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型女人》連載專區

O型女人連載試閱 (3)

作者-百柍

 

O型封面.jpg  

第二章

O型人的豪爽,只有在面對「自己人」的時候,特別明顯。他們不會婉拒「自己人」的要求,因為這些都是「好朋友」,所以什麼事情都豪爽地答應了。只不過,豪爽,常常會變成,好不爽

 

♣     ♣ ♣ ♣

 

坐在七一六研究室的沙發上時,梁玖琁仔細地思考了,為什麼她總是會和奚禹寬扯上關係。

他們在奚寬禹報到的那天見過面、同一個指導教授,除此之外,應該緣盡於此了。

但自從奚寬禹去向許教授問安、而梁玖琁剛好站在一旁,他就這麼順口打了招呼後,許教授便樂得要她當一個免費的跑腿工。

「喝不喝普洱?」奚禹寬拿著茶葉罐問她。

梁玖琁聳聳肩,回答:「隨便。」

「這是上好的普洱,開心點嘛。」他在研究室裡放了一個電磁爐和一台熱水瓶,這樣不必走出研究室,就可以在室內煮水泡茶。

奚寬禹量了一平匙的茶葉,倒入茶壺中,拿起旁邊的熱水,沖散了壺中的茶葉,輕輕壓上壺蓋,再讓熱水養一次茶壺,過幾秒,才倒出金黃色的茶湯。

但第一泡的茶只能聞香、溫杯,入喉卻十分乾澀,奚禹寬便將茶湯倒了乾淨,在茶壺裡又沖了第二次熱水,靜待熟成。

梁玖琁趁著他泡茶的時候,在座位上東張西望。

奚寬禹的研究室和一般教授的相去無幾,白色的系統書櫃緊偎牆壁,琳瑯滿目的書籍擺滿了書櫃的所有架子。他利用前後層分開、可以隨意滑動的書櫃,讓所有藏書一目瞭然。

除了牆上的書櫃,研究室裡還有一組L型的沙發,圍繞著設計簡單的小矮桌。

最裡面,也是最靠近窗邊的位子,才是他成套的書桌椅與電腦。

小矮桌上放著一盒綠色的鋁盒,盒蓋鏤空成玫瑰花形,點綴著香檳粉的花色,高雅但不俗艷,玫瑰的氣質因而更上層樓。而精緻的設計,也讓盒子裡的餅乾看起來更誘人可口。

「桌上的點心要吃可以自己拿。」似乎在回應她開始分泌的唾液,奚禹寬沒有回過頭,只是出聲告知她。

一種「被抓到了」的羞窘感先爬上她的主要知覺神經,但立刻被食物引誘犯罪的原始動能給蓋過。她秉持合乎禮儀的態度,先小聲地和他說了聲「謝謝」,才輕輕打開蓋子,讓裡頭烤得香酥的手工餅乾面見天日。

「餅乾是我朋友送的,如果妳喜歡,可以多吃一些。」奚禹寬拎著兩個杯子,和裝滿普洱沉金色美麗茶湯的茶海走向沙發,替他和梁玖琁各斟滿八分。

「不要喝太快,先含在嘴裡讓溫度降下來,順便品嘗一下它的香氣,再慢慢吞下去。」

梁玖琁依言輕輕啜入一小口的普洱,讓香味順著舌尖擴散充滿整個口中,普洱有一種古老的、沉穩的、可以做為所有味道最基底的沉靜香氣,不會張狂地搶走味蕾的感受,而是讓人慢慢被帶進一個四平八穩的世界裡。

「好喝。」

「希望不會好喝到讓學妹忘記要拿給我的東西。」

出現了!總是會適時出現的挖苦話!梁玖琁在心裡暗自捏把冷汗,她差一點就因為美味的食物,而忘記自己與奚禹寬是「敵對」的!

「請學長簽收。」她邊打哈哈邊遞出牛皮紙袋,卻見奚禹寬頗為驚訝她的反應一般地,挑高了右邊的眉頭。

「真難得,妳還會開玩笑。」奚禹寬拿過資料,瞄了一眼後,又把資料塞回袋子裡,隨手一擱,任牛皮紙袋就這樣被打入冷宮。

「學長不仔細看內文嗎?」梁玖琁拿起餅乾,小口小口地啃食著。

奚禹寬沒回答她,只是在她見底的茶盞又斟了八分滿。

第二泡的普洱在他倆的分享下已經飲盡,普洱不怕久浸,他起身將已經準備好的第三泡過濾至茶海裡,茶色深沉,但芳醇香味一樣濃郁。

「那沒什麼,妳好奇?」奚禹寬回頭看著她。

她回答不是。雖然她的確有些想看的念頭。

他沒有繼續答話,只是緊盯著梁玖琁的臉看,讓她渾身緊張。

突然間,他打破沉默:「學妹,妳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妳老是被派來找我?」奚禹寬回到座位上,替自己三分滿的杯子添入新茶,深淺茶湯的漩渦線條好似潑墨雲彩,漸漸渲染合而為一。

