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試閱8 試閱9 試閱10

作者-不帶劍

 

我無法確切形容眼前讚嘆歡呼的盛況;只見台下的李九扯著喉嚨嘶吼,而我卻聽不到他在喊些什麼;視覺和聽覺所傳來的訊息都一股腦地填塞了我飽滿的心房。

我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麼一天,這麼榮耀的此刻。在天京的曉風樓,在二八的鬥詩中,我莫名奇妙地寫下了這個時代的傳奇。

傳奇,扎扎實實的傳奇。

  「古兄。」包緣情站了起來,強鎮住滿臉的蒼白,對我拱拱手,「您七步成二詩,在下這個詩是萬萬不敢再鬥了!天下之大,山嶽之高,今日始見,慚愧慚愧,在下從此去掉這個『仙』字。」

「這,包兄……」

他不等我說完,揮揮手,逕自走下了台。

幸好他不讓我說完,否則我還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呢!

至於游子慶倒是爽快,隨便拱拱手,咬著發紫的嘴唇就低頭閃人。

剩下的參賽者AB,老實說,他們的高姓大名我還真沒留意,不過他們比包緣情和游子慶聰明,因為他們都乖乖地留在位子上拍手叫好,只等著領榜眼和探花的賞。

「神蹟神蹟,真是文昌星下凡啊!」沈大學士滿是激動地迎上台來,「請受老夫一拜!」

他長揖下去,下頭的幾位翰林也一同拜倒,我連忙半跪回禮,「豈敢豈敢!在下塵世中一個迷糊小書生,豈敢受各位前輩如此折煞……

 沈大學士搖搖頭,「七步成兩詩,無論意境、韻格都是無可挑剔。您今日的這三首詩,即便不是現場所創,亦都是千古佳作啊!」

他十分激動,連對我的稱謂都用了帶著北京腔的「您」了。

「您,您……真的是天下第一詩人!」他朗聲,堂堂朗聲,為兩個時空交錯的巧合傳奇拉開最華麗的序幕。

我仰著頭,掌聲如浪,在天京曉風樓,時代怒瀾正漲起滔天巨潮。

不出半日,沈大學士親封我為「天下第一詩人」──古天行的響亮名號,已經震動天下。

 

第三回  老天給我的超級師父

 

「古大老爺,這個靈州知州送來的匾額,要掛在哪兒?」

店小二捧著沉甸甸的匾額,我瞄了眼,上頭揮毫著「詩絕天下」四個金色大字。

 「就先隨意擱著吧!」我指了指廂房一旁堆積如山的禮品,「你們的廂房也不大,這幾天什麼知州、縣令送來一堆東西,都不知道要往哪兒擺。唉,擱著擱著!」

我吃著剛送來的熱炒鴨賞,和李九對飲著曉風樓最有名的「尋香老酒」。

免費食宿招待,高級樓主套房,包水包蠟燭,還有幾個小二隨供差使……曉風樓的算盤打得倒是挺靈的,怕我下次不參賽,少了爆炸性話題,特地再送來二百兩的參賽費,請我務必繼續參賽。

「我說天行兄弟啊!我李九真的是瞎了眼,原來你的詩寫得這麼好啊!」

我喝了口老酒,哇塞這麼苦,比海尼根難喝多了,「沒有啦,隨便寫寫,騙吃騙喝!」

李九也喝了口老酒,顯得有些微醺,「你這個『天下第一詩人』現在可是眾所皆知了,我看這個樓主你要是有心想做,恐怕是做到老也沒有人動得了分毫。不過,一直給曉風樓供著,也沒什麼意思……」

他看著我又說:「要不要去找那個沈大學士引薦你給皇上,討個大官來當當?」

我放下酒杯,突問道:「阿九,今日是何時?」

李九一愣,「三十日了,怎麼?」

我笑笑,拿著酒杯晃著裡頭的醇液說:「明兒個二月初一,帶我去絕刀會拜師吧!」

李九也笑了,邊笑邊搖著頭,「天行啊,你有這麼好的文采,還要涉足打打殺殺的武林嗎?」

「可以的話,我當然不想要打打殺殺啊!」我看著老酒上反射出來的光波,「可惜,我有不得不進武林的理由……」

我想起了小彤,胸口一熱,「如果可以,我還想成為武林第一人。」

李九看著我,眼裡沒有半點嘲笑意味,「兄弟,老實說,經過這次鬥詩,我感覺到,在你身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我們相視大笑,乾杯暢飲。

「相信自己的英雄命運!」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算命仙的這句話一直出現在我腦海。

老酒雖難喝,但在豪邁飲入後,竟也痛快起來。

 

※                     ※                     ※

 

是夜,弦月如鉤。

房小彤倚在窗邊,柔眉水瞳,月色輕掃,把她的美貌出落成一闕雪銀動人的詞篇。

她看著窗外雲月,一顆心隨著夜風飄懸,隨著她所聽說的傳聞飄蕩。

「天下第一詩人......嗎?」她喃喃自語著,臉上不時泛著紅暈,心底平貼穩實,帶絲甜甜的痕跡。

「小姐,小姐!」婢女忽然叩著門喚著。

「怎麼了?」

「稟告小姐,老爺找。」

 

房若火,這個名字在中原武林中,整整燒了二十年。絕刀會第三代總舵主,一套【殺刃九絕】威震天下,絕對是當今世上最頂級的高手。

  他坐在虎皮大椅上,拿著愛刀「鳳閤」仰天端詳,亮如水的刃面照映著他的濃眉虯髯,以及滿經滄桑的威嚴容貌。

房若火以刀法絕世,憑著「九燹」和「鳳閤」兩把刀戰盡天下高手,勝蹟無數;而這些風光戰史,現在都已堆疊成他虎目旁的皺紋。

但他的眼神依然透著無比精銳,和寶刀相耀,迸出閃亮的光芒,彷彿錚錚地證明著,人與刀依舊年輕的靈魂、以及不老的戰意。

「爹爹,您找我?」

  房若火的下頜微微抬起,欣賞著他這個比花還要嬌奼、比玉還要純美的女兒,簡直像從一幅畫裡走出來似的。

「彤兒,爹有事要跟妳說。」

要跟她說,而不是要和她商量。

事實上,房若火這輩子只怕還沒跟什麼人商量過;在他的兩把刀面前,他說的話就是真理,就是唯一。

房小彤當了他十七年的女兒,自然很習慣這位令人懷著十二萬分畏懼的老爹,因此一對柔眉只是輕掃,淡淡地說:「爹爹吩咐便是。」

  「鏘!」地一聲,燦金火花,他把「鳳閤」收進了紅檜刀鞘。

房若火站了起來,虎目遠望窗外星夜,「十年一度的少年英雄會將屆,本次將由我們絕刀會主辦,這妳知道吧?」

「嗯嗯,九月初九會英雄,相關事宜,相信爹爹和楊伯伯都已經處理妥當了。」

房若火沉吟了一下,「按照往例,主辦門派必須提供贈禮作為該屆少年英雄冠軍的獎賞……」

他頓了頓,看了眼手中的「鳳閤」說道:「所以,爹決定要將這把『鳳閤』以及【殺刃九絕】的其中三式當作本屆的贈禮,好好鼓勵一下武學後進!」

房小彤聽著,心裡微微感到不安──既然爹爹已經決定贈禮,為什麼還要特地找我來?難道……她在心裡默默祈願著爹爹的心思可千萬不要被她猜中。

「彤兒,妳今年十七了吧!」

中!果然是天不從人願。

天不從人願,房若火看著她,眼神裡正寫著「女大當嫁」四個大字。

「爹爹……」

房若火揚揚手,打斷她,「爹也該替妳找個稱心的丈夫了。這次的少年英雄會,我看就是個好時機……」

房若火將「鳳閤」放在桌上,沒有瞧一眼房小彤的楚楚神色,「爹就將妳許配給本屆的少年英雄!」

他轉過身,背對房小彤――那個背影對房小彤來說,是絕對無法動搖的山嶽。

父女間沒有了對話,只剩下月光穿巡在夜的沉默。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雙命夢俠』免費試閱連載,每週日晚間九點公開!!

敬請鎖定!!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