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型女人》連載專區

O型女人連載試閱 (2)

作者-百柍

 

O型封面.jpg  

 

「學長、學姐,你們先忙,我等等還有一堂課,趁現在先去跑腿了。」梁玖琁有禮地鞠了躬,和曾曉芸打過招呼後,轉身就走。

喜歡八卦是一回事,被當八卦又是另一回事,除非她還想繼續待在那裡當話題,不然那群學長姐聊起來可是沒完沒了。

打定主意後,梁玖琁的腳步愈趨快速,逃難般地遠離那個八卦集散地。

 

♣    ♣ ♣ ♣

 

為什麼老師會交代她去找奚禹寬

因為奚禹寬回到學校第一個認識的學生就是她,如此而已。

 

一年前某個炎熱的中午,學生去覓食、教師回研究室休息。梁玖琁從校門口走進學校,就看見一個人站在面對校門的大草坪前。

學校的建築規畫為左右對稱,四個學院的教學大樓中間隔著大草坪,遙遙相望;而那個人,像是掌控了這間學校的核心似的,站在中軸線上。

「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這是梁玖琁乍見那個人時,無預警冒出的形容。

大概是行政人員或是想考這間學校的學生。梁玖琁看了一眼後,拉著背包的揹帶,繼續往校園裡走。

「同學、同學!」

是叫我嗎?梁玖琁停下腳步,回頭一看,是剛才站在草坪前的男人。

「不好意思,可以請教一下人文學院怎麼走嗎?」男人露出好看的笑容,但梁玖琁在意的其實是他有很好聽的嗓音。

「人文學院就在商學院的後面,這裡走到底左轉就看得到了。」梁玖琁抓著揹帶,一邊指著方向。

「好,謝謝。」對方向她道謝。

「嗯,不會。」點點頭,外加一個笑容,她覺得自己的表現真是得體極了。

梁玖琁轉身要走,卻發現身後那個陌生人沒有移動的跡象,她抬頭看向熾熱的太陽,忍不住開口問:「天氣這麼熱,您要不要到陰涼的地方站著呢?不然很容易中暑。」

像是沒有想到她會回過頭關心自己,那個人愣了一秒才笑答:「沒關係,我只是想看看母校新址的樣子,不必擔心我。」

原來是校友。「嗯,如果還是沒找到可以再問問其他學生。」

她轉身想走,卻又被他的聲音喊住:「啊……那個……」

「嗯?」梁玖琁回頭看著他。

但他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右手停在空中不知要擺在哪好,突然又緊握成拳,道:「想和妳說聲謝謝而已。妳是大學部的學生?還是研究所的?」

「中文所,升碩二了。」

「中文所啊……」那人沉吟了會,又笑著對梁玖琁答謝:「嗯,謝謝妳了,我等等會自己過去人文學院的。」說完,揹著手,又看向遼闊的草坪。

梁玖琁則習慣性地對他鞠了躬,再轉往人文學院。

嗯,說不定他會覺得這個學妹很友善。梁玖琁偷偷稱讚著自己。

不過,他是哪個系的學長啊?學校搬到新校區也不過五年的時間,看他的年紀,不像畢業五年以上的人啊!走到轉角時,梁玖琁回頭望了一下那人──他還站在那裡,只是身邊多了幾個女同學。

喔,好吧,看他們有說有笑的樣子,可能是認識的,搞不好就是他正在等的人。梁玖琁頭歪一邊,聳聳肩。

走向人文教學大樓,梁玖琁每次看見這棟磚紅色的大樓時,都不禁想貼著它的牆壁親吻一番。

她是一個進入了新環境,就能立刻融入這個環境的人。而且,只要在這個地方多待一天,她對這個環境的熱衷也就多一倍。

就像一個圈圈,她跨進了這個圈圈後,在線條之內的東西,不論好壞,她都喜歡;而圈圈外的所有事物,都和她無關。

所以同學們笑她對人文學院有異常的執著,她並不否認,反正了解的人自會了解。

走進電梯,按了八樓,她有事得去一趟所辦(研究所辦公室)。

在電梯裡,梁玖琁的內心又開始嘀咕。

剛剛那算豔遇嗎?