話題跳得太快,梁玖琁一時沒反應過來。

「學妹沒想過,『為什麼是我』這個問題嗎?」奚禹寬笑著看她。

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她從一開始就不停在問了!但是不論她如何拿理由來搪塞,許教授就是有辦法找出她的空隙,把所有和奚禹寬交際的瑣事交給她處理。

她想過最好的解釋,就是因為她和奚禹寬最熟。

「學妹當初怎麼會想投入老師門下呢?老師桃李滿天下,妳應該不是個喜歡往人多的地方跑的人啊!」奚禹寬又換了一個話題,梁玖琁突然有種自己正在被耍弄的感覺

「……」

她為什麼會想找許教授?第一,因為她大學時就被分到許教授指導的論文寫作組別,慣性定律,找許教授就好;第二,許教授提拔她、有恩於她,順理成章做他的學生,努力一些替他爭光,合情合理;第三,許教授準備升等作業時,她鼎力相助,陪著教授沒天沒夜地蒐集資料,有感於此,許教授收她做導生,沒什麼不對。

「這和老師給學長的資料有什麼關係呢?」

「如果我說,老師要我幫他蒐集對頭的不利資料,學妹相信嗎?」奚禹寬笑問,問題卻讓梁玖琁發毛。

這……這什麼問題啊!

「怎麼可能!」許教授是上一代素有風骨的代表老師耶!

「呵呵,學妹不必緊張,我說說而已。現在老師準備選人文學院院長,總是『風聲鶴唳』了點,看來有學妹替老師撐腰,老師想選不上也很難。」奚禹寬刻意加重了「風聲鶴唳」四個字的語氣。

梁玖琁沒有把他意味深長的凝視放在心上,只把自己那杯普洱一飲而盡,拍拍衣服,便和他道別。

「學長,我先去上課了。」不管奚禹寬怎麼說,都無損許教授在她心裡偉大的形象。

「學妹,我開玩笑的,不必認真。」奚禹寬站起身,送她到門口。

「謝謝學長的茶還有餅乾。」她老樣子地鞠躬走人。

「學妹,自私一點。」在她穿鞋的時候,奚禹寬的聲音從頭上傳來。

她不解地抬頭。自私?自私什麼?

「多謝學長的提醒。」

「應該的。」奚禹寬笑著送她。

又來了。又是那種站在世界中心的囂張笑容。

只是多了點深沉,像普洱茶的第四泡、暗褐色的茶湯,無法一眼就看透。

「學長再見。」她還是不怎麼喜歡奚禹寬,雖然今天差點被食物給動搖了這個想法。

 

♣    ♣ ♣ ♣

 

妳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妳老是被派來找我?

梁玖琁一根一根咬著薯條,卻表現得像是在啃仇人的骨頭一樣。

學妹沒想過,『為什麼是我』這個問題嗎?

她怎麼會知道老師的心裡怎麼想的?她又不是老師!頂頭上司說的話,自己能不從嗎?

梁玖琁的手伸向一旁的雞塊,用力地沾著醬,雞塊甚至有些被壓到變形了。

學妹當初怎麼會想投入老師門下呢?

為什麼他好像在暗示許教授不該指導學生?而且她要找哪個指導教授也不關他的事情吧?

梁玖琁用力地吸一口紅茶,但再涼快的飲料也無法撲滅她眼中的火焰。

「梁姊……」

「嗯?」她下意識地應答。

「妳沾的是我的玉米濃湯。」曾曉芸看著梁玖琁不斷把薯條浸入玉米濃湯裡的手,默默地提醒她。

「呃……對不起。」前一秒還怒意勃發的梁玖琁,下一秒立刻變成乖巧的小綿羊。

「沒關係,只是,我們還在……」曾曉芸的眼神飄向對面,五個年紀相仿的男人坐在她們前方,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一場聯誼。

梁玖琁往額頭一拍……對!她完全忘記她今天被拉來聯誼了!

