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試閱8 試閱9 試閱10

門外熾熱的地面,突然出現了一個水印,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大大小小的水印,瞬間佈滿了整個大地。

雨,終於下了。

「老闆、老闆,那你知道流浪漢後來跑哪去了嗎?」明彤還是滿腹好奇流浪漢的下落。

黑黑也看著老闆。

老闆笑了笑,大方公布謎底──

後來,流浪漢雖然身受重傷,但命不該絕;被車攔腰撞上,讓他在醫院裡住了好長一段時間。等他恢復的時候,黑黑早已因為營養不良加上悲傷過度離開人世。

流浪漢康復以後,終究還是接管了他父親的事業。畢竟他父親已經投資太多錢在他身上,儘管他明白流浪漢不是他的親生兒子,權衡下還是讓他繼承了公司,在他的心中,公司的存亡比兒子還重要。

流浪漢大概也知道這點,找不到黑黑的他心灰意冷,把思念黑黑的心情轉移到公司的經營上。不過流浪漢還是常常到他們一起生活過的地方,看看黑黑還在不在,他總盼望還能再見到黑黑。

老闆說到這裡,黑黑的眼神也充滿哀傷。

「我能……再見他一面嗎?」黑黑請求孟婆。

「我都帶你到這裡了……隨便吧!」孟婆撇下這句話,在離開前又說:「見到後就自己回來,不要我派人找你。」

黑黑開心地汪了一聲。

老闆什麼話也沒說,兀自使用著明彤的筆電。

◆    ◆  ◆

午後雷陣雨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流浪漢已經不是昔日的流浪漢,他叫劉少風,是台灣知名鋼鐵業的CEO

這天,他趁著公司開完會,駕著BMW的跑車在城市裡兜風。不知不覺,他來到了熟悉的街道。劉少風索性停下車,戴上墨鏡,抱著打發時間的心情在附近晃晃。

他並不擔心會有人認出他就是之前的流浪漢,因為根本沒人在意街友到底長什麼樣子。關於他當過流浪漢的這件事,他父親早就處理妥當。

下了車,他懷念地走到那天因病爬不起來的的防火巷。如今防火巷堆積著許多雜物,大多是攤販陳放的鐵椅和桌子,還有一把大大的陽傘。

他點起一根菸,凝視著。

自從見不到黑黑以後,他常常不經意地留心路上的流浪狗,每每看到與黑黑身型、毛色相似的狗,他總是抱著期待的心情去靠近牠,並輕輕叫聲「黑黑」,可惜黑狗們從沒回過頭,甚至還會被他嚇跑;也有比較不怕生的,總會在他身旁搖著尾巴,但在他身上嗅一嗅後,又自討沒趣地走開。

他心裡清楚,黑黑可能已經不在這個世界。十幾年了,從認識黑黑到現在,時間足以奪去牠僅剩的壽命,然而他還是沒有放棄過尋找黑黑的身影。

他時常想像黑黑見不到他的樣子,是不是很難過?會不會忘了去覓食?牠這麼瘦弱,有沒有被欺負?有沒有生病?日子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好心人餵牠?

