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試閱8 試閱9 試閱10 試閱11 試閱12

作者-不帶劍

 

「你看得到我身上的金光?」

「嗯嗯!」我點點頭。

他卻是越感疑惑,「但你卻看不到我的出掌……你不會武功?」

我一聽到關鍵字,連忙順著竿子往上爬,「完全不會!所以我想請老先生敎……」

  他打斷我,「好,老朽知道!今夜三更,帶著你家鄉的海……海尼根,到城東和美橋,老朽在那等你!」

說完老人便起身,眼看就要走人,我連忙叫住他,「老先生,但我的酒要明天才有辦法弄到耶……」

「好,那就明晚三更!」才說著,他人已經消失在門外。

看來真的是一位很超級的傢伙,我的少年英雄會冠軍之路似乎隱隱看到一絲曙光。

 

※※※

 

東東這傢伙書呆歸書呆,不過辦起事來倒是令人非常放心,才一個晚上,就幫我將那袋白銀出售乾淨。

「我跑了幾家,都沒減重折價,老闆也都開了不錯的價錢,還稱讚你的銀子夠純,要我下次有貨再賣給他們。」東東笑了笑,「錢,我已經匯進你的戶頭了。改天要記得請客喔!」

桃園火車站,站前地下道旁的提款機,我把原本只剩三一八元瘦巴巴的提款卡插入,按下顯示餘額──

279,285

  螢幕出現了令我難以置信的天文數字。我嘴巴張得好大,直到我領出兩萬,握著厚厚一疊藍色小朋友才闔上。

Gosh!這真的不是在做夢!

古天行,男,十八歲,桃園人,今日正式晉升好野人階級。

東東,你想要用鼎泰豐的魚翅羹漱口,還是用王品牛排來夾吐司?

老爸,我看你每天都泡紅酒洗澡好了!

眉開眼笑的我沒忘了那個金光老人的交待,到7-11買了一手「故鄉名產」海尼根,順便買了兩大袋零食飲料,開心地搭小黃回家。

吃完梅雪阿姨豐盛的晚餐後,我抱著海尼根入眠。變成好野人固然很爽,但一想起小彤,我還是輾轉難眠。九月初九,剩下不到半年,金光老人再怎麼超級,真的有辦法把我這個「弱雞」瞬間調教成「洛基」嗎?

不安、忐忑……窗外的月光,今夜有點刺眼。

 

※※※

 

曉風樓依舊高朋滿座,一群吃飽撐著的傢伙又圍著包打聽先生,講的主題依舊繞著少年英雄會打轉;轉來轉去,包打聽先生的結論都是一樣──司馬燎原,是個完全不同檔次的怪物。

聽著聽著,我大概也瞭解這個少年英雄會是怎麼回事了。

  十年一度的少年英雄會,武林各大門派的掌門都將親自與會,官府士紳亦皆予以支持贊助,百姓們更是共襄盛舉,蔚為當代一大盛事。

  這盛會由各個門派推薦一名代表,二十五歲以下,男女不拘,以抽籤決定賽事,可自己決定是否使用武器,以武會友,點到為止。優勝者由該屆主辦門派提供贈禮,而今年正是由絕刀會統籌辦理。

  總算把它搞清楚了,但麻煩的問題也浮現出來──

  我要去哪裡找門派推薦我?

  只好期盼那位金光老人恰恰好是某個門派的絕頂高手,又恰恰好覺得我天資聰穎,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武學奇才,決定由小弟本人我代表出賽。

「唉!世上只有媽媽好,千金難買恰恰好!」我嘆口氣,喝完茶,起身上樓。

 

※※※

 

如果問黃書雁進到華劍門教書授課這十幾年來,每天最期待的事情是什麼?他一定會告訴你:「看司馬少爺練劍。」

夕陽下,華劍門試武亭,一茶一人,黃書雁安座、欣賞著未來神州大陸的瑰寶。雖然他是名士鴻儒,中年之前也在武林闖蕩多時,但卻從未曾見過這般的天縱英才。

  劍光迤邐,光影流瀉,如水氾,如圍城,華劍門菁英弟子組成的【虎嶽劍陣】,嚴守如銅牆鐵壁,滴水不進。搭配華劍門成名劍客所合成之【龍破劍勢】,其施展之攻勢凌厲無匹,招招破空斬風,二九一十八人,兩個劍陣,圍困著一把劍,一把注定要驚動天下的劍。