起因是同學的好心,想說都已經到了研究所,也差不多該有個不一樣的粉紅色氛圍,於是號召了班上幾個女同學,來場健康的聯誼,看梁玖琁孤家寡人一個,也硬把她拉來了。

陌生人……梁玖琁一想到這裡就頭痛,扣除學校、家裡、老朋友以外的範圍,她還沒有適應以「聯誼」這種方式認識的新朋友,想到就覺得疲累。

她喜歡交朋友,但是這種「動機不純」的交友方式,她是能逃就逃,至於原因……她看了眼和同學們交談甚歡的男人,再看看坐在角落沒人慰問的自己……

就是因為這樣,對於認為每個人都要被照顧到的她而言,一秒如一天。

這次之所以被抓到,是因為她欠了主辦人一個大人情,出來跑的總是要還,唯一堪可安慰的,是聯誼的地點任她選。

於是她選了空曠又有動物滿街跑的──動物園。

二十八歲的老女人還喜歡動物園?她知道很不搭,但她就是喜歡。

曾經看過某本血型書裡寫到──O型的人只要給她曠野與動物,就可以自得其樂一整天。她覺得真是準到不行,差點沒把那本書拿起來膜拜。

等等就要進去逛,可以暫時解脫了。她這麼安慰自己。

其實梁玖琁一點都不意外自己會被冷落,男人嘛,總是比較喜歡年輕一些的女孩,加上她的外表並不出色,能當大姊姊就不錯了。

反觀她身邊的曾曉芸,溫柔可人,還有古典味十足的瓜子臉與丹鳳眼,這種女孩才應該是被大力追求的對象呀!

「……妳也喜歡打桌球?」對面有個人問。

「嗯。」曾曉芸含蓄地點點頭。

噢噢!找到共同興趣了!她就說嘛,曉芸應該是最搶手的那個才對。

話題一下子圍繞著桌球,曾曉芸是出了名的球癡,大概過幾天,就會發現這其中的哪個人把曾曉芸約出去打球了。

梁玖琁偶爾會插入幾句話,但她的心思有一半還被奚禹寬的那些問題給繫著。

午飯結束後,他們準備前往動物園。

在門口出示學生證,以學生價的福利進入了動物園,他們浩浩蕩蕩地走到遊園列車的排隊行伍裡,準備一舉進攻動物園的最深部。

梁玖琁聽著眾人的談話,在可以搭話的地方說個幾句,其他的時間,她的心思多半被路旁的動物給吸引。

她真的不擅長面對陌生人,尤其是這種場合。她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活動裡的其中一個人看她似乎悶悶不樂,關心地問。

梁玖琁搖搖頭,「沒事、沒事,不用擔心。」眼尾餘光向外瞥,看見角落有攤位正在賣霜淇淋牛角麵包。心思轉了兩轉,她提議道:「有人要吃冰嗎?」

排隊的同學們面面相覷,男生們則是笑笑地搖頭。

她看了一下隊伍,「好,我等等就回來。」她拎著包包,衝出排隊的路線,趁著買冰的空檔,好好鬆綁緊繃的心思。

她不希望自己老是因為其中的誰搭了話,心思就一直在上面打轉,一個奚禹寬已經夠她煩的了。

「老闆,我要巧克力口味的。」她掏出零錢交給工讀生,等老闆將巧克力霜淇淋擠在半個牛角麵包上。

「叔、叔叔,我要、我要一支巧克力、一支抹茶的!」可愛的小嗓音出現在旁邊,引得梁玖琁忍不住轉頭看。

那是個像陶瓷娃娃般精緻的小女孩,粉嫩的臉龐上有被太陽曬過、紅噗噗的痕跡,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急著跑過來,才讓白裡透紅的臉頰看起來更像紅蘋果,微噘的小嘴像顆剛採下來的櫻桃,鮮嫩欲滴。