諸如此類,一連串的問題在他腦海縈迴,每次想到最後他都紅了眼眶。

他好希望能再見到牠。

雖然他知道這只是希望,在商場打滾過之後,他看盡人心的虛偽,原本被黑黑打開的心扉,又漸漸地關了起來。

他甚至還想忘掉黑黑,那條在他人生中佔沒多少時間的狗。

把菸捻熄後,他整理好心情,繼續往前走。

走到十字路口,紅燈亮起,他停下腳步。

他想起這裡是他出車禍的地方,也是與黑黑永別的地方。

不想讓封閉已久的悲傷情緒再次湧出,他拍拍身上的昂貴的西裝,看著價格不扉的手錶轉移心情。

「汪!」

他的耳邊響起一聲狗吠,下意識想抬起頭尋找聲音,但還是裝做沒聽見。

「不過只是一般的狗罷了。」他告訴自己。

「汪!」

那聲音有點遠,又有點熟悉。他還是把視線停在遠方,不去在意。

這附近連一條狗都沒有,大概是太累了以致於幻聽。」

「汪!」

這一次他沒錯過,機警地抬起視線。發現一名婦人抱著約克夏向他走過來。

「看來我還是很想黑黑。」他在心裡笑著自己。他知道他的心底有一塊專屬於黑黑的園地,但不願再度去碰觸。所以儘管他單身,生活依舊孤單,就是不願養個寵物來作伴。

一名中年男子走過他身邊,瞧了他一眼,眼神帶著怪異。他這時才發現,綠燈已經亮了很久。

邁開腳步往前一走,不知道為什麼,當時發生車禍的一幕幕情景在他腦裡播映。

「算了,再回憶最後一次吧!」

走到馬路中間,他想起那天發現一台車要撞到黑黑時,他奮不顧身地往回衝,抱起黑黑,卻還是不及閃避,被車撞到。

那時候,在被車撞的那一瞬間,他見到本來在他的那個位置,一台大卡車飛駛而過,要不是自己趕緊回過頭去保護黑黑,自己早就被那台大卡車撞得四分五裂,傷勢恐怕比當時還誇張,搞不好就真的掛了。

「這樣看來,恐怕是黑黑救了我……」

走到彼端,他忍不住回過頭看向他出車禍的位置。

「咦?」他以為他眼花,摘下墨鏡,揉揉眼,再看一次。

「汪!」黑黑的靈魂吠著。

「黑黑……」他不知道這是不是在做夢。眼前,黑黑的身影相當清晰。

他想走過去,可是紅燈早已亮起,車子一輛接著一輛過去。

黑黑吐著舌頭,看著他。

「原來你還是掛啦!」他笑道,努力讓澎湃的心情冷卻下來。

黑黑對他叫了兩聲,尾巴興奮地搖來搖去。

「是啊!你看,我還沒死呢!」他好像知道牠想說什麼,回答道。

黑黑歪著頭,然後又對他汪了一聲。

路邊的行人見一位身穿西裝的男子對著空氣說話,紛紛露出懷疑的眼神。

「謝謝你,還來看我……」為了堵住最後一道防線,他只是認真地向牠揮揮手,想結束這段奇遇,像是遇上熟人,打聲招呼那樣,擦身而過。

黑黑又吠了一聲。

「那我先走囉?」他繼續對牠揮揮手,想輕描淡寫地結束這件事。

「汪。」

他轉身離開。

「汪。」

「不要再叫了……」

「汪!」

他停下腳步,隨即又想到什麼似地轉回身來。

「難道說……」他好像明白了什麼。

「你該不會……你該不會在等我吧?」他皺著眉頭苦笑。

黑黑依然看著他,像是在笑。

黑黑,我希望我們能永遠在一起。

「對不起……」他的眼淚滑落臉龐,哽咽地說不出話。他耗盡力氣,自牙縫裡擠出一大串思念,「我好想你、好希望你能復活、好希望你能當我的家人、好希望你可以當我弟弟……」

你……是我這世界上最親的親人……我們來世……當兄弟好嗎?

「不要再等我了,你先去投胎吧!」他悲傷地喊道。

「汪!」

黑黑吠了最後一聲,頭也不回地跑走,身體慢慢地消失在路的尾巴。

他想去追,可是眼前的景象丕變──

「叭──」他撞到了方向盤。

他竟在停好車後,不小心打了個盹。「因為太累了吧?」他抹抹臉,卻不經意地碰到濕潤的臉龐……

他從照後鏡看著自己,雙頰上猶有淚意。

「一切都是真的。」他輕笑,漸漸地,越笑越大聲、越笑越開懷。

太好了。能再見到黑黑,真的太好了。」

 

『飄飄委託事務所』2試閱連載到此篇結束

謝謝大家的收看!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UDN電子書平台閱讀 前往頁面

更多平台選擇請點我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