  「昊靈」,華劍門掌門司馬凌曾經持著它走遍神州南北,戰盡天下英雄。二十年過去了,現在它的主人更加年輕,更加擁有天賦。

司馬燎原,面對繚亂的劍山劍海,手中的「昊靈」斜斜揮出,一個躍身,兩次點足,三下刺擊。

切開,不管是固若金湯的防守、還是大開大合的猛攻,「昊靈」就像切豆腐一般,迅速且光滑地形成了剖面,隨著三把劍的脫手落地,兩個劍陣也應聲瓦解。

「鏘瑯、鏘瑯、鏘瑯……」其餘退守的弟子竟沒有一個人能握住手中的劍。「昊靈」劍風輕掃,被劍客視為生命的長劍都在瞬間,如秋葉般凋零落地。

收劍入鞘,「昊靈」光芒歛進,眾人生平僅見,最畏懼的光芒總算入鞘了。

「承讓了!」司馬燎原拱拱拳,俊逸的臉龐煥發自信。

「好!好!好!」黃書雁大力地鼓掌,向司馬燎原招了招手,「來,燎原,過來喝杯茶歇歇!」

司馬燎原笑笑,走進亭內,「先生這麼好興致?」

黃書雁倒了杯茶給他。「真是虎父無犬子!剛剛你這連三劍既快又強,其中最奧妙者,只怕還是這個『險』字。」他的眼神炯炯,「勝從險求,擊潰的力量才能如此驚人!不容一分一毫的險,不留一絲一線的險,漂亮漂亮!」

司馬燎原的眼瞳也起了訝異的光澤,「學生不知先生對武學也有如此高深的研究!」

黃書雁微微一笑,「唉,甭提了!少年血氣剛勇,曾踏足過武林一陣子。」他啜了口茶,悠然道:「江湖現下都在傳言,本屆少年英雄會冠軍非你莫屬,你覺得如何?」

司馬燎原笑笑,也喝了口茶,「只要爹他們幾位前輩們不來參賽,我大概有十成勝算吧!」

他講得很是自然,像是在敘述什麼再正常不過的事一般。

黃書雁點點頭,「嗯嗯,經過這一戰,華劍門、絕刀會將結為親家,成為武林中最大的勢力,到時名利雙收。燎原啊,你的前景是一條耀眼的康莊大道啊!」

司馬燎原淡淡一笑,很是雲淡風輕的面容,「先生取笑了!我只是盡我的本分罷了。」

師生同飲,清茗芬芳回甘,夕陽下,兩者對默,天地無聲。

  良久,端著空瓷杯的司馬燎原才發語,「武功蓋世,爭武林霸主,贏得美人歸,人生之快意得意,何復於此?」他頓了頓,「但人之與世,人之為人,所追求的難道就只是這些富貴權勢嗎?人生難道沒有更加深刻的存在意義嗎?先生,學生感到迷惑了!」

黃書雁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他的眼睛發著光芒,他看著這顆燦爛的武林新星,意識到他這把十年的豪賭應該是賭對了。

他不可克制地笑了起來。

夕陽西下,斷腸人終於可以歸去了。

 

※※※

 

三更,城東,和美橋。

「年輕人,久等了!」

我回頭,卻沒有看到金光老人。

往橋下一看,老人竟然仰睡在潺潺流水之上,像在八仙樂園玩漂浮流一樣,悠閒舒適。

  他看著我微微一笑,起身,踏水,飛掠上橋,俐落地一氣呵成,身上布衫竟是滴水未沾,身上依然發著金光。

沒有吊鋼絲,沒有用特效,原來,這就是功夫。

「老先生,請收我為徒!」我激動地拜倒,真的讓我遇見少年英雄會的救星了!