如果是小說,剛剛那種邂逅,應該是什麼故事的開端吧!但是這種劇情是不會發生在她身上的。

不過那人的嗓音真的很迷人,她只聽一次,心底就留有餘韻。

電梯門滑開,梁玖琁走進所辦,本來要向助教詢問有關申請指導教授的詳細流程,沒想到整個辦公室裡的話題,都圍繞著新聘的大學部教師

這間學校的中文系和研究所共用一個辦公室,主要承辦人員也是同一個──聽說是因為經費有限的緣故。幸好助教是個可以一人多用的厲害角色,否則學生數如此之多,恐怕不是單憑一個人,就可以把所有雜務處理妥當的。

「小玖妳來了!」助教開心地向她打招呼。

雅雅,我二十七了,可以不要加那個『小』字嗎?」梁玖琁受不了地苦笑。

她走近助教,發現除了學長之外,其他在所辦的學姐們今日格外精神奕奕,個個眼神晶亮,不似平日的萎靡。「今天她們怎麼特別興奮?」

助教接過梁玖琁的申請表格,仔細地看過一回,還分心替她解答:「還不都為了系上的新進教師?也難得看學姐們發花癡的模樣,趁現在多看兩眼,有相機就拍一下。話說,這個新聘的教師,當年也是妳的學長呢!」

「是喔?所上畢業的?」梁玖琁隨口應道。

她的執導教授是個桃李滿天下的人物,一場學術會議辦下來,可能包含發表與講評在內的所有人,都曾是這位老師的學生,所以突然冒出來一個「學長」,梁玖琁並不感訝異。

「嗯,也是許教授的學生,在南部待了一陣子,最近我們學校有職缺,他也回來面試了。」助教拿著鉛筆,在必填的部分打了幾個勾,確定梁玖琁都有依規定填寫後,把申請單往待辦公文的小櫃子一放,向她說:「這樣就行了,我等所長回來,我再給所長批。」

梁玖琁點頭稱謝,但一時也沒有想離開的意思。

與其說「沒有想」,不如說是她還沒有想到在上課之前,要做些什麼事。

「小玖也想看新進老師嗎?」助教打趣地問。

她佯裝思考似地偏著頭。

「新進教師是大帥哥喔!」助教壞壞地加碼。

老實說,她……還真的沒什麼興趣,「還是留給學姐們好了。」君子不奪人所好。

「那妳不留下來一塊兒看看、認識一下新老師?」助教翻找著桌上的聘任資料,在一疊公文中抽出進教師的資料,上頭有他的大頭照,「喏,不錯吧?」

梁玖琁看著那張照片久久不語,久到助教都懷疑她是不是一見鍾情了。「小玖?」

接著,梁玖琁只是聳聳肩,把照片遞還給助教。「不都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嗎?」

「……小玖,妳真的要去看看眼科。」助教不可思議地說著。若不是自己早嫁人了,這樣的極品她也想膜拜一下。

「是嗎?」或許吧。

「不然讓妳看真人好了。」助教努努下巴,暗示梁玖琁可以回頭。

她依指示撇過頭偷瞄,唔……是不錯,照片和本人差真多。欸?不就是剛剛那個站在草坪前面的男人嗎?

「怎麼樣?」

「嗯……」梁玖琁正想要說什麼,她和方跨入所辦的新任教師眼神就對上了。

「啊,剛才謝謝妳。」新老師向梁玖琁微笑致謝。

她搖搖頭,「不會,舉手之勞。」

「小玖,這位是所上的學長,也是新進教師,奚禹寬;禹寬,這是中文所碩二生,梁玖琁,和你當初的指導教授一樣,都是許老師。」

「噢……」奚禹寬莫測高深地上下打量梁玖琁,「加油吧,學妹。」

梁玖琁頓時有些……不舒服的感覺。為什麼要這樣看我?

