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愛麗絲計畫〉 第4集-下

 引戲 第1集-上 第1集-下 第2集-上 第2集-下 第3集-上 第3集-下 第4集-上

作者-Try夢小組

 

前集提要:

李彥嘗試著向拉荷太太探聽林靜的去向,最後卻換來拉荷夫婦一死一失蹤

的消息。

同時對這消息一樣大感意外的,還有在背地裡監視李彥的烏鴉。

究竟,拉荷夫婦的事情,是意外?還是早就預定好的陰謀呢? 

 

BANNER-改-72.jpg  

 

第四集:影像、淚池、地圖(下) 

 

 

【某休業工廠】200878下午 

  拉荷矇著眼,嘴角帶點瘀青,被五花大綁地固定在一張床上。 

 

 

  「發生了一些事,讓我們開始相信你的話了。」一名聲音低沉的黑衣男對著拉荷說。

 

  「我太太呢?我說過,我見到她後才會帶你們去。」 

 

  「她死了。對不起,我去的時候……」話說到一半,開口的年輕人驚覺自己太衝動,連忙閉上了嘴。

 

 

  聽到妻子死訊的拉荷情緒瞬間崩潰,他奮力掙扎、並大聲呼喊著妻子的名字。 

 

  黑衣男連忙為拉荷注射鎮定劑,沒多久,拉荷失去了力氣,全身癱軟,但仍有意識。

 

  「沒錯,她死了,不過,不是我們做的。」黑衣男斜眼瞧了剛剛那個年輕人一眼,接著說:「你和你太太都投保了巨額的保險……」

  

  「巨額保險?沒有!我們……沒有……」拉荷不解地搖搖頭。

 

 

  「現在警察找不到你,外面的輿論已經把你當成殺妻詐領保險金的嫌疑人。」

 

 

  「接下來,你有自信能夠找到殺你妻子的兇手,替自己洗刷嫌疑嗎?還是,你打算自認倒楣,與妻子共赴黃泉?」

 

 

  拉荷將頭轉向黑衣男,試著張開嘴想辯駁什麼,但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黑衣男看著拉荷的反應,一臉不以為然。「你認為,是我們害的?」他停頓了一下,「不對!是因為『林靜』,你才會賠上了一切!而這一切,都是『他們』造成的!」

 

 

【屏東航空站】200878下午 

烏鴉提著皮革製的名牌手提包和一袋精美的禮盒,走出機場的迎客大門

 

 

  搭機的旅客不多,所以剛踏出迎客大門的烏鴉,立刻成為計程車司機們拉客的目標。 

 

烏鴉面無表情地拒絕了他們,逕自往市區接駁車的方向走去。   

 

  行進間,烏鴉將手伸進口袋裡拿出手機,才一開機,螢幕上便出現「紅后」的來電顯示。

   

烏鴉猶豫了一下,最後按下了通話鍵 

 

 

  「我明天一定會帶李彥出現在妳面前。」電話一通,烏鴉不等紅后開口,馬上向她報告。  

 

  「你們說要去爬山,我也沒不讓你們去,可是這幾天你們都不聯絡,是掉到山溝裡去?還是被魔神仔抓去玩了?」紅后的語氣甚是不悅。  

 

  她邊說邊用免持,騰出一手,傭懶地移動著滑鼠。 

 

  「唉,魔神仔哪敢跟妳搶我們啊?妳可是人見人害怕、鬼見鬼倒彈的紅后耶!」  

 

「呿!聽你在瞎扯!」紅后的唇角掛著笑意,瞬間話鋒一轉,「喂!李彥在你身邊吧?找他有急事,都沒開機,是怎樣?躲我嗎?快叫他聽電話!」  

 

  「他回屏東老家了。我現在就這裡,準備去帶他回台北。」烏鴉張望著四周,沒見到接駁車的影子。 

 

  「是嗎?明天見不見得到他,我是無所謂,但後天,也就是十號,早上九點,我要看到李彥出現在我的辦公室!」

 

 