這女孩的父母也真會生,能生出這樣一個漂亮的美娃娃!梁玖琁默想。

「妹妹,妳不用跑,現在人不多,慢慢來就好!小心會跌倒喔!」工讀生蹲下叮嚀,看得出來只要見過這小孩一眼,沒有人不會喜歡她。

小女孩從斜背的背袋裡,七手八腳地拿出摺皺的百元大鈔,有禮貌地遞給老闆旁邊負責收錢的工讀生,「給你!叔叔說買東西要付錢錢!」

工讀生笑著從她手中接過百元鈔,她稚嫩的聲音讓每個聽者骨頭都酥酥軟軟的。

小烏魚,妳跑這麼快,帽子掉了都不知道。」另一個好聽的嗓音在梁玖琁的背後出現。

等……等等!該不會……梁玖琁慢動作地回過頭。

小女孩彷彿剛剛才發現地摸摸自己的頭,一副「糟糕了」地傻笑,「呵呵……還好有叔叔在後面。」

小女孩又衝向說話的那個人,從他手上拿回自己的帽子,「叔叔這樣好不好看?」

那人一把將女孩抱起,逗著她說:「叔叔當然很好看。」

「叔叔,人家說我啦!」小女孩氣嘟嘟地鼓起腮幫子。

「喔,妳說妳啊……」那人故意拉長了聲音,引起小女孩的躁動,「好好好,小烏魚是最可愛的。」那人幫小女孩調整好帽子的位置,緩步走向攤位。

天哪……怎麼會連在這地方都會碰到他啊?梁玖琁在心裡哀嚎,但要是裝作不認識,一旦被發現之後,絕對會被挖苦到無地自容。

「……嗨,學長。」光是說出這句話,梁玖琁都覺得自己的頭皮在發麻。

「咦?學妹也來動物園玩啊?」奚禹寬的表情說明了他早就看見梁玖琁站在這邊,他那看好戲的嘴臉就是在等梁玖琁何時會主動相認。

「嗯,被同學拉來的。」打死她都不會說出是來聯誼的,「這位是學長的……?」

「我朋友的女兒,可愛吧?」奚禹寬把小烏魚亂動的身體轉過來,「小烏魚,叫姐姐。」

小烏魚乖順地聽話照做,「姐姐好!」

梁玖琁笑著摸摸她的頭,「妳好!妳叫我小玖姐姐好了。妳為什麼叫小烏魚啊?」

「因為我爸爸姓烏,我媽媽姓于啊!」小烏魚說的很理所當然,旁人乍聽之下還意會不過來,卻在明瞭之後露出會心一笑。

「那小烏魚今天怎麼會來動物園玩啊?」她問。

小烏魚抬頭看向抱著她的奚禹寬,奚禹寬則是晃晃她,笑著替她回答:「她父母倆跑去逍遙快活,小孩沒人帶,剛好我去找他們,就把孩子丟給我了。」

梁玖琁一愣,沒想到奚禹寬的回答如此直白。

「小姐,妳的牛角霜淇淋好了!」工讀生適時地打破了她的尷尬。

「噢,謝謝。」梁玖琁邊道謝邊接過它。

「姐姐和我吃的一樣耶!」小烏魚開心地手舞足蹈。

「妳也吃巧克力的啊?」

「嗯!」小烏魚用力地點頭。

奚禹寬將小烏魚轉到攤位前,「喏,妳的也好了。」

「謝謝哥哥!謝謝叔叔!」

小烏魚有禮貌的表現贏得在場所有人的芳心,每個人都期待著自己或是未來的兒女能有小烏魚一半的乖巧。

「我們走吧。」奚禹寬把小烏魚放下地,讓她自己走,他則是讓出一隻手的空間讓她抓著。

站在他們背後的梁玖琁歪著頭看著這不搭嘎的一幕,她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會看見奚禹寬牽著一個可愛小女娃兒的畫面,那根本不像他平常可能會做的舉動。

「學妹,妳不走嗎?」走在前面的奚禹寬回頭問她。

這讓她發現她已經脫隊非常久的時間了。

「糟糕!」梁玖琁快速地走過他們身邊,「不好意思,學長,我們改天再聊,我同學正在等;小烏魚,今天很高興認識妳喔!改天叫學長把妳帶來學校……啊不對,怎麼越講越長。學長再見、小烏魚再見!」

一大一小晃著手上的霜淇淋和梁玖琁揮別。

一離開他們,梁玖琁幾乎是以短跑的加速度在衝刺,只是當她穿越過重重人群,看見她的同學們時,他們已無奈地向她揮著手,搭上遊園的小火車離開了。

「啊……」她看著他們的身影離去,說不出到底是脫離團隊的悵然若失比較多,還是從煩悶中解脫的救贖感比較讓人振奮。

她嚐了幾口手中的霜淇淋,就是因為它,她沒來得及趕上和眾人一起遊園。

霜淇淋甜甜的,冰涼感沁入心脾,她藉以稍稍地冷靜了一些。

所以,她現在是要往園外走呢?還是趕搭下一班車,和其他人會合呢?

當她正在猶豫的時候,小烏魚甜嫩的嗓音大聲地喊住她:「小玖姐姐!」

她回頭,方才那一大一小正站在隊伍的最末端。

小烏魚開心地拉著奚禹寬,一直喊著她們又見到面了之類的話,奚禹寬則是蹲下把衛生紙遞給小烏魚,要她把自己的臉擦乾淨。

然後他站了起來,看往她的方向。

看來妳沒追上啊──她聽不見他的聲音,只能看見他的唇語。

她無奈地聳聳肩,有點傻氣地笑著點頭。

小烏魚拉下奚禹寬,湊在他耳邊不知道說了什麼。

他又站起身,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高讓人很容易看到他。

這次他說──要不要和我們一起逛?小烏魚問的。

同一時間,她的手機響起。她要奚禹寬等等,反應極快的她立刻接起電話,「喂?」

「梁姊,我們都在上面,妳要不要搭下一班車過來?」曾曉芸的聲音背後,是玩得很開心的其他人。

梁玖琁看了漸漸接近的一大一小,以及身後剛入站的遊園火車,心裡很快有了決定。

「你們好好玩吧,我遇到熟人了,掰。」

然後她掛上電話,對著衝上來拉住她的小烏魚說:「不好意思喔,小玖姐姐要和你們一起走了!」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血型女人》免費試閱連載,每週六 晚間七點 公開!!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