助教適時地開口打斷梁玖琁的不安,「奚老師,這是你的聘書,還有新研究室七一六的鑰匙。」助教將牛皮紙袋遞給奚禹寬。

他道了聲謝,對辦公室裡的其他人點頭致意後,「貌似帥氣」地離開辦公室。

「帥氣」是辦公室其他人說的,梁玖琁倒是不怎麼覺得。

「啊!」還沒離開的梁玖琁,被助教的叫聲給嚇到。

「怎麼了?」好不容易想到可以去研究室查些資料的梁玖琁,腳步一再被拖延。

「那個……小玖,可以麻煩妳幫我去一趟七一六嗎?我把七一六的鑰匙拿成七一一的了。」助教為難地求助於她,畢竟這間辦公室裡除了梁玖琁以外,其他只剩忙碌不已的學長,以及如狼似虎的學姐們。

「好啊,反正順路。」研究生的研究室就在七樓的另外一邊,走過去教師的研究室花不了多少時間。

助教露出得救的表情,連忙將鑰匙交給梁玖琁。

 

出了所辦的梁玖琁緩步走下樓梯,來到七樓。走廊上通常沒有太多學生逗留,她很快的,就找到站在一堆雜物中間,怎麼試都無法打開研究室大門的奚禹寬。

「老師。」

聽見她的聲音,奚禹寬轉過頭,原本苦惱的表情突然輕鬆一些,「學妹。」

梁玖琁慢慢走向前,平舉手中的鑰匙,「這是七一六的鑰匙,助教拿錯了。」

「噢,謝謝,真是拯救了我一命。」奚禹寬不太好意思地收下,將鑰匙插入孔裡,「喀!」木門應聲打開。

「謝了。」奚禹寬推開門,把自己的東西帶進研究室裡。

「老師,那我走了。」

「學妹。」

梁玖琁停下腳步,不懂為什麼她今天怎麼一直被叫住。「老師?」

奚禹寬笑著說:「妳今年多大?二十三?二十四?不用把我叫那麼老。」

「……」她不曉得男人也會在意年紀。

「喊我學長就好,至少私下是學長,不用拘謹。」

「學長。」她很客隨主便的,但是叫住她就只是為了喊一聲學長?

「其實是這個東西要還給妳,雖然我不曉得妳還需不需要。」奚禹寬提起公事包,從中拿出一塊梁玖琁十分眼熟的物品,「剛剛在校門口,妳掉了這個。」

轟──!梁玖琁的臉上同時出現青、紅、白三種顏色,已經分不太清楚她現在是羞憤還是尷尬。

「……學長。」看著自己潔白帶點小碎花樣的衛生棉,安穩地躺在奚禹寬手上,梁玖琁真的很想挖個洞鑽進去。

「嗯?」奚禹寬掛著溫和的笑容,好像在告訴她沒什麼關係。但她就是覺得那個笑容刺眼得緊;如果他不要笑,也許她的尷尬指數可以更低一些。

管它的!豁出去了!梁玖琁一把搶過奚禹寬手中的衛生棉,快速向他一鞠躬,「謝謝學長,我先走了。」轉身衝出他的研究室,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     ♣ ♣ ♣

 

其實梁玖琁也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會對於去找奚寬禹這件事情這麼排斥。

也許他的打量讓人不舒服,也許他的笑容讓她覺得其實他有看好戲的意味,總之她就是覺得,他那老是自以為掌控全局的氣勢讓人很討厭。

「叩叩。」她敲門。

沒人應她。

直覺就想轉身走人的梁玖琁才鬆一口氣,吸到胸口的新鮮空氣,冷不防被身後好聽的嗓音給擋在喉間,上不去也下不來。

「嗨,學妹。」

她轉頭,擠出一個笑容,看見奚禹寬手裡捧著一包包裝精緻的茶葉。「學長。」

奚禹寬沒有直接回應她,而是對背後的老人家躬身道別:「老師,您慢走。」

那是中文系一個教「老莊思想」的老師。

「老師再見。」梁玖琁跟著有禮地打招呼,畢竟是曾教過自己的老師。

那名老師只是捻著鬍鬚,一邊微笑,然後晃呀晃呀地離開。

「學妹,老師又派妳拿東西給我了嗎?」奚禹寬不用猜也知道,為什麼她會出現在這裡。

「嗯。」梁玖琁確定奚禹寬真的以調侃她為樂。

「進來吧。」奚禹寬邀請她,在他新鋪好的木質地板研究室裡休息。

梁玖琁看著奚禹寬的背影。她真的很不喜歡他那種,說得自己像個神算似的口吻。

尤其是當她知道,他並不是太支持許教授選人文學院院長時,對他的排斥,就更強烈了。

「謝謝學長。」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血型女人》免費試閱連載,每週六 晚間七點 公開!!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