「什麼事啊?這麼急著要找他。」烏鴉被引起了興趣。 

 

  「不知道為什麼,有客戶急著要找他,還是個大客戶呢!有了這筆收入,大家年終就很好過了。記住,七月十日上午九點,你們務必要給我出現!還有,別忘了伴手禮唷!」紅后補上最後的提醒。 

 

「是是是!紅后大人的懿旨,草民一定使命必達。」 

 

結束通話後,烏鴉湊近站牌,研究起接駁車的班表。此時,一名中年男子朝他走了過來。 

 

「等很久了嗎?車子很不好等,對吧……」中年男子說。 

 

「你有什麼建議嗎?」烏鴉笑著看向眼前這名衣著隨性的中年男子。  

 

「這給你參考一下。」中年男子遞給烏鴉一張名片大小的紙條,上頭寫著一個電話號碼和一串數字 927-AD 

 

  此時,一輛計程車正巧在烏鴉面前停了下來,司機搖下車窗說:「先生,我車不錯,要不要試試看?」 

 

烏鴉打量著這輛保養得不錯的計程車,車門上印著927-AD

 

 【屏東李彥老家】200878傍晚 

李彥一家三口站在自家大門前,目送一輛警車離去。 

 

三人回到客廳,矮桌上還放著下午警員們來訪時用過的瓷杯和點心,而一張「花蓮縣政府警察局」警員的名片,也還擱在桌上。 

 

李爸爸坐到椅子上,喝了口水,把電視打開。 

 

 「爸、媽,我回房裡休息一下。」李彥拿走名片,打算回房間。

 

 「我去準備晚飯了。等一下有你最喜歡吃的豆豉鱈魚哦!」李媽媽邊說邊收拾桌面,端著茶盤朝廚房走去。 

 

 「電視再怎麼播,都嘛播一樣的。」李爸爸關掉電視,站起身,叫住正要進入房間的李彥。「阿彥,回來的時候,有去告訴土地公伯你回來了嗎?」 

 

 「沒有……」李彥小聲應著。 

 

  「這怎麼可以!我現在要去廟裡一趟,你跟我一起去吧!」說完,李爸爸便先走出了家門。 

 

 

【屏東李彥老家附近,小土地廟】200878傍晚 

  李彥父子雙手合十,向位在石造小廟中的土地公祈求著。 

 

  「土地公伯,我帶我們家阿彥來給祢請安問好,請保祐我們家阿彥能開開心心的,身體健康。感謝,感謝。」隨後,李爸爸向土地公行三次禮。 

  

  完成儀式後,李爸爸領著李彥走到土地廟的邊邊,坐了下來。 

  

  「阿彥,你有帶東西來嗎?」 

  

  「沒有耶!」李彥搖搖頭。 

  

  「這樣很失禮。」 

  

  「阿爸,你也沒有帶啊!」李彥不滿地回嘴。 

  

  「你剛有看到放在台子上的一把花生米嗎?」 

  

  「嗯?」 

  

  「那是我早上放的。你身上有什麼,快拿出來,幾塊錢也可以啦!重點是,誠意。」 

  

  李彥摸摸身上的T恤和短褲,掏出了一張發票、沒有糖果的糖果包裝紙、用過的衛生紙、和一包還未開封的宣傳面紙。 

  

  沒有比花生米更像樣的東西。 

  

  「阿爸,太臨時了,沒有帶啦!」 

  

  「就這包吧,自己和土地公伯說,說明天會帶更好的來!」李爸爸選了面紙,指示李彥接下來的步驟。 

  

  「阿爸……」 

 

在李爸爸的堅持下,李彥還是把寫有「某某眼鏡批發公司」的宣傳面紙,用一塊石頭壓著,放在小小的供桌上。 

  

  跟在李彥之後,李爸爸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把花生米,放在李彥的面紙旁。 

  

  「阿爸,你剛剛給我這個就好了啊!拿面紙當供品,很丟臉耶!」李彥見狀,忍不住向李爸爸抱怨。 

  

