜地問,沒想到朋技士會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是您剛才說的那些東西?」

「是『血誓』!」朋技士說著,同時還用奇怪的表情看著,「你應該也知道啊!」

「啊?」搖搖頭,一臉不知所云的樣子。

「難道你在幼學時期沒讀過卜月族血誓相關的章節嗎?」朋技士突然可憐起來了。「葛人,你到底是怎麼完成你幼學時期的學業的啊!」

尷尬地笑了笑,想著:「漢和人從小立志要成為的,不是技人、就是葛官,誰會去注意那些不存在的卜月在幹什麼?這種內容,也只有像朋技士這樣的瘋狂崇拜者才會記得吧!」不過,他現在倒是恨不得能重回幼時,重新學習。

「嘖!嘖!嘖!」朋技士同情地搖搖頭,「卜月族是使用自然之力生存的民族,這和漢和所使用的精源之力不同,所以我們才會感受不到。其實,自然之力是很沈重的。」他停了一下,看了眼的反應。

正聚精會神地聽著。

「簡單的說,就是使用自然之力很費精神和體力,因此必須兩個人一起配合,互補不足,維持平衡才可以!要是失去了平衡,可是會死的。」朋技士繼續說得很起勁。

「喔!那他們做什麼事都一男一女一起做,就是為了維持平衡?」慢慢明白了過來。「那『血誓』呢?跟這有什麼關係?」

「『平衡之力』,就是維持平衡的力量啊!卜月一旦開始使用自然之力,就必須和自己的伴侶互起血誓,那是一種約束的力量,保證不會背叛對方!畢竟力量失去平衡就會死,也算是把自己的命交到對方手上的意思吧!」朋技士解釋道。

「原來如此……原來她是讓人給背叛了,孩子們才會叫她『無力者』。」不自覺地看向

仍在院中聆聽,只是身影更顯脆弱。

「你是在說啊!她就只有一個人,所以活得很累。」朋技士跟著看過去,「明明只是一個人,卻要出兩份力才能活……」

「您知道她?那她為什麼沒死?」趁機問。

「應該跟她本身的力量有關吧?又或許是她的伴侶?」朋技士說得很無關緊要。

伴侶,不是自己選擇的嗎?怎麼會有背叛這種事發生?」想不通。

「不是啊!伴侶是力量的結合,力量必須相當才能結合,否則會失去平衡,結合了也沒用。一切全取決於力量本身,是力量選擇的!就跟他們在做的事一樣,什麼樣的力量做什麼事。祭司,她本身的力量一定很強,因此才沒死吧!」朋技士自我推斷地說。

「這倒是有可能,她真的很厲害。」讚嘆著,眼裡透出佩服。「原來全是力量的關係啊!那我們也能使用自然之力嗎?」他好奇地問。

「當然可以啊!只不過很難,以漢和來說。」朋技士看著,曖昧地笑了起來。「我啊!從到這兒以後就一直在試,可是都沒有成功。你也一起來試試吧!兩個人一起試,或許會比較容易成功。」他慫恿地說。

看著朋技士想:「我當然想試試看,但一點兒也不想和你一起試。

他向朋技士點頭道謝後,什麼也沒說,就自顧著走開。

 

鬼域 卜月森林 果樹林 白日

自個兒晃進果樹林,他站在果樹下評估了好一會兒,思考著該從哪裡開始。「試試看那個女人用的好了,就是的那一招。

決定好後,選了一棵果子較多的果樹來試驗。他學雙手合十交叉,然後手心朝上向上舉,他的視線在果子間游移。

樹上沒有一顆果子在動,晃都沒晃一下。

「是因為沒閉上眼睛嗎?」閉上眼,又試了一次。

果子一樣好好地長在樹上,一顆都沒少。

又連續試了好幾次,但依然都失敗。

 

鬼域 卜月森林 水池 白日

決定換到水池邊,拿魚來試試。

他在水邊一待就是一整個白天,結果,還是一樣。

 

鬼域 卜月森林 果樹林 夜晚

又回到果樹下,一會兒抬手閉眼,一會兒向樹上張望果子的動靜。

 

鬼域 卜月森林 水池 清晨

在水池邊醒來,伸了個懶腰後,把手懸在水面上,繼續試著。

 

鬼域 卜月森林 果樹林 白日

在果樹下嘆著氣,捏搥著自己的肩膀。

「真是的!到底要怎麼做才可以?」耐不住失敗的煩躁,火氣湧了上來,一腳踹在樹幹上。「再不下來,小心,我一把火燒了你!」他吼著,卻自嘲地笑了出來。

看著自己的雙手、想著自己的天真,最後決定放棄。就在他回過身時,發現有人站在他後面。

無心者,背叛者。站在眼前,瞪著他。

她緊抓著盛籃的雙手相當用力,用力的程度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像是在發抖。

「不是!不是的!我不是那個意思,真的!」慌亂地表示。

還沒解釋完,就臉色發白,身子一軟,倒在地上。

「喂!喂!」衝了過去,搖著的肩膀叫了幾聲,「喂!醒醒!醒醒!」

但不管怎麼叫,就是不醒。

「怎麼會這樣?」這下,換在心裡直打哆嗦。

他趕緊張望了一下四周,慶幸著森林裡除了他們,沒有其他人。

「啊!漢和者,施暴者!」有聲音在喊。

一句話讓的心臟都停了。

那兩個孩子又出現了,他們大叫了聲後,就迅速轉身跑走。

慘著一張臉看著那兩個孩子跑走,再看著躺在地上的,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替自己擔心起來。

慌亂中,他突然有個想法,「要是我幫忙帶回她家,這樣算是對她表達善意嗎?卜月人還會誤會我嗎?