「起來再說!」他捋捋長鬚,瞥了眼我手中的海尼根,「這是你們家鄉的特產?」

我連忙拉開一罐的拉環,「喔,對!師父您嚐嚐。」

老人接過去,臉色微沉,「我不是你師父,而且我從來不收徒弟!不過要敎你個幾招,倒還可以……」

  他邊說、邊皺眉瞪著這奇怪的容器,「還真是前所未見啊!」語畢,仰頭一口喝盡。「好!好!好!」一聲聲的讚嘆從他的口中吼了出來。

  而後,老人趕忙地一口接著一口,好喝的樣子比任何代言過海尼根的明星都要來得有說服力。

飲盡,他的眼睛打量著剩下來的五罐,我看得出來他的熊熊渴望。

「師父,您真的不收徒弟嗎?」我又開了罐,在他的眼前晃著晃著。

「也不能這樣說啦……」老人吞了吞口水。

他喝了幾十年的酒了,什麼大風大浪、大醉大茫沒見過,可是卻從來沒遇過我的冰鎮海尼根,這般讓他動心的甘醇萬分。

等老人又貪婪地乾完第二罐之後,我再次拜倒在地。

  「師父,求求您收我為徒吧!我真的很需要高強的武功!您若喜歡這個海尼根,做徒兒的日後自是天天給您奉上!」

他看著我的眼神似乎有些動搖了,「你為什麼要學高強的武功?」

我的心一震,這個回答應該相當關鍵,說不好,恐怕就會被淘汰出局。

報效國家?拯救地球?發揚武學?還是……

「我要把妹!」我深吸了一口氣,決定實話實說,「事實上,我已經和絕刀會的千金房小彤私定終身了,所以我必須要奪得這次少年英雄會的冠軍!」

老人看著我的眼睛,彷彿被告知得了疝氣一般的沉重,我連忙想要繼續解釋,他卻揚手打斷了我,「我欣賞你!你有著難能可貴的直率性子,還有超乎常人的天真勇氣!」

他笑了笑,「你知道現在距離少年英雄會,還有多久嗎?」

「不到半年。」

「那眼下的你不會半點武功,怎麼會誇下海口說要奪得冠軍?」他看著我。

我也看著他,用很是堅定的眼神回應他。

「因為,我有英雄命運。」

我頓了頓,我的確相信,老天給我搞了個雙命,讓我古代現代兩頭燒,一定有祂的安排用意。「我注定是要當英雄的,所以只要我願意,我就一定行!」

老人沉默了,眼神似乎有許多話要說,但他只是微笑。

橋上,月下,一老一少,萬點繁星。

「哎呀,我的鞋掉進了河裡……」他忽然叫道,而後捋了捋長鬍說:「你可以幫我撿一下嗎?」

我看了看他的腳,果然只有一隻黑靴,二話不說,「好!師父,您稍候!」

  我做個助跑準備跳下橋,不過在最後關頭,還是來個緊急煞車。

  乖乖!橋下的流水淺得大概不到膝蓋,連溪裡的石頭都隱約看見,我這帥氣的跳水只怕會在黑夜的小溪中濺起鮮紅的血花,都還沒學會武功就來個壯烈成仁了。於是我改從兩旁土坡慢慢滑下,涉水尋找那隻黑靴。

忽然奇怪的聲音在背後作響,很澎湃、很高漲的聲音。

我連忙回頭,原本潺潺的小溪竟然忽地暴漲起來,而且誇張的程度就像山洪暴發、土石流的逆襲一般,眼看整座橋都要被吞沒;就在瞬間,腳旁的水退散,幾條鯉魚痛苦地在地上做仰臥起坐,溪水全都匯集成我面前那道八樓高的水牆。很好啊,大概再過三秒它就要狠狠地砸下來,這對於體育課游泳被當的我來說,的確很不妙,好在我離坡邊不遠,應該有機會上坡逃竄;但好死不死,那隻黑靴竟在這時出現在離我三大步的兩點鐘方向。

抉擇,我需要抉擇!

黑靴和小命,今晚你選哪一邊?

咬咬牙,我撲了過去,英勇地攫到黑靴,英勇地讓八樓高的洪水從頭上落了下來。

等我回過神時,已經安安穩穩地站在橋上了,手裡還拿了隻黑靴。

我很難想像剛剛那一瞬間,金光老人像一架戰鬥機般地竄進竄出,彷彿擁有著音速般的身手;更令人難忘的是,這個天殺老頭竟然手一揮,整條暴漲的洪水又乖乖地變回小溪!原來,都是他在搞鬼。

我嚇得雙腳彈琵琶,他則是好整以暇地坐在橋頭,伸出腳來要我幫他穿靴。

「你叫什麼名字?」

我幫他穿著靴,不敢喘大氣。

「古天行。」

他看著我憋氣的面容,「你很面善,你爹是誰?」

我想了想,講老爸是古大牛好像沒什麼魄力,於是我決定套個武俠小說男主角身世的萬年公式。

「不知道,我打小是個孤兒。」

「是嗎?」

穿好靴,他起身,「知不知道我為什麼收你為徒?」

樂透這麼突如其來地就開獎了?

我愣了一下,才激動地歡欣拜倒,「徒兒愚昧,請師父開示!」

「真、勇、緣。」他微微一哂。

「真勇緣?」我疑惑,聽起來怎麼像鄉下摸摸茶小吃部的名字?

「你誠實告知我學武的動機是真,你奮勇找我的靴子是勇,再來……」

老人看著我,眼裡有點懷念地遠望,「你長得很像我的舊識至交,這就是緣。」

他不知何時自己又拿了罐海尼根喝著,「三者兼具。當然,這個海尼根也是不可或缺啦!為師先說好,以後每日可都要來個六罐!」

我笑了,「包在徒兒身上!」

  「古天行!」他忽然正色道:「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弟子。除了要贏得美人歸之外,更要記得憑己所學,回饋世人。」

老人仰頭望著天上月色,「習武無他,不外濟世救人,匡正世道!」

  他繼續說:「很老套我知道,但日後你就會瞭解,擁有這樣的願景,你的心裡才會踏實。我們有多少力量,就該做多大的貢獻!」

  他咧嘴笑了笑,白鬚在風中飛揚。

我誠心地低伏,面對這麼熱血的神聖使命。

「師父,徒兒可以請教您的大名嗎?」

「我嗎?呵呵呵……」

老人背過身去,明月朗空,古今一般的月色相照。

「為師,岳蒼生。」

當今天下第一人,神州大俠岳蒼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大英雄!

我還清楚記得李九當時的激動仰慕神色,所以我的心現在也劇烈地收縮跳著。

  各位觀眾,同花大順、外加逆轉滿貫砲,我的武俠人生原本到了山窮水盡,現又蹦出個超級柳暗花明。

岳蒼生,老天給我的超級師父!

 

 

『雙命夢俠』卷一 試閱連載已結束,謝謝大家的支持!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UDN電子書平台閱讀 卷一卷二

更多平台選擇請點我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