  「這是我的誠意!誠意不是自己的,再多也沒用。」李爸爸再次向土地公行了一個大禮後,拿起早上供奉的花生米,灑在不遠的地上。 

  

  李爸爸指了指不遠處的涼亭,李彥跟著李爸爸,一步步慢慢地往涼亭的方向前進。 

  

  「記不記得你小時候,抱著一隻『白頭殼仔』跑來找我?除了腳上有擦傷外,還會一直喘氣。你急著餵水,牠居然從嘴裡吐出一朵花來!真的是活這麼久了,還沒見過這麼貪吃的鳥,竟然被噎到喘不過氣。」李爸爸笑了笑,繼續說:「你吵著要養牠,我本來不願意的。說了半天,你就是一直鬧,連你媽都受不了你的吵,也跑來叫我讓你養……」 

  

  兒時的那段回憶被父親的話語給帶了回來,李彥點點頭回應:「阿爸,你那時說什麼也不買鳥籠給我,還怕被『苦樂』抓去當大餐,只好先把牠關在雞籠裡,放在我房間裡的櫃子上。結果兩三天以後,一個不注意,牠就飛走了。」 

  

  「牠剛飛走的那幾天,你還說牠很沒良心,一直在生氣。」李爸爸咧著嘴笑。 

  

  想到那時的情景,李彥突然明白了某件事,大聲問道:「阿爸,你早就知道牠會自己飛走吧?那個破雞籠,洞那麼大!」 

  

  「哈!你現在才想通啊?」李爸爸注視著遠處正在飛翔的幾隻白鷺鷥,接著說:「就算你讓牠在房間裡飛,但是,本來就屬於天空的!即使你救了牠,可牠被強留在你身邊,也不會快樂的吧!」李爸爸停頓一下,用力拍了李彥的背,「阿彥,阿爸很不會說話啦!你已經長大了,而且現在科技那麼進步,不是還有什麼衛星走位裝在鳥啊、海豬身上,不管牠們跑到哪裡,都可以被找回來……」 

  

  「阿爸,那是衛星定位啦!」 

  

  「隨便啦!要嘛你就找回來,問清楚!真的不適合,就放去。」 

  

  「阿爸,你在說什麼?」 

  

  「就跟你說阿爸很不會說話,真是的!」李爸爸起身,一語不發地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夕陽餘暉,照映著在田梗間李彥父子倆一前一後的身影,遠方一間小小的土地廟孤單地座落在一片田地之間。 

  

  「阿彥,我跟你媽都上年紀了,管你也管不了太久了……看你這樣子,最難過的,還是你媽。」走在李彥前頭的李爸爸,邊走邊說。 

  

  「嗯……」若有所思的李彥簡短地回應了父親。 

 

 

【屏東李彥老家】200878晚上 

  烏鴉搭乘的計程車在李彥家門前,停了下來。

  

  「人客,找你的錢。」司機將零錢交給烏鴉。

  

  「不用了,你留著。」

  

  「需要叫車的話,要找我嘿~聽說今天晚上千歲府有人請了歌舞團,可以去看看哦!」

  

  烏鴉下了車,正好趕上李家的晚飯。但李彥並沒有像往常一樣,控訴烏鴉的不請自來。

 

  他只是很客套的,請烏鴉一起吃飯。

 

  用過飯後,李彥與烏鴉兩人坐在前院裡談話。

 

  「你手機沒電了嗎?紅后急著要找你!」烏鴉先開口。

 

  「臨時決定要回來,沒帶充電器。」李彥簡潔地回答了烏鴉後,又淡淡地說:「你知道拉荷他們……」

 

  「我知道,我看到新聞報導了。」

 

  「警察今天才來找過我……

 

  「我也接到電話嘍~來這就是明天要找你和我一起到南安派出所報備一下,之後,回台北。」烏鴉說明了來此的目的。

 

  「聽說,我是最後一個和拉荷太太說話的人。」李彥將心中的不解告訴烏鴉。

 