決定這麼做。

他一把抱起,卻驚訝於她的輕盈。抱好了之後,往她家走去。

 

鬼域 卜月森林 村中 白日

快步跑回村子,沒費什麼力,就到達了的住所。

在門前停下腳步,正煩惱著該怎麼開門進去時,門居然自動打開了。

「是的緣故嗎?」猜想著。

 

鬼域 卜月森林 荻家 白日

一進門,立刻停下腳步。

屋裡只有類似一張床和一組桌椅的東西,摘來的果子都用盛籃裝著,放在屋子的角落。

認真看了遍屋內,再低頭看著手中的,只覺得兩者真搭不上;而後,他嘆氣地將放躺到床上。

在屋裡看晃了一圈,完全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這樣的人,該怎麼做,才能幫得上她呢?回到床邊,看著的臉,想著。

此時,他心裡卻有種悲傷的感覺,看著看著,喉嚨裡竟冒出苦味來。

沒多久,那兩個孩子帶了兩個大人找來了。

看了一眼,低頭退到一邊。

那一男一女跟著進來,兩人不老,不過還是看得出來,已經有點年紀了。

「在這兒!者,已無聲息,者,施暴者。」那兩個孩子邊跑進屋、邊向身旁的大人敘述。

一聽見這樣的話,瞬間僵住,張口想解釋,卻發不出聲音。

者,者之災,與你何干?」那男人問

問完,他們全靠了過來,圍在身邊。

只是連連搖著頭,苦笑著,同時也嘆了口氣。他想逃跑,可腦袋裡卻冒出樹藤抓住他的樣子,他想了想,又嘆了口氣。

那男人見沒說話,也沒再追問,只把手放到的頭頂上,閉眼聆聽,狀似診察。不久,那男人睜開眼,跟身邊的女人低聲說了些話,那女人抬頭,看了眼

卜月男女,者,者。」那女人開口說話。

愣著,沒聽懂這話在說什麼。

只見那兩個小孩朝那女人靠了過去。

「杏者,瑤者,尋訪卜月,邀之前來。」那女人低頭交代了聲。

那兩小孩應了聲,就快步跑出門去了。

恍然大悟。

「原來她是在叫那兩個小孩,他們兩個,一個叫、一個叫啊!」低聲自語著。

而後,他又擔心地看向門外,害怕那個「卜月」又會是來抓他的什麼人。

卜月卜相者。」那男人一手摸著他自己的胸前,一手搭上的肩膀說。

被這樣的的舉動嚇得往後跳了一步,用戒備的眼神看著眼前的男女。

者,無須害怕,者之災,與汝無關,者之難,非一日之寒。」那女人輕聲地說,之後也抬手摸著她自己的胸前。「卜月月相者,為吾名。」她說。

看了看他們,終於明白過來,他們是在自我介紹。雖然聽不太懂全部的意思,不過他感覺得到他們沒有在怪他。

沒等回應,又自顧著研究起的病情。

「她要不要緊?我是說。」恢復說話能力,指著,問。

卜相月相猶豫了一下,微微露出驚訝的神情,不禁重新地評估起來。

者之難,始於力,力已失衡,無所從。」若有所思地看著說,試探著。

「妳是說,她沒救了嗎?」惋惜地說:「她的力量明明就那麼厲害,怎麼會這樣?」他轉頭看著昏迷的

的臉色比剛才昏倒時更加蒼白。

「力已失,無所自保。」說著,眼睛沒離開過身上。

「所以,才會在聽到我說放火燒了那些果樹後就昏倒了嗎?」曜自責地說:「她怎麼會這麼脆弱?」他抬頭問卜相月相

只見卜相月相一起睜大了雙眼,而且倒吸了一口氣,連退了好幾步,憤怒地看著

漢和人,背叛者。」他們同聲大喊。

「什麼?怎麼又來了?」無奈地嘆口氣,「到底漢和背叛了你們什麼?為什麼你們老是這麼說!」

「背叛者,卜月之怒,唯背叛而已。」卜相,衡,生氣地說。

「好吧!就算漢和真的背叛了你們,那又是為了什麼背叛你們?背叛,總該有理由或目的吧?」說著,也生氣了,露出執拗的表情,怎樣也不相信漢和人會背叛別人。

卜月能被背叛的,只有血誓而已。」此時,有人走進的屋子,說。

他們三個聞聲,回頭望去,看見另一對卜月男女走進來,他們的外表明顯地比卜月相老;而他們後頭跟著的是,以及朋技士

「血誓的背叛,足以讓任何人世世代代付出生命來償還!因為,血誓是用生命立的誓言,這你知道吧?」新來的卜月男人問。

「你會用漢和的方式說話?」詫異地盯著那卜月男人,同時也看了眼朋技士

「我們是卜月。」新來的卜月女人補充說明:「卜月官,原本就是卜月族裡專門負責和漢和人溝通的人。不只你們的說話方式,還有生活方式等等,都是卜月代代相傳的知識與職務。」

「你們有這樣的人啊?不是已經有千年不曾見過漢和人了嗎?」讚嘆著,「光是知識,也能如此流傳千年?」

「這是你現在想問的問題嗎?你剛剛的問題好像不是這個!」男的卜月說。「我比較想回答你剛才的問題。」

說著,女的卜月用手在男的腰上撞了一下。

 

下集預告:

又再次陷入了他所不了解的危機中。的災難,會是的催命符嗎?他的無心之過會得到原諒嗎?那些卜月相到底是敵是友?專門攪局的朋技士這次到底能不能幫上的忙呢?

 

荻--

 

卜漢河0822 (阿毛).jpg  

(插圖-代班小天使 阿毛)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卜漢河〉於每週一晚間十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