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試閱8 試閱9 

之後,我不知道我到底活了幾年,我常常徘徊在那些我們曾經待過的地方,幻想著也許哪一天他會回來,笑著跟我說他又被治好了;但我明白這不可能,因為他已經和我做了那樣的約定。

我不太懂死亡的意義,我只曉得,我的心裡有很大一部分,從他被擔架送走的那時起,也跟著消失了。

黑黑平靜地說完,雙眸微微閃著光澤。

明彤本來覺得一隻狗突然說起人話有點怪,但隨著牠一字一句地述說生前往事到現在,突兀感不但消失,相對的,還有一種牠就是人類的錯覺。

「所以,這就是你喝了孟婆湯沒作用的原因嗎?」孟婆死盯著黑黑,彷彿這樣就能從牠身上看出這件事的端倪。

「這我就不清楚了。」黑黑的眼神有點哀傷。

「嗯……」孟婆只好轉過頭看著不發一語的老闆。

「看我幹麼?」老闆與她四目相對,懶懶地問。

「孟婆湯失靈的原因已經出現答案了……」孟婆彈一個響指道:「很顯然,是因為黑黑太想見到牠生前的主人。」

「……所以?」

「所以麻煩您施展死者復甦術,讓黑黑與他生前的主人好好道別吧!」

不是這樣吧?」明彤心想。

「我好像沒有這種法術。」老闆支著下巴,懶懶地回應,「我想,弄隻與牠生前一模一樣的僵屍就可以交差了。」

「倒不如讓黑黑附身在他的屍體上,不是有一句話叫『兄弟如手足』嗎?」孟婆點點頭,似乎同意老闆的建議。

「怎麼越聽越有一種敷衍的感覺?」明彤終於插口道:「應該不是這樣吧?」

老闆和孟婆看著她。

「那妳覺得該怎麼辦呢?女孩?」孟婆玩味地盯著她,想知道她的想法。

「黑黑不是說得很清楚嗎?牠希望可以與生前的主人當兄弟,那就讓牠投胎呀!我想黑黑如果知道牠將與生前的主人當兄弟,孟婆湯就會發生效用了吧?」她握著拳頭,情緒激昂,「你說對吧?黑黑?」

「這……我也不太清楚……也許吧?」黑黑訕訕地說。

「咦?怎麼連你也不肯定啊?你不是很想念……」

「女孩,妳說得沒錯。」孟婆打斷她的話,「問題是,我們沒辦法知道牠生前的主人到底投胎到哪去。雖然說十殿閻王那裡可能有資料,不過他是不會為了這種芝麻小事而動手去把資料找出來的;再說,就算知道,投胎這件事也無法指定,那得端視兩人是否還有緣份而定。這種事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無論哪個神都無法干預。」

「那就一件一件來啊!先去求妳說的十殿閻王看看,如果祂不同意,那就換別的方法。」

「妳太天真了。這件事已經違反天理,憑十殿閻王的個性,他是決計不會答應的。」孟婆搖搖頭,繼續強調,「而且,他真的很忙。」

「怎麼你們都蠻不講理?難道你們連試試看都不願意嗎?」明彤皺起眉頭納悶道。

聽完這番話,孟婆反而苦笑起來,看著老闆。老闆也跟著微微一笑,當做回應。

「不然,老闆你去為黑黑求情吧,大家不是都叫你伏羲「大人」嗎?」硬的不行就用軟的!

「他們只是敬我是大人,事實上,我也沒這種權力。」老闆對她的舉動暗自好笑,但心裡多少也開始揣度各種可能性。不得不承認,他多少還是被明彤影響到,畢竟對於人類以外的事物,他的慈悲心總是多一些。

「對了老闆,你可以先算出牠生前主人投胎到哪了吧?」她想起祂算得出葉春生的死期,而且準確無誤,這件事應該也難不倒他吧?

「……」老闆沒有回答。這件事倒也不難,難的是要如何讓狗靈成為他的兄弟?

「你該不會真的想算吧?」孟婆似乎看穿他的心思。

老闆不置可否,霍然站起,眼睛裡的精光大盛,宛如兩只探照燈在他眼裡綻出光茫。右手一揮,昔日為葉春生卜算時用到的龜殼再現。他跟上次一樣在龜殼上一陣撥弄,龜紋縱橫千度,不斷變換著新的排列。這一次比為葉春生卜算還久,眾人看著他臉上面無表情,好一會兒,才恢復原貌。

「……怎麼樣?」明彤從他的表情讀不出結果是好是壞,擔心地問。

「你生前的主人……」老闆對著黑黑說。

「那在哪呀?」她急切追問,比黑黑還緊張。

「他還活著。」老闆說。

什麼!?

「沒想到……」黑黑抬起頭來,不知道在看什麼,「我以為……」

「他沒死,後來還是被救活,只是在醫院躺了好一段時間。」老闆露出親切的笑容。

「真沒想到……」孟婆雖然這麼說,表情依舊冷靜。

「我好高興……他還活著就好了。」黑黑說,昂起頭嗷叫著。

明彤看著牠的模樣,真心地為牠感到欣慰。

門外熾熱的地面,突然出現了一個水印,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大大小小的水印,瞬間佈滿了整個大地。

雨,終於下了。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飄飄委託事務所』第1集+第2集

暑假與你飄飄相見

每週六晚上要來看『飄飄』哦!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