  「怎麼會?」

 

  「我打了電話給她,因為我覺得她一定認識。」

 

  「然後呢?」

 

  「她也沒說什麼,就掛了。」

 

  「就掛了。」烏鴉模仿李彥的語氣,說了相同的話。

 

  「這種雙關語,一點都不好笑!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李彥不悅地看了烏鴉一眼。

 

  「所以呢?那你還要繼續找下去嗎?」

 

  「總覺得,我的疑惑越來越多了。是不是一直瞞著我什麼事情呢?」

 

  李彥盯著天空,烏鴉則望著遠方思考著,各懷著心事。

 

  「對了!你有聽過一個叫『拉比特島』的地方嗎?」李彥想到前天做過的一個夢,率先打破沉默。

 

  「拉比特島?知道啊!」烏鴉點點頭,反問:「你不知道?」

 

  「我為什麼會知道?」

 

  「伯母剛才給我看你國小時畫圖比賽得獎的圖耶!那張圖的名字,就叫『拉比特島』啊!」

 

  「什麼?」

 

李彥丟下烏鴉一個人在前院,不發一語地衝回屋內。他走進主臥房時,正巧被李媽媽看見。

 

  「阿彥,怎麼啦?」

 

  「沒啦!喔,媽!我想看一下我小時候畫的那張圖。」李彥一眼就瞧見那張畫。

 

  那張畫用木框良好地保護著,立放在衣櫃上。

 

  畫面以繽紛的色調畫出了一座四周環海的島嶼,島上標記著都市的各式設施,也有森林與山區等自然環境,就像一張地方導覽圖。而最為特殊的,是整座島被圍牆給圈住;即使如此,從畫面和用色看來,那裡仍是個充滿光明希望的地方。

 

  「得獎以後,你說這是『神仙之島』,所以就送給我們了啊!怎麼樣,媽幫你保存得還不錯吧!」

  

  李彥對母親笑了笑,一語不發地走出房間。

 

  烏鴉察覺李彥似乎想到了什麼自己所不知道的事,連忙找了個藉口,要找李彥出去。

 

  「伯母,聽說廟口在演歌仔戲,我和李彥去看看。」

 

  「你會想看那個?」李彥用著驚訝的眼光看著烏鴉。

 

  「還是,你知道這附近哪裡有夜店?」烏鴉反嗆。

 

【屏東千歲府】200878晚上 

  熱鬧的廣場前,李彥遇到國小同學,幾個人登時寒喧了起來。烏鴉在李彥耳邊嘀咕了幾句,走進了千歲府裡。

  

  一個小孩叫住了烏鴉,示意他,順著通往廟後方的觀音殿前進。

  

  觀音殿裡,烏鴉雙手合十,朝觀音拜了拜。

  

  忽然一名黑衣男出現在烏鴉身邊,拿了一炷香,看似在向觀音唸唸有詞地祈求,實際上,是在對著烏鴉說話。

  

  「會成為我們這邊的人。」黑衣男的聲音相當低沈。「要查証的事,相信很快就會有答案。可是他太太這事,是個意外,因為有外人介入。雖然錯不在我們,但還是要向負責人的你道歉。」黑衣男又說。

  

  「這也是沒辨法的事。不過,如果有什麼精神補償會更好。」烏鴉說。

  

  「你真是愛說笑。」男子繼續說:「總之,事情的走向並沒有偏離。這對你、我都是件好事。明天去派出所做做樣子就好了,之後就沒事了。」說完,男子轉身便要離開。

 

  「如何稱呼?以後搞不好還有需要的地方。」烏鴉開口叫住他。

 

  「呵,比起你,我只是顆棋子,沒什麼好說的。」男子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愛麗絲計畫〉第一季,今日已播映完畢。

 

下週六晚間八點,請鎖定向上部落格,

幽默輕鬆小品-〈妖怪小學堂〉溫馨獻映!

欲知〈愛麗絲計畫〉精采完結

請繼續鎖定向上部落格(以及臉書)最新消